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健康意見大調查:台灣人擔心什麼樣的健康問題?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9,894
2004/05/01 · 作者 / 張曉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66期
放大字體
2004年4月13日,是絕大多數台灣人尋常工作、吃飯、睡覺的一天。然而,有13位沒沒無聞的小老百姓一起上了報紙頭版新聞。

這10位男性、3位女性,互不相識,分居全台各地,卻像約好似地用服藥、割腕、燒炭、上吊、自焚、喝鹽酸等方式自殺。其中11人走上黃泉路,比去年平均每天有8人自殺身亡多了3人。

他們正值24~57歲青壯年,卻因為憂鬱、久病、失業等痛苦尋短,甚至拉著親人陪葬。患躁鬱症的丈夫騙太太一起喝安眠藥;媽媽不願稚齡女兒孤苦獨活,燒炭自殺前,要孩子寫遺書。可憐小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死了,更不曉得什麼叫遺書,天真地寫下「我希望有個玩具」的心願,令人鼻酸。

但台灣人是健忘的。一天13起自殺案件,就像腸病毒奪去幼童性命、金線魚泡過致命甲醛一樣,攸關國民生命與健康的議題,很快地被更多、更聳動的八卦新聞和政治口水戰淹沒過去。

從統計數據就可以看出台灣整體國民健康與醫療現況,亟需改進,不容政府輕忽:

→ 台灣人愈來愈憂鬱,自殺率愈來愈高

憂鬱症門診和住院人數,4年成長近3倍。七成自殺人口與憂鬱有關。自殺高居國人十大死因第九名多年(註1)。

→ 癌症、糖尿病、自殺對台灣人生命威脅增加

近十年來,癌症、糖尿病、自殺死亡率連年攀升。癌症已經連續22年高居十大死因榜首。每9分鐘就有一人被宣判罹癌;每15分鐘就有一人因癌症喪命;肝癌肺癌、結腸直腸癌是致命前三名。


→ 很多人是藥罐子,卻不小心吃藥

藥價支出佔總健保費四分之一,國人用藥量是美國人的6.5倍。2003年每人平均吃掉4000多元的藥,然而四成民眾拿藥時,不核對藥袋上的標示與裡面的藥品及數量(註2)。

→ 有600多萬個成年人超重或肥胖

超過20歲的成人,平均每三個人就有一人是胖子(身體質量指數BMI≧27)或超重(BMI≧24)(註3)

→ 健保便宜又大碗,但是花費在買醫療而不是健康,重病住院的照顧品質堪虞。

台灣健保有97%納保率。但現階段的健保是在買醫療、而不是買健康。每年5400多億的醫療衛生經費,97%放在醫療,只有3%放在預防。醫療集團搶食健保大餅,國家花大錢治病,策略與資源卻放在預防疾病(註4)。

且門診病人花掉太多醫療資源,門診與住院病人佔醫療支出比例約為6:4,而國外門診僅佔醫療支出的三成四,使得重症病人無法獲得應有照顧(註5)。

→ 鎘米、毒蔬菜、烏黑厚油的河水

台灣過去重經濟、輕環保造成的惡果,改善仍未完成。台灣31條主要河川,三分之二有中度到嚴重污染。其中二仁溪、北港溪、急水溪、南崁溪、老街溪等,整條河川已經完全處於中重度污染。工廠排出的廢五金劇毒污水,流進稻米田,產出鎘米;受污染的海水養殖的重金屬海鮮,統統吃進無辜民眾肚子裡(註6)。又比如全台灣衛生下水道普及率僅8%,且有13個縣市的下水道數目是零,連首善之區的台北市也僅鋪設了五成多(註7)。

而南部工業區長期燃燒電線、電纜等金屬產生的戴奧辛污染,已經威脅男人的生殖力。奇美醫院的研究發現,居住在靠近廢五金工廠附近的男性,精蟲數目減少、活動力也差。漠 視台灣的自殺率比已開發國家還高的事實,輕忽癌症、憂鬱症等疾病威脅國民身心健康,癌症死亡率連年攀升,這樣子的台灣,與健康有相當距離,然而,執政者卻心有旁鶩。

執政者不關心國民健康,有例可證。今年台大公共衛生學院「衛生政策與管理原理」課,原本排入「2004年總統大選衛生白皮書」討論,但這堂課屆時卻取消了,開課教授江東亮沮喪地反問:「兩組候選人沒有提出衛生醫療政策白皮書,拿什麼討論?」

確實,當全民都期待台灣應該更好時,「牛肉在哪裡?」攸關百姓健康的衛生醫療政策願景卻缺席。打完這場令全民抓狂的選戰後,3月30日~4月3日,《康健》逕赴民意調查探尋。

結果顯示:

→ 台灣人很鬱卒,高達八成三的人覺得台灣人的精神情緒問題愈來愈嚴重;六成三的人擔心台灣自殺率會愈來愈高。



 

「事事不確定的環境氛圍,自掃門前雪、弱肉強食的競爭法則,政府如果再不重視人民的身心狀況,社會問題絕對會愈來愈嚴重,」一位精神科醫師嘆氣說。

→ 提升醫療水準、改善環境污染、加強疾病預防,是民眾最希望新政府為國民健康努力的三件事。

近四成的民眾最希望新政府「提升醫療水準」。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張苙雲認為,需要提升的是醫療軟體而不是硬體。台灣的醫院動輒購置數千萬的高貴儀器,「現在重點不應該是讓民眾進醫院,像到了科幻世界,而是要求非常重要、與人相關的軟體部份。」

例如藥袋上把藥名、用法寫清楚;改變小感冒動輒就給病人打兩針,但碰到重大疾病,醫護與檢驗卻輕疏、冷漠的弊病。醫界有沒有做20年前就該做好的事?「這些基本的事台灣仍離其他國家很遠,」張苙雲語氣沈重。

希望新政府趕快改善環境污染的民眾也近4成。

攸關環保與健康的基礎建設缺失,「連開發中國家都比不上,」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陳美霞看不下去了。

從腸病毒、登革熱到結核病,有近3成民眾已開始體認預防比治療疾病更重要。整頓健保的呼聲也很高(26.5%)。有些政治人物常以健保費低廉,僑胞也回台灣看病而沾沾自喜,卻不顧後遺症已浮上檯面。醫院變相挖取健保費用落袋,或製造各類名目的自費支出,倒楣的是政府與病家。比如健保床故意設置很少,非健保床每天要自付幾千元差額、外加每天300元的伙食費等,對貧病的弱勢家庭是大負擔。

不少醫生也愈來愈會寫報告,比如將單純糖尿病寫成合併高血壓,輕病重報;或者動輒叫只需門診追蹤的病人住院檢查,一位醫學中心資深醫師擔心,「這樣下去,會擠壓真正重症需要照顧的病人權益。」

→ 嚇得半死的台灣人,非常不信任醫療院所:近八成民眾擔心錯誤醫療方式發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希望醫院和政府負起責任。



 

兩年前北城醫院護士誤將肌肉鬆弛劑當做B肝疫苗,傷害7名新生兒事件;屏東崇愛診所錯把降血糖藥當成抗組織胺藥,造成一百多人吃錯藥和蔡小妹妹喪命的悲劇,當時衛生署不斷召開大小會議,希望弭平撻伐聲浪。

但兩年過去,醫務管理學者和醫改會大聲呼籲的官方醫療疏失通報制度,以及病人安全就醫環境的做法,至今只聞樓梯響。感受不到政府和醫療機構對處理醫療錯誤、降低民眾上醫院可能枉死的具體行動,有76%受訪者擔心醫療錯誤發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

「為什麼在21世紀,每4位台灣民眾就有3位害怕打錯針、吃錯藥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衛生署官員要好好想想!」看到這結果,長期關注台灣醫療生態的張苙雲忍不住帶著怒氣詰問,高達四分之三以上的人擔心醫療疏失,政府應該做什麼,或者政府要民眾一起做什麼,可以在就醫時不必那麼擔心害怕?調查結果也顯示,對於有效減少醫療疏失的做法,民眾仍冀望醫院和政府負起責任。41.6%的人要求醫院檢討改進醫療療程,38.2%的人認為政府應加強監督稽核。

→ 七成三的台灣人希望知道醫院重大手術成功率,對病情、手術說明,醫院、醫師仍需再努力,病人也應爭取權益。


不論是理論或實務都證明,更公開、更透明的醫療資訊,有助於降低醫療疏失。比如美國紐約州公布醫院開心手術成功率,供病人參考選擇醫院,以及是否接受手術,結果造成開心手術流程與術後照顧水準提升,當然減少了枉死人數,更且,促成紐約的醫療名聲,世界各地求診病人絡繹不絕,紐約成了心臟手術重鎮。在《康健》的民意調查中,人民也強烈要求知的權利。高達73%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應當公布中型和大型醫院重要的醫療數據,例如開心、癌症等手術成功率、術後死亡率、院內感染等數字。希望透過公正、公開的數據,了解他選擇醫院的治療水準、醫療團隊良窳。

不只攸關醫療品質的重要數字,當前醫政單位與醫院諱莫如深,連最基本的資訊提供都做得不理想。當民眾被問到:「你或你的親友開刀前,主治醫師有沒有親自說明手術優缺點、風險、受術後如何照顧追蹤等?」只有48%的人回答「有」,回答「沒有」的有兩成,超過三成的受訪者,不知道醫生在開刀前應該充分告知與說明。

28歲、有大學學歷的黃先生因為腿部有個巴掌大小的脂肪瘤動手術時,只知道簽下手術同意書之後,所有風險要自己承擔,以及開刀後要打石膏坐輪椅半年。他不曉得清楚告知開刀理由、其他可選擇的治療方式、手術後自我照顧、追蹤等,是醫師的職責,他說:「政府對於病人權利的大眾教育,顯然有問題。」

→ 四分之一的台灣人住院或開刀時,想用送禮或找人拜託保障治療品質。

台灣在一、二十年前,送禮送紅包請醫生特別照顧、找床位,或提早開刀,幾乎是見怪不怪的慣例。大醫院的清潔歐巴桑、賣水果禮盒的老闆最清楚醫生禮金行情,還會教病家禮盒怎麼包、幾點送、送到哪裡最好,甚而有醫生直接告訴病患要幾號大小的鑽戒,貪婪心態讓同儕不齒。

走後門的風氣在近幾年被社會輿論,以及受一些嚴格要求醫生操守的大型醫院約束,而漸漸減少一些。

但被醫療疏失嚇得不信任醫療院所的台灣人,碰到開刀住院這類大事情,又沒有充足透明的醫療評比資訊時,為了保障自己或家人能得到夠好的醫療照顧,仍有兩成四的人會想送禮、送紅包、找人拜託說項,「我相信多少有保佑,」一位34歲上班族婦女還是這麼認為。

醫改會張苙雲認為,想走後門的比例有可能更高。「光是在假設情況,就有四分之一的人說會送禮找關係了,等真正碰上住院開刀重大需求時,會不會想去做,以保障不要發生醫療錯誤?」她質疑。

事實上,在調查時的確有人這樣回答:「現在說我不想,但真發生時,可能會做,有時這種事是不可明說的,」研究所畢業的黃姓中階主管表示。

→ 隨時準備翻臉的信賴!近半數民眾覺得醫生不關心病人,四成覺得醫生看病不仔細。



病人被一些醫生粗魯對待,早已不是新聞。醫改會調查發現,有57%患者被醫生問診時間不到5分鐘。醫生只忙著在電腦上開處方,「看也不看病人一眼,」陳小姐抱怨。

即使對重病患者,也經常是無情冷漠。因為在第一家醫院被診斷為攝護腺癌,吳老先生由兒子陪著到醫學中心再確認,並尋求第二意見。見到事先託朋友打過招呼的這個醫生,他翻看檢查結果,只面無表情、聲音平板宣判:「癌細胞轉移到恥骨,第四期,吃藥控制。」想多問些,護士已經遞上好幾張單子,催他們去繳費,下位患者已等在旁邊,露出不耐煩表情。兩個震驚無助的大男人,一出診間看到朋友,眼淚奪眶而出。

但病人又必須將命交給醫生,相信醫生能將病治好,「任何素昧平生的兩人,要在匆促之間建立起利害關係,都有其潛在危險,於是病人對醫生的信賴,往往是種無奈的、暫時的、姑且試試、隨時準備翻臉的信賴,」醫生作家王溢嘉在《實習醫生手記》慨嘆。

雖然如此,台灣人對醫生還是很尊敬、寬容的。當問到:「你覺得台灣的醫師關心病人嗎?」有半數的人回答非常關心或關心;覺得不關心或非常不關心的只有27.5%,另有21%不知道該如何評斷。

並且,42.4%的受訪者覺得台灣的醫生看病仔細,39.7%覺得不仔細與非常不仔細,差距不大,另有17.9%不知道如何評估。

進一步比較城鄉差異會發現,居住都市的人覺得醫生看病不仔細的比例(48.2%),比鄉鎮(32.7%)高出許多。台大公共衛生系教授江東亮認為,可能是居住城市的人對醫生的看病品質要求比較高,也可能鄉下醫生真的比較親切。但整體而論,當江教授一看到受訪民眾對醫師的態度和看診品質的回答時,不禁語氣沉重,「只有一半台灣人覺得醫生關心病人;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覺得醫生看病仔細,醫生、負責醫學教育的老師真的要好好檢討!」他說。

台灣人民值得有權力的人疼惜,愛台灣的選戰既然已經打完,服務國民的安全與幸福,已經到了需要施政者積極作為,提高人民生命品質的時候了。

『2004年國民健康意見調查』調查說明:

本調查是針對全國年齡在20歲以上的民眾,以分層隨機方式抽樣後進行電話訪問,調查時間為3月30日~4月3日。

總成功樣本數為916筆,當信心水準在95%時,抽樣誤差為 ±3.2個百分點。

調查執行:許癸鎣、陳宏印、黃湘玲

註1:行政院衛生署
註2:行政院衛生署,中央健保局,寰宇藥品資料管理公司(IMS),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調查
註3:2003年《康健》的「康健運動城市大調查」
註4: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陳美霞
註5:醫療改革基金會
註6:行政院環保署
註7:行政院六年國發計劃

什麼是高血壓?

高血壓是為一種動脈血壓升高的慢性疾病,正常人的血壓值應為收縮壓<120毫米汞柱(mmHg),舒張壓則是<80mmHg,而當進入高血壓前期時,患者的收縮壓為120~139mmHg,而舒張壓為80~90mmHg,而當收縮壓≧140mmHg且舒...

什麼是攝護腺癌?

攝護腺癌是一種發生在攝護腺上的惡性腫瘤,患者為男性。好發年齡在60到80歲之間,四十五歲以前的攝護腺癌患者非常少見,攝護腺癌生長速度相較其他癌症而言較為緩慢。 

什麼是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種人體內胰島素供應不足或是身體細胞對於胰島素的利用能力降低而產生的一種代謝疾病,糖尿病最重要的特徵即為患者血糖高於正常人,糖尿病可細分為三種類型,一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以及其他類型糖尿病,其...

什麼是肝癌?

肝臟的神經分佈在肝臟表面,內部神經極少,當肝臟長出腫瘤時,不會造成患者太大的不適,因此肝臟的惡化往往是無聲無息,等到症狀出現時往往已是第三甚至第四期。肝癌的症狀也與感冒雷同,諸如:發燒、疲倦、頭暈、食...

什麼是感冒?

感冒係指發生在鼻腔、喉嚨的上呼吸道感染,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症狀,而造成症狀五花八門的原因在於引起感冒的病毒至少有一百多種,再加上每個人對病毒的反應各有不同,才會有不同的症狀。

什麼是肺癌?

肺癌,就是肺部長出惡性腫瘤;如果不進行治療,那麼腫瘤細胞會通過癌症轉移的形式擴散至其他肺部組織或身體的其他部分。肺癌還可以依照預後不同,區分為小細胞肺癌(SCLC)跟非小細胞肺癌(NSCLC)。依照病理組織來...

看更多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別再落伍!經期性愛的優點你知道幾個? 你是哪一種頭痛?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失智
善於協調人際關係、邊散步邊聊天 有助預防失智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