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憨老農的有機美夢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13,713
2012/09/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6期
放大字體
怕透了一再吸農藥、送急診的命運,一群老農共同發心要生產對自己好、對消費者也好的有機米,只是好不容易有機米收成了,卻要賣給誰?他們找上父母官……

★感受產地真食溫度!11/5康健樂活節 小農邀你來交關>>

宜蘭三星鄉行健村這群農夫皮膚很黑、泛紅,眼睛有點濁濁的,可能因為長期日曬,有點輕度白內障,拍起照來,莫名有股喜感,3年前這群農夫卻突發奇想,想要成立有機村。

帶頭的,就是前村長63歲的張美。

她說一直討厭村民噴藥,經常因為村民不小心中毒跑急診室,「能不能不要噴藥比較快活?」她心想。

後來得知,傳統噴農藥、放化肥的耕種方式並沒有讓村民賺到錢,平均一甲稻米扣掉農藥、肥料成本,才賺四、五萬元,正值土地重劃,全村灌排分離,下游農地不會受上游農藥污染。加上地理上,行健村夾在行健溪和安農溪之間,有天然的隔離帶,增加了行健村成立有機村的契機。

她決定一戶、一戶去邀請。

第一戶就是阿土伯,沒想到77歲、平日寡言的阿土伯一口答應。

阿土伯帶我們去看他的有機田,一邊的有機稻已經收成,這邊的田裡長滿雜草,雜草間種了秋葵、彩椒等,問他為什麼要種有機?阿土伯淡淡回答:「做試驗。」

年輕一代的有機農夫陳國鐘眼看老一輩的「試驗」,直說不容易。阿土伯小時候跟著父親耕種沒噴農藥,後來政府教他們噴藥增加產量,老了又要重回不噴藥,放任雜草比作物多,簡直比革命還難。

但後來張美的邀請就不太順利。有農夫說「沒肥料怎麼可能有肥料?」也有人原本同意了,有機資財都幫他訂好了,卻因為家人反對而放棄。

總算第一年邀了11位農友、共9公頃,在三星鄉三星蔥的重要產地,開始種植有機米。

稻子好不容易收成了,張美找了慈心基金會做有機驗證。也找到願意幫有機米烘米的烘乾廠,慈心的驗證員去勘查認為太髒亂不能通過,老農夫和工讀生爬進烘乾機清了滿身灰,又找到願意為有機米碾米的碾米廠,反正「遇到困難就解決」,張美回憶道。

沒想到最大的困難橫在眼前。米烘好了,老農夫們突然發現「米賣給誰?」

大家聚起來開會,有人提議找縣長解決。村長張美和幾個農夫真的約了縣長林聰賢,林聰賢聽了他們的困難,轉頭對農業局長說:「他們那麼老了,又不會賣,一定要幫他們的忙。」

林聰賢撥了通電話給在宜蘭縣種植有機的永豐餘,永豐餘答應買下三分之一後又捐給弱勢團體,剩下的三分之二靠作家買買氏的臉書「直接跟農夫買」銷售完畢。

第二年銷售問題又臨頭,這次透過親戚關係認識了政大EMBA裡的企業家,其中3家購米捐贈弱勢團體,第3年增為6家企業購米。

就是這些善意,讓行健村3年來累積了18位農夫、1800公頃,全村約六分之一在種植有機。「我本來只是不喜歡村裡噴農業而已,反而是社會上的人一直鼓勵我,說這是對環境好,」張美說。

但不穩定的銷售依舊讓張美煩憂。

「他們(指有機農夫)以為米都賣得出去了,會有希望,但我還是很擔心。不要讓他們操煩,一個人操煩就好,」張美笑笑用台語說。

其實銷售不穩定,農夫心裡也清楚。

陳國鐘利用草魚、吳郭魚養殖「茭魚共生」種植有機茭白筍,「所費的人工是傳統的好幾倍,」而且一年才收成一次,待收成時,只能打電話給所有叫得動的朋友來宜蘭玩,拔回家加菜,完全沒有銷售通路。

不過,也不是沒有成功的例子。蔬菜班班長沈高男種出有機三星蔥,供應宜蘭地區五星級飯店以及吳寶春麵包店,這番成果但卻是他花12年才研發成功。

12年前,沈高男從刑警退休,回家接家業,心想「做農有什麼難的?」就依照父親以往的方法做農,一分地賣青蒜17萬,沒想到年底農藥行來收錢13萬,他暗暗覺得不對勁。

他去參加MOA自然農法的研習,決心要種植有機,卻沒有方法。他想以大地為師,讓土地回到原始,收成卻直直掉,花了大錢試了溫室和網室,也以失敗告終。負債最高的時候是1600萬,每天眼睛一睜開,就要面對貸款。

他的對手是甜菜葉蛾,最愛吃蔥的蟲害,3天內吃光所有的蔥。他曾經沮喪到因為甜菜葉蛾的白卵鑽進蔥管,吃掉整根蔥,砍斷全部的蔥葉,還是無法解決蟲害問題。

12年後,土地告訴他答案。把地養好,土壤的肥力與菌相平衡後,也就是草與蔥共享土地的養分,蟲吃草吃得飽,就不會找上蔥,就開始收成。

曾有日本人高價向他購買有機三星蔥,但需要一貨櫃才有經濟規模,他的產量不足以支撐,「一個團體比一個人的力量大」,希望村民一起來種有機三星蔥,他願意教導投入12年的技術。

但行健村還有其他的隱憂。由於離台北僅1小時的車程,外地人來行健村蓋起豪華農舍,不僅家庭廢水污染農田,也影響附近農地的日照。阿勇伯的有機稻田原本左邊被外來人的豪華農舍擋住,右邊又開始動工,他忍不住碎碎唸。

前行政院長游錫堃特地來參加「行健有機豐收季」的活動,聽到有機銷售通路問題,忍不住批評「不是行健村沒機會,是台灣沒機會,」政府要介入通路,透過綠色採購,公家機關、軍隊、學校都買有機,就有基本的銷量。

農夫不懂政治、不懂行銷,但知道做對的事。

秉持「大人做有機,小孩吃有機」,去年他們捐有機米給當地萬富國小,讓自己的子弟一整年吃有機米營養午餐,今年則改捐1500斤給弱勢團體。

「社會上那麼多人鼓勵我們,我們不能倒,」張美說。

行健有機村怎麼去

• 搭公車或火車羅東火車站前的名產店搭乘往天送埤、牛鬥路線的公車,於行健路口下車。

• 開車從國道五號下羅東交流道,走宜24線至仁愛路右轉,直走通過歪仔歪橋,在沿196縣道直走,看見光復路左轉過萬富國小直走。也可走台7丙,經中山路接三星路,看見光復路右轉。

做6件事,讓行健有機村不會倒

1. 公部門協助建立銷售通路。

2. 建立組織平台,讓有機農友的意見交流。

3. 直接向農夫買行健有機米

4. 去行健村住幾晚,推薦友善民宿水蜻蜓 

5. 去行健村時,不要帶一次即丟的盥洗用品,盡量搭乘大眾運輸,自己帶水壺、環保筷,減少環境衝擊。

宜蘭行健有機村官方網站>>

什麼是白內障?

眼睛內原本透明的水晶體變濁時,就稱為白內障,拉丁字源cataract,意思是「瀑布」。想像隔著瀑布、起霧或結霜的玻璃看東西,白內障患者看東西就是這種模模糊糊的感覺。不論是閱讀、開車、還是看他人臉上的表情,都會...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