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醫生,病人在想什麼?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2,421
2007/09/01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06期
放大字體
過去在大學醫院工作,雖沒有正式教職,卻常有上陣教學的機會。其中,我覺得「病史詢問」是最困難,也是最重要的課題。學生要從這門課學會如何從談話中,向病人蒐集重要的資料,做出初步判斷與治療計劃,撰寫在病歷上,再向病人做出適當的解釋。

其實,這是當醫生的基本功,好教材不缺,但好老師難求。濫竽充數多年,儘管沒機會問過自己的老師,我總喜歡鼓勵年輕的醫學生:若真要了解病人在想些什麼,不要太相信老師說的,不妨脫去白袍,去病人等候區混一混。

不知道有沒有學生照我的話做,但台灣從事安寧照護的先驅趙可式博士日前來院演講,談到自己在生病後,才真正了解病人生病時都在做些什麼,換言之,有太多事是背著穿白袍的醫生發生的!坐在台下聽講的我,不禁想起多年來自己給學生出的「餿主意」……

***

教科書總是教醫生要抱著溫暖與開放的態度,讓病人盡情陳述他的痛苦(suffering)與求助歷程(help-seeking pathway)。然而,病人與醫生相遇的場景,其實早已限制、並決定了交談的語彙與內容。因此,病人若要諮詢某些自己關切,卻怕觸怒醫生的問題時,常得小心翼翼地試探「醫生,不知道適不適合請教你一個問題……」

我不知道另類醫療,或者其他的助人者(helper)或是治療者(healer),會不會習慣用權威式的口吻回應「沒有科學驗證的事情,不要相信」,「到醫院卻不相信正統醫療,我不知道你幹嘛要來?!」我之所以建議學生去坐在病人等候區,就是要他們及早感受和西方醫療並存的求助管道有多麼活絡,而我們卻因專業的傲慢,漠視其存在。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內容,訂戶登入看全文
看更多
我的2014健康生活計劃 難不成精神科醫生也要兼職「捉猴」偵探? 葉英堃:將案例寫成故事才對得起病人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糖尿病
健檢報告腎功能出現紅字,到底要不要緊?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