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子女的老後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35,785
2012/05/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2期
放大字體
現在三、四十歲的人,未來有四分之一會孤獨老去。
就算有子女,也是「假性子女」,無力或無意願住在一起,養兒防老也是奢望。而且配偶走了以後,終究還是一個人。

《康健》調查沒有子女的青壯年顯示,過度天真,準備不足,老後將面臨照護不足、無處居住、孤立孤獨、經濟貧困等四大困境。

什麼樣的長照制度可以照顧這批孤獨老大軍?每個人都會老,應如何確實規劃沒有子女的老後,即使一個人也能幸福終老?

Jennifer咳嗽好幾天睡不好,眩暈老毛病又犯了,晚上八點多自行到醫院急診。急診室裡,身旁一位婦人盯著她好久,湊過來問:「小姐,妳沒有家人嗎?」

Jennifer說:「沒有。」婦人一臉憐憫地說:「要不要我陪妳打完點滴?」

Jennifer回答:「謝謝妳的好意,我一個人很好」。一個人獨自看病,是43歲Jennifer接下來人生將要面對的處境,因為她單身。老了以後,沒有子女或住在附近的親戚照顧她,這情形在過去或許是特例,往後卻將成為主流。

台灣正在變老,而且孤獨地變老。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人類歷史上從未有一個社會像台灣這樣,沒有戰爭、飢荒、重大傳染病、經濟大崩盤,卻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那麼多人不結婚、不生育。將來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一個人、沒有家庭,未來這些人的生老病死都要靠社會,社會的負擔因此變成沈重。


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指出,當年「大江大海」一代大移民,帶來150萬的單身老兵,他們老後有退輔會用國家資源照顧。但1970年前後出生,約40歲前後的世代平均育有子女數跌破1,這群不婚、不育,創造全世界最低生育率的人,年輕時是單身貴族,自己賺、自己花,老後將會是台灣孤獨老的第一代。

人口學大老、長庚大學醫務管理系教授陳寬政推估,2050年(民國139年),台灣500萬老人中,有四分之一沒有子女,也就是將是125萬人的孤獨老大軍,「孤獨老是回不去的趨勢」。

即便有子女的人,想要「養兒防老」也是奢望。

台灣每戶家戶人數逐年減少,2007年一戶跌破3人,最新《老人狀況調查》也發現,已經接近三成獨居以及和配偶同住,而未與子女住。

1970年代出生的這個世代到2050年,若有子女通常只有一兩個子女,彼此也不太可能住在一起,所能寄望或期待子女的照顧也在萎縮,或是不存在,有子女如同「假性子女」。

陳寬政舉自己為例。他雖有兩名子女,卻都住在美國,他獨居在學校附近,和一隻狗、一隻貓作伴。「如果哪天昏倒在浴室,也只有狗可以汪汪兩聲而已。」

東方線上&東方快線行銷副總監李釧如形容,現在的小孩被寵在手心裡, 6個大人(父母與4位祖父母)養一個小孩,但相對的,老後便是一個小孩養6個大人。


文化大學社福系助理教授陳正芬也擔心,獨生子女最可憐,會被視為有家庭支持資源,但一個子女照顧多位老人,非常吃力。只有一個小孩的她,已經買了私人長期照護保險,就是為了「以後小孩不要照顧媽媽那麼辛苦」。

為了解30~49歲不婚、不育的中壯年對老後的想法與規劃,《康健雜誌》與EOLembrain東方快線網路合作調查1600份問卷,並分成無子女與有子女兩組對照分析。

日本「無緣社會」是台灣翻版

這樣現象衝擊著日本,「無緣社會」成為日本票選的十大流行語之一,指日本獨居人口漸增,這群人沒有社緣(職場人際網絡)、地緣、血緣,人與人之間愈來愈無緣,是一個「孤伶伶」的社會。

孤伶伶的社會造成的悲劇,就是孤獨死。NHK電視台大幅報導日本一年有3萬2千人沒人認領的孤獨死的遺體,引起社會震驚。

從數據來看,日本老人與家人同住的比例從1980年代升至四成,目前日本有16%男性、7%的女性終身未婚,以70歲男性、80多歲女性增加最多。由於年輕世代不婚比例持續增加,以此趨勢預估,15年後,日本四成65歲以上老人將一個人終老。

「台灣只會更嚴重,」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長期照護保險籌備小組總顧問李玉春說,因為台灣高齡化程度雖沒有日本高,老化速度卻是世界第一,顯示台灣因應人口老化的準備期,全球最短。


沒有子女的老後面臨照護不足、無處居住、孤立孤獨、經濟貧困等四大困境。

困境一:照護/機構、人力不足

只要照護過長輩,就會了解那是多麼筋疲力竭的過程。加上台灣目前的照護體系不良,照顧老病,是這代人共通的恐懼,無論有沒有子女。

「我每次去陪復健,回來都狂哭,」作家吳若權說。媽媽中風後站不穩,吳若權用國中女生制服的帆布腰帶拉母親前往復健,母親的每步奮力向前,讓他心疼。

《康健》調查發現,無論有無子女,30~49歲的受訪者,都有很高的比例(75.5%無子女的人、65.5%有子女的人)在擔心老後生病時,沒有人可以照顧。

三成有子女的人甚至擔心老後,子女不想或無法奉養自己,13.1%的人更怕無自理能力時,會被子女送到安養院。

值得關注的是,《康健》與東方快線網路調查發現,無子女的人老後需要照顧時,超過四成(44.1%)會選擇住進養護機構,可見這世代近半數不排斥機構,將使機構需求大增,但這個世代也挑剔機構的服務品質。

這和台灣的現況大不相同,因為現在老人多數依賴外籍看護,萬不得已才選擇機構。

日本獨居人口遽增,由於沒有家人照顧,高達五成要依賴機構,即使只是輕度失能,都比有子女的人,提早入住機構,也造成機構床數、照護人力不足,日本「照護實態調查」指出,超過半數(50.3%)的機構抱怨人手不足。

不過,《康健》對台灣的調查也顯示,沒有子女的人接近半數(47.6%)還是期望老後能得到居家服務,希望住在自己的家裡,用自己的家具、看自己的書,去熟悉的市場買菜、去熟悉的公園運動,由居家服務員到府照顧,和歐美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趨勢吻合。

因此,除了長期養護機構之外,中正大學社福系副教授鄭清霞更呼籲「未來更多元、質優、量足的照護,才能照顧這群人老後」。

因為家庭照顧功能萎縮,國家介入照顧老人,是世界趨勢。

往前看,照顧這群人老後,可能是預計2014年立法、2016年開辦的長期照護保險,和健保一樣,是強制保險,透過全民每月繳保費,經評估失能了,就可以申請照護服務,日本、韓國、德國、荷蘭等都已經實施長照險。

「未來比較不擔心機構的量,」李玉春說。因為只要有需求,業者必會投入,形成供給,長照保險更會帶動產業發展。韓國2008年開辦長照保險以來,服務資源成長兩、三倍。「未來只給付給評鑑合格的機構,也會帶動提升品質,」李玉春樂觀期待。

不過托老機構從來不是數量的問題,而是服務品質、價格與城鄉差距的問題。「好的住不起,壞的不敢住,」林萬億說。

比較危險的是,照顧人力、居家與社區服務,現在就嚴重不足,未來難保「有付保費、卻得不到服務」。

以照顧服務員為例,目前受訓6萬人,卻只有2萬人投入照顧工作,現況與日本類似。

照顧工作在日本被稱為3K行業──危險、骯髒、辛苦,本就難招募。加上案源不穩、薪資低,願意投入照顧行業的更少。

李玉春的爸爸最近因為壓迫性骨折,找居家服務員照顧,這位年資超過10年的照顧服務員,時薪10年來沒漲,都是一小時150元。

若要像現在依賴外籍看護人力來照顧老人很有風險,容易受外交因素影響。日前菲律賓勞工部宣布暫停家庭類外勞直聘申請。陳寬政分析,目前台灣的外籍看護依賴越南、印尼、泰國、菲律賓,但東協國家經濟成長快速,未來可能停止勞工出口,「難道要找非洲人照顧我們?」

而社區與居家服務原本就不足,沒有子女的人想要在自家或社區自在老去,恐怕是個奢求。

依長照人力需求推估,2026年(民國115年)居家與社區照顧服務員推估需要4萬8千5百人,可是目前人力含兼職只培養了四分之一。

若付諸長照險,教人不放心,因為健保財務搖搖欲墜是前車之鑑,為了支撐制度的永續,「單身稅」又被提起。

鄭清霞建議,未來長照險無子女的人可考慮繳納多一點保費。因為德國的經驗是,考量扶養子女的人「貢獻」了未來繳費的人口,而且無子女的人會有較高機率使用長照制度,所以無子女的人需多繳0.25%的費率。

不過,長照制度設計總顧問李玉春反對「單身稅」,因為社會保險不同於商業保險,不該用受益原則,「每個人已經盡自己的能力負擔了,不該再依條件再多繳保費,」否則依此邏輯,身心殘障人口不就得繳更多更多保費了嗎?她質問。

困境二:居住  /單身老人租屋不易,養老院又住不起

以往老人的房屋自有率高達87%,老後多半會有自己的房子,居住不成議題,但沒有子女的世代卻是嚴重議題。

由於房價節節高昇,單身人口一個人的薪水很難買得起房子。就像仲介業者的廣告所言,「月薪五萬要買房子,除非中樂透」。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統計,台北市平均購屋年齡已經老到39.3歲。

單身、45歲在電視台擔任編譯的徐啟芳,至今還沒買房,未來也不打算買,「現在買,不就要背房貸到六、七十歲?」他說。

但,現在沒有房子,老了就算手頭有存款,可能也租不到房子。崔媽媽基金會統計,九成房東不願意租屋給單身老人。

就算不租房子,去住養老院,可能也繳不起保證金。以潤福養生村為例,入住保證金每人至少500萬元。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認為,未來應該要有更多元的居住模式,「因為家變了,居住的模式也要因此改變」。

也是沒有子女的他樂觀地想,因為少子化,許多學校空間將淪為蚊子館,未來可釋出供老人居住,「或許以後我們都住在學校。」

《康健》的調查也呼應居住多元化趨勢。沒有子女的女性老後約四分之一(24.8%)想去住老人住宅,也有25.5%想和朋友住或住附近。

愈來愈多無子女的中年女子互相在說,老了以後大家應像電視劇「黃金女郎」一樣,住在一起。

已經有人付諸行動。台灣工業銀行常務董事駱怡君自認並非單身,因為她已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在桃園山上建造了佔地3甲的「祕密花園」,目前她雖尚未退休,但只要有空就上山靜坐、種菜。

若擔心獨居不安全或寂寞,老人住宅也是選擇。公辦民營、位於市中心的朱崙老人公寓,生活機能方便,打破養老要在空氣好、山明水秀的迷思。

這個公寓有4層樓,光線明亮、花木扶梳,樓下便是超市,每個人住在套房,共享餐廳、客廳、洗衣間,很像大學時代和同學共租的公寓。

「每個來住老人公寓的長輩要捨棄原本熟悉的家,都有一段心路歷程,」朱崙老人公寓社工組長簡美婷說。

73歲的關阿姨安排失能的老公入住養護機構後,就選擇朱崙老人公寓。為了找到棲身之所,千尋百覓「從木柵找到白沙灣,」選上這裡因為生活機能佳、交通便利,她趴趴走做志工、運動,捨棄「出個門都要搭計程車」的老人住宅。

日本已經出現多元的居住模式,沒有血緣、地緣的人,共組「鄰居以上、家人未滿」的生活。

東京「茂盛森林集合住宅」裡,大學生、單身、有小孩的小家庭、老人住在同一層樓,共享餐廳、廚房、客廳、浴室等公共空間。小孩可以臨時托給老人家照顧,年輕人也可以適時照顧年邁的老人。不僅節省住宿費,也減少獨居的孤獨感。

《康健》曾經赴日報導過的「朋友村」,也是老人公寓的成功案例。朋友村位於知名溫泉區伊豆,是日本女性主義者駒澤喜美創立,只給女人住,圓弧造型的建築物也由女建築師設計,每人有獨立單人房,共用餐廳、交誼廳、湯屋。

反觀台灣,原本政府規劃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構想是可實現的出路。但新任內政部長李鴻源的新施政打亂,因為他打算回歸市場。林萬億批評,「回歸市場就是不會租給單身老人。」

另外,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提出的「以房養老」,也是照護無子女老後的可行方案,因為無子女的人不需要將房子留給下一代,若房子抵押給政府,便可按月領生活費,活多久領多久,而且還可以繼續住在自己家裡,不過前提是,自己要先擁有房子。

困境三:孤立  /宅男宅女變成宅公宅婆

沒有子嗣的監察院長王建煊和一群朋友吃飯,飯後要幫一位沒有子女的朋友拍照,沒想到這位朋友厲聲拒絕:「不要拍!以後我死了,照片還不是被亂丟。」

老,常常就是被人遺忘,被世界遺忘。一個人坐在門口看門前車水馬龍,或悶在家裡看電視,讓電視機陪伴,是目前台灣隨處可見的孤寂畫面。

「人類其實是易碎品,」日本社會學者、《一個人老後》作者上野千鶴子說。

《康健》調查發現,沒有子女的人接近六成(58.5%)認為,萬一老後生病時,沒有以及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可以幫忙依靠。而且若有人可以照顧依靠,六成的人認為是同代的兄弟姊妹,殊不知兄弟姊妹在人生路途上需要照顧自己家庭,而且那時兄弟姊妹也已老去,沒想到老人照顧老人的脆弱。

為老後仍擁有人際關係網絡,需要年輕時就經營,但三、四十歲的人缺乏時間、精力經營情感。

《康健》調查發現,三成沒有子女的人認為多和親友聯絡是為老後做準備的方式之一,但實際上超過半數的人,常聯絡親戚不到3人、68.2%聯絡的朋友不到5名,「現在工時這麼長,誰有足夠的時間去和親友往來?」陳寬政直指。

林萬億建議,沒有子女的人要多社會參與,先付出關懷別人,而「不要期待別人來看我」,教會、廟會、志工都是好方法。不要年輕時是宅男、宅女,老了就變成宅公、宅婆。

社會孤立的另一個層面是,緊急事件無人支援。

去年年底,中部某醫學中心面對車禍送醫的病人,因為一時找不到家屬簽署手術同意書,不進一步治療,導致病患死亡。但醫療法其實明確規定,若情況緊急,不需家屬簽署手術同意書,得先進行手術。

《康健》調查發現,74.7%沒有子女的人擔心若發生緊急意外,沒有人可以趕到幫助他;也有超過半數的人(56.3%)擔心沒有人可以幫他簽手術同意書。弔詭的是,他們自己卻有82.5%可能不會幫疏於聯絡的親戚簽手術同意書。「不信任讓人更孤立,」林萬億感嘆。

林萬億建議「透過制度讓人信任」,允許社福或非營利組織(NGO)如教會,來執行緊急事件,不要只訴諸情感或責任。

監察院長王建煊賣掉房子成立和他同命、沒有子女的「無子西瓜基金會」,打算協助成員與金融機構簽訂信託契約,由基金會擔任監察人,監察安養機構是否提供妥善照顧。

他也希望,未來無子西瓜基金會當沒有子女的人的「好兒子、好女兒」,生病時代表你簽手術同意書,離世時辦理安葬事宜。

過節,則是另一個沒有子女的人要度過的難關。「每逢佳節倍思親,他們卻沒有親可以思,」林萬億形容,別人都在和家人團圓,街上一片冷清,只有自己孤孤單單。

不過也有人創造屬於自己的過年。年輕時一起瘋跨年,年紀大了就可以相約過年,李釧如說。

《一個人的老後》作者上野千鶴子每年新年和其他四位單身男女友人,共享蕎麥麵和香檳,由四人共組「新年家庭」,互道新年快樂。

困境四:經濟 /單身貴族最後貧困相依

很多人以為,單身或不生小孩的人,少了小孩的養育費、教育費,經濟一定比較寬裕,隨心所欲,一生都是單身貴族。

事實並不然。日本的統計顯示,中年以前單身的人平均年收入比已婚人口高,但男性到了60歲,女性更提早10年,50歲之後突然反轉,收入減少,高齡的單身世代的貧困率超過五成。

深究貧困的原因,單身人口中,工作不穩定、收入較低以及無業的人較多,而生病成為失業的主因。

《康健》調查發現,沒有子女的人嚴重低估老後所需的生活費以及照護費用。有子女的人,反而比較有風險意識,因為養育小孩一路上都實際感受到經濟負擔,既存攢著孩子的教育費,也記掛著該保多少保險以防萬一,對經濟的估算反而比較實際。

沒有子女的人雖不排斥住機構,但心裡期待的卻是高品質的機構,「太不了解市場行情了,」陳正芬大聲嚷嚷。

以台北市的護理之家為例,至少4萬元起跳,還不包括尿布等耗材與個人生活費,但《康健》調查卻有72.3%無子女的人以為住進護理之家等長期照護機構,每個月只需要準備3萬以下的生活費,甚至還有3.8%的人以為可在5千元以下。

對晚年日常開銷的評估,也異常天真。44.4%沒有子女的人認為老後的生活費不到一萬元就可應付。事實上,公辦民營的朱崙老人公寓8坪大小的單人房每個月索價1萬8千元,餐費4千元另計,若擔心一個人住不安全,租個保全系統一個月也是一萬多。

雖然錢乃身外之物,但還是愈早規劃愈好。「很多台灣人都快到退休的64歲才在規劃退休,」林萬億慨嘆。

單身的徐啟芳幼時眼見母親照護長輩,年長又經歷父親過世,全家熬過照護辛苦,對老後危機意識比一般單身族高,他早早買下年金險,就算有時覺得手頭緊,每個月「咬著牙也要存」。

過度天真,準備不足

運動量少、蔬果攝取不足造成健康差,親友疏於聯絡造成人際網絡小,沒有理財規劃,都會讓沒有子女的老後淒涼。「很多人會說我現在很忙,沒空規劃老後,但再忙下去只會走向人生的墳墓,」林萬億發出警告。

雖然接近六成沒有子女的人(59.4%)認為,為了老後都有在維持身體健康,但超過四成的人(43.6%)其實一週內沒有運動,只有41.3%的人吃足每日五蔬果。

「我常忘記自己已經老了」,45歲的徐啟芳說,單身的人很容易因為自己和友人大多也是單身,沒有經過結婚、育兒等不同的生命階段,每天嘻嘻哈哈從沒覺得老之將至。

但去年接連小病來襲,幾乎每個月都因為不同的疾病跑醫院,他醒悟「身體會提醒你老了」。

77歲沒有子女的許阿姨忠告後輩,「顧好自己,不要跌倒、不要生病」。

歸納受訪者的結論指出,單身、不生子女的人就算認為行樂需及時,也不該放任老景淒涼。要安定、安心、安全的老後,全靠年輕時確實規劃。你沒有權利迷糊,因為你只有你自己,無論是居住、照護、金錢、人際關係,都再實際不過。

有子女的人也要準備,因為只要活得夠久,最後終究也是一個人,現在也該開始行動,和沒有子女的人一樣,規劃有尊嚴的老年。

調查方法說明:
•資料蒐集:2012年3月
•有效樣本:1,600份
•研究對象:30~49歲民眾
•抽樣方式:分層抽樣法,並依據台灣地區人口年齡、居住地區比例配額抽樣
•訪問方式:網路調查
•抽樣誤差:95%信賴水準下,誤差±2.5%

東方線上&東方快線:由趨勢專家詹宏志擔任董事長,擁有完整研究資源與消費者行為調查平台,東方線上E-ICP消費者資料庫與EOLembrain東方快線網路調查,專注於消費者行為、生活型態/風格,與兩岸消費市場研究。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