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麗有機聚落:記得當年想種有機的眼神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2,330
2012/09/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6期
放大字體
花蓮縣富里鄉羅山村終於聯合附近4個村落竹田、石牌、永豐和豐南都成為有機村,一舉成為富麗有機聚落。

★感受產地真食溫度!11/5康健樂活節 小農邀你來交關>>

是多少努力、多少因緣聚合,讓這麼多農夫產生種有機的熱情?

「造訪花蓮縣富里鄉羅山村後,我們的心就留在這裡,」7年前,羅山村全村投入有機,成立有機村,《康健》前往採訪後,寫下第一句話。

7年來,星月更迭、人事已非,羅山村的農夫依舊種有機,而且聯合附近4個村落竹田、石牌、永豐和豐南都成為有機村,一舉成為富麗有機聚落。

是多少努力、多少因緣聚合,才能讓我們得以再度站在這裡,看著這一大片有機稻田黃金閃耀。

領頭羊羅山村優勢依舊。被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夾住的縱谷地形,僅有一條灌溉水源從羅山瀑布而來,水源獨立。而且從古至今,從未有任何污染性工業進駐,幸運地保有純淨的天然環境。

直至今日,台北的遊客到此,火車至少3.5小時,沒有交通接駁、沒有便利商店、網路不太穩,被迫切掉都會的慣性,但「旅行讓人變回人的樣子,」風尚旅行社總經理游智維說。在這裡,吃飯的時候吃飯,睡覺的時候睡覺,自在的農村讓人全然放鬆。

也許是因為這相同的心靈觸動,原本在台北駕駛捷運的張綦桓來羅山村3次,就決定在此定居。張綦桓夫妻倆島內移民,為傳統的羅山村帶來活力。

張綦桓想種稻,但瘋狂的想法不敢告訴父母,只講了長輩略可接受的要去花蓮「開民宿」。來到羅山村後,他邊種田、邊開民宿,和原本在飯店工作的太太冷夢臻讓傳統農村與都市人的品味接軌,都市人來此可享受到甘蔗烤雞、歐式麵包,也可以用當地有機米做成的米麴體驗手做味噌。

他們夫妻倆胖胖、圓圓的,看來開心樂觀,彷彿融入農村理所當然。他們雖不宣揚,但花蓮農改場場長黃鵬忍不住肯定他們的努力。

剛搬來時,他們曾遭受村民排擠,以為他們來搶資源,但夢臻免費幫當地小孩課後輔導,代售當地農家的農產品,而且不收一毛錢,甚至也把寄賣的農產品買下來,拿來做為料理試驗,例如當晚我們就吃到她用秋葵涼拌當地的泥火山豆腐。

採訪那三天,農改場與農會工作人員欣喜地互相傳話,「夢臻當選羅山村社區發展委員會理事長了!」日久見人心,綦桓與夢臻一家已經成為羅山人。

除了島內移民,二代返鄉更接棒有機精神。

5年前,林淑萍離開台北熟悉的編導工作,回到家鄉和父母在一起,當起菜鳥農夫。想到淑萍返鄉,林爸爸從心底都要笑出來。現在她駕輕就熟地講解有機黃豆種植,並帶領遊客DIY泥火山豆腐體驗,也將專業的視覺美學用在自家的民宿布置上。

眼看羅山有機村的成功經驗,附近村莊的農夫也躍躍欲試。

花蓮農改場邀請羅山村的有機農夫上台分享種植有機的過程,「至少要撐過3年」,產量、品質才會趨於穩定,而且前3年產量至少會掉到七成。

農會總幹事陳榮聰也是關鍵一腳。他一口答應,其他村的有機米價格比照羅山村的有機米收購,讓農夫穩了心,沒想到,或許是水質好,或許是天公疼憨人,竹田村第一年的產量就已經和傳統慣行噴農業的差不多,村民士氣大振,隔年更多人投入有機,「雖然除草比較累,但身體變好,」很多人發現。

有機生產穩定了,他們也開始發展有機生活產業,讓遊客來此得以貼近農村生活,跟著農夫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和土地親近。

清晨4點,全世界都還在沈睡,我們就被喚起前往羅山村與石牌村邊界的山脊,漸漸地精神和晨光一起甦醒,一路欣賞路邊的火龍果花正盛開,村裡放暑假的小學生也跟著嘻嘻哈哈爬上山。

漸漸出了微汗,走到頂,開闊的視野得以群攬海岸山脈的美景,忘記疲勞。一下山,石牌村的越石(越南加石牌村之意)早餐正等著我們,精力湯、地瓜與越式手捲吃得健康又安心。由於外籍配偶的加入,意外地可以在農村吃到清爽的異國口味。

積極投入有機的豐南村更是一大亮點。都市人爬上農用車改裝的碰碰車,穿梭在鄉野間,開始像小孩般互相嬉鬧。蜿蜒穿過被稱為小天祥的豐南峽谷,抵達日據時代就開墾的水圳與梯田。坐在田埂上,看著一層層黃金色的稻海隨風搖曳,讓人心情跟著跳舞。

竹田村有個知名美景六十石山,一片金針花海美如不丹、瑞士,是愛好攝影者必到之地。

美景背後有個互相扶持的故事。六十石山經歷兩次危機,1998年,消基會公布金針含二氧化硫,2000年碧利絲颱風襲台,造成重大損失。有機農夫黃德森記得當時全家被吹走,只剩一面牆,夫妻兩人哆嗦蹲在牆角,「不管天災人禍,竹田村都禁不起第三次危機,」九六四驛棧老闆黃琇娥說。

2006年開始,六十石山上的農夫成立了產銷班與金針協會互相聯絡,連道路都分段認養,名字、電話寫在大石頭上,若遊客發現了落石和垃圾,可以打電話給路段負責人。

六十石山上的黃德森生產有機金針,也是全台灣唯一生產有機金針的農夫。

黃德森搓著手,謙說他不會說話,他因為身體不好,皮膚過敏,不能噴藥,「愈噴身體愈不好」,便默默種植有機金針,銷不出去也不在意。2004年慈心基金會上山發現,幫助他通過認證至今。

原來有機金針全是手工業。由於金針花花季短,「一年就等那支花蕊」,一定要馬上採收,付給工人1斤17元,收購價卻才30元,幾乎一半付給工資。

眼看附近各村莊歡喜起步,老大哥羅山村,卻面臨轉型的挑戰。

《康健》7年前報導最後一句也提醒「樸實的羅山村民雖然想發展觀光,卻尚未想出方法以減少旅客帶來的環境衝擊,以維持有機農業的運作,令人擔心」竟然成真。

報導一刊出,遊客如織,農夫們嚇一大跳,免洗筷、垃圾、塑膠碗成堆。羅山村民因此自組環境維護隊,分工清理垃圾和除草。

名氣也帶來負面影響。許多公部門的資源湧入,建設了大型設施,破壞了農村原始樣貌,比如「要不要路燈?有了路燈就看不到星星,」花蓮農改場場長黃鵬形容。

大葉大學城鄉營造暨產業振興研究中心執行長李俊憲提醒,有機不只是生產的有機,也要組織有機,全村協力,所有資源認同投入,才會成功。他敏感地察覺,怎麼沒有縣府資源投入?

家政班的黃蘭湘的經驗更能說明此隱憂。雖然羅山村已經九成農地種植有機,鄉公所卻沒有因此小心謹慎,清明節除草除草劑噴到黃蘭湘家的有機米,兩公頃多的有機米,一半因此不能作為有機,打為一般米販售。

黃蘭湘講到這件事還有氣,她數度和鄉公所溝通不成,勇敢兇悍地申請國賠。

「我住在這裡,我先生住在這裡,我爸爸住在這裡,我小孩住在這裡,我要的只是家人健康平安而已,」況且,她孩子才因為再生不良性貧血而骨髓移植。

她現在帶領15個家政班、400多人從家事來做有機,學習用廚餘來做環保清潔劑、做堆肥、做垃圾分類,守護自己的家鄉。她嚴格地說,「我知道我們才30分而已」。

有時因為意見不同,也會覺得氣餒,她說每當她撐不下去時,她就打電話給農改場課長沈聰明。

沈聰明從農試所轉職到花蓮農改場後,便開始推動有機,他是有機聚落隱身幕後的小人物。雖然農改場的角色只是技術輔導,但他常常下班後開兩小時的車到羅山村幫農夫上課,回家常是凌晨一點多。某一天,當時念幼稚園中班的大女兒說,自己好像是沒有爸爸的小孩,他一聽,愣住了。

花蓮富里鄉逐漸實現古時地名由來「富足之里」,愈來愈多人從事有機,沈聰明說,他追求的只是「舒服的感覺」。

「農民給你的回饋是最真實的,我只希望有一天我公務生涯退休,回到羅山村,大家還是把我當朋友、當家人,這就夠了。」

有機村不完美,這過程有一群小人物支持小人物,喜悅、艱辛、有意義的成就感、臣服、付出,再付出一點。

7年後,再度依舊邀請你,帶著一顆護持有機的心,來到有機聚落至少住一晚。

富麗有機聚落怎麼去

• 開車沿台九線往南,至310公里處。

• 搭火車至富里站下車,可與民宿業者聯絡接駁,或搭排班計程車進羅山村等4個村莊。

做7件事,可以讓富麗有機聚落更好

1. 建立組織平台,讓有機農友意見交流,形成共識。

2.各方資源看重有機村發展,珍惜有機村品牌。

3.購買當地有機米,如富麗米、銀川米、天生好米、天賜糧緣與吉拉米代。

4.去有機聚落住幾晚。

5.去有機聚落時,不要帶一次即丟的盥洗用品、盡量搭乘大眾運輸,自己帶水壺、環保筷,減少環境衝擊。

6.參加體驗活動,迅速貼近農村生活。如做泥火山豆腐(03-8821352)、向老班長學做小掃把、學做鹹鴨蛋等。

7.參加康健樂活節,當面向富麗有機聚落的農夫加油。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什麼是貧血?

貧血是指沒有足夠的紅血球攜帶足夠的氧氣,進入身體各處,可能會讓你感到疲倦和虛弱。貧血的種類複雜,成因多元,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面向:其一是紅血球本身出了狀況,造成紅血球形狀有問題或是血紅素無法有效攜帶氧氣...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