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當成年人的父母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57,578
2013/02/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1期
放大字體
淑琴的孩子考上南部一所知名的大學,她擔心孩子住學校宿舍會受到室友作息不正常的影響,特別在學校附近為孩子買了一層三房一廳的房子,客房保留給常到南部出差的丈夫,孩子住主臥室,另一間可以租給同學。
裝潢時她還特別南下好幾次,搞定了房事,孩子也開學了,一切似乎都很美好,孩子每天都會和媽媽通電話,報告學校和生活的情況。

有一天,淑琴的先生要到南部出差,淑琴想給孩子一個驚喜,未預知即和先生入住這個家。夫妻倆等著孩子回來,可是一等再等,都沒有等到孩子,電話也關機,他們有些焦慮,孩子會不會出事了。十二點多聽到孩子開門回來,原本想起床招呼孩子,聽見孩子帶朋友回家,一個女孩的聲音,應該是孩子的女朋友,他們就不便做聲;只聽到孩子與陌生女孩彼此用非常粗野不堪的內容在對話,在客廳停留一下,就一起進套房。

「孩子是跟女朋友同居?」淑琴驚訝。

但先生很不以為然,覺得這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要她快睡覺,明天再了解狀況。夜裡他們聽到孩子和他女朋友洗澡、調情做愛的聲音,一直到孩子入睡完全平靜,她都煩躁難安,一夜未眠。她的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交到這是什麼樣的女朋友,會不會是風塵女子,還是什麼樣的壞女人?

先生因有公事,一早就獨自出門,她一直等到快要中午孩子才起床。

「凱緯你死當了!早上的課都被你殺了。」

「別緊張,教授不會點名。死的是妳,現在快去!還來得及給教授請安,他心情好,還會饒妳一次。」

淑琴在房裡聽見孩子的女友抱怨,然後匆匆摔門出去,這時淑琴才走出來,孩子 看到她一臉慘白,連忙緊張的拿著書要躲出去。

淑琴很生氣,孩子並沒有如他電話陳述的認真上課。孩子解釋,這是營養學分,只是混成績,並不重要。她更生氣,孩子騙她把房間租給了一個家境困難的男同學,免費讓他住,卻不料是和女朋友同居一室,萬一懷孕怎麼辦?

孩子解釋,這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同學。

「男女同學住在同一房間,晚上還做些不該做的事?」

淑琴氣急敗壞的教訓孩子不上進不懂事,孩子也不高興,反駁自己已經20歲了,有能力和權利決定自己的事。淑琴一生氣,就要孩子把房子的鑰匙交出來,既然已經成年,就該獨立自主,不該再依靠父母吃住,做個寄生蟲。

孩子也不高興地摔了鑰匙,要淑琴別哭著求他回來。

母子就這樣賭氣,不見面、不接電話,孩子課也不上,人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站離孩子遠一點, 為他要獨立生活預做準備

「我錯了嗎?」

淑琴來找我,一臉的失望和委曲,哭訴著孩子的不是。

「別難過,我也正在學習怎樣做一個大學生的父母。」

我的孩子剛進大學,雖住在家裡,但生活作息有很大的變化,幾乎每天都晚睡晚起,假日幾乎都有活動,親子難得有完整的見面聊天機會;且因彼此作息不同,造成相互干擾。


我後來想想,孩子長大了,我們也要學習做成年孩子的父母。「什麼事都往好處想,孩子會好過,我們也才不會抓狂。」

孩子已經是大學生、成年人,不再需要父母的照顧和協助,父母要識相一點,站離他遠一點,免得彼此不舒服,而有磨擦。並且為孩子要獨立生活預做準備,孩子接下來要結婚,要另組家庭,父母不再是他的親密家人。

「孩子不知上進,那種不當做一回事的學習態度,任誰都會生氣!」

我笑著告訴她,大學生!大學生!如果她有在大學教過書,她一定更難適應!早上第一、二節的課,上課時間已到,教室裡卻只有小貓兩三隻,教授經常是第一個到教室等學生的,半個小時之後學生才陸陸續續提著早餐逛進教室,從不因為自己遲到而感到一丁點羞愧,反正有來就很給教授面子了。

桌上擺著筆電,美其名在記筆記,其實大部份人是利用學校無線上網的資源,在電腦上逛進逛出;要不就是低著頭玩手機,只有很少數的同學會打開課本做筆記,因為老師的上課資料,都可以從網路下載,抄不抄都無所謂。

如果你問學生,既然已經來上課,就該認真聽講。他們的答案也很實際,課堂上教的在社會上不一定用得到,認真和不認真對未來工作未必有影響,在校成績和未來發展也未必有關,第一名畢業,將來領的薪水未必會比最後一名的多。


法律都不管成年人的性行為了,父母能管什麼呢!

「態度是關鍵。這種態度怎樣在這個社會上立足呢!」

淑琴是對的;但我們的孩子是大學生,如果他是小學生,我一樣會好好開導他。但他現在上了大學,我認為他必須為他的生命負完全的責任,他有權選擇他認為最好的自己,父母只是親人。

「孩子輕率地與異性同居或性關係,這該管吧!」

我哈哈大笑。孩子已經長大了,法律都不管成年人兩情相悅的性行為,父母能管什麼呢?往好處想,至少孩子是和異性交往。即使他交往的對象是同性朋友,我也只能祝福他。

「我還是無法接受!孩子的兩性交往如此輕率。」

可是「他」和「她」已經不是孩子了,他們是適婚的成年人,婚前是否該有性行為,我無法做評論;但孩子身心已成熟,他有需求,也有能力去選擇和承擔自己的行為後果,要擔心什麼呢?

「懷孕怎麼辦?」

孩子的性知識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豐富多了,如果不小心懷孕,他們自己會想辦法處理,這是他們要學習的功課,如果沒有求助,我會裝著不知道。

「真的這樣嗎?我做不到!」

孩子長大了,請爸媽也要跟著長大,孩子在探索和選擇自己的生命,父母長不大還賴著孩子,只會讓孩子延緩成熟和幼齡化,未來更離不開父母。

淑琴很難接受我的想法,孩子從小一直到高中畢業,都是父母掌控的乖乖牌。誰知一離開父母,什麼都變了樣。

「孩子長大的過程,父母要跟著長大。」

我跟妻子在孩子國小三年級就逐步放手,到他國中畢業,幾乎完全放手,他可以在外面過夜,可以三五同學去遠地旅遊,晚上可以過12點回家;但孩子從小就學會如何讓父母放心,避免爸媽奪命連環扣(電話)。

「父母只是孩子的提款機?」

我是很不喜歡用錢管束孩子的,父母供應孩子所需是應該的責任;孩子學會用珍惜和感恩的心,善用這份資源,是孩子應有的責任。

只要孩子適度的需要,我們都會全力支應,不想讓孩子因為經濟因素,而限制生命中的種種學習和體驗。

以我的標準,我只會供應孩子住學校宿舍,或在外租房子,和一群同年齡的室友一起生活作息,這也是種學習,現在的孩子愈來愈少有這樣的經驗。

至於作息不正常,似乎已經是當今社會的主流生活型態,晚上10點就準備入睡如我們家,大概是這個社會的稀有動物。但這是我們的生活型態,孩子上了大學,他有權利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前提是不可以影響到我們。

「可是親子之間鬧僵了,怎麼辦?」

我說,讓爸爸把鑰匙還給孩子,繼續供應他把書讀完,再找個機會請他和他的朋友吃飯。

淑琴一臉為難,自覺當父母很沒尊嚴,最後竟還是如孩子嗆聲內容,要她別哭著求他回來?淑琴嚥不下這口氣。

「我們是成年人的父母,我們要成熟一點,別像孩子一樣的鬧情緒。」

別誤闖成年孩子的領域

淑琴後來沒有哭著求孩子回來,而用一種很成熟的方式,陪孩子走這段學習之路,也讓孩子了解,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兩個不同世代,不一樣的觀念,父母在學習,孩子也要學習做真正為自己負責的成年人。

淑琴似乎調適好了,如果她和先生要再去南部,要對孩子預告。我想,她的孩子會讓他們看到他們想看到的一切。

我們要小心,別誤闖成年孩子的領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