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孩子內心的吶喊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6,993
2013/07/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6期
放大字體
士勛和士勤這對雙胞胎是我好朋友的孩子,目前都讀八年級,兩人一出生就大不同,哥哥士勛一出生,就只有弟弟士勤三分之二的體重,還被診斷有輕微智能障礙,成長的過程、所有的表現都不如弟弟;弟弟則一直名列前茅。
士勤理當很幸福、很快樂。事實卻不然。他成績雖好,但人緣差,常爆發一些意外讓父母跌破眼鏡,最近又因協助同學作弊,換取同學網路遊戲的天幣,被學校記過。

爸媽很不明白,他那麼聰明,應該有很好的自我管理能力,也應該知道是與非,所以不假辭色地責罵。士勤以前會憤恨地瞪著父母,不發一語,這次卻哭著咆哮:「你們生了士勛,就不該再生下我!我是多餘的!」

爸爸氣極了,打了他一巴掌,認為士勤實在太不懂事了,從小爸媽都是這樣看重他,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他竟講出這樣讓父母傷心的話。士勤也不多說,一個人悶在房裡,從此不再和父母溝通對話,也故意考壞,讓自己成績一落千丈,經常情緒失控,和老師、同學起衝突。

爸媽軟硬兼施,孩子就是不願意溝通,只流著淚重訴他的心情和想法:「我活著沒什麼意義和價值,您們就當做沒把我生下,別再管我了!」

爸媽十分傷心,兩個孩子,一個智力不足,聰明的這個卻這麼的不受教。

這兩個孩子,是我從小看長大的,我也很希望能幫士勤。

大人總以自己的認知和想法去漠視孩子的感覺

士勤快樂嗎?

士勤有被爸媽了解和懂過嗎?

士勤最近的改變和言語,他想要傳達什麼訊息給爸媽呢?

士勤到底有什麼樣的經歷和發生什麼事,他沒有表白,我們是不會知道的;但可以肯定的,他一定受到了許多委屈和不平,一再地向爸媽發出求助的訊息,爸媽一直以自己的認知和想法,漠視了他的不平和痛苦。

所以,他就用激烈的自我否定,向父母表達了嚴重的抗議和求助。

爸媽花了許多心思和時間陪伴學習困難的哥哥土勛;因士勤很OK,所以他們就放心地讓他獨自參加安親班或寒暑假的各種活動,士勤也很努力爭取所有好的表現,但爸媽很少給他具體的鼓勵和獎賞,認為這是他應該做到的;尤其是在課業上,爸媽總認為他考第一名是應該的,有一點差池,就厲聲責備,相對於哥哥,每次幾乎都是最後一名,只要有一點好的表現或進步,爸媽就又抱又親。

在他們還小時,我就有點心疼士勤,他總是自動自發把自己照顧得很好,避免給自己招惹麻煩。我問過他會不會因為爸媽全心全意在照顧哥哥而感到失落?當時小一的他還很成熟地回答我:「哥哥比我更需要爸媽,我有能力照顧自己,哥哥不會。」

可是我在他回答的過程,看見他用眼睛的餘光,瞄著爸媽在餵哥哥吃東西;口裡雖講出理性和成熟的話,心裡卻期待著爸媽能抱抱他。

當時我就有一種想法,這兩兄弟長大之後,人格上的發展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差異?誰知,還在青少年的叛逆期,就引發了不可收拾的風暴。


想要父母關心卻不可以要,因為被要求懂事

我陳述這段往事給爸媽聽,希望能提醒他們士勤的渴望。

媽媽聽到我的話,毫不猶豫地回應我:「我們有給過他愛和關懷,但士勤叫我們好好照顧哥哥,他不需要爸媽的照顧。」

我相信士勤內在裡有著許多衝突性的想法和感受,如果直接去觸碰他內在對父母愛的期待,他一定會立刻否認,因為他從小一直被教育和告知,要做一個懂事的孩子。

他需要父母的愛和關心,但他不可以要;他期待別人能懂他、了解他,但他必須讓自己成熟懂事。

在沒爆發這一連串事件前,士勤經常對父母透露這樣的訊息,「書讀得再好也不一定就會有前途,人生也不一定會更好。」爸媽也不知怎麼回應他,被煩久了,就不高興地回應士勤:「你不想讀書,就去做苦工啊!」

聽到這樣的互動過程,我有種心酸,孩子如此明確地向父母求助,他的生命遇到了難題,他需要了解和協助,父母卻沒有用心聽見,只粗暴地給予孩子帶傷和帶痛的答案,孩子內在裡可能也不知道他在期望著爸媽給他什麼樣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爸媽給他的答案絕不是他要的。

高學歷和好成績的確不能保證一個人一生的幸福和快樂。那什麼可以讓一個人的生命有意義和價值呢?我也不是很明確知道。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是,缺乏愛和溫暖的人,即便有再多、再高的成就,也不會覺得幸福和快樂。


哥哥讀的是國中特教班,爸媽特別為他請了家教,他身體又常有一些毛病,要長期做追蹤治療,爸媽的時間和心力就這麼多……媽媽說著,委曲地哭了起來,爸爸情緒受了影響而有些失控,我察覺到我的陳述,是不是讓爸媽感覺到指責他們不盡責。

「你們的付出和努力,一直都讓我很敬佩,你們是很棒的爸媽!」

每個孩子都渴望父母給「到」了完整的愛

我想讓爸媽了解,每一個孩子都很重要,不放棄任何機會要把士勛帶起來固然令人敬佩,但士勤也是他們的寶貝,他也很重要。

我認為要讓士勛多一點自己學習的空間,因為過度的照顧將讓他更難學習獨立生活;而多給弟弟士勤一些時間和注意力,尤其他從小一直和爸媽保持著有距離的互動關係,爸媽不了解他,他也不懂父母。

每一個成長中的孩子,都需要完整的爸媽,我相信士勤要的不多,只要爸媽給「到」了,他就會讓父母得到他們要的孩子。

「我們可以怎麼做,能讓士勤真正了解,我們對他的期待和重視呢?」

愛不是期待,也不是重視!如果爸媽企圖用言語讓士勤了解他們的愛,我想,會讓士勤更加受傷。突然去擁抱他或安撫一個長期被爸媽「擱置」一邊的孩子,會讓彼此不知無措。

我建議爸媽寫一張邀請卡給弟弟士勤,在一個沒有哥事干擾的時空,和弟弟有一個約會。爸媽先不要急著去了解士勤的想法和感受,而是先表白父母的一些想法。

例如,表達感恩士勤能諒解爸媽把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哥哥士勛身上,爸媽其實一直都很在乎士勤,但因他的表現,爸媽自覺可以放心;以及爸媽對兄弟的愛是沒有分別的,但因士勤在娘胎裡發展比較快,所以吸收了大部份的養分,出生後爸媽就要彌補士勛,把他缺欠的養分補回來,他們需要士勤的幫忙。

士勛一直覺得弟弟士勤不喜歡他、看不起他,所以都不願理他,爸媽需要士勤幫忙,一起來協助士勛,做一個能夠獨立生活、快樂又幸福的人。

爸媽不懂:「謝謝士勤而不是向他道歉?」

愛就是愛,不應有條件

手足對父母愛的需求,都是絕對的,是不能分享的,讓手足能了解父母給彼此的都是全部的愛,雖有差異,但愛一直都是一樣的多。讓士勤不再因爸媽多關心照顧哥哥,而有種被冷落遺棄的感覺和想法。

爸媽高興地說:「這樣就會讓士勤用功讀書,恢復他的成績。」

我嘆氣。即使士勤沒有好成績,不如父母的期待,他依然是爸媽的寶貝。

父母沒有條件、沒有選擇的愛,愛才不會受到打擾。愛和成績無關;但因有愛,孩子才會保有希望,以及有動機為自己的未來而努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