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獨立的心理健康司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2,508
2013/02/01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1期
放大字體
《康健》上一期特別企劃談到,「當全民都鬱卒,精神醫療卻垮了」有三大徵兆,首當其衝就是( 專科) 醫院受雇精神科醫師出走。
七年前自大學醫院出走,我闖蕩過癌症專科醫院、偏鄉離島,直到一年前落腳基層診所;回頭檢視專業生涯發展,第一個十年所學所見所思,確有「以偏概全」、「以管窺天」的危險。因此,看到師兄姐、甚至師弟妹已超乎預期的速度走出機構,進入社區「為人民服務」,我倒覺得該樂觀視作精神醫療/ 心理衛生的轉機。

過去在醫學中心,病患或家屬常告訴我:「醫生,你知道嗎?要跨過這道門有多難?需要多少勇氣?」聽到這類話語,我一定從診療椅上打直背脊,看著對方先鄭重回應:「辛苦了」,再視狀況鼓勵病人將來「一起努力」。儘管那聲「辛苦了」或「一起努力」可能安慰了某些心靈,但我仍須老實承認:就算有一肚子精神醫學和「疾病烙印感」知識,也明白那家百年老店掛號困難無比( 幾個老病人甚至兼起掛號黃牛的差),還有精神科初診兼教學診,常讓病人尷尬到說不出話來等種種現實,我並未完全體會病人的艱難。

然而,換我走進病人山巔海濱的住家,或在與傳統市場、城隍廟僅咫尺之遙的診所看診時,不僅多數病人的表情沒那麼艱難,連我也有了些許餘裕。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成為訂戶看全文!
  • 免費閱讀20 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