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人力大崩盤,政府、醫院誰該負責?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11,532
2012/05/01 · 作者 / 張曉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2期
放大字體
優秀的臨床護理師出走、新進人員留不住,造成醫院關床關病房,已經影響病患權益和醫療品質。 衛生署、健保局需要大刀闊斧拿出政策與監督行動力,給規矩交健保費的民眾一個交代。 醫院應該釐清頭腦與良心,拿出具體辦法來留住白衣天使,為創建優良醫療品質加分。 在盤根錯節的困境與紛亂中,台南奇美醫院靠醫院管理暫時撐住困境,他們的努力說明了事有可為,端看主事者做不做。
最近,台灣護理人員的種種問題,像被刺破的馬蜂窩,螫得衛生署、醫院滿頭包。

說真的,護理人員要的並不多。「補足人力、減少評鑑、合理薪資和夜班費。讓我們有時間好好提供治療照護,有空幫病人按摩癱瘓的手腳,教病人和家屬將來回家怎麼自我照顧,」在某醫學中心神經內科工作三年的曉薇說。

這麼簡單的要求,為什麼政府、醫院沒有辦法解決?

衛生署用評鑑規定護理人力,但只有評鑑當天及格;健保局給付的護理費,比外勞還不如

首先,從總統到衛生署、健保局開的支票,不是空頭就是跳票,連前衛生署長、監察委員都跳出來痛批「攏係假」。

馬總統在上一任選舉前承諾1:7護病比,至今沒有兌現;競選連任前保證4床1護改成3床1護,要到2013年實施。衛生署修訂醫療機構設置標準,企圖用評鑑要求醫院加人,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演戲。監院報告指出:「為符合標準,各醫院會在評鑑前二週關病房或少收病人降低佔床率,等評鑑結束,病房裡立刻收滿病人。」

其次,評鑑標準迄今沒有訂定夜班護病比。現在大夜班一個護理師照顧20個、甚至63個病人,讓監委尹祚芊擔心「沈痛、辛酸的壓榨實況會繼續上演」。

可怕的是,現有各式各樣的醫院評鑑加起來,「一年有30幾個,」一位醫學中心高層說,苦的是基層醫護人員,臨床工作已經夠操,還要寫一大堆書面資料,配合演出。

健保局支付的護理費太低是另個受抨擊的問題。以2009年為例,健保給付護理費約為199億元,換算後平均每位護理師每月拿到的費用是17,717元,不及平均護理人事成本四成,正好給醫院拿來做少聘護理師的理由。

為了減輕護理師荒,健保局從2009至今年共編列36億元,想用於「提升住院護理照護品質方案」,卻沒有監督檢查錢是否真的用在護理人員身上。護士護理師全聯會抽樣調查發現,醫院拿到的專款只有31%給護理部使用。勞委會則說他們查到違法醫院就罰錢,但似乎醫院沒有在怕,顯然內容有蹊蹺,一位護理師質問。

公立醫院的約聘比正職護理人員少拿2萬8千元薪水;財團法人醫院獲利拿來擴充規模和軍備競賽,而短少給付護理人員薪水

眾多事實顯示,做為護理人員的直接雇主,大多數醫院提供的工作條件是很惡劣的。

首先,醫院經營者為降低人事成本,並沒有誠意多聘人力。前衛生署署長楊志良在《拚公義,沒有好走的路》強力主張,醫院缺人就該補,人力不足,評鑑就應死當。2006年衛生署要修訂提高醫事人力設置標準,「但台灣醫院協會竟以醫院經營困難為由,反而要求降低人力標準,……說出這種倒退且危及醫療品質的言論,我真覺得匪夷所思。」


但醫院為多拿一些健保給付或增加聲望,做好表面功夫鑽漏洞通過國內外評鑑,「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說,通過JCI國際醫療品質認證的醫院,多半作假,」楊志良說。

其次,不管公立或財團法人醫院,都用盡辦法壓低護理人員薪水。

公立醫院遇缺不補,取巧用約聘護理人員取代正職,同工不同酬。監察院調查發現,作同樣工作,約聘護理人員比公職的護理師竟少領2萬8千元,怎不怨懟?

財團法人醫院賺了錢拿去擴充版圖買新儀器,壓榨護理人員,工作超時又超量,「只要還能走路,連生病打點滴都要上班,」投書CNN揭露台灣護理人員血汗實況的林美琪形容。

連健保局發的改善護理人力專款,醫院也不老實。護士護理師全聯會發現,某些醫院卻把錢發給醫生、或拿去辦慶生會,卻沒拿去聘護理師、減輕現職護理師的工作量;或者僅加薪幾百元,「根本無感,」一位護理師抱怨。

一位資深護理師透露,北榮是2011年衛生署評選磁吸醫院金磁獎得主,還拿到健保專案3千多萬獎金。

護理部希望撥一部份錢聘團體服務員,分攤病房擦澡、翻身、餵飯等工作,但院方拒絕;人力短缺工作太操,希望關病房,高層也不同意;底薪加不到1千元,卻以營運差為由少發好幾千元績效獎金;聘僱護士以低薪之姿做同樣工作,等三五年後仍遲遲等不到升正職,每月薪水少1~2萬元……,種種不滿,終於引起護理師們反彈要求院長「踹共」,並且再次證明評鑑不實。


缺護理師,醫院關床,急診更壅塞,醫療品質受重傷

醫院若繼續壓榨基層護理師,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優秀的人出去當導遊、保險員、美容師。醫院持續陷入招募、訓練新人、找不到人的惡性循環,最終是病人倒楣。

高雄某醫學中心因為關床,原本就壅塞的急診更擠,連醫師公會理事長的太太四處動用關係也找不到床。台北某醫學中心因為缺護理人員,新設的心臟加護病房無法啟用;而且每個病房關閉3張床,明令門診非緊急的手術和住院盡量往後延,有床先給急診,「我當醫師二十多年,第一次碰到這情形,」一位主任級醫師透露。

醫學中心都因找不到護理師而關床關病房,區域、地區醫院更慘。立委蘇清泉說:「從北到南,沒有一家中型醫院不關病房。」

護理人員短缺的影響,不是只有關病房、延手術,更重要的是醫療品質與病人安全。

想想看,用欠缺技術經驗的護理新手去照顧插管用呼吸器或車禍腦傷的病人、睡保溫箱的早產兒……,誰能保障照護品質?陽明大學護理系教授盧孳艷說,現在沒有執照的護理實習生,照顧的病人量、工作內容和有照的一模一樣,說是要請正職護理師(學姊)監督,但學姊等太久要先下班,就把工作章交給實習生自己蓋,「如果知道她是無照護理師,你敢把生命交給她嗎?」

護士護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盧美秀警告,護理人力短缺已嚴重到變成國安問題,亟待政府、醫院重視處理,否則最大受害者是病人。「即將邁入老人化社會的台灣,再賺錢的醫院,若少了用心與巧技的護理人員,難道要靠進口護士或高科技機器人來取代嗎?」一位大學教授投書說。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承受愛的恩典,傳遞愛的恩澤 24次南極長征 攝影家池田宏的雪地行囊必備寶物 就是意想不到的它 帶習慣在山裡生活的媽媽到小琉球,體驗當地人的步調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跌倒與肌少症是孿生兄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