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惑 成功教養

圖片來源 / 陳怡安
瀏覽數16,559
2009/05/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26期
放大字體
15~18歲的後青春期是年輕世代最重要的階段,要做人生重要的三個抉擇:選組、選系與未來生涯,也是家長老師發揮影響力的最後機會,因為不久他們就要飛走了。大人能如何幫他們成功突破內在騷動與外在無情競爭?
18歲的徐重仁在家裡的書店顧店,幫忙批書進貨,思考什麼樣的書可以賣得好?用什麼樣的經營方式可以吸引顧客上門?開啟他經營管理的興趣,30歲那年參與籌建了統一超商,現在是掌年營業額1300億、全台2000多個據點的統一超商總經理。

18歲的嚴長壽沒考上大學,只好先去當兵,退伍後勉強在美國運通找到傳達(俗稱小弟)的工作,之後做了機場代表,負責接待來台灣的外國人買茶葉、看龍山寺。他才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那麼「雞婆」的人,連陪外國人去修手錶都很高興,後來帶著這個個性從服務飯店到服務人群,現在是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台灣觀光協會榮譽會長,並積極參與公益。

作家龍應台18歲時,住在漁村,每天穿白衣、黑裙上學,還沒進過美術館、也沒看過高速公路,家裡連電視也沒有。但這「愚昧無知」的漁村卻給她一種悲憫同情的能力,在日後面對權力的傲慢時,得以穿透。

和今日年輕人一樣,在青春後期他們開始了人生探索之旅,在跌跌撞撞中摸索、嘗試,發現世界,也認識自己。

外在世界,無情競爭

但和上一代不一樣的是,迎接年輕一代的是一個被抹平的世界,原本圓形的地球、國與國之間遙遠邊界隨著科技發展與工作供應鏈外移而打破。

《世界是平的》作者佛里曼(Thomas Friedman)的說法讓年輕人會不寒而慄。他說,小時候他常聽爸媽說:「兒子啊,乖乖把飯吃完,因為中國和印度的小孩沒飯吃。」現在他則說:「女兒啊,乖乖把書唸完,因為中國和印度的小孩正在等著搶你的飯碗。」

年輕一代也告別了文字、書本為主導的世界。

某中小企業副總每次約唸高中的兒子出門,他都說「和朋友有約」,但媽媽觀察他每次都待在家裡,以為他是找藉口不想和家人出遊,後來一問才知道兒子所謂「和朋友有約」,是和網路上的朋友相約一同上線,並不需要出門。

這位副總也憂心孩子整天泡在網路上,罵他「務虛不務實,缺乏實際人際互動能力」,孩子頂嘴,他的網友有挪威的教授、香港的國小老師,「你只是用你的人生經驗來看我」。

內在世界,認同混淆

對外挑戰無限,對內,這群青少年在青春後期也要面對內在世界的騷動。

頭號挑戰是青少年的大腦依舊被杏仁核綁架。即使位於前額葉(負責理性思考)偶有能力推翻杏仁核(負責情緒活動),卻往往沒有作用。前額葉告訴青少年不要去飆車、喝酒、吸毒,但杏仁核驅使他們去做,並獲得立即的滿足,墨爾本大學神經科學教授伍德(Stephan Wood)說。

雖然青少年大腦還在「施工」中,但從正面來看,情緒多於思考的大腦也充滿機會、創意和學習,如果大人給予溫暖、堅定的關懷,對青少年大腦依舊有正面的效果。

身體的發展和變化始於青春前期,也會在青春後期完成。男孩子長出肌肉,力量從12歲到17歲會增加兩倍,但他們不自知。

伴隨生理變化的是思維的改變。青少年們急著釐清「我是誰?」「我的價值是什麼?」,在釐清自我認同的同時,也開始質疑別人的認同,特別是父母的,討厭父母用小時候的他或是以前的自己定位。

比起12~14歲的青春前期,父母將會驚訝地發現,女兒開始只穿黑色的衣服,或兒子去穿耳洞,試圖用這種不同於父母從小養育方式來展現他們的自我發覺與自我展現。

也與青春前期不同的是,兩性開始發展比較認真、深入的關係,有些家庭親子間講不停的手機和閃不停的MSN取代了過去的閒聊。

即使如此,父母依舊扮演重要角色。如果孩子某日彷彿若無其事地問:「媽,妳為什麼嫁給那個爛男人」時,哦,恭喜你,你家孩子開始思考她是誰?她想和誰過一生?她未來要展開什麼樣的婚姻模式?而她不見得不滿意或挑釁你們的婚姻選擇與互動模式,而其實已在摸索,需要大人的指引了。

有些父母發現,青少年上了高中好像比較講理了,但他似乎依舊好辯、挑剔,他不見得是討厭父母,更是討厭偽善,挑戰權威。但青少年和父母一樣,都不想要一個互相敵對,而是互相平和對談的關係。

延長的青春期,長不大的大小孩

「延長的青春期,」多位高中輔導室老師共同觀察到,台灣在少子化後家長的保護管束更加嚴密,依舊束縛著年輕人對人生的探索與思考,培養不出獨立的見解與人格。

某位國小老師心血來潮首度參加孩子就讀的某知名高中的班親會,沒想到聽到班上家長們問導師「什麼時候月考?」她嚇了一跳,原來父母親對17歲的孩子還是管這麼多?

大安高工輔導室主任輔導老師林浥雰一點都不大安高工輔導室主任輔導老師林浥雰一點都不意外。她舉例現行的推甄制度需要學生蒐集學習檔案,有些學生的學習檔案根本就是家長在收集整理做美工,有些家長還和其他父母分享書背包裝用紅色環裝比較顯眼。

一位家有高中生的高階主管承認,家長因為愛孩子,而且也在社會走踏打滾過,「了解現實、遮蔽現實,也承擔大部份的現實。」

但青少年被過度保護,缺乏存在感,使他們變小、變嫩。《康健》調查也發現,超過半數(54.15%)的高中職生認為他們被當成「小孩」對待。

「連吃什麼都不能自己決定,」某高中全體師生由學校集體訂便當,由於學校位於人口薈萃的上班族區,有許多好吃的店,某班學生發難希望自己選擇,但學校認為不能掌控品質,萬一吃壞肚子怎麼辦?後來在家長的支持下,簽下切結書才由學生自行訂餐。

面對高度競爭、不確定的未來,高中生壓力不小,卻不知如何抒發。

教育部委託學界研究發現,國內青少年憂鬱症已達已開發國家水準,重鬱症盛行率達8.66%,也就是說,每100個青少年有8.66個重度憂鬱,若一班40個學生計算,每班約3-4個。

《康健》調查受訪的高中職生,每三個學生有一位想過自殺,每四個有一位曾經自我傷害。

只是,青少年憂鬱症症狀是非典型症狀,和成人憂鬱症不同,更會被家長、學校忽略,馬偕醫院精神科臧汝芬醫生提醒(見188頁「是情緒障礙,不是愈大愈不乖」)。

更麻煩的是,青少年嚴重的憂鬱症不僅會自傷,更會傷人,想要一同毀滅,臧汝芬醫師警告,再不重視青少年精神健康,類似歐美所爆發的校園集體殺人事件也可能發生在台灣。

美國羅徹斯特大學麥卡娜妮(Elizabath McAnarney)說培養自尊、家庭學校堅定連結、擁有穩定的價值觀都可以保護青少年的情緒健康,這些做法彷彿是在青少年前額葉發展完成前,為失控的行為裝上煞車系統。

大家也擔心高中生體能不佳,步伐蹣跚地邁向成年。教育部調查高中男生跑1600公尺比同樣重視升學的日本男生,每一年級都比他們多了100秒;高中女生800公尺比日本女生慢了50秒。

96學年度的中小學體適能報告也發現,國小階段體適能通過率還有六成六,到了高中降為62.99%,學者推測原因是升學壓力沈重,壓縮學生運動時間。

父母應從管理者變顧問,放棄控制

這世代雖然擁有手機、網路、更進步的醫療、更普及的教育,更多的自由、更少的勞力,充滿各種可能,但也面臨選擇過剩、競爭過多,不知人生往何處去的困境。

美國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心理系教授特吉(Jean M. Twenge)分析累積60年、超過130萬人次填寫的龐大問卷,整理出現代年輕人特質:他們強調個人自由但自我控制不足、懷抱夢想卻未能逐夢踏實、容易受負向情緒困擾等,她形容這一代青少年為Me世代。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羅賓斯(Alexandra Robbins)更直接稱這個現象是《青年危機(Quarterlife Crisis)》》。

她認為,他們在青少年與成人期間的過度期面臨的認同問題,可以激烈到被診斷出像憂鬱症那樣的自我懷疑,或細微到用懷疑眼光看人生,三不五時就想「我的人生就這樣嗎?」他們通常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害怕失敗、無法做決定、不斷和別人比較。

因應這現象,台灣有些大學採「延後分化制」,以寬廣選擇的學院或學程取代傳統的分系,給年輕人體驗與尋找定位,但大安高工輔導室主任林浥雰發現這個好意反而將青少年的茫然和焦慮延後,許多人連「上了大學選課都不會選」。

儘管時代不同,青春後期依舊是孩子決定自己未來職業的整體方向最關鍵時刻,也是父母還可能有影響力的時候。

孩子在追尋生命意義、同儕認同,也許還叛逆兮兮的同時,偏偏又碰到要做長期決定的壓力(包括升學、選組和選科系),青少年常常心猿意馬、打不定主意,有的甚至還拒絕家長參與。

父母和孩子談生涯,也許只是要孩子避免某種「錯誤」,不要吃自己吃過的苦,孩子卻常常感覺到干涉或施壓,抱怨父母太過時,只為了讓他們找份賺錢的工作。

但不要假設孩子再也不需要你的參與了。美國知名親子教育專家雷拉博士(Michael Riera)建議,青春後期父母應該改變角色從管理者到顧問。「只在想孩子國小時多乖是沒有用的,」建國中學輔導室老師曲慧娟說。

雷拉說,當孩子還小,父母有責任、孩子也希望你管理他的生活,為他們做決定。但到了青春期,他們開除(fire)父母管理者的角色,父母常常覺得要和小孩爭回控制權,但小孩非開除父母不可,因為他要長大、需要獨立。

雷拉強調,青少年不清楚要什麼,但很清楚他們不要父母那個管理者的舊角色,所以父母與其想爭回控制權,還不如轉變自己的角色成為顧問,因為他們不需要控制,但他們需要影響力。「父母不要小看自己的重要性,」師大附中輔導老師李慧賢說。

所以父母可以想想自己如何在學業、交友、生活當一個顧問,給予意見,健康與安全問題絕不能妥協,酒後駕車比孩子蹺課更需注意。

但要讓孩子知道父母在意他的健康,不是為了功課與升學,否則孩子又會歸於「一切都是為了你的面子」,北一女輔導室主任王蕙蘭提醒。

顧問做什麼事?顧問是當「客戶」準備好,並確定他想聽才談話。

里拉博士更誇張地建議,除非青少年問第三次,不要太在意認真看待青少年提出的問題。「因為當你的客戶(你家青少年)提出問題時,你必須確定他真的想知道。有時候他只是想從你口中得到信心而已。」

所以當青少年回家,不要期待他會和父母講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迎接他回來,讓他回房間,因為他需要一些時間減壓,這段時間絕不是親子對話最佳時刻。等他去戶外打了一小時的球回來,青少年才真正準備好講話。「給他一點時間沈思,這會讓他變成一個有趣的人,」里拉指出。

不該批評,而應歡慶青春期

不過,當顧問只是對待青少年孩子的基本原則,前提還是要當一個有覺知的父母。

「為什麼我這麼優秀,孩子卻會這樣?」榮總復健部臨床心理師黃瑞瑛常聽到家長這樣說。

黃瑞瑛提醒,「父母要自我省察自己的價值觀,」透過和青春期孩子對話,也在回頭檢視自己的來時路,自己是如何選擇職業的?當年自己是如何擇偶的?彷彿是再過一次青春期,可能也因此想起當初父母怎麼影響你,因而避免當初父母對你所犯的錯誤。

里拉也進一步建議父母,照顧好自己的情緒健康,將是你對青少年最好的榜樣。你家的少年仔從你的行為比從你所說的話,學到更多。你的嗜好、你的成長、你和配偶的關係都在青少年的眼裡,結結實實發生影響。

資深出版人彭蕙仙建議,父母要保有自己一處小小的心靈花園,不論是經營部落格、學一個小才藝或是培養一個小嗜好,穩定自己的情緒對家庭的氣氛有正面意義。

某中小企業副總面對孩子吵著休學去尋找自我,頭疼得不得了,某天她也走進常有聯絡的學校輔導室對輔導老師苦笑說「我也需要輔導,」便開始談這段時間的苦惱與傷痛,日後她也和輔導老師成為好友。

劍橋大學神經科學教授班布里基(David Bainbridge)指出,青少年的大腦是人類進化最偉大的貢獻之一,因為人類的大腦會變成幾乎是動物的三倍大,所以青少年時期激烈的變動與大腦重整都是必須的。而且青少年跟同儕比較,也有正面作用,他在找尋自己比別人優秀的能力,從而選擇發展未來職涯。

「我們不該批評,我們應該歡慶,」班布里基說。雖然這段時間會讓青少年身上充滿刮痕,但隔著年歲回頭看,青澀都帶著美麗,父母親不要只顧著擔憂孩子,而應回顧自己也曾青春過,找出美麗的力量,用正面思考面對孩子的青春期。

近來引領眷村復古風潮的創意人賴聲川在網路把他14~17歲時聽的音樂都買下來,他說,「他在找回很完美的成長或記憶」。

親愛的青少年,有朝一日你會體會到,青春是一件多麼精彩的事,青春就像暑假一樣一眨眼就過去了。認真面對自己,去問、去思考、去追求,就能找到一生最珍貴的寶藏。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