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種台灣水果,10個最動人的生命故事

瀏覽數9,218
2011/09/01 · 作者 / 藍麗娟、藍艷秋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書摘試閱/梅花如雪,因她一人盛放]兒時傷痕、地震、風災土石流,都趕不走她。因為兒時記憶中的梅花林,更因為,她比誰,都更珍愛這片山頭,這個故鄉。

土石流也趕不走

你們來到王貴香的梅子加工廠,一個個橘色大塑膠桶站立,掀開其中一個上蓋,香氣撲鼻,都是醃漬已達一年的梅子,醞釀著甘而不膩的酸甜滋味。

走到一間看似溫室的入口,其實是間日曬屋。在這裡,梅子不直接在陽光下曝曬,而是在日曬屋隔著透明天花板受陽光照射。日曬屋與外界隔離,連對外窗都有隔罩,防止臨近菜園噴灑化學藥劑透過空氣傳散過來,阻絕蒼蠅與灰塵,確保衛生安全。「絕對沒有農藥、無毒、有機,」她強調。

你們看完工廠內烘焙機、冷凍庫各種機器設備,她像是說出工廠的宿命般嘆口氣說:「每次颱風來,土石流都會淹到工廠來。」

「你不會想要離開信義鄉嗎?」你的問句還沒說完,已經被王貴香一口打斷:「我不要!」

因為,這裡是她的家鄉,成長,生命價值賴以成立的所在。

這裡,是我的家鄉

十三歲時的那個夜晚,王貴香與妹妹正在睡夢中,不料,父親卻揮刀砍來,當場,王貴香與兩個妹妹血流如柱。她奮力推開窗門,帶著妹妹驚惶奔逃到三公里外的四哥家,四哥四嫂揹著她與妹妹走了好久,終於找到一輛員林客運車,拜託司機載送就醫。幸好司機發慈悲心,載她們三姐妹到山下的水里醫治,終於挽回三姐妹的生命;而傷勢最嚴重的王貴香在額頭、臉部與腿部共縫了兩百多針。

「後來,在臺北生活了一陣子,慢慢才康復起來,能面對這段過去。」王貴香平靜的說著,絲毫沒有怨懟。

小時候,她無法理解父親為何如此兇狠,寧願殺害親生女兒。長大成人後,她才能體會,當時那個貧困、妻子離家、渴望以賭博贏得財富卻又一再落空的父親,一定是覺得生命毫無希望,才會決定自殺,甚至還要帶著三個女兒共赴黃泉,以免女兒們日後受苦。「我真心了解父親的出發點是愛,但是,他卻作了一個錯誤的決定。」王貴香認為,「我希望類似的情況在社會上不要重演。」。

天無絕人之路。王貴香與姐妹終究是活下來,平安長大成人。

成長後,王貴香決定與夫婿楊慶龍回到南投縣信義鄉,站在充滿家庭記憶的土地上,她願意種青梅,與小時候的玩伴、鄰居們一起打拚。一九八七年設立小型加工廠,釀製梅子。

一九九四年,王貴香以為,圓夢的時刻終於來臨。她貸款三百萬買下信義鄉神木村占地六公頃的梅樹林,歡喜的加入梅農行列。

然而,上天並沒有依照王貴香想像的人生劇本那般安排。

八月七日,道格颱風侵臺,全臺有三十六人死亡失蹤,四十五人輕重傷,全倒的房屋十一間、半倒七十五間。王貴香一家人從倒塌的房子裡逃出來,還眼睜睜看著梅樹林全數被土石流沖刷殆盡。

颱風過後,王貴香與家人住進同富國小臨時避難所,她日日以淚洗面,困坐愁城。她怨天怨地怨自己,想起債務與流失的樹林,也回想起當年尋短見的父親。

當下,她的手被一雙溫柔的力量握住,那是到信義鄉探訪災民的證嚴上人。她哽咽說著失去的一切,泣不成聲。證嚴上人對她說:「沒有了,就不要再去想它。一個人不能做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從那裡跌倒,就要從那裡站起來。」

王貴香看著證嚴上人抱病上山探視災民,反思自己身強體健,不過是財產損失罷了。一念之間,她決定從軟弱中爬起,重建家園。

王貴香決定學習專業的梅子釀製技術,在朋友的資助之下,她親自到嘉義科技大學、屏東科技大學學習食品加工技術,還曾經隨著農委會赴日本和歌山梅園區及加工廠,考察日本製梅產業對衛生、安全不添加等嚴格的品質要求。回到信義鄉,她貸款興建梅子加工廠,將這套生產流程導入。

歷經兩年努力,王貴香的家園慢慢恢復生機。不料,一九九六年八月,賀伯颱風再度重創南投縣信義鄉,這一回,滾滾洪水淹沒她的房舍與梅子工廠,損失數百萬,一家人又成為災民。

起初,她絕望的不想接受任何援助,後來,她想起兩年前證嚴上人的鼓勵,再度起身,不單是重建自己的家園,也將僅存的梅子商品加以義賣,幫助他人。

危機,就是轉機

賀伯的腳步才走,鬆動的土地與村民生活尚未復原,一九九九年九月深夜,六十年來最大的天災──九二一大地震卻將臺灣中部扯裂一條八十公里的傷口,震央就在鄰近的集集,炸彈般的能量以持續一百零二秒的時間上下左右搖撼臺灣全島,二四一五人不幸死亡,還有二十九人失蹤,一萬一千三百零五人受傷,全倒的房屋有五萬一千多間,更有五萬三千多間房屋半倒。

大地震狠狠扯裂信義鄉,土地走山變形,深夜中倉皇逃到臺大實驗林宿舍避難的王貴香,眼看著原本的貸款即將還清,震災後,來到半倒的門市部與加工廠檢視殘跡。這一回,她並不絕望,反而像梅花一樣,愈冷愈開花,充滿能量。

九二一災變後,門市部與工廠半倒,她勉力恢復工廠運作,然後帶著梅子加工廠僅剩的產品到臺北市參展義賣,希望能籌款幫助災民。

在展場中,她標榜有機的災區健康梅產品吸引新東陽公司採購人員的目光,新東陽人員兩度來到信義鄉檢驗工廠的運作,也目睹災民的處境。隨後,新東陽決定在旗下的全國商店及高速公路收費站通路上架晨軒梅系列產品。

台新金控的訪視團隊也來到信義鄉災區。

一位訪視人員說,上羅娜村之前,先來到王貴香的門市部,他們發現,門市部就像是村子的聯絡站,每一戶災民的受災狀況她都瞭若指掌。訪視人員聆聽村民說起王貴香幫助災民的事蹟,親身認識王貴香,於是,台新金控推動一系列關懷臺灣專案活動,透過信用卡捐款、Payeasy網路商店銷售晨軒梅,呼籲民眾以實際行動協助災區重建。

「咦!妳在臺北嗎?我前幾天在臺北市的銀行門口看到妳跟你先生!」一天,王貴香接到朋友來電,後來,她才知道,銀行為了呼籲民眾幫助災民,將她與先生作成真人大小的人形立牌,放在銀行大門口。「我們每一個農民都很感恩!」王貴香欣慰,「跌倒了,有人拉我們一把,我們就很高興。」

九二一災變匯集了全國與世界各國的援助力量,晨軒梅健康釀製、幫助災民的理念也從新中橫路邊的小小加工廠與門市部傳揚到全國。


梅農重建家園的過程中,她也開始遊說梅農不噴農藥、不打生長激素、不灑除草劑,加入無毒栽種的行列。「你如果一直施加化肥,改天土地就會酸化,你的土地就不能賴以維生了,」她總是向梅農解釋。
 
工廠變身救災中心

不過兩年,九二一災變前腳才剛走,二○○一年九月底的桃芝颱風的後腳就來,挾著豪大雨與土石流襲捲信義鄉。

豪雨過後,王貴香奔到加工廠,土石幾乎淹到膝蓋高。來到門市部,王貴香看見一位災民揹著紙袋,裡面裝滿衣物。

她流下淚來。

於是,她拉著已經著手清運土石的夫婿楊慶龍,說:「別清理了,憑我們兩個人,就是一個月也清不完。」

緊急救災千頭萬緒,王貴香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字:「『做』就對了!」

夫婦兩人深入村子訪視,隨後回到家中。電源一恢復,她打開電腦,儘管她不太能用電腦打字,卻硬著頭皮一個字一個字鍵入,將每一戶的受損狀況,需要何種援助的資料打印下來,傳真給民間團體與縣政府。「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真正的災民是不會有心情到外面去排隊領救濟品的,」王貴香深知災民的心理與受災後的習性。

當援助送抵村子,王貴香一如以往,堅持援助品不進她的家門。而每一戶災民陸續收到外界的迅速援助,心情也得到寬慰。印象深刻的是,救災時相當匆忙,王貴香只記得有十幾個受災戶需要瓦斯爐,就把傳真對外發了出去。結果,援助送到時,不只送來瓦斯爐,也附上瓦斯桶。「哇!我看到瓦斯桶也送來,真的好高興,因為真的忙到忘記了。我就對救災人員說:『太好了!你們這麼貼心,聯想到受災戶既然會瓦斯爐,自然就會需要瓦斯桶!感恩啦!』」王貴香說。

持續救災一個多月,當大多數災民都得到協助,王貴香才回頭來清理加工廠。這時候,十三名雄壯威武的國軍跟著來到加工廠,兩天就將土石清運完畢。

「人不要貪心,如果能幫助別人,比被別人幫助還要好。」王貴香說……更多精采內容請見《果然臺灣》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