熟年離婚潮來臨 退休工作婚姻也退休?

瀏覽數31,547
2005/06/01 · 作者 / 黃惠鈴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79期
放大字體
退休,是回歸家庭的開始,還是婚姻拉警報的危機? 為什麼男人是家中巨大的垃圾,女人快抓狂?

一家企業的50歲高階女主管抱怨,結婚20年來,先生就像顆日漸肥大的大石頭,在家只會坐在客廳看電視哈哈大笑,張嘴喊「給我倒杯水來!」不懂得與家人互動,只顧享受現成的服務,讓注重生活情趣的她無法忍受。前幾天她忍不住氣憤對先生大吼:「退休後,我一定要出去跳舞、交男朋友!」

忙了大半輩子,她企盼老年生活要浪漫享受,可是每當看到先生對電視的興趣大過對她,心中難掩落寞不敢奢望。

文字工作者楊小姐和先生結婚25年來,兩人都酷愛安逸的生活,閒暇喜歡漫步海邊、四處旅行,有共同嗜好跟價值觀。可是一想到自己再兩年可揮別職場,先生4年後也將退休,不禁愈來愈焦慮。因為平常先生休假在家,走路、關門、洗碗、開電視等動作重,弄得像「有很多人在家」,破壞她白天在家工作時的寧靜,已經讓她夠煩了,若幾年後大家都在家,那還得了?

「可能以後要賣掉一部車,兩人分批外出(辦事),這樣我還可以調整出一個人的時間。……」她盤算著。

她的一些美國男性友人,退休1年後紛紛回到職場,問他們原因,朋友苦笑道:「太太受不了(我在家)。」

隨著平均壽命延長,如果60歲退休,夫妻可能會再共同生活十幾年以上,更別提四、五十歲早早退休的人,兩人可能還會共度二、三十年,歲月悠悠。

最近傳出年逾百歲的前立法院長倪文亞,和小他近30歲的前財政部長郭婉容,兩人已黯然結束數十年婚姻的消息,令許多人震驚。

退休後夫妻相處時間多,卻也易生齟齬。日本、美國早已出現「熟年離婚」、「定年(指退休)離婚」、「銀髮離婚」的狀況。

熟年離婚潮來臨

日本厚生勞動省在2002年發布,雖然大部份離異的是二十幾、三十幾歲年輕夫妻,但結婚20年以上的熟年夫妻是目前增加最快速的離婚族群,「熟年離婚」的比例和1975年相較,增加了兩倍,而且多半是女性提出離婚。

2003年的資料中,共同生活35年以上的夫妻,最後離異散場的比例往上攀升,和1985年相比,離婚率暴增3倍,日本社會預期這個比率還會繼續向上。

美國也是如此。根據美國衛生福利部統計,美國65歲以上人口的離婚率在1999年只有7%,但到了2001年已上升到10%。

台灣也不遑多讓。一篇引用內政部資料的「台閩地區離婚人口特性分析」報告指出,民國81~90年之間,15歲以上人口離婚對數平均每年增加7.6%。但如果進一步按「結婚期間」分析,增加最快的「分飛勞燕」竟是老夫老妻:結婚年數25~29年的夫妻,這10年來的離婚狀況平均每年增加15.4%之高,是平均水準(7.6%)的兩倍;其次是結婚20~24年的夫妻,平均每年增加13.5%。(見右表「老夫老妻難為伴?」)

這群婚齡二、三十年的夫妻,應有許多人已退休或即將退休,原本夫妻有更多時間共享餘生,無奈卻面臨老來難作伴,和其他婚齡的夫妻相比,離異的成長率竟最高。比新婚還難的磨合期?

這是一場逐漸蔓延的夕陽(晚年)婚姻危機!

研究發現,退休對婚姻是重大的考驗。尤其退休第一、二年,沒有灑著黃昏餘暉享受二度蜜月的浪漫,反而婚姻品質下滑,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狀況頻傳。

「退休後的夫妻關係是把剛結婚的磨合再拉回來,而且比新婚時更困難,」擅長寫兩性議題的作家廖輝英說。因為幾十年下來,個人的價值判斷、應對態度等已根深柢固,更難溝通。

況且,年輕時有工作、孩子當緩衝器,雙方有轉換心情的情境,「退休後,無處可逃,」晚晴協會志工葉陶靜說。她在晚晴服務十多年,觀察到愈來愈多夫妻退休後婚姻出狀況,甚至外遇,而來求助。

有的夫妻退休後愕然發現對方像坐在面前的陌生人,不知他(她)的心裡想什麼,面對面竟然說不出貼心話。

大家心目中永遠的婚姻專家「薇薇夫人」樂茞軍退休後,也曾一度和先生無話可說。她有對夫妻檔朋友,兩人退下職場也是沒話說,後來買房子養老,兩人為了裝潢才找到話題熱烈討論,等屋子都弄好,又回復沒話說的窘境,這個先生自嘲地問太太:「要再買一棟房子嗎?」

有的夫妻會發現,彼此之間吵得比以往更兇、更大聲,像互不相讓的兩隻鬥雞,啄得傷痕累累。

對女人來說,自年輕以來心中累積的委屈、氣惱,到了老年,不願意再忍受下去,一言不合就吵起來。

而男人呢,已經沒有事業了,在家裡更不想讓,因為如果一讓,「他覺得妳要騎到他頭上了!」作家廖輝英觀察。

從外商公司已退休5年的李文雲(化名),以前和在海軍服務、長年在海上的先生起爭執,大她幾歲的先生因為感覺有愧於家庭儘量容忍。3年前先生也退休後,愈來愈不耐煩,吵起架來,兩人都拍桌子叫囂,針鋒相對,先生認為他已50幾歲,已經為家庭綁了二、三十年,為什麼不能照他的想法過活,還要讓她、聽她決定?為了錢,夫妻失和

也有的夫妻因為金錢鬧不愉快。

最常見的是退休金。日本社會流傳「領了退職金那一晚,老婆夜逃」這樣的打油詩,描述在外飲酒歡慶退休的男人醉醺醺返家後,發現以往在門口迎接,說「歡迎回來」的老婆不見了,家中一片漆黑,桌上只留著張紙條被告知「離婚」,老婆還要求拿一半的退休金。

日本還曾有個社會案件:先生退休後,太太說從沒見過一大筆錢,先生把退休金領出放在床邊讓太太好入眠,結果一覺醒來,太太帶著錢離開,跟他「莎呦娜啦」。

這樣的例子畢竟少見,不過,更常聽到的是先生退休後,有的家庭主婦認為自己辛苦大半輩子為家庭付出,先生理應拿出部份退休金,感謝太太的付出,可是往往雙方溝通不良,加上先生對金錢沒安全感,一場家庭大戰打得轟轟烈烈,鬧到離婚的不是沒有。

兩人的金錢觀差異也更容易浮上檯面。

如果夫妻都在工作,太太因為有收入,多少會貼補家用,但退休後完全依賴先生的薪水,對方給錢大不大方、給多少,就會變成大問題。

明明家用需要5萬,但先生只給3萬,剩下的兩萬以前因為太太還在工作可貼補,但現在太太退休了,雖然有退休金,可是那是老本,不想拿出來用,先生只給這麼多,太太要開口要嗎?「其實經過職場洗禮的女性,因為工作時間久了,已經有某種程度的自尊,……這是 四年年(情緒)問題,」近50歲的自由工作者黃玲娜說。

她三、四年前退休,經過一小段休養生息又重回職場,現在是「SOHO」族幫朋友經營事業。她無非想再度發揮專長專業,也希望藉此在經濟上維持獨立,少當「伸手牌」。因為聽多、看多了,不想讓自己也成為社會現象的一景。

她有個朋友因為生病只好提早退休一直窩在家,卻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家用的錢了」;周遭也另有朋友為了金錢跟先生起衝突,夫妻之間能否親密互動從此冠上大問號。

天天是星期天的壓力

退休,實在是先生跟太太兩個人的「自我」又一次對決,雙方各面臨困境。男人首當其衝,特別是角色轉換。

「對一直在公司上班的男人來說,沒有比每天都是星期天壓力更大了。」擅長冷眼觀察人性的日本作家渡邊淳一,在《男人這東西》一書中寫道,對男人來說,退休意謂著他們「社會生命」的結束。原本屬於社會動物的他們,在退休時有一種似乎被否定了存在意義的虛無感。

最後一次走出辦公大樓就像走到懸崖邊,習慣以忙碌程度來衡量自己有多重要的男人,突然無事可做,過著天天都是星期天的日子,他會掉入迷失方向、困惑,甚至憂鬱的灰暗中。「就是整天晃來晃去」的想法,相當令男人失去信心與勇氣。偏偏「有所生產」被這個社會殷殷奉行!

東吳大學社工系副教授王行指出,現代社會不管男女都以「產值」來衡量一個人的價值。男人長久以來的場域是在工作上,對於產值這件事已經相信了數十年,退休後,他的產值驟然變成零,又被要求短期內馬上換個想法,叫他去爬山、運動……,「他可以自己騙自己(去做),但心中還是鬱悶!」長期從事婚姻諮商、帶領男性成長團體,王行點出男人的無奈。

失去地位、失去人際關係、失去經濟實力,帶給男人的精神打擊是女人難以想像的。

「這種每天都是星期天的狀況,他們終究會習慣,但是一般至少需要兩到三年時間。」渡邊淳一觀察。

於是許多男人變得更沈默。

家中巨大的垃圾?

一旦退休,多數男人會產生孤獨感。「對一輩子在工作的男人來說,家是陌生的地方!」薇薇夫人指出。

許多退休的男人陷入低潮,沒有做家務的能力,卻老待在家裡,除了吃飯、洗澡、睡覺,就是看報、看電視,「報紙從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字,我都不曉得有甚麼好看!」、「他的活動空間只有臥室跟客廳,一直窩著不動!」幾個家中有退休老爺的太太異口同聲。

退休,在日本被稱做「第二人生的開始」。可是關於退休的男人,日本流行好幾種不友善的說法,包括以「產業廢棄物」、「家中巨大的垃圾」,形容他們被工作離棄,一無是處。或被形容為「濕漉漉的落葉」,嘲謔他們像蕭瑟秋雨中濕漉漉的落葉,老黏在地上,怎麼也掃不走;或「恐怖的我也族」──離開工作崗位,失去生活重心的男人頓時像個小孩,因為怕寂寞緊跟著太太行動,老婆要做什麼,他都說「我也要!」

因為對家庭陌生,會想更依賴太太。但有的大老爺不活動就算了,如果太太的社交生活較活躍,還會覺得太太怎麼把他一個人丟在家裡,對太太的行為看不順眼。一方限制、一方要往外跑,自然免不了爭吵。

「當太太愈是做得好,退休的先生更有失落感……很多老先生怕太太出去,這很笨,你一關,她火大!」薇薇夫人搖頭。

如果太太還在工作,麻煩更多。

雅姿(化名)的父親退休後,繼母仍在工作,生活較多元。她的父親沒有安全感、經常猜疑盤問,甚至跑到她繼母的公司吵鬧,鬧到兩人離婚收場。

現在她父親常感嘆自己是「孤單老人」,失去伴侶相依,只能與狗為伴。雅姿只得鼓勵爸爸多參加社團活動,少往負面想。

退休男人的大頭症

有的男人則是無法忘懷工作角色。台北市立心慈善基金會總幹事張美珠,長期作老人服務、居家照顧,不乏碰到老先生要人喊他「將軍」、「老師」,凡事必言「報告」的例子。

她的父親當年從鐵路局剛退休時,如果有車子開進家來,他會直覺往後跑,引導車子;車子要走了,也會去顧。

更嚴重的,還有所謂的「大頭症」,把公司的規則用在家裡。

廖輝英的先生三、四年前從廣告界高階主管退休後,夫妻兩人常吵架,其中一個原因是先生在家搬出「管理癖好」──叨唸兒子穿垮褲、頭髮太長;女兒穿太辣……。但孩子翅膀硬了根本不甩老爸,親子關係緊張,她先生就專管廖輝英。

例如,廖輝英的書房有一半用來放家中雜物。先生退休後進出拿東西,嫌她書堆太多,生氣問:「台北市最值錢的就是空間,還把家裡當倉庫?」要她清掉更多書。

廖輝英為求方便,每三、四天買一次菜放冰箱,她先生看不慣,覺得她把冰箱弄太亂,讓她很委屈,家事做二十幾年了,竟被罵「不會管理」?

連講電話,先生也有意見,覺得她和別人溝通時「太衝、不委婉」。廖輝英很氣餒,覺得自己也曾在職場做到高階主管,多年來也有一番歷練,怎麼好像把她當無能的人,管那麼多?

於是兩人互相覺得對方煩,常常吵,而且是「熱吵,吵很大聲!」廖輝英說。有回在路上開車兩人又吵起來,她一火大,不顧車子在快車道,趁等紅燈空檔,二話不說打開門下車。

一顆寬容的心

雖說男人有狀況,但太太也有調適的責任,願否接納、包容失意老先生?老伴、老友、老本,三「老」是老年生活重要的基礎。

婚姻是動態的過程,臨老,兩人相對,更需要寬容與尊重,雖然真的很難!

「兩個人生活在一起,要談尊重,是很奢侈的一件事,」王行指出,當你跟伴侶相處幾十年那麼不快樂,到後來一定很火大,覺得「幹嘛還要忍?」

可是,它也是個契機。當你屢邀伴侶,他不動,尊重又奢侈時,倒不如充實自己。提醒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功課沒做完?例如,當你看到先生老坐在家,心裡不高興,「那就是在修!」王行的說法饒富禪意。

他認為,夫妻到了遲暮晚年,所有功課都跟「死亡」這個功課有關。因為覺得長日將盡,夫妻兩人更失去耐性,怕來不及,人生不圓滿。

可是,如果換個角度,抱持「生命會不斷延續」的概念,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美好即將開始,夫妻兩人「都是在候車室等待的人」,就不會對伴侶期望太高,對方說了什麼或沒說什麼,你不會太苦惱,王行勉勵。

就像他做婚姻輔導時,聽夫妻抱怨不停,有時反問他們「為什麼不考慮離婚?」對方被問得驚愕,可是回過神思考後,反而發現彼此有情,懂得珍惜對方。

一旦正視「死亡」這個課題,分享彼此的看法,「你們會更清楚什麼才是重點,」王行建議。不是冤家不聚頭

吵歸吵,其實不少老夫老妻還是有許多情分與默契在。

就像廖輝英,說了一堆先生退休後兩人磨合的過程後,不忘掛心先生這幾年身體不佳,好幾次送急診的狀況。

她先生退休後主動開車接送她上媒體通告、演講,廖輝英有時覺得這是種無形的壓力跟控制。但心念一轉,想到先生可能不放心她沒有方向感的習性,怕她搭車碰上壞人,又覺得先生的舉動很體貼。再想到先生為了等她下通告,曾一等就是兩三小時,語氣又更軟:「(從電視台)出來後,我真心跟他說『謝謝』。」接著又想到先生平常看到好的電影或好節目,會錄好留給她看。報章雜誌有重要資訊,會提醒她留意。先生從前一件家事都不管,退休後,有一天主動晾衣服。現在還會叫孩子起床,弄早餐給他們吃,最近先生還幫她設計新名片,讓她拿出去更引人目光……

點點滴滴,唉,老夫老妻或許真應了「不是冤家不聚頭」!◎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