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不肯結婚,我該等他嗎?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瀏覽數19,239
2012/12/01 · 作者 / 吳若女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9期
放大字體
和男友認識6年了,前年開始慢慢討論結婚的事,本來都很順利。我們約好一起考公務員,結果我考上了,他沒有,所有的事就開始延宕了,他一切的答案都是:「等我考上再說。」久了我也開始有點動搖,覺得他只是把我推開,沒有想跟我一起解決眼前的問題,我該怎麼辦?
專家解答 江文賢博士

台北生命線協會主任暨諮商心理師


我覺得你現在碰到一個人生的轉折,不管是個人的生涯規劃,還是對這段感情和關係,都必須做一個抉擇。危機就是轉機,你現在會有疑惑掙扎是好的,讓你得以停下來省思這段關係要怎麼走下去。

你說你們認識已經6年,我推測,你即將滿30歲,在台灣,女性在30歲上下,通常都會去思考結婚、人生要不要有個伴的議題,所以你會有這樣的念頭,是合理也是正常的。

反過來看你男友,是不是也到了同樣的時機點,可能就有待商榷了。如果你們是同年紀,男性想邁入結婚的念頭通常會比女性晚一點,在台灣平均是晚兩、三年,內政部的統計資料顯示,女性想結婚的年齡是30歲左右,男性差不多是33歲,這是一般的社會趨勢,雖然也是因人而異。

男性在考量結婚時,通常會先想到能不能給對方安全感,而此要件往往與男性對工作和事業是否有把握相關。他沒考上公務員,可能讓他覺得工作、前途不明。因此我推測你男友的心情,應該不是在穩定的狀態,或許不是他不想穩定下來,而是在我們典型社會文化訓練下的男性,對結婚是被教導要有承諾,而一份穩定事業往往是他能否承諾的重要關鍵。

再進一步來看,當男性覺得不安時,他不會把自己的脆弱面表現出來,因此當你去問:「怎麼還不結婚?你在害怕或煩惱什麼?」時,他不但不會說出自己的軟弱害怕,反而會表現出一種強硬的態度,這也是他在社會化過程中被訓練出來的結果,不願讓人看到自己傷心、脆弱、害羞、丟臉那一面,反而寧願讓人看到憤怒、煩躁等強硬的負向情緒,而這些強硬負向情緒背後,往往與他的軟弱害怕有關,只是他不知該如何表達更底層的情緒,因此演變成他不想談的局面。

還要出借自己多久?

該放入多少的自己?


在你的部份,剛才提過,你可能已到了適婚年齡,考試也通過,代表未來工作是穩定的,你會想結婚是正常的,想繼續跟男友討論這議題也是正常的,只是一觸及這議題就變成是男友的壓力。

在婚姻和家族治療中,有一個「出借自我、借貸自我」的概念,也就是在關係中,願意為了這個關係出借一點自己給對方,類似買賣的概念,只不過不見得是出借實質的物品或金錢,而是出借自己的生命、原則、想法和信念。比如說,有些女性在關係中一開始不覺得男友或先生有那麼不好,但願意先出借自己的耐性和原則。例如,雖然知道丈夫打老婆是不可原諒的,但為了未來的幸福、小孩或各種理由,願意先原諒對方,暫時將自己的原則借貸給對方,以換取家庭和諧的未來。


我想你現在就是面臨出借自我。比如說,如果要繼續跟這個男友走下去,還要出借自己幾年?自己的時光、青春和自信,都有可能借出去,在出借過程中當然也是期待得到些什麼,例如婚姻開花結果。

出借過程最辛苦之處就在這裏,為了這美好的夢想和願景,能容許自己出借幾年?這是最難拿捏的一個點,到哪個點應該放手?最麻煩的是這也沒有標準答案,不過當你心裏有所掙扎時,就表示你又出借了自己一點點,心裏猶豫,覺得不安。好像手邊原本有100萬,一開始借出去5萬,後來又借出去好幾個5萬,直到只剩50萬,開始懷疑自己還要再借出去嗎?

不管怎麼樣,到最後可能都會問自己:還要這樣下去嗎?如果還要再借出去,自己還有多少?還能借出去多少?是要為自己保留一些。還是即使透支都借出也沒關係?這牽涉到對關係中的自我概念、價值觀和信念等因素,我想你現在碰到最大的問題和疑惑可能就在這一塊。

所謂關係中的自我概念,是指你怎麼看待跟男友的互動,如果男友遲遲不肯對此事有清楚的表態,你能容忍多久?繼續交往,讓這件事拖下去嗎?有些人在關係中即使是自我被貶低,還是願意等待下去,他們有時會陷入自圓其說的陷阱裏,願意委曲求全,忽略關係裏客觀的事實或許已經改變,到最後經常失去所有的自信,變成是自己想緊捉著這個關係,雙方關係變得非常緊張。


不管你有沒有類似的狀況,我想你已經考上公務員了,會有穩定的工作,生活功能也更趨穩健,也能心平氣和面對自己的內在,可以回過頭再好好想想:要把這個關係、這個男友放在生命中多少的比重?

如果這個關係是你現在生命中的全部,當然會比較難放下,我建議你把心思、眼光先放到別的地方一下下,當這個問題沒辦法解決時就先擱著。例如,在工作上求發展,跟朋友出去,或是多跟家人在一起。人的精力其實是有限的,當你把精力都放在男友身上時,就沒有能力放在其他事情上。同樣的,當你把眼光放到別的地方,就能在心思上創造出不同的概念,甚至看待這段關係的眼光也會不一樣,願意出借自我的概念也跟從前不同,當心情態度可以鬆開之後,就更能夠平靜地決定要離開對方,或是願意等更久。

如果這個關係不是你現在生命比重的全部,更可以問自己:「我還要在這事情放多少?」甚至「自己也到一個年紀了,如果對方不願意給答案,要給自己多少的期限?」這樣的思考看起來好像很理性,但是在混亂不安的情緒中,卻能提供自己穩定的方向與力量。

我們會困在一個關係之中,是因為情緒帶著我們走,讓我們不捨與迷惘,有所期待,也讓我們受苦。

換個新舞步跳雙人舞

在兩個人的部份,你說:「覺得他只是把我推開,沒有想跟我一起解決眼前的問題。」好像男友是在逃避,可是我好奇的是雙人舞總是要兩個人一起跳,男友在逃避之前,你們跳的是什麼舞?

比如說,你是不是積極熱切,甚至帶點批評的追問他,要他說清楚。批評通常會引來對方的逃避或反擊,如果過去的雙人舞行不通,有沒有可能換個新舞步、新的溝通方式。

稍微回想一下,向來跟男友是怎麼樣的互動?會變成什麼樣的舞蹈模式?變成什麼樣的劇本?如果舊劇本無效,就要換一個,因為重覆舊劇本的運作,是不會帶來新的改變。

這就回到前面所提到的,你要做的是清楚了解他現在想的是什麼,而不是把情緒壓力丟給他,這兩者很不同的。你跟他的溝通,是要讓對方知道你的想法,而不是要讓對方背負這個情緒壓力。

比如說,如果你跟他說:「我好難過,我不知道該怎麼樣走下去。」他很容易就想要解決你的問題,但是當他覺得沒辦法解決時,就會覺得自己很丟臉或受挫,然後就變臉或逃開。

因此跟男友溝通的第一個重點是,能不能在不給對方情緒壓力下,聽懂他在說什麼?是不是之前我們所推測的,因為沒有工作所以不安,不敢給承諾?還是有其他原因和想法?比如說,現在很多男性是懼怕走進婚姻的,因為沒有把握自己能跟心愛的人走完一輩子,男友會不會也是這類型的人?

也可以轉個彎問他:「對兩個人的未來有沒有什麼夢想?」比如說,五年後希望兩個人變成什麼樣子,之前都是談現在的,而這部份是談未來的,對夢想談得愈清楚,代表對未來愈有規劃。如果對未來沒有概念,代表可能還不知道未來要怎麼走下去,或是卡在現在的狀態,需要進一步了解和溝通。

坦白說,不管是要談現在的心情、想法,或是談未來的夢想,都需要平常的基本功,如果兩個人平常就沒有談心的習慣,沒有內心的交流,這時候突然要談這麼深入的議題會有點困難,我知道很多情侶其實是不談心的,頂多是女生說男生聽,男生大部份時間是不說話或從來不說的,所以突然要去了解男性內在的想法,的確會有困難。

因此,我建議從日常生活的小事談起,而不是從重大議題著手,兩個人都學著自我揭露,分享自己最近開心或煩惱的心情,或是工作、生活上的瑣事,當一方開始揭露自己時,也會鼓勵或帶動另一方敞開自己,揭露得愈深,能談的議題當然也就會愈深入,慢慢地談到結婚的事,對方才有可能顯露自己的脆弱或不安,這需要一點時間學習和培養,急不來的。

你在這過程中可能碰到的最大困難是,一時間還無法了解男友心裏真正的想法是什麼,不知道該怎麼辦,在資訊不足的狀況下,愈等愈心慌,不知道還要出借自己幾年,這時候除了練習自我揭露、彼此多了解,也可以試著用不帶批評抱怨的言語態度誠懇的跟男友說:「我需要跟你談談,讓我有一個清楚的理解,才知道我自己該如何判斷。」說出自己的想法,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思考過程就好,而不是要對方承擔自己的情緒。

釐清自己的價值觀和需要

除了跟男友溝通,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要回到自己的內心世界,釐清自己的價值觀,問自己幾個問題,比如說,「期待自己幾歲要結婚?是不是非這個男人不可?」還是「就是認定了這個人,願意百分之百出借自己,繼續等下去?」

坦白說,多數人到這個階段是會期待相同的對象,不會輕易換對象,多數人都是等待再等待,延後再延後,不過在我的諮商個案中,我也看到很多人等到最後連自我都沒有了,卻又沒辦法離開這段關係,這就是人生最為難的一件事。

如果經過衡量,覺得非這個對象不可,就該想如何好好經營兩個人的關係,結婚與否就變成是其次的,也就是說不要期待走入婚姻,而是好好經營兩個人的關係。我身旁就有一些朋友,他們長年在一起,但沒有結婚,其中的一方的確也碰過相同的煩惱,卻仍然能相安無事在一起,這也是我很好奇的,表示另一方能提供足夠的安全感和信任感,遠超過一紙婚姻契約所能保障的。

不過如果你衡量思考後,覺得有明確的婚姻關係還是比其他要件重要,不是非這個對象不可,那麼就如前所建議的,先慢慢放下對男友的心思。鬆手後,才可能有不同的發展和可能。(吳若女採訪整理)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