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夢境,遇見最真實的自己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9,025
2012/11/01 · 作者 / 李依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8期
放大字體
清和夢見自己和父親打架,用雙手掐死爸爸,把他推下懸崖。他還走下去想確認爸爸生死,卻只看見一個很深的水潭,裡頭有個黑影緩慢地從水面下浮起,正想湊近看時,突然「啪!」一聲,一具屍體彈出水面,一張爸爸的臉正對著他。他嚇得大叫一聲,從夢中驚醒,自責怎麼可以有弒父的念頭!?
王榮義認真聽著清和的描述,開始為他解讀夢中的含意。他對清和沒有一絲責備,告訴他其實會做這樣的夢,是因為他不停壓抑自己像父親一樣的暴躁個性,結果暴躁的情緒無從宣洩,只好在夢中以殺爸爸做為象徵呈現。面對這樣受傷的心靈,必須回頭好好照顧自己,才能撫平傷痛,獲得解脫。於是,王榮義陪他走了一段自我照顧的路,讓他慢慢從內心陰霾中走出來。

王榮義本身其實是牧師,也是很資深的心理諮詢師,他因為專注協談助人,而不斷學習各種有關潛意識的學問。自從25年前接觸解夢後,又到英美攻讀更多教育與心理學理論,也不斷在馬偕醫院協談中心的工作中練習、歸納與修正解夢技巧,從而陪伴人們認識、接納自己,走出情緒的困境。

他發現,夢如同一種「語言」,像英文、法文、中文一樣,有自己獨特的邏輯和文法結構,表達出每個人潛意識裡私密的情緒。一旦學會了夢的語法,就能隨著做夢者的夢境進入他的內心世界,體會當時的心情,是春風得意,還是擔心失落。理解了做夢者的語言邏輯,心理協商者也才能夠真正深入陪伴做夢者心靈底層的渴求。

他以教育與心理學專業,分析大量本土夢境實例,整理出適合國人的實用解夢通則。

其中最能反映台灣本土特色的夢境,非「考試夢」莫屬。因為台灣社會始終以升學主義掛帥、重視考試結果,一旦考不好就會被笑、被打,所以幾乎人人都曾做過考試相關的夢。考試夢也被不斷演繹,當生活中出現各種問題時,就會以夢到考試情境做為象徵。例如生活或工作上遇到挑戰來不及準備,就會夢到忘了去考試;或者夢見自己在考試,卻什麼都不會寫,其實是因為白天面對考驗或挑戰,卻一直想不出好的解決辦法。

解夢時除了可依循通則,也要考慮每個做夢者的獨特性。因為做夢者本身的個人經驗和對夢的感覺各有不同,一樣的東西不同人夢到也會有不同意思,所以解讀前必須謹慎詢問,才不會落入常規,做出錯誤評斷。

例如,狗通常表示忠心、可愛、善解人意,但被狗咬過的人會對狗產生恐懼,那狗對他來說可能就變成恐懼的象徵了。

解夢是為了愛和了解

常有人稱王榮義為「解夢大師」,但他說解夢沒有什麼大師不大師,重要的是「解夢者心中有愛」。解夢的目的,是為了更了解一個人,然後更愛他、照顧他,一切的解夢技巧都要建立在最基本的愛的原則上,如此人才能互相信任、感受到溫暖,「如果只會解夢,卻不愛自己、不關心別人,那解夢有什麼意義?」他語重心長地說。

王榮義幫人解夢時,一定站在對方的立場陪伴他,讓人有被懂了的感覺。所以常常有人一解完夢,就立刻撲簌簌地落下眼淚,因為多年來,終於有人聽懂自己的感覺,而不是責罵、叫他們「不要想太多」。

「了解,才是愛的開頭,不一定所有問題都要去『解決』,」王榮義說,接納並承認自己真正的樣子才是愛自己的表現。

結合協談經驗、牧靈工作與學理基礎的心得,他覺得現代人常說的「正向思考」其實有待商榷。很多人遇到問題就說服自己要更積極正向,完全忽視自己脆弱、需要受照顧的一面,但是「人生是不能用說服來改變的」,他強調,這樣的改變方式使人對自己疏於了解、照顧,根本就是錯待自己。

他也常分析自己的夢,隨時照顧自己,甚至有些關鍵的夢還能自我幫助。有一次他夢見別人家都有陽台,覺得很棒,所以也想看看自己家有沒有,結果一到屋後打開門卻差點掉下去,因為自己家根本就沒有陽台,這讓他覺得好失落。他分析了夢境後,發現其實是因為自己工作太忙,很羨慕別人有時間陪家人,所以他就調整工作時間,適當排解這個藏在心中沒有被聽到的聲音。

為了幫助讀者更了解自己,書中最後他也教大家如何DIY解夢。只要三個步驟就能解開夢中意涵,再與現實一比對,就會有一種「啊哈,我懂了!」恍然大悟的痛快。


以下摘錄《穿越夢境,遇見最真實的自己》部份內容,供《康健》讀者新書搶先讀。

*   *   *

人的成長歷程不僅反映在生理和心理,也忠實映照在夢裡。夢會因著人的不同發展階段而呈現出對應的型態,從幼兒期單純只在乎外在世界的夢境開始,隨著年齡的增長,夢境會慢慢發展到在乎自己形象如何呈現;成年後,人的內在角色愈來愈多元且趨於複雜,夢境就隨之發展出豐富且變化多端的情節。

幼兒時期到國小低年級的夢

人從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主要照顧者就是他生活世界的重心,孩子心中會為他們留一個獨特的位置,並且會為他們尋找一個合適的形象,所以幼兒期夢境中呈現的象徵,幾乎都是反映出這些照顧者的形象。

● 擺脫不了的女鬼

有一位憂心忡忡的母親帶著她的兒子來找我,因為小朋友常常夢到女鬼。與小孩獨處時我先問他女鬼的長相如何,他說女鬼留長髮,但長相漂亮並不可怕。

我問他既然長相不可怕,那他如何斷定她是女鬼?這可愛的小孩馬上用很堅定的口吻說:「我當然知道她是女鬼,因為我無論向前向後、向左或向右,她都會出現在我的前面,瞬間移位速度之快無人能及,我根本無法逃離她的監視,她不是女鬼那是什麼?」

我試著問他:「生活中有誰是留長髮、長得漂亮,且不管你做什麼事,都會不斷關心你的人?」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媽媽!」

當我再問他:「那你仔細回想看看,這位女鬼的氣質跟誰長得很像呢?」他靦腆地笑著回答:「媽媽!」當他明白過度關心的媽媽在夢中出現的方式時,便放心地笑了。當然接下來我用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與照顧這位焦慮的媽媽。

國小高年級的夢

這個時期的小孩開始會在乎大人如何評價他們,他們的自我形象大部份是由重要他人對小孩平常表現的評價所塑造的。

例如,一個用貼心來吸引父母注意的小孩,不斷聽到父母說出鼓勵的話語:「這孩子最懂事、最貼心,從來不用我擔心」,久而久之,他心中的困擾、難過,就不會說出來給父母聽。而一個不斷藉由搗亂來轉移父母爭吵的小孩,在父母交相指責中,也慢慢會認同自己就真的是一個搗亂鬼。

● 一閃一閃的骷髏

有位媽媽與就讀國中的女兒一起來上我的解夢課,女兒說了記憶中兒時的第一個夢:「我夢到媽媽在不遠處站著,一下子是她,一下子變成骷髏,一閃一閃的;漸漸地我靠近媽媽,握住她的手,結果,我就變成跟她一樣一閃一閃的,一下子是人、一下子又是骷髏,不斷地變化。」

詢問後得知,她對骷髏的感覺並不是害怕,而是認為它沒有生命、無法去感受。我感受到這個女兒心底的苦,因為媽媽常常無法了解她的感覺,所以漸漸地,她自己也受到影響,與媽媽一樣失去感受他人的能力。

媽媽在聽完女兒的夢後眼眶泛紅,她說,自己的原生家庭,從小至今都為了錢不停吵鬧,讓她長期擔憂,無法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也因此常常忽視了女兒的感受。這個夢境,讓母女倆正視了自己心底的結,因而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與接納的機會。

成人的夢

成人的夢境會漸漸從孩提時代與外界互動的情節,轉換成內心世界的波動,像是自責、自我要求改變、自我感覺良好或低落等複雜感受。

為了表達當事者內心的真實狀態,夢境會創造出許多不可思議的變化、不合常理的場景切換,並尋找可以間接呈現內在自我的象徵。

● 自殺的夢

傑生做了一個惱人的夢,隔天跑來找我傾訴。

「我昨晚夢到已經離婚的爸媽居然還跟我們住在一起。爸爸一直嫌棄我,覺得我很笨、很糟;媽媽則一直叫爸爸不要這樣說,因為我會難過,但媽媽的眼神充滿可憐我的樣子。他們一直拿我跟姊姊比較,姊姊默默坐在一旁沒有說話,眼神也同樣是帶著同情和憐憫,家裡沒有任何人幫我講話,我就一直被叨唸,最後自己打開窗戶跳樓自殺了,自殺前還詛咒我的家人。」

聽完傑生的夢之後,我的內心為他感到深沉的痛,因為他內心的不同角色在不斷地嫌棄或同情自己。與爸爸相似的部份,主觀強勢、要求表現,會抨擊自己;像媽媽特質的那部份則軟弱無助,在一旁同情可憐自己。

他說,從小姊姊的表現就比他弱,在喜歡比較的父親面前,姊姊養成逆來順受的特質,傑生也有這種特質,所以對自責自棄的情況也愛莫能助。夢中最後傑生選擇自殺,代表他完全放棄自己,跳樓之前還咒罵家人(其實都是自己的投射),象徵他已自暴自棄。

我告訴傑生,愛自己對他來說是一個難題,但他不是不想愛自己,而是因他從小沒有好好地被愛過,以至於不懂得如何愛自己。談完這個夢,傑生開始願意我安排更多會談時間,整理面對更多過往受傷的經驗。

老年人的夢

人的身體漸漸老邁後,不只生活上的活動力減退,對人事物看法漸趨穩定,心理層面也會回歸單純,這時夢境又會逐漸反樸歸真,像是小孩一樣平靜單純,因此表達也會變得直接。

不過如果成長過程中有一直沒處理的情緒和包袱,有時會一直蓄積,反而到了老年愈加沈重,最終仍會衝破臨界點爆發出來。

● 被兩個壯漢壓肚的阿嬤

80歲的來春阿嬤從小常夢到自己被人壓著肚子,甚至醒來都還能微微感受到肚子的疼痛,但過去壓肚子的力量沒有那麼大,隨著年紀增長、力量愈來愈大,疼痛的感覺也愈來愈明顯。夢中,她清楚看到兩個年輕壯漢闖進她的房間,朝著她腹部用力深壓,她痛得想要掙脫,但因為壯漢力氣大,她無力脫逃,最後痛到翻滾。

夢中出現的身體部位,愈靠近腦部的,代表思想;愈靠近下腹的,代表情緒。來春阿嬤被兩個壯漢壓著腹部,代表她壓抑的情緒,源自兩股強大的力量。

原來阿嬤自己的原生家庭和嫁人後的夫家,都是父權至上的家庭,父親和先生都很兇,讓她動輒得咎,最後只能在自我壓抑中求生存。這種巨大的恐懼使她甚至連生父和先生相繼過世後,仍不能解放自己,一輩子承受有話不敢說的痛楚,在夢中被壯漢壓腹的疼痛,愈來愈強烈。

來春阿嬤聽了我的解釋後,回顧自己艱苦的一生,情不自禁哭了出來。然後我為她禱告。隔天阿嬤告訴我,她又做了一個夢,這次夢到她回到老家,發現老家已經重建,內部全都換新、裝潢也變了。

我聽了十分替來春阿嬤開心,因為這個夢代表阿嬤決心改變自己,以後心裡有什麼話要直說,不再勉強自己壓抑情緒。辛苦生活了80多年,來春阿嬤終於掙脫了桎梏,活出真正的自己。

夢境的珍貴,是能從其中的訊息去探索自己的性格,了解自己經歷了什麼樣的遭遇才成就了今日的樣貌。好好照顧成長過程中可能留下的心靈陰影,就不會使缺憾持續擴大、繼續影響往後的生活,也能進而形塑一個更平靜和篤定的人生風貌。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