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蘇偉:做快樂女人,別做管家婆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105,511
2013/01/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0期
放大字體
「我很失望!我很用心地栽培孩子,他卻一點都不認真!」
有一天我到一所大學演講,會後淑菁來問我問題,她強忍淚水敘述孩子上了國中開始沈迷網路遊戲,不服從父母的管教,經常用很粗暴的方式對待父母,最近甚至惡言相向,要對父母動粗。

「我是個失敗的父母,我都不敢讓別人知道。」

淑菁是某一領域的專家,和先生一樣一路順遂完成學業,研究很有成就,順利取得國立大學的教職,在孩子升國中之前,她幾乎沒遇到過任何困難,教學、指導學生都很順遂,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會在國中不受管教,先生開始用很嚴厲的方式指責和批判她「都是被妳寵壞的」,尤其父子衝突時先生會把怨氣發在她身上,最近因她受不了壓力,也很直接的反駁,先生竟對她潑水摔東西。她預感哪天先生情緒失控會動手打她。一個大學教授即將成為家暴的受害者,她無法接受。

回家變成淑菁很大的壓力,她只有留在學校研究室才有安全感,已經有好幾個月無法正常睡眠,有好幾次都有衝動要把整瓶的安眠藥倒進嘴裡,她好失望,常有尋短的念頭。

「我做錯了什麼嗎?」

淑菁兩眼無神,如果不是無奈和無助,我確信她一定不會輕易向別人求助,她擁有那麼高的學歷和那麼多的知識,卻對自己的婚姻和親子關係,使不上一點力。我一再思索要如何讓她了解,她沒有犯任何的錯誤,只是不了解婚姻的經營和父母的角色需要持續的學習。


誰都知道要多「溝通」、要有「同理心」之類的知識;但在現實的家庭場景,溝通就不會像在職場對同事或學生一樣的順暢,家裡的人際互動關係很微妙,外人很難理解夫妻為什麼有理講不通、親子間也無法有一定的遊戲規則。

淑菁覺得她在家裡,只是父子的出氣筒,動輒得咎,她十分受挫,只能裝作強者,她在人際互動上,很怕和別人對立,很擔心別人會出乎意外的動怒,或用粗暴的方式對待她。

「我有什麼問題嗎?我需要去看心理醫師嗎?」

淑菁的情緒低落,婚姻沒有帶給她幸福和成就,成為父母竟是人生最大的挫敗。

「妳一直很好,現在也很棒!」

如何做國中生的父母?

孩子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他只是長大了,任何的男孩長大,10歲以後都不給別人管和教的。家裡的兩個男人都不快樂,而且和淑菁一樣都十分挫敗。男人會用很直接的方式表達內在的挫折;粗暴的言語,有時只是在表達他不想被打擾。淑菁要學習察言觀色,對男人的情緒要有更敏感的嗅覺,學習保護自己不受兩個男人的情緒污染。

「孩子不用管和教嗎?」她質疑。

淑菁對孩子的許多關心常打擾到孩子,讓孩子覺得不舒服,淑菁做研究或教學,都是以自己為中心,主導和掌控一切,但先生和孩子不是研究案或學生,男人不僅不讓別人指揮命令,而且還想主控一切,變成家中的三個成員都很受挫。沒有人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而是要從淑菁發動改變的可能。


「先讓自己好過了,家中這兩個男人才會讓你好過。」

媽媽愁容滿面,一副緊張焦慮的模樣,想想看這兩個男人會有好心情嗎?我們改變不了父子的男性特質,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讓自己在家能有自在和愉悅的心情,家裡的互動氣氛就會改善。

「孩子不讀書,整天沈迷網路遊戲,真的不用管?」

淑菁對我的意見很不以為然!檢視一下她的現況,家已經快像個垃圾場,這時候不是處理孩子問題的時候,在家庭裡處理事情的模式和職場上不同,「事」、「情」有先後順序,要家裡先有了「情」,才可能圓滿解決「事」。「情」來自於使對力,用對方法;家裡有兩個男人,淑菁若要做管家婆或老師,她就會很辛苦。

尊重家人是獨立的個體,會有自己的想法和情緒

「為什麼孩子國小沒這些問題呢?」

當孩子未進入青春期時,只是個「男孩」,父母可以掌控和支配他,但進入青春期他已經是個「男人」,需要較多的時間和空間讓他和自己相處及對話,「他」必須和自己內在互動完成了,才有能力和外界互動。

淑菁的問題是她都未讓這兩個男人獨自完成和自己對話、澄清的過程,「他」還沒準備好,所以,就會用粗暴的情緒,反應他們被打擾時覺得的不舒服。可是淑菁被他們的粗暴態度惹火,就很自然地用言詞,讓他們更不舒服,惡性循環,一家人都陷入壞情緒。


「我先生是博士、是專業人員,他難道不知道要自我調適嗎?」

人類的行為看似理性,卻都受人際互動過程的感覺和情緒主導,博士和專家在家裡都只是普通人,如果你降低期待值,接受家裡成員不同的想法和情緒表現,時時提醒自己,他們雖是我們的家人,卻也是獨立的個體。我們只能從照顧好自己做起,我們改變不了任何一個人,除非他願意改變。

「我要怎麼做呢?」

我認為眼前最重要的目標,是讓淑菁晚上可以自然入睡,有了好的睡眠,她才會有好的健康和情緒品質。

首先就是區分什麼是淑菁需要做的事?什麼是「他們」父子的事?我拿了一張紙,要淑菁寫下在家她當太太和媽媽「一定」要做的事,或一定要管的事。淑菁列了一堆食衣住行的雜事,我特別強調「一定要」就是「非做不可」,如果不做,這個家就會有危險或無法過下去。淑菁一項一項的刪,最後,一件也沒留。

她露出茫然,她在家裡真的不重要嗎?真的沒什麼事,非要她做不可嗎?

「別懷疑!妳不在家,這對父子一樣會過得很好!」

淑菁突然拍了一下手,露出笑容:「這樣我可以晚上不回家,留在研究室或去度個假!」

當然!孩子已經長大了,該放手了。

媽媽放手,不表示沒角色

淑菁眉頭又突然皺了起來:「我在家可有可無了嗎?」

當然不會這樣囉!如果沒有淑菁這朵花,家裡兩個男人的家庭生活還有什麼樂趣呢?希望她這朵花是充滿陽光和喜樂!

「當媽媽和太太真的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嗎?」

不是什麼事都不做,要做自己開心的事,為兩個全世界最重要的男人,做讓他們喜歡的餐、洗衣服做家事,享受每一個付出,讓這兩個男人得到淑菁滿滿的愛和賞識,更重要的,是要讓這兩個男人,覺得他們在家裡很重要,因為家裡有個女人需要他們的保護和付出。

「要我當個小女人嗎?」

淑菁習慣主導和控制一切,不可能要她做個小女人。我的意思是,她要學習經營一個每天自己都期待回去的、自己要的家,每天都用心投資一份愛的存款,不要讓家成為垃圾場或戰場。

「孩子很被動,不愛讀書怎麼辦呢?」

讀書學習是件辛苦的事,要一個青春期的孩子,每天反覆讀內容枯燥乏味的書,如果沒有讀書的目標和理由,他是沒有動力的。

淑菁感慨自己任教的有名大學,學生都不肯好好好好學習。理由很簡單,認真努力,有好成績,未來就一定可以找到好工作嗎?就可以過更好的生活嗎?未必相關嘛!時代已經不同了,學歷已經不是關鍵了,孩子有什麼理由認真學習呢?除非他知道他人生的夢想和目標是什麼,除非他知道所有的努力,都是為自己,而不是為老師或父母。

我要淑菁用心照顧好自己,把孩子的問題交給他自己去面對和解決,過度的照顧和保護,是造成孩子延緩成熟的主因,只有當孩子找到他的人生目標,就會找到他努力的動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人際交往
情緒勞動之假面人生:護理師、老師、餐飲服務員「職業笑」,容易導致飲酒過量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