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男女》歸亞蕾:工作和家庭 二頭發亮的人生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16,454
2012/04/01 · 作者 / 王暄茹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1期
放大字體
銀幕上,68歲還當女主角,跳高難度的國標舞;真實生活裡,她與兩女兒、兩女婿、孫兒、丈夫加總十口人,共住一個屋簷下幸福融融。這樣的人生是怎麼做到的?
培養健康的生活習慣重要嗎?第一次親眼見到歸亞蕾,就深為她優雅內斂的氣質、苗條有緻的身材而著迷,很難想像她已接近68歲。

採訪當天,她身著淺灰色針織上衣,搭配淺藍色立領短外套及鐵灰色的打褶寬管西裝褲,臉上散發著自信微笑,給人簡潔幹練的形象,說話時不急不徐、親切而不做作,完全沒有明星架子。

歸亞蕾從影極早,22歲演出瓊瑤小說改編電影《煙雨濛濛》的女主角,第一部戲就拿下第四屆金馬獎最佳女演員的殊榮。但才得獎,她就選擇結婚。

婚後,歸亞蕾的演藝事業並未中斷,更且戲約不斷,演技磨練得愈發精湛,一會兒在電影《喜宴》裡扮演包容同性戀兒子的慈祥母親,一會兒是霸氣的武則天。

在家庭中的她是平凡的職業婦女,工作之餘還要做菜、擦地、照顧孩子。從影46年來,從未傳出任何緋聞,只聽聞她的家庭和睦與兒女成就。她如何在事業與家庭間取得平衡?

堅持演誰就要像誰

距離李安導演《飲食男女》後17年,歸亞蕾與同為戲精等級的香港演員曾江最近演出《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歸亞蕾看了劇本後,毛遂自薦讓她在劇中的角色白蘋跳國標舞,「反正我有學過啊,結果沒想到是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歸亞蕾嘆道。

舞蹈老師起初以歸亞蕾的能力來排舞,但夫婿張夢奎看了直言,「歸亞蕾,你這舞拿不出去的唷。這誰要看呀!」

氣得歸亞蕾找老師指定要跳高難度、有可看性的舞,但老師才示範了一個高難度動作就讓她哇哇叫,「這太難了,我怎麼可能下腰半躺下去還懸空?」還有華爾滋也有好幾個連續轉圈的動作,她也怕頭暈,但這就是她要的有看頭、高難度呀。「那怎麼辦呢?那我就練哪。」還好劇組說已找了替身,讓她放下一顆心。

練舞過程辛苦得像是做惡夢,歸亞蕾好幾度回家大哭,「倫巴要跳得很嫵媚,但我就是跳不出那個味道、身段,還摔過兩次跤,」後來,為了向導演繳交成績,為了心中那股「一定要做到」的毅力,歸亞蕾一天練舞六小時,練到體重往下掉,連老公看了都擔心,但她做到了,等到正式拍攝那天,她連替身都不要了,「要什麼替身啊?不要替身,我自己來。什麼華爾滋轉圈?我可以轉。」

演戲對歸亞蕾來說,是體驗別人的人生。拍戲前,她一定鑽研劇本,不斷拿捏、捉摸劇中人物的性格,「你在心裏一定要成為這個人,才能演得好,」演完後常需要一兩個月,才能將自己從角色抽離。

比如她曾飾演一名嫌貧愛富、尖酸刻薄的丈母娘,但現實生活中,歸亞蕾是善良丈母娘,「我回家也用戲中的眼神去看我兩個女婿,我女兒就要我趕緊把那個角色丟掉,要不然一家人要怎麼生活呀。」


武則天也是歸亞蕾近期在大陸戲劇中嘗試的權威角色,沒想到戲結束後,武則天的影子還跟著她,把女兒的同學給嚇著,「我以前在家接電話都是說,『喂?請問你是哪位?好,你等一下,』後來卻變成『喂?喔,我是她母親,』」女兒戲謔地跟同學說,「她沒跟你說她是朕就不錯啦。」

拍戲近半世紀,演過近百部電影、約40齣電視劇,從少女演到媽媽、婆婆,從女主角演到女配角,歸亞蕾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角色的轉換及調適上。「如果演戲是我的職業,我就不可能永遠演小姐,但我有原則,第一是要有尊重,第二是工作環境要愉快。」

用演主角的態度演配角

歸亞蕾早在1978年的《蒂蒂日記》中就飾演媽媽的角色,以整齣戲來看,她是女配角,但她從不認為劇中的媽媽是配角。她用飾演主角的態度演活了劇中人物,還拿下第15屆金馬獎的最佳女配角獎。

她的堅持、自重贏得演藝圈工作同仁對她的尊重。

她在演藝圈的形象清新,作風規規矩矩,這與人生價值觀有關,其中,夫婿張夢奎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起初,歸亞蕾的丈夫很反對她拍戲。因此,在她拍第一部電影《煙雨濛濛》前,就跟當時還是男友的張夢奎約定,拍完戲就結婚。結婚後,丈夫更希望這也應是她最後一部戲。

不過,張夢奎的母親、哥哥、姐姐全都支持歸亞蕾繼續拍戲。「他們跟張夢奎說,『你太奇怪了,如果你這麼擔心,代表你不了解她,那為什麼要娶她?我們都認為她是好孩子,會是好太太,』」歸亞蕾轉述婆婆、大伯和大姑的想法。寡不敵眾的情勢下,張夢奎點頭妥協,但他有條件,歸亞蕾不能拍吻戲,不能應酬、宣傳,不能穿暴露的衣服、連短裙都不行,拍完戲還得馬上回家。

這次拍攝《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歸亞蕾是突破尺度穿上既露背又露腿的國標舞衣,這當然也是經過先生的同意,「現在年紀大了,沒關係了,」張夢奎開玩笑地說。

面對演藝圈的花花世界,歸亞蕾很早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還在念國立藝專時(現更名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同學問她想要平平淡淡還是多采多姿的人生,「我完全不考慮就說要平平淡淡,」回過頭檢視這幾十年發現,她的事業是多采多姿,但家庭應該要有的平淡就是福,的確也拿到了。

因此,歸亞蕾的演藝工作雖忙碌,卻沒有忽略家庭,「我的先生和孩子在我心裡佔了很重要的位置,如果他們不支持我,我也做不到。」

歸亞蕾更稱讚夫婿寬宏的心態,「他不會因為老婆工作成功而覺得怎麼樣,因為他自己也很強,」來自飛官世家的張夢奎也是空軍飛行員,對於妻子的工作,只有一個「體貼」可以形容,夫妻間的關係是相互建立的,也難怪歸亞蕾總說,丈夫是自己最好的依靠,她在丈夫面前總是很溫柔。

夫婿從反對到支持

自從小女兒張之怡結婚後,張夢奎開始陪著歸亞蕾四處跑。專訪這天,我還沒見著亞蕾姊,就先看到她的夫婿拉著小行李箱,在咖啡館的走廊上靜靜坐著等待,行李箱裡裝著的當然就是妻子工作所需的家當用物。採訪過程中,遇到歸亞蕾談家庭,問丈夫的想法,坐在一旁的他才會出聲回應。

溫文儒雅的張夢奎還會細心照顧妻子的飲食,因為他也是《康健雜誌》的忠實讀者。「我們在大陸拍戲時,吃飯可能會太鹹、太油,他就會準備燙青菜放到我的便當裡,」歸亞蕾說。從這件事,真能體會亞蕾姊多次稱讚他體貼所謂何來。

在家是妻子照顧丈夫,出外則是丈夫照顧妻子,兩人結褵四十餘載,感情著實令人欽羨。

拍戲時間長又不固定,又要如何照顧孩子?「我完全就像職業婦女一樣,工作時工作,不工作時回家,兩個女兒的功課、飲食都是我來照顧,而且我從不帶她們到片場。爸爸就負責當司機,接送她們學鋼琴、美術,」歸亞蕾說,這就是職業婦女的兩份工作,在她的能力範圍之內,盡最大努力。

他們在管教孩子的方式上也有共識,「假如我管孩子的時候,他不可以反對,哪怕是我錯了都要支持我,之後再關起門來討論剛才的方式有沒有問題,」歸亞蕾說。

他們對兩個女兒的教育相當開明,即使心中反對,但仍會以理性分析,讓孩子做決定。例如兩個女兒在念書時對演戲很好奇,也嚮往當演員,夫妻倆雖然不贊成,但以必須大學畢業為前提,在一次機緣下讓她們拍了戲,「我們也是過來人,了解孩子的叛逆心理,你愈是反對,她們就愈要做。」

結果,兩個女兒拍了戲才了解演藝工作並非她們所想像的繽紛浪漫,便往各自的專業領域發展且都小有成就,老大張之潔從事銀行業,老二張之怡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擔任電腦工程師。拍戲的嘗試,對歸亞蕾母女間的關係也有影響,兩個女兒因拍戲經驗,更清楚了解母親的工作與辛苦。

兩個女兒都已婚,且各自育有兩個小孩,一家十口定居美國,共居一個屋簷下,家庭關係緊密。以幸福家庭做為事業的支柱,歸亞蕾希望自己留在大家心中的印象,就是個幸福的人。

歸亞蕾小檔案

歸亞蕾1944年出生於湖南省長沙市,1949年隨父母遷居台灣。畢業於國立藝專影劇科,首次拍攝電影《煙雨濛濛》擔綱女主角,並拿下生涯中第一座金馬獎。

重要作品包括《家在台北》、《喜宴》、《飲食男女》、《女兒紅》等。從影46年,角色多變,演藝事業上頻獲肯定,曾獲得四座金馬獎、兩座金鐘獎及亞太影展、捷克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 大陸電影百花獎等女主角及女配角獎的殊榮,最新作品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什麼是頭暈?

頭暈所代表的意義是人體失去平衡,也就是視覺系統、前庭感覺系統(包括內耳及中樞—大腦、小腦及腦幹……等)及本體感覺系統(身體的感覺神經)三者中有任一個出狀況、或三者之間配合度出現問題所...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