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當流氓,也是一種人生?

瀏覽數4,632
2012/07/18 · 作者 / 稻盛和夫 · 出處 / 天下雜誌出版
放大字體
對人生感到徬徨迷惑之時,請務必閱讀《你的願望必會實現》一書!創立京瓷、KDDI、重整日本航空的「平成經營之聖」稻盛和夫,送給青少年的誠摯之作。

就讀鹿兒島大學時期,我的家庭經濟並不寬裕,因此,我領取獎學金,並半工半讀,以支付學費。大學時期的服裝,我也總是穿著陳舊的運動服及木屐。

雖然我很努力地念書學習,但是,參考書價格實在太昂貴,根本買不起。因此,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往來於圖書館與住家之間。另外,我認為,「身體必須鍛鍊一番」,於是加入了空手道社。這項運動只要購買一件空手道服,赤手空拳就能練習,也不必花錢購置道具。很單純地度過大學時代,不久,畢業了。

即使家境貧寒,家人依舊咬緊牙,供應我上大學。因此,我希望自己畢業後能進入好公司,領到豐厚薪水。大學老師也替我介紹了許多公司。

我大學畢業時是一九五五(昭和三十)年,適逢求職十分艱困的年代。如果沒有透過公司重要人士的門路或者攀親帶故,是很難被好公司錄取的。

我在工學院應用化學系獲得優秀成績,因此,我期望自己能夠發揮所長,進入當時遠景看好的石油化學界。於是,在應用化學系教授竹下壽雄老師的引介下,我報考了帝國石油等多家石油公司,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家錄取我。不管學業成績多麼優秀,後台不夠硬的新制大學學生,走到哪裡都不會有公司錄用。

當時,我忿忿不平地想:「這個世界真是不公平!」從小到大,每次我想往某個方向前進時,總是天不從人願,沒有一次順心如意過。細數我過往挫折不斷的歷程,報考中學時落榜,隔年再度挑戰又慘遭滑鐵盧,只進入備胎的中學就讀。家裡勉強供應我上高中,卻無法考上第一志願的大學,甚至連求職考試也都敗北。

我想做的事情沒有一項是順利的。對於自己的時運不濟,我浮現一股莫名的奇怪自信,斬釘截鐵地認定:「其他人或許有可能在抽獎時中獎,但是,唯有我絕對不可能抽中。」我確信自己被幸運之神拋棄,無論任何事都不可能心想事成。

當我陷入自我沉淪的情緒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我乾脆逆著世間潮流過活吧!」當時,戰爭結束只經過十年的歲月,世間還處於相當渾沌慌亂的狀態。我正經八百地盤算:「既然我進不了好公司,那麼,做一個擁有大學學歷的知識階層流氓,也是另一種人生啊!比起這種不公平、不公正的社會,仁義寬厚的黑道世界反而好多了。」我曾經練過空手道,對於自己的腕力頗有自信。當我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竟徘徊在鹿兒島繁華市街的黑道事務所門口。

年輕的讀者們遭遇不順心的事情時,應該也會感嘆:「為什麼我會這麼衰,碰到這種遭遇!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不僅會浮現仇視世間的不滿,還會湧出離經叛道的情緒。我在年輕時期也有過這種情緒,認為:「既然世上事事不順心,乾脆逆著世道過日子算了。」

人生不應該只有壞事

就在我煩惱憂愁、鑽牛角尖之際,突然念頭來了一個大轉彎,讓我重振旗鼓,調整想法。心想:「即使我仇視世間、離經叛道,我的人生也不可能因此踏上坦途。我的運氣確實都很糟糕,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不順心。但是,我相信老天爺是公平的。或許二十三歲之前的我很不幸,不過,今後的人生道路上,老天爺或許會恩賜我好運氣。從今往後,我的人生要積極向上,活得光明開朗!」無論碰到多麼難過的事情,我都不能捨棄希望,積極樂觀地活下去。就是這個念頭,讓我在千鈞一髮之際踩了剎車,避免墮入邪惡的道路。

就在此時,大學的竹下老師替我介紹一家位於京都的公司,即製作高壓絕緣礙子的製造廠「松風工業」。我終於獲得工作,順利就業。當時老師詢問我:「我認識這家公司裡的人,可以讓公司想辦法錄取你。你覺得如何?」我毫不豫地立刻低頭致謝:「就麻煩老師了。」心中感到無比的雀躍歡愉。

前面提及,我大學所專攻的是有機化學的領域。然而,礙子及窯業(作者註:運用窯爐以高溫處理黏土等不含金屬的原料,製造瓦片、玻璃、陶瓷器、琺瑯、水泥等產品的工業)的世界,卻屬於與我所學相異的無機化學領域。據聞,這家公司期望錄用主攻瓷器研究的學生。於是,我慌張地跟隨無機化學的教授,開始研究鹿兒島入來地方所開採的良質黏土,趕在半年之內,將這項研究結果彙整成畢業論文。

我所任職的松風工業,是日本第一家製造高壓礙子的公司,曾經風光一時。父母聽到是京都的名門企業,且是製造礙子的殷實公司,於是,放心了。哥哥還替我買了套西裝,當作就職賀禮。

我只攜帶著些許現金,就離開鹿兒島前往京都,進入松風工業任職。進入公司後不久,才得知公司的營運狀況並不好。發薪水前第一個月,我尚能勉強維持著生活。但是,到了發薪日當天,公司卻未發薪水。公司表示:「現在無法準備現金,薪水發放請再等一星期。」等了一星期後,公司再度表示:「再等一星期。」公司的資金狀況捉襟見肘。

此時,我才驚覺到:「怪不得會錄取我這種鄉下大學的畢業生。」然而,為時已晚。我尋無他法,只好在破爛的宿舍裡鋪上草蓆,擱起炭爐,展開自炊的生活。我每天晚上的配菜是只加了油炸酥的味噌湯。

我在父母兄弟引頸企盼、滿心鼓勵之下離鄉背井,前往京都。未料我開啟的是貧困潦倒的社會人生涯。下班,我會到車站附近的小菜店買配菜,商店老闆說道:「待在那種公司,是娶不到老婆的喔。」聽了,我的心情愈加消沉。

我的前半生可謂挫折不斷,是一段諸事不順的歲月。

如今我回首過往,事事不順遂的處境,正是上天為了讓我提升自我所賜予的試煉。因為透過激發自我、全力以赴的過程,能力也無限地成長與伸展。...更多內容請見《你的願望必會實現 - 稻盛和夫寫給二十一世紀孩子們的書》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