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照顧只能靠外勞,台灣怎麼了?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6,867
2012/12/01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9期
放大字體
作家劉俠(杏林子)12歲罹患類風濕關節炎,全身關節陸續損壞,必須以輪椅代步,晚年時,類風濕侵蝕各器官,視力、聽覺、肺部都產生病變,生活起居全靠人照料。
61歲時,2003年2月某晚,印尼籍看護聲稱夢到劉俠去世的父親託夢,說即將發生地震,她醒來後連忙抱劉俠逃生,慌亂間嚴重拉扯、傷害到劉俠,造成腿部骨折、多處瘀傷、疑似腦震盪,送醫後不治。印尼籍看護後來經醫院診斷為精神失常,被遣送回國。

* * *
嘉義縣婦人林貴玉請印尼籍看護阿弟照顧中風臥床的丈夫,林貴玉和阿弟情同母女,每月為阿弟辦「印尼趴」,邀同鄉聚餐聯誼、解鄉愁。看到大家有說有笑,林貴玉也跟著開心。

今年7月,林貴玉因丈夫去世而病倒,印尼看護紛紛去探望;到她彌留之際,還掛念著「這個月的餐敘耽誤了」。她去世後,許多看護去靈堂致意、折紙蓮花,阿弟更說來世願當林貴玉的女兒,孝順她一輩子。

* * *
同樣是請外籍看護,為什麼有人被傷害致死,有人卻情同家人?「台灣民眾很可憐,請外籍看護像買樂透,全憑運氣,」政大社會工作研究所副教授王增勇比喻。

台灣引進家庭外籍看護工已20年,到今年人數已逼近20萬大關,已然成為照顧老人、失能者的主力。這些東南亞國家來的「瑪麗亞」、「阿香」……扶著、推著老人家到公園散步曬太陽、陪他們去醫院看病拿藥、住院時24小時隨侍在側、回家伺候吃喝拉撒睡……,代替台灣的中年兒女當孝子、孝女,陪伴長輩度過無數日與夜。


這將近20萬的照顧大軍雖然延緩了台灣因老化帶來的照顧危機,卻也形成多輸的局面︰

1.外籍看護被多次剝削

「來台灣當看護工,最少要花費上千元美元,我很窮,到處借貸,最後只有父母肯幫我!當我拿著父母到處借貸來的錢時,雙目盈滿了淚水。我要學的第一句中文就是對老闆說︰『請讓我留下來,我會認真工作,因為我很窮,需要賺錢來還很多債。』」――越南籍看護Vi Thi Tuyet,來台9年。

外籍看護被層層剝削。第一層剝削來自母國的仲介。外籍看護往往必須賣地、賣牲畜、四處借錢才能支付高額的仲介費,來台灣後再從每月薪資中扣除,償還借款。「等於來台灣前一年半在做白工,」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祕書長陳素香說。

然後台灣的仲介再剝她們一層皮。台大社會系副教授藍佩嘉在《跨國灰姑娘》一書指出,雖然勞委會規定台灣仲介不得向外勞收仲介費,只能按月收服務費,但還是有仲介公司以「入境費」、「遷移費」等各種名目掩飾實收的仲介費。他們要求勞工在來台前簽下「借據」,化仲介費為借款,將來從薪水中扣除。一位勞工曾向藍佩嘉出示被迫簽下的「借據」,上面寫著︰「在等待台灣發薪水之前,我向公司借Ⅹ萬元以因應家裡的緊急支出。」

七扣八扣之後,竟有外籍看護一個月只領到台幣880元薪資。


除了金錢的剝削,外籍看護的勞力更被壓榨到極點。

勞委會職業訓練局2011年調查發現,超過78%的雇主沒有和外籍看護約定工作時間,換言之,外籍看護沒有明確的休息時間,得隨時待命;外籍看護每天平均工作約13小時,超過42%的雇主沒有和外籍看護輪流照顧被照護者;遇到假日,有五成外籍看護可部份放假,有四成三的外籍看護從不放假。

有的外籍看護照顧臥床病人,每兩小時就得翻身一次,以防褥瘡,夜裡也是如此,因此她們連好好睡一覺都不可得;也有外籍看護累到不行,拜託雇主放她一天假,只得到冷冷的回應︰「休假?那誰來照顧阿公?人死了你負責!」即使在相當於華人新年的伊斯蘭曆開齋節,雇主也不會放她們一天假。

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副教授、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陳正芬說,雇主濫用外籍看護的結果就是照顧品質下降,比如因為疲累或情緒負荷,導致工作時精神不濟,一時疏忽,讓老人跌倒受傷。

外籍看護的工作內容也全憑雇主決定。常有外籍看護向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或勞工局訴苦︰「契約上說我只要照顧老人,為什麼現在變成照顧全家,還要做所有的家事?」「國人已習以為常地濫用外籍看護,」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祕書長吳玉琴批評。有雇主找外籍看護照顧阿嬤,卻要求她「順便」顧阿公或嬰幼兒、「順便」幫忙看店面,甚至把她「借」給親友暫用。


「這不是奴工社會嗎?契約形同具文,簽假的!外籍看護不適用勞基法,沒有任何法令保障她們的權益,命運完全取決於雇主,」陳素香直言。

台北市勞工局長陳業鑫感慨,台灣民眾是用「吃到飽」的心態在請外籍看護︰既然錢花了,乾脆叫她全年無休、家事全包,「照顧失能者是一種專業,大家卻不尊重。」

外籍看護也沒有轉換雇主的自由。陳正芬說,雇主可以因為外籍看護犯錯、不適任而把她遣返,但外籍看護卻不能因為不適應勞動條件、工作環境等原因而換雇主,這樣合理嗎?「應該讓她們能自由轉換雇主,才能教育雇主善待勞工。」

有位外籍看護告訴陳素香,她照顧90幾公斤的阿公,根本抱不動他,累到受不了。但她只有兩個選擇︰忍或逃。

這樣的勞動條件,讓台灣揹負「剝削外勞」的惡名。美國國務院近年發布的人權報告,每年都寫到「台灣不當對待外勞」,包括外籍看護沒有休假和其他權益。

勞委會職業訓練局局長林三貴說,國際勞工組織已經通過家事勞工公約,保障家事勞工的權益,「外籍看護也是勞工,一樣享有勞動人權的保障。台灣不能自外於國際趨勢。」勞委會已擬訂家事勞工保障法草案,讓她們每週可以休息一天、晚上應有連續8小時的睡眠時間。目前草案已送行政院審議。

2.老人的生活品質未必改善

各醫院外,外勞仲介殷勤地發著傳單,強調「每月只要15,840元,您就擁有能幹的好幫手!」但真是如此嗎?

吳玉琴指出,勞委會要求外籍看護必須在輸出國接受90小時的照顧服務訓練,但到底有沒有徹底落實、嚴格把關?一位印尼籍看護坦白告訴《康健》記者,她來台灣前不曾受過訓練。

吳玉琴說,從現況看來,外籍看護即使受過訓練,來台灣實際工作後,也顯得不是很有用、不夠。職訓局調查雇主對外籍看護的滿意度便顯示,雇主最滿意的是雇傭關係,其次是工作情緒、工作態度,看護技術名列倒數第二。

「我們只要有人照顧失能者就好,從不關心照顧品質。失能者很可憐,無法為自己爭取權益,」吳玉琴感慨,請外籍看護減輕了家屬的負擔,但未必改善老人的生活品質。「那些被外籍看護推出來的老人家,臉上有笑容嗎?」

語言也是一大障礙。職訓局調查發現,雇主最感困擾的就是「語言隔閡、溝通不易」。

作家廖玉蕙曾為母親請菲律賓籍看護安妮,母親習慣講台語,與安妮溝通不良、雞同鴨講,引得母親不斷數落︰「明知道我愛吃鹹,菜還故意弄那麼淡」、「幫我穿衣服那麼用力,想弄斷我的手」;有時安妮聽不懂母親的話,她就認為安妮故意裝傻或唱反調,兩人格格不入。

吳玉琴認為,外籍看護進入台灣時,應該有語言檢定、接受照顧服務員訓練,並定期接受在職訓練,依照顧對象不同(如漸凍人、失智患者等)學習不同照顧技巧,否則照顧品質堪慮,家屬的負擔未必減輕。

不過,需要思考這些訓練的費用由誰負擔?外籍看護、雇主還是政府?

林三貴說,職訓局打算推動外籍看護來源國訓練機構認證,項目包括師資、課程、設備等,確保外籍看護來台前受過充分訓練。至於在職訓練,目前並沒有法源依據。

3.訓練、管理外勞重責,雇主全包

外籍看護來台前的照顧訓練未落實,等於靠雇主來教,「問題是有時連雇主也不懂照顧技巧,要怎麼教?」政大社工研究所副教授王增勇說。

此外,如果外勞逃跑,雇主半年後才能再申請,所以管理、監督外勞的責任也落在雇主身上。「雇主得扮演警察,提防外勞逃跑。這是夢魘,」王增勇形容。於是雇主想盡各種違法方式防堵逃跑︰扣護照、不讓外勞休假、外出、打電話或聽廣播等。但想逃的外勞還是跑了。

4.台灣的長照體系發展不起來

王增勇、陳正芬、吳玉琴都表示,因為外籍看護「太好用」了,造成台灣長期過度倚賴外籍看護,本土的長期照顧體系始終發展不起來,例如實際在工作的本土照顧服務員遠少於外籍看護。「難道台灣的長期照顧要全面外勞化?」

外籍看護並不是可以長期依賴的勞動力。近年東南亞國家薪資水準提升,加上同樣面臨人口老化,也需要照顧人力,已不再大量輸出勞工。台灣外籍看護最大來源國印尼已宣布2017年起停止輸出外勞,泰國也要緊縮勞工輸出,也就是說,即使台灣降低申請外籍看護的門檻,將來未必請得到。

陳正芬認為,主管機關應該接受事實︰外籍看護早已成為長期照顧的主要人力,不是補充性人力。因此長照政策應把外籍看護納入考量。但行政院已通過的「長期照護法」草案中,僅提到「受雇於個人家戶的看護者應受訓練」,但卻沒提由誰訓練、怎麼訓練、訓練多久。

草案中也看不出如何讓外籍看護與本土照顧服務員接軌。讓雙方接軌,一方面可幫助外籍看護工作上手、得到合理的休息,一方面創造本國照服員的工作機會,並減少依賴外籍看護。

王增勇說,幾年前曾連續發生外籍看護傷害雇主的事件,於是台灣開始要求外籍看護必須做精神健康檢查。「當大家指責外籍看護精神不健康時,有沒有想過是因為勞動環境太差,讓她們無法充分休息?當我們指責雇主剝削外勞,有沒有想過是制度造成的?」

他指出,目前請了外籍看護的家庭,就不能使用長照資源中的居家服務(本國照服員到家中協助失能者生活起居)及喘息服務(照顧者有事或需休息時,由照服員到家中暫時照顧,或托給機構照顧),「這樣的制度讓家庭只能依靠外勞,結果變成雇主不斷壓榨外勞,因為如果外勞要休息,雇主就得接手照顧,沒得休息。」

王增勇和陳正芬都認為,外籍看護和本國照服員不該互斥,而應該接軌、互補。比如,可由照服員協助、輔導外籍看護熟悉照顧技巧;外籍看護休假或接受在職訓練時,暫由照服員遞補等。

吳玉琴則建議將來長照保險開辦,應鼓勵民眾優先使用本國照服員,由長照保險提供給付服務,如果不能滿足需要,再自費請外籍看護。

目前長照保險的設計,計劃給付現金給被保險人,吳玉琴十分擔心。因為給現金並不能減輕照顧者的負擔,也不能確保被照顧者接受到的服務品質,只有提供服務才能。更何況如果給現金,大家極可能拿去請外籍看護,更加倚賴外來人力,「台灣的長照產業怎麼可能發展得起來?」

人口老化的時鐘滴答在響,分秒不停。台灣的長照體系距離「準備好」,顯然還有段距離。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開大腸直腸癌30年,醫師叮嚀:以飯配菜,而不是以菜配飯 地瓜不去皮、檸檬要保留白色纖維 打蔬果汁的食材處理秘訣 康健來了/報紙變身「防潮收納袋」!讓家更乾爽~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肝癌
當心!肝癌到晚期才有症狀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