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我該跟誰住?

圖片來源 / 高北雁
瀏覽數18,308
2007/07/01 · 作者 / 林慧淳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04期
放大字體
退休居,大不易,還想吃穿靠兒女?

很多人都這麼想,辛苦大半輩子,退休後可以享清福,把手邊財產、事業統統交給下一代,從此衣食無憂,由兒女奉養百年。

但事實卻常相悖,常有社會新聞上演兄弟為爭家產反目成仇、甚至棄養父母的戲碼!

傳統「養兒防老」的觀念已修正。50~60歲戰後嬰兒潮這一代,興起「兒孫自有兒孫福」概念,他們有錢、有知識、有信心,加上醫療資源豐富,退休時不僅餘命仍長、且身體健康有活力。

因此,對這個族群來說,退休的那一天,不是忙碌的終點,而是自我圓夢的起點。住在哪裡,以及跟誰住,可以提早規劃。

三代同堂非唯一選擇

「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是台灣多數銀髮族期望的老年生活型態。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葉肅科曾指出,多數老人期望政府儘可能支持他們住在自己家裡,並幫助他們維持獨立、尊嚴,高品質的醫療保健資源。

內政部2006年8月公布的《老人居住環境》調查顯示,「與子女同住」的比例有六成。三代同堂考驗著一家人如何相愛且和氣相處。

不過也有愈來愈多銀髮族選擇保有自己的生活圈。「與子女同住」的比例從1993年的67.17%逐年下降到2005年的61.06%,而「僅與配偶同住」和「獨居」的人,則從29.1%增加到35.86%。

日本人也熱中父母兒女分開住附近,日文說「一碗熱湯距離」,指的就是媳婦煮好了熱湯,端到樓下或隔街的公婆、父母家時,湯還沒冷掉。

直指父母和子女應有獨立卻仍可互相照料的生活空間,可減少生活磨擦,又能維繫情感。

追求冒險人生

也有愈來愈多活力十足、求知慾望仍強烈的銀髮族,不但生活獨立自主,更追尋一生想望而尚未完成的夢想,圓滿自己的人生。

有些人嚮往閒雲野鶴的山林生活,希望自己一睜開眼,就聞到戶外飄來花香。

有些人則盼實踐「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渴望,一輩子夢想著退休後環遊世界,他便可考量自己的經濟和健康狀況,選擇出國旅居生活,體驗異國風俗,但仍保有常返台灣住一住、看一看的樂趣,讓他深感不枉此生。

退休生活圖像1 與子女住三代同堂的智慧

在地老化的概念在國外行之有年,目的是將老人留在原來生活的社區中自然老化,並以在地服務滿足在地人的照顧需求,讓老人活得有尊嚴、並維持活動自主權。

就現實層面來看,在地老化的確是多數銀髮族期望的老年生活型態。原因不外乎他們喜歡熟悉的環境,以及基於經濟和現實照顧孫兒的考量。

與子女同住雖可互相分擔家務、協助養育孫子,但代際溝通不良等隱憂也易浮上檯面。多些同理心

中華民國老人福祉協會秘書長陳維萍建議,要減少世代摩擦,應事先做好溝通。

1.協調生活作息

銀髮族早睡早起、睡眠時間短,而兒孫經常七晚八晚才回家,隔天起床晚,最好區隔活動區域在不同樓層或隔壁,各自有獨立進出空間。

若空間有限,無法以樓層區隔,隔間及門板可儘量採用較不會互相干擾的材質,小型電視和音響的音量較小,也是比較好的選擇。

2.長輩也要再學習

常有爺爺奶奶為了和在外地求學的孫子聊天,而學會上網、打字,這些與現代流行接軌的新事物可減少親子摩擦的機會,避免代溝愈深。

3.年輕人應抱持「同理心」

銀髮族常因行動或思考較慢,而跟不上兒孫的速度,或因身體不適而情緒不穩定,此時兒孫更不可輕忽,必須把碎碎念或發脾氣等行為,當做長輩生心理出狀況的警訊。

4.活躍的社交生活

參加活動,多認識新朋友,使生活另有重心,也可增加餐桌上的聊天話題。

士林老人中心的65歲辣阿嬤林秀真,就是三代同堂的實踐者。

她有三個兒子,目前和其中一個兒子同住,她認為她和老伴各有興趣,不需整天賴著子女不放,是三代同堂和樂相處的秘訣。

林秀真在士林老人中心學了手語、土風舞、乒乓球、英文等各式才藝,是老人中心的元老級學員,一大早就來報到,傍晚再回家做菜陪孫子玩耍,享受天倫之樂,生活充實美滿。

此外,家住透天厝,兩代分住不同樓層,彼此干擾較小。

放下對孫子的管教權,更是她和兒子、媳婦之間不起爭執的重要因素。林秀真說,她從不干涉媳婦管教孫子,無論是罵是罰,絕不出手相救,「年輕人自有他們的一套教養方法,」她笑說。

退休生活圖像2 自己住享受獨立活躍的第二人生

獨立自居在台灣也逐漸興盛。

老師、外銷企業主管退休的姜金火就堅持不和兒女同住,「他們有他們的天地,我們有我們的興趣啊!」他解釋,孩子結婚後怕兩老寂寞,窩心地住在附近,週末還能一塊兒吃飯、出遊,他和太太既能保有獨立生活,也能不時含飴弄孫,感覺很棒。

田野調查直指這股趨勢。中華民國長春協會理事長翁福居,自公職退休後致力於老人福利,76歲成為台灣最年長的碩士。他的論文《老人對住宅環境之生活適應與滿意度研究》中,訪問120位老人家,發現竟有高達四成三的老人,追求獨立自主的生活,而不和子女同住。

「保持歡樂的心,就算落日也很燦爛,」姜金火愉快地說,他和太太每年出國2次,國內旅遊更是家常便飯,平時則到長青學苑當學生,另外他還當老師,教其他老人打乒乓球。

全然快意又能貢獻所學肯定自我價值的生活,是銀髮族的理想,前台北市長黃大洲告別政壇後,開始台北住家、台南故鄉兩頭跑,也常受邀出國,傳授農業經濟專業,非常有成就感,他的退休生活,值得借鏡。

退休生活圖像3 到鄉下住田園居樂無窮

清晨在一片鳥囀蟲鳴中悠悠醒來,陽光穿透窗口,帶來一整天的活力,踏出屋外,舉目所及是蔚藍無際的大海,呼吸著略帶點鹹味的涼爽氣息,元氣的一天,正要開始。

52歲的陳震宇從軍中退役後,曾經移居貝里斯,喜歡上優美乾淨的環境,回到台灣後,他仍心繫田野生活,夫妻倆在彰化、台東來回30幾次探勘,終於選定鹿野龍田定居,之後他著手規劃植栽、興建房舍,終於在半年前打造出心目中的理想退休寶地。

放眼望去,低調的灰色瓦片屋頂和遼闊的鄉村景致融為一體,四周還有千坪草皮和竹林、果樹,綠意盎然。陳震宇笑著指著屋前的花崗石步道大笑說:「鋪完那些石頭,我的鮪魚肚都消了呢!」

除了修身養性之外,陳震宇也找到喜好,讓生活增添樂趣。

鹿野的觀光資源豐富,附近有知名的初鹿牧場、飛行傘基地鹿野高台,還可到紅葉谷泡溫泉,於是他將多餘的房間開放為民宿,並配合在地發展,每週到社區大學上課、種植蝴蝶所需的蜜源植物,未來要當個生態解說員。

陳震宇的退休生活,忙得好快樂。

興建自己的桃花源

歸隱鄉村的退休生活型態,在西方早已蔚為風潮。土耳其地中海沿岸蓋了一棟棟富麗堂皇的別墅,屋主多是英、法、俄等國的退休人士,他們有錢有閒,尋覓陽光滿溢的海邊置產,享受恬適又富足的老年生活。

台灣近年來也吹起一股歸隱田園的潮流,永慶房仲集團總經理廖本勝觀察,在有錢有閒的情況下,買地自建農舍別墅的例子愈來愈多,他估計大約需費1000萬~1200萬的預算,便可擁有250~500坪的土地,目前市場上則以花蓮吉安鄉、宜蘭員山鄉最熱門。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主任邱天助分析,人類有歸返故鄉的本能,就像鮭魚迴游一般,年紀愈長,原鄉的召喚就愈強烈。不過,台灣歷經都市化和現代化過程,鄉村已經徹底改變,常有返鄉遊子發現道路改道了、小溪不見了,記憶中的故鄉面目全非,「鄉愁」愈益強烈。

當他們發現無法滿足自己落葉歸根的渴望時,這些即將退休的嬰兒潮世代,有錢、有能力、有知識、有信心,決心打造自己想像中的故鄉,於是許多人回到田園,或找個偏遠的鄉下重新打造家園,尋求內心企盼的桃花源地。

一草一木皆血淚

追尋夢想田園生活聽來浪漫,卻未必適合所有人。

有些人住慣城市,生活步調忽然由快轉慢,又不懂得自己找樂子,活動力大減,整天唉聲歎氣,生命了無生趣。

勵志作家游乾桂描述得好:「現代人最大的悲劇之一是不知如何生活,即使有了錢,給你仙境,也未必活得好。」

除了生活作息難適應之外,山居歲月還可能碰上許多阻礙,婦運健將施寄青四年前搬到苗栗南庄時,就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慘痛經驗。

先是土地地目有分別,農牧用地、林業用地、山坡保育地興建農舍的規定大不同,坡度大於30度還不能蓋房子,可是最讓她為之氣結的,還是「人」的問題。買地時仲介說得天花亂墜、水電工程草草了事然後開溜,曾被當地人坑錢的冤大頭大有人在,房屋仲介、建商、做土木的,個個信不得,就連請人除草整地都難,還得提防山賊把家裡一掃而空,偷到「家徒四壁」絕不是形容詞。

施寄青自嘲,若不是碰上好鄰居,恐怕就要逃回城市,她口中「十項全能」的好鄰居陳正武,十幾年前因罹癌而退休養病,走遍北縣三峽、桃園大溪、新竹關西,最後落腳在南庄,打造了一座生機花園,現在不但他的病情好轉,更因致力於當地的水土保持,被稱為「山林的守護神」。

將近10年的山居歲月,南庄對陳正武來說,早已不是「異鄉」,而是落地生根的「故鄉」。他建議,有心嘗試山林隱居的人必須先做好心理建設、收集當地資料,入住後給自己1~2年的調適期。陳正武和施寄青更夥同熱心的鄰居成立侏儸紀營造協會,並把這群山居築夢者的經驗匯整成《嬈嬌美麗是阮的山》一書,提醒大眾,千萬不可一廂情願地憧憬山居生活,而忽略了可能付出的代價。

退休生活圖像4 住到國外新候鳥世代的探險

年輕時辛勤工作,總想著退休後能環遊世界、體驗不同生活方式,退休後旅居各國是圓夢的好方法。

日本團塊世代是實踐海外居住的代表族群。

日本冬季酷寒,從10月下旬到翌年3、4月期間,日人常遠度重洋,到歐美、紐澳或東南亞避冬,因此海外長宿(Long stay)蔚為流行。

日本總務省統計局更調查,一個退休日人每月可支配的國民年金約日幣20萬(約台幣6萬5千元),在物價指數居高不下的日本難過好日子,但移居東南亞卻可享受高品質的優渥生活。

峇里島上很多歐美日等國的藝文工作者,不分膚色,先後旅居到這個生活費低廉、民情樸實卻又觀光業興盛的小島,還可保持繪畫、雕刻、攝影、寫書或做觀光相關行業,收入不中斷。

海外長宿也是夫妻生活的新開始,拋開工作、孩子、繁雜俗務,兩人重新回到戀愛時的感覺,就像二次蜜月般,情感更深厚,台灣長宿休閒發展協會理事長顏建賢分析。

喜愛求新求變、不願安於現狀,是候鳥居住族群的普遍特質。

有些台灣的軍公教人員較早退休,加上月退俸的固定收入,便可移居外地,享受全然不同的悠閒生活。

兼具風景清幽、生活機能佳、居民友善、物價相近等因素,國人較青睞的退休移居地點包括琉球、九州和對岸的廈門、蘇杭、青島等地。

尋找下一個故鄉

70多歲的陳老,早年跟隨國民政府來台落地生根,從公務員退休後,多次回大陸探親,雖然那兒的親戚都不在了、村落也面目全非,但他仍花光大半輩子積蓄,在蘇州買地蓋房子,當起台北、蘇州兩地跑的候鳥退休族。

「女兒嫁了人,兒子當了大學教授,都不需要我操心,就自個兒來這兒養老啦!」說起話來仍中氣十足,陳老說蘇州的生活便宜,環境又好,隨處湖光山色,他住得很習慣、也很舒適。

像陳老一樣選擇到對岸養老的人不少,雲南大理還有個台灣村,住了20戶台灣人。更有台商看到商機,大舉進駐青島、蘇杭等地興建別墅,要抓住退休旅居風潮。

在中國大陸過退休生活,連顏建賢都心動,他身為朝陽科技大學休閒事業管理系副教授,經常出國考察,發現最吸引他的是黃山的峻偉和雲南的秀麗,尤其有千年歷史的雲南古城麗江,是他退休旅居首選,在1000多公尺的高原上,氣候涼爽宜人,且旅遊資源完整,還保留許多少數民族的傳統特色,是歐美人士眼中「真正的中國」。

候鳥居大不易

不過候鳥居住改變人際環境,由於文化不同、溝通不良,年長者易產生不安全感,嚴重還可能因心理影響生理,引發疾病,不可不慎,老人福祉協會陳維萍秘書長提醒。

對於還有夢想的長者,隨著年齡增長及健康狀況,調整旅居退休及故鄉居住的比例,或許是台灣人兼顧圓夢和回鄉的另一出路。

顏建賢替自己規劃的退休藍圖,分成三階段,可供參考。

一:退休前10年活動力較強,可密集旅居海外,半年內選擇幾個地點,各住1~2個月,另半年則回到故鄉。

二:年紀更長、活動力較衰退時,拉長單點旅居時間,半年住海外、半年住家裡。

三:身體機能衰退更嚴重,或因年老疾病導致行動不便時,便常居家中,安享餘年。

黃大洲走出政治生命更圓滿

老台北人這幾年看到愈來愈多地標景象變得花木成林,小泥牆與堤防上綠意盎然,都明白是前市長黃大洲留給大家的禮物。

見到從政壇退隱10多年的黃大洲,頭髮雖花白了,但英挺姿態不變,說話客氣,談到他的專業興高采烈。

這位農業經濟與園藝專家目前過著巧妙結合貢獻事業與興趣,又兼顧到享受親情的完美生活。

他不但遊走台北住家與母親還在的台南老家之間,也常到其他國家指導專業,教別人提高農作生產。

台北、台南兩頭跑

台南縣善化鎮是他的故鄉。脫下襯衫、戴起草帽,走進父親留下的草莓園,享受田園生活更應用所學,將傳統種在土裡的草莓,改成盆栽式分層栽種,發展適合觀光的「站立農業」。

造福鄉里的動機是「愛」,黃大洲解釋,高齡101歲的母親仍愛下田,彎腰久了總會痠痛,改良式的草莓園採收起來比較輕鬆。

回到台北的家,女兒結婚自組家庭後,他與妻子同住,重返新婚的兩人世界,滿園綠意的頂樓,是他一有空就上樓細心呵護的寶貝園地。

踏上頂樓陽台,眼前豁然開朗,花草搖曳生姿自有不同風情。「這裡有小黃瓜、番茄、檸檬、空心菜、還有這個是蘭花,」黃大洲一一指著解釋,購屋時刻意挑了有頂樓的房子,要打造美麗園地,不但自得其樂,也和全家共享。

貢獻經驗的忙碌生活

恬適生活只佔了黃大洲的一半時間,另外一半的他好忙碌,經常受邀演講,講市政經驗、農業改革、體育政策、還應學校邀請,教大學新生如何不要「由你玩四年」,題目五花八門,都是他累積多年的智慧和經驗。

才從中國大陸演講農村建設回台的他,仍舊整天不在家,現在生活比退休前還忙,不累嗎?

「在有限的生命裡,做有益人類的事,我不過是分享自己的經驗罷了,怎麼會累!」黃大洲笑著搖頭,篤信基督教的他,堅信人類的物質需求有限,凡事只要do your best(盡自己的全力),自然問心無愧。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