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堅定 守護好山好水

圖片來源 / 高北雁
瀏覽數2,075
2012/05/01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2期
放大字體
窗外串串紫藤花吊掛枝頭,鳥兒啾啾、溪水潺潺當背景音樂,一頭長髮的作家朱天衣泡上一杯熱茶,斜倚在沙發上。這場景、這氛圍再適合談文學不過,或者聊她家52口動物同伴的故事,但她卻談起新竹住家附近的馬武督溪遭遇生態浩劫,神情嚴肅,語氣沉痛。
一切要從朱天衣消失的鄰居阿基佑說起。

泰雅族人阿基佑獨居,種地瓜維生。四、五年前的一個晚上,一群人拿著棍棒闖入阿基佑家,企圖趕走他,阿基佑拿出番刀抵抗,有人報警處理,阿基佑因有自閉症,無法順利與人溝通、為自己辯護,竟被送進精神病院。朱天衣曾去看他,但他精神恍惚,已經不太認得朱天衣。後來阿基佑被轉送到其他地方,至今下落不明。

「看著一個無法為自己發聲的人被這樣對待,而自己卻沒為他盡到一點力量,」阿基佑人間蒸發,朱天衣一直深感遺憾。

誰讓澄澈溪水變「濁水溪」?

去年9月,有人在馬武督溪放毒,一夕之間魚蝦全部死光,一隻不剩,連溪畔的白鷺鷥也難逃一劫。「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有的溪流旁邊會有『毒魚者,絕子絕孫』的警告標示。」朱天衣心痛不已,和鄰里成立「馬武督山林溪流保育協會」,組織護溪隊,實施階段性封溪,全力保護生態。

但正當他們慶幸復育了一些魚苗,溪流恢復些許生機時,浩劫竟再度發生。11月初的一個早晨,朱天衣赫然發現溪水變成混濁的泥漿,往上游追溯,原來是水土保持局正在「整治野溪」、大興工程,繼續追查,發現堤坊、坡坎、水溝、馬路等工程全是為一處正在興建的私人豪華農舍而做,而這些工程全是花納稅人的錢。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成為訂戶看全文!
  • 免費閱讀20 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