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蘇偉:先學會做自己的朋友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9,285
2007/11/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08期
放大字體
「我這輩子絕不原諒他!」「我如果自殺一定要紅衣紅褲,變成厲鬼來報復!」
「我那麼愛他,他竟然這樣對我!」

我才問毓玲怎麼了,她就哭得死去活來。毓玲來自重組家庭,已有多次和多位男友分手的經驗,曾經喝得大醉,大吵大鬧要自殺。每次來少年法庭報到,都和男友黏在一起,一進來就引起騷動,穿超短的裙子、高跟鞋,配上顏色鮮艷的小可愛,和一臉的濃妝。不過今天她滿臉淚痕,衣著隨便套著。

我試著接近她的心情,開始自言自語,罵她的男友這麼沒天良,毓玲這麼愛他,為他逃家,為他去當檳榔西施,還為他做所有他想做的事,他竟然劈腿,去愛別的女孩,這太可惡了,怎麼可以這樣沒良心!我們毓玲是多麼重義氣和感情,竟然會遇到這種狼心狗肺的壞東東,可惡啊!

毓玲心情果然好轉了,眼淚擦一擦,打開包包,拿起香菸放到嘴裡,火就要點上。

「啊,對不起,小姐這裡是禁菸的。」

「幹!」

「心情不好,連抽根菸都不行,幹!」

我知道毓玲的「幹」不是針對我罵的,所以,我也幫她多罵了一句,讓彼此已快打破的僵局,不要再陷入谷底。

毓玲說,「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妳也在罵我嗎?」

「老師,你不算好不好!」

我們就一起從她的第一個男友開始罵,罵到這個已經是第四個,我覺得才四個,還好嘛,她才剛滿18歲,以每一年用掉一個來算,未來她還有好幾十個男人可以用,我的說法,讓原來覺得受委屈的毓玲,心情有點好轉,她又想去拿菸,我知道她可能一整晚都沒睡,就走出談話室,給她帶杯咖啡進來,她接過手有點詫異,第一口喝下去時,眼眶就紅了,淚水滴下來,告訴我昨天準備要燒炭自殺,想到今天要來法院報到,就覺得不能不來。

她沒見過她爸爸,但她一直覺得她有個爸爸就是我。這些話讓我的淚水也忍不住滑下來。

我告訴她,第一次和她見面,我就知道她是個很棒的孩子,只是爸媽不了解她的好,學校老師也不懂得賞識她,可惡的這些不懂事的男孩,不知道珍惜。我希望她看重自己,別輕易因為一時的挫折而毀了自己,任何事的發生都是有意義和有價值的,一切都會是上天最好的安排。還好只跟這個不可信賴的人相處一年多,還好沒有懷孕、沒生孩子,否則跟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一輩子,那才真是可憐。

我坦白告訴她,下一個男人會和這幾個一樣,都不會是好男人。我舉她媽媽的例子,離婚再婚,又再離婚,現在和這位叔叔同居,經常吵吵鬧鬧的,為什麼?

「我媽眼睛瞎了!」

「不是妳媽媽的眼睛看不清楚,而是什麼特質的人,很自然就會吸引同樣特質的人!」

我很捨不得她這樣掏心掏肺,用生命的所有去愛,因為她這種愛恨絕對分明的方式,還會再一次受傷。男女交往不是交付自己給別人,而是要學習去和另一個人相處。做男女朋友比較單純,如果做夫妻,可就更加複雜。夫妻只有短暫時間是一體的,大部份時候都是彼此獨立,而且還不容易彼此了解和溝通。

為什麼愛情這麼不可靠?

毓玲已有多次和男友深交的經驗,她一直覺得被拋棄受到委屈,我反問她,可曾了解過這些男友?懂得他們要什麼呢?

毓玲直覺男人都很色,要的只是她的身體。

「妳為這些男孩做那般多,妳要什麼呢?」

「當然是對我好!要愛我,不可以變心啊!」

「妳真正想要的又是什麼呢?」

毓玲和媽媽幾乎來自同一個缺愛的模子,自幼父母都搞不定婚姻和生活,勉強把孩子像拖包袱般拖大,和父母的親密關係十分有限,所以,一到青春期就對愛情充滿期待,翻製另一個像她的人,要的不只是別人的愛,還要絕對的佔有和掌控,要專屬而沒有任何暇疵的愛。

毓玲已經試了那麼多次了,卻還是不明白,一直拿性當工具來引誘男孩,用性和金錢試圖來控制男孩,她只適合養一隻寵物。

毓玲無法理解,對她養的貓和狗都那麼容易,為什麼和另一個人相處如此的難,愛情為什麼這麼不可靠和善變!

她所搞不定的,也是大部份大人搞不定的,甚至五、六十歲人,都難搞定的。男女、夫妻關係,不是知道這門學問就可以做到,它是每天都要保持高度的覺醒,每天每一片刻都在改變,都不一樣,我們相處的人,也是如此,每一片刻都不相同,上一秒鐘我們認識的自己和別人,在這一秒鐘他已是另個人,有新的想法和感受。

希望年輕又多次受到情傷的毓玲能真正了解,真正愛過的絕不會讓我們傷心和失望,唯有貪求曾經擁有的,才會讓我們陷入痛苦深淵。

我希望毓玲別急著再找另一份愛情,先學習和自己相處,做自己的朋友,才能找到朋友和伴侶。多給自己時間和機會,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如果真的懂得做自己的朋友,愛情也未必是人人需要的。

<本文作者為台灣板橋地方法院少年保護調查官,親職專家>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簡單3招乳癌術後運動,幫助傷口不沾黏,胸廓打開不駝背|康健陪你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