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照護最新趨勢:向兒童借力量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13,371
2013/08/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7期
放大字體
一開始,優美景致讓我們以為我們是來茨城縣水戶市拍《來去鄉下住一晚》。

►康健趨勢論壇│台大李吉仁教授首場「高齡創新」專題,11/21現場分享>>

從東京市區羽田機場開了兩小時車程,稻田愈來愈多、房子愈來愈可愛,人煙愈來愈稀少。轉個彎,到了最熱鬧的市中心,不過是個飯店、商店環繞的圓環而已。

位於水戶市中心的櫻川,水質清澈如鏡,最近鮭魚復育成功,成為水戶當地的大新聞。

夕陽下,水戶人沿著櫻川慢跑、遛狗,遠一點,千波湖連接著櫻川,清晨,一群運動員揮汗慢跑,化妝精緻的阿嬤也以正確姿勢認真健走。

御多福日照中心位於水戶市,由老民宅改建,古色古香,服務63~97歲不等的15名長輩,只有兩位沒有失智。

接下來,我們又以為是來拍喜劇。

工作人員都以裂到耳朵的笑容以及放大的聲量興高采烈對長輩講話,一整天不停、不停地大聲講話、大聲說笑。

一天的開始,工作人員幫老人家量了血壓、體溫等生理狀況之後,全部職員聚成一個小圈圈,交換今天老人家的狀況,例如昨天誰跌倒了、誰穿尿布會癢等。

然後,大家輪流發表「今天要謝謝的事、最近高興的事」,例如高橋克佳就謝謝渡邊小姐、作間小姐昨晚陪他去和《康健》採訪與紀錄片團隊開會。每個人互相感謝、對每件小事感謝。講完之後,再問所有老人家最近高興的事,當老人家說了「今天精神不錯」,他們就大聲複頌,彷彿是天大的好事,最後工作人員互相擊掌,也和老人擊掌。

負責人也是護理師的高橋克佳說,看到美國西雅圖「大智若魚」魚市的工作人員用此方法一早互相打氣,就決定採用,「不能讓老人家看到陰沈的表情呀,」後來效果很好,也和老人家一起玩,讓全部的人一早就有元氣。

高橋克佳的人生也像喜劇。他原本是日本自衛隊的自衛官,卻是一名會暈船的海軍,兩年後真的無法再當軍人,便想去當軍中護理師,但上飛機救援又會耳鳴,只好退役才去考護士執照。

小孩和老人一起玩

高橋克佳是一個打破框框的人。

御多福日照中心最有特色的是,有兒童照護員(kids helper)制度。水戶市附近的中小學生可以來登記,交履歷應徵照護員,若錄取也有錄取通知。工作就是在這裡幫老人按摩、遊戲以及協助工作人員。

「聽起來很棒吧,」我們還來不及點頭附和,「一開始超級不順利的,」高橋說。

高橋的女兒花錢去參加類似BabyBoss的職業體驗營,他突發奇想,何必花錢,小朋友來真正的職場去體驗照護的生活吧。

於是他到學校去尋求協助,但老師們都擔心,被照顧者都是失智,萬一發生意外,誰負責?後來還去找了棒球隊、足球隊,都被同樣理由拒絕,但其中一個老師建議他,直接找家長簽合約比較容易。

於是他夾報地方報紙3萬份,還想「萬一來幾百人怎麼辦?我們這裡無法負擔呀」,最後只來兩個小朋友。後來這兩個人互相介紹朋友後,目前登錄的兒童照護員有25人。

設立兒童照護員的目的是,增進社區居民對失智症的了解,讓小孩子體會「失智症患者也是普通人」,讓他們的成長經驗裡就知道失智,最重要的是,長輩也從小朋友身上得到奇蹟的能量。

梳著丸子頭的心菜來當兒童照顧員已經超過10次。才9歲的她已經會幫工作人員登記老人家的體溫、血壓,也幫忙端碗盤。

心菜的媽媽作間彩子說,現在日本家庭愈來愈少和祖父母住,小朋友不知道怎麼和祖父母相處。可奈子來這裡當照顧員後,回家竟然會主動和祖父母講話。而且她認為,也應該讓小孩子知道,雖然失智是一種疾病,但也是高齡化社會正常的事。

接下來,工作人員開始朗聲唸報紙,不是已經失智了,為何還要唸報紙?高橋解釋,生活要讓長輩一起參與,例如報紙上說,現在正是繡球花季,便和老人討論,他們記憶中的繡球花,繡球花的顏色等。

不到10點,隔壁的保育園從幾個月大到五、六歲的小朋友,穿上小鞋,到御多福日照中心一起和老人家做體操。

奇蹟的時刻來臨。

小朋友一來,長輩的表情就變了,笑容停不了。一個小朋友窩在老人肚子裡睡起覺來。工作人員問要唱什麼歌?小孩分成兩派,工作人員假裝要老人家幫小朋友,「那兩首歌都唱吧」。

小朋友踢腿、轉頭都好認真,老人家也很認真,做體操變成很有趣,小朋友畢竟注意力只有15分鐘,後來就躺在地板上扭來扭去。

最後工作人員要小朋友和老人家「touch」,每個小朋友去找老人家擊掌,然後老人家依依不捨看著小朋友回隔壁的保育園。

97歲的齊藤阿嬤目前由女兒照顧。齊藤小姐說,以前媽媽在家裡就是整天坐著,御多福日照中心空間小小的像自己家,又有小朋友會過來,「媽媽那樣開心的表情,我以前沒看過的」。

瓷杯、木湯碗vs.不銹鋼

吃中飯前,老人家要做吞嚥體操,訓練口、頸的肌肉,防止老人家噎到。雖然沒有統計數據,但他們認為預防的效果很好,老人家噎到的機會大為減少。

日本現在實施「照護預防」,照護保險和預防連動,在照護中預防老人家再度失能,便可申請報酬,而吞嚥體操便是其中之一。

吃飯用的各色餐具又讓我們大開眼界,因為他們用的是一般日本家裡用的瓷杯、飯碗、味噌木湯碗,而不是在台灣機構常見的不鏽鋼鐵盤。高橋說,日本人對生活的氣味是非常注重的,雖然有可能會打破,增加麻煩,但注重小地方,就能像真正的家一樣。

下午,原本打算專訪高橋,卻被老人家的笑聲、尖叫聲數度打斷。老人家分成兩隊,用床單玩傳球遊戲。

其間我發現,一位阿嬤常常想要出門,不斷看著工作人員盯著她,出去了轉一圈又被帶回來。

為什麼不乾脆鎖門?高橋想了想,「鎖門是最後、最後的手段,」鎖門當然容易管理,但鎖門是不了解人性、也不了解失智症的世界,他說。

人只要活著,就會有想要做的事,只要被鎖住,反而更想衝出去,只要問清楚,老人家想要做什麼,例如想看花,就陪著去看花,協助他們達成就好,「鎖門是約束的一部份,」約束就是為了防止失智症病人自傷綁住手部與腳部,在台灣機構約束不算少見。

接下來,老人家幫忙摺床單、擦碗盤。由於大家一起做,很快就完成了。

高橋說,「照護最重要的事是『守護』,只要看,不要出手,」維持老人家還有的生活能力,並創造機會使用。雖然老人家自己吃飯,可能要花好幾個小時,餵飯只要30分鐘,但還是要老人家自己吃飯。

又例如長輩突然有話講不出來,高橋他們不會幫忙接話,而是讓老人家慢慢講,慢慢想出來。「愛,反而是不出手,」沒想到像諧星般逗人笑的高橋對照護竟然有如此深刻的思考。

世間最後兩天是快樂的

最後確認,我們是拍溫馨感人劇。

傍晚,開始足部護理(foot care)。看到每個工作人員蹲下來,邊唱老歌,邊用溫水幫每個老人家洗腳、剪指甲、按摩,表情專注仔細,令人想流淚,這是連為人子女的,都做不到的事。

「足部護理可以預防血栓、梗塞,以及腳趾甲變形而跌倒,」高橋解釋。

一天快結束,老人家找包包等車回家。

工作人員渡邊還是窩在老人家身邊一直講話,「臉是女人的命呀,妳怎麼可以摔跤呢!」臉上有淤青的阿嬤笑了。高橋假裝去坐另一名阿嬤的大腿,阿嬤又哈哈大笑。

這一天,我們彷彿看了8小時的兒童台,大哥哥、大姊姊永遠笑開臉、永遠大聲講話,只是對象是失智老人,很high是需要很大力氣的,連採訪的我們都累攤了,他們怎麼可以那麼有元氣?

高橋記得,一位阿嬤過世前兩天還在御多福日照,工作人員其實不能做什麼,只有陪伴,但她最後的話竟然是「謝謝、我很快樂」,御多福這群開朗的工作人員給了她最後的快樂,讓老人家快快樂樂離開。

「照護完全沒有忍耐這件事,」高橋說。和老人一起大笑、一起大聲講話、一起有元氣地生活,也許就是工作人員元氣的來源吧。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橘世代:明亮燦爛的50歲後人生

讓復健在不知不覺間發生 不出手的隱形照顧

日本「化妝療法」 有助減輕失智症狀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什麼是耳鳴?

耳朵有自行發聲的功能,聽神經受到刺激就會放電形成極細微的耳鳴,只是通常腦部都能發揮正常的抑制作用,加上外界的噪音或聲響可以把這些極細微耳鳴蓋住,所以正常人不會發現這些極細微的耳鳴。但是當出現病癥並影響...

看更多
薑黃5大功效與禁忌 一次告訴你 成人也會感染腸病毒卻不自知 孩子有這些症狀快就醫 宅女小紅有解2》我跟公婆都不熟,這就是婚姻幸福的秘訣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展現無法界定年歲的神態 愛馬仕經理「便宜卻高貴」的穿衣哲學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