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懂孩子的話,比很多愛更重要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16,718
2011/09/13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54期
放大字體
紹德的爸媽從小有計劃地栽培他,從受孕都是經過醫生建議,用心安排的結果,懷孕期間媽媽遵從零歲教育的種種觀念,注重飲食、做最好的胎教,紹德出生後,給他最好的環境和教育。
紹德也沒讓爸媽失望,一直都有天才般的表現,小學就已經超前學習國中課程,在私中讀資優班,一切都是如父母期待的美好,紹德理所當然會進第一志願的高中就讀,爸媽已經為他做好準備,高中畢業直接就讀國外的明星大學。

可是九年級時有一天,紹德很慎重的告訴父母他的決定:「我不想再讀書了!」

父母很急躁地教訓紹德,要紹德了解,這是一個現實的世界,「沒有學歷!就不會有競爭力!」要認真讀書,以後才有機會出人頭地,生活在社會的中上階層,而不是靠體力和勞力謀生的苦役……。

「我不喜歡讀書!」

紹德完全聽不進去爸媽的想法,很堅持自己的決定。

為什麼這個資優生五科都零分?

爸媽認為孩子可能讀書太累,就請假帶孩子去旅遊,旅遊期間紹德未再提不讀書的決定,爸媽才安下心來。紹德回到學校和以前一樣,很正常的上下課,幾個月過後紹德參加學測,五科全繳了白卷。

收到成績單,父母還以為是電腦作業錯誤,經由學校查詢和複查,確定紹德五科都是零分,他什麼都沒寫,他繳了白卷。

「為什麼?告訴我們為什麼?」

紹德始終保持沈默,對爸媽任何問題,不回答,就是不回答!對學校老師的追問,也一樣不做任何回答。不同的是他不再假裝用功,每天到學校不是發呆就是睡覺;回到家誰都不理,一個人關在房間玩網路遊戲,爸媽切斷他的網路他也不抗議,父母帶他去看精神科,他也很配合。


他學會一個最簡單的技巧,兩眼盯著這些大人,不說話!就是不說話!

眼看七月份的第二次學測就要到了,爸媽急得快抓狂,透過朋友找到我。

「紹德,謝謝你願意給我機會和你見面。」

在和紹德見面之前,我先知道他大略的情形,我認為他一直想和爸媽和老師溝通;但沒有人願意給他機會,紹德的沈默只是在反映自己內在的無助。

他不發出任何聲音的靜坐著,可以感受他內心的孤寂。他書架擺的書,讓我大大的吃驚,他有許多漫畫、小說、歷史、文學、哲學的書,還有許多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書。

我從書架上的書,大略了解到他對生命探索和哲學的興趣。

有很多生命的疑惑,卻得不到答案

他是個很棒的孩子;但我不知該如何開口去打開他的心門,我知道如果我拿錯鑰匙,就無法進入彼此交流的通道,我很慎重的保持著沈默,細細的讀著自己的心思和氣息,等待最好的時機,紹德也在等我。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滑過,紹德很沈穩,看看我,也不想理我這個闖入他房間的陌生人,一會兒,他拿了毛姆《人性的枷鎖》看。

我看畫紅線的文字,「人生沒有道理,人生沒有意義,如果死亡將終止一切,死後什麼都沒有,我來到這個世界做什麼呢?」

我鬆了一口氣,紹德有許多關於生命的疑惑,得不到周遭人的回應,他對外在的世界已經失去興趣,真正關心的是他自己的內在世界。一個15歲心智早熟的天才,他的豐富內在可能已經遠遠超越他的父母,我這樣一個突然闖入的陌生人,我可以為他做些什麼呢?

「你真的很獨特和不平凡!」

紹德看我一眼,動手倒水給我,我起身向他點頭致謝,等他開口說話。

「我有什麼問題嗎?」

「你很好!你一點問題都沒有!」

我內心盤算著,紹德這樣一個獨特和敏銳的孩子,他的問題不是膚淺的生活或情緒的問題,而是關於生命的答案,我要很謹慎地與他對談,我的成長過程也曾遇到過類似問題,我遇到過自以為是、用尖銳語言嘲諷我的師長,所以每當有個案和我談到相關的主題,我都會十分地專注和謹慎,以免誤導了另一個生命!

「紹德你很不簡單,能發掘生命最有意義和價值的問題;但我想了解,你發現這樣的問題,你想得到什麼答案呢?」

我了解紹德並不想要我的答案,他已經有他自己的答案。他告訴我如果毛姆和霍金的想法是正確的,人的呼吸停止那一刻什麼都沒有了,人的努力意義和價值何在呢?

希望你能為這個世界而努力自己

紹德的聰敏,讓他自幼至今想學什麼,就可以學會什麼。想得到什麼,沒有例外的他都可以得到。未來要賺到錢和過很好的生活,都不困難。


但他為什麼要做到這些呢?除了得到和佔有,他的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和價值呢?如同毛姆所說的,他是背負社會、父母和師長枷鎖的人。

他不想!也不願這樣!可是他的環境中,沒有一個人願意多了解他,願意聽他講這類的問題,他們只告訴他,把書讀好,有好的成績,未來才有機會和前途。

「紹德很喜歡霍金?」

我看他書架上有幾本霍金的書,他點點頭,我以霍金為例,他發現生命只是張單程車票,生命只是短暫的過客,他有沒有放棄對宇宙和生命探索的熱誠呢?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了解他講的道理,可是他有放棄研究和論述嗎?

僵化制度和功利短視的環境,對紹德而言的確很委屈,但時間都會過去的,再三年多,離開基礎的學程,紹德就可以給自己寬廣的學習選擇,這一關一關的學程,學到的東西對紹德可能沒有意義和價值,因為大部份他都會了;但他需要「時間」,打開他未來的大門。

「如果現在不是升高中,而是升大學,你會想學什麼?」

紹德毫不猶豫地告訴我,他最想要的是哲學,或者是像霍金一樣的另類科學家。

但如果他放棄升學,一個只有國中肆業的人,是無法在現實世界達成他的夢想的。

紹德是個聰明的孩子,他立刻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我要紹德知道,現實中苦悶的不只是他,大部份的青少年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讀書,許多人都放棄了獨立思考,做一個隨波逐流的人,紹德是個難得的人才,希望他能為這個世界而努力自己。

他解開了他心中的疑惑,也知道自己眼前的角色和努力的方向,他可以選擇讓自己永遠在夢想的彼岸,或是勇於逐夢,實現自己所要的一切。

「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他說。

我沒有多說任何贅語,結束這兩小時的會談。

「愛」和「礙」 只有一線之隔

他重回七月學測的戰場,也有很亮眼的成績,爸媽很感謝我的協助,但我要爸媽了解,這樣優質的孩子,差一點因為他們的愛而溺斃。

「愛」和「礙」只有一線之隔,用心感受和接受孩子,愛就會流動,但如果心中只想孩子如我們期待,就是搬石頭障「礙」了親子的互動。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當更年期的父母遇上青春期的子女 神奇的4句話,哄老爸老媽開心! 父母們,別忘了你的夢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我難道不該跟兒女生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