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世代醫學生價值觀大調查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繪
瀏覽數6,086
2001/06/01 · 作者 / 許芳菊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31期
放大字體
為了解台灣未來的醫生會是怎麼樣的面貌、懷抱什麼樣的價值觀,門諾醫院、《康健雜誌》以及統一AB優酪乳共同合作,針對國內十大醫學院醫學系學生進行問卷調查,探索這群e世代醫學院學生的內心世界。

你希望你的兒子未來當醫生嗎?

一直以來,有個兒子當醫生或是有個女兒可以嫁給醫生當先生娘,似乎是許多為人父母的期望。然而,究竟為我們治病,照顧我們健康的醫生當中,有多少是真正因為志趣、理想而成為醫生?又有多少醫生,是為了光耀門楣,追求優厚收入而加入這個行業?在醫生的養成過程中,他們對自己未來的角色認知、自我期許又是如何?

為了了解台灣未來的醫生會是怎麼樣的面貌、懷抱什麼樣的價值觀,門諾醫院、《康健雜誌》以及統一AB優酪乳共同合作,針對國內十大醫學院醫學系學生進行問卷調查,在1688份有效樣本的回函中發現:有近7成醫學生認為國內目前的醫學教育無法培養出德術兼備的醫生,一半以上認為醫生的月收入應在20萬以上,而願意花15分鐘以上看一個門診病人的醫學生卻不到2成。這反映出現今醫學教育的哪些問題?

為何唸醫科?

「你當初為什麼選擇唸醫學系?」當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因為對醫學有興趣來唸的不到2成(見表1),為了服務人群而學醫的,則只有13.6%。換言之,真正為興趣或服務人群而從醫的醫學生加起來不到4 成。而有3成左右的醫學院學生回答是為了「長輩的期望與要求」,也有近3成的人回答「覺得比較有前途」。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儘管醫學生不見得都是為了理想或興趣來唸醫科,但是對於當醫生的目的(此題為複選),認同「造福人群」(55.7%)、「濟世救人」(51.4%)的比例最高(表2),不過也有5成的人回答當醫生的目的是「賺取優渥的收入」,也有3成5的醫學生回答當醫生是為了「擁有名聲地位」。

周遭缺乏典範

這樣的一群醫學生,他們心中最景仰的醫學人物會是哪些人?調查顯示,醫學院學生心目中景仰的醫學人物第一名是史懷哲(49.1%,表3),前5名還包括羅慧夫、國父孫中山、宋瑞樓、賴和。門諾醫院院長黃勝雄則名列第七。

「醫學生的典範竟然都不是身邊的師長,」門諾醫院院長黃勝雄有點訝異地指出。一向熱心於醫學教育的成大醫學院創院院長黃崑巖也指出,在他碰到的學生中,男生多以史懷哲為典範,女生多以居禮夫人為典範,這些人固然不錯,卻有點「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感覺」。黃崑巖教授認為,典範應從生活周遭去找,最好能與之交談,或至少能從旁觀察,而且可以同時有很多典範,從不同人身上學不同事。



很遺憾的是,調查反映出有將近6成的醫學生認為周遭沒有足以成為典範的師長(表4)。在他們認為可以為典範的師長中,前5名分別為:黃崑巖、賴其萬、洪瑞松、黃達夫、楊泮池(表4~1)。而有7成的醫學生認為國內醫學院的教學方式無法培養出德術兼備的醫師(表5)。

黃勝雄院長認為這樣的調查結果,是給從事醫學教育的老師很大的警惕,「老師應該反省。」

再仔細分析為什麼國內醫學教育無法培養出德術兼備的醫師時,有26.4%的醫學生認為是因為「缺乏人文教育」(表5~1),有15.6%的醫學生認為是因為「填鴨式教育,教學方式有問題」,有11.7%的醫學生指出是因為「只重醫術不重醫德」。這三項被認為是國內無法培養好醫生的前三大主因。

「增進人文科學課程,與人文素養的提升,」是許多醫學生對於醫學教育的建議。

也有學生反映,「一板ㄧ眼的上課方式太多,未能感受病人與一般大眾的需求,應及早接觸病人,增加與病人的互動。」還有學生認為,「應改進大家當醫生只想賺錢,而沒有一顆為病人著想的心。」

黃崑巖教授認為,「缺乏人文教育」其實不只是醫學院的問題,整個台灣都缺乏人文教育,他認為醫學院不只要加強人文教育,而是要加強「一般教育」,「現在的醫學教育都變成了職業教育,」黃崑巖教授指出。

黃勝雄院長也認為,台灣醫學院的老師都沒有時間去做人文教育,因為很多人認為人文教育是nonproductive(沒有生產力)。

健保是心中大問題

如果說病人期待的是德術兼備的醫生,那麼除了醫學技術之外,成為良醫的第一條件是什麼?有超過4成5的醫學生認為,成為良醫的第一條件就是「把病人的健康當做最大的考量」(46.9%,表6)。其次是「提升醫學品質」(13.6%)。

至於台灣的醫療品質究竟好不好,在醫學生的眼中,看到了台灣目前的醫療環境有哪些問題?

「健保制度不完善」(26.3%)是醫學生指出台灣醫療環境的第一大問題,其他問題還包括:醫療走向賺錢第一(12.2%)、醫療資源分配不均(10.3%)、醫病關係不好(7.8%)、民眾缺乏醫療知識(4.2%)等問題(表7)。

儘管還未進入醫療體系執業,許多醫學生已經對健保制度有諸多批評,例如有學生指出,「健保制度導致醫生依給付標準看病,而非專業考量」。也有許多學生擔心醫療愈來愈走向商業化、財團化,使得醫生專業自主權愈來愈低。

期待高收入

儘管醫療環境看來有諸多問題,不過醫學生對未來工作時間與待遇,似乎還是有相當高的期望。

有6成以上的醫學生認為醫生一天合理的工作時間為5~8小時。(表8)

這樣的工作時數看來似乎合理,畢竟醫生也是人,也需要合理的工作量,不過黃崑巖教授認為,既然選擇從醫,就應該有「病人無假期」的觀念。他指出,在美國,醫學生二年級以後就沒有寒暑假,很早就培養他們「病人無假期」的觀念,如要休假,一定事先安排好,互相支援,讓病人來時可以有醫生照顧。反觀國內醫學生,7年之間享有5個暑假、6次寒假,「台灣的醫學生實在被寵壞了,」黃崑巖認為。

如果說醫生一天合理的工作時間是5~8小時,那麼一個月合理的收入應該是多少?

回答應超過20萬的學生比例加總起來竟然超過5成(表9),也就是說,一半以上的醫學生認為一位醫生一個月合理的收入應在20萬以上。如果答案反映了現實,醫生這行業的確是一個收入優渥的行業。或者,也反映了時下流行的年輕人工作觀的諺語「事少、錢多、離家近」,有幾分真實。

但是這樣的收入,是否代表了他們願意付出更多的心血在病人上?答案恐怕也有些令人難過。

當被問到「成為正式醫生後,你願意花多久時間在一個門診病人身上?」有42.2%的醫學生回答6~10鐘(表10),如果把回答15分鐘以下的學生比例全部加總,則超過8成的醫學生只願意花15分鐘以下的時間看一個門診病人,願意花15分鐘以上看一個門診病人的醫學生只有16.9%。

「如果從醫學倫理的角度看,這是完全不符醫學倫理的,」黃崑巖教授認為,看一個初診病人從問診到決定做什麼檢查、開什麼藥,至少要花20分鐘,這是一個價值觀、生命觀的問題。黃勝雄院長更指出,如果是初診病人,至少花30分鐘才夠。

然而在現實中,許多教學大醫院門診一位醫生動輒可以看上一、兩百個病人,別說30分鐘,可能3分鐘不到就打發一個病人。有樣學樣,也難怪醫學生會認為合理的看診時間不需要超過15分鐘。

再來一次?

如果能夠重來,這些醫學生會不會再選擇唸醫科?有7成6以上的學生答會(表11),但是也有五分之一的醫學生不會再一次選擇唸醫科。值得注意的是,經過交叉分析,回答不會再唸醫科的比例隨著年級一路上升,到了七年級,有4成的醫學生不會再選擇唸醫科。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包括:發現志趣不合、太辛苦、太累等。

與第一題的結果相對應,因興趣來唸醫的學生本來就不多(不到2成),到了七年級又有4成學生不會再選唸醫科,其中有22.4%是因為發現志趣不合。花了七年的年輕歲月,才發現唸醫與志趣不合,實在令人惋惜。而這些已經唸到七年級的準醫生們,居然10個之中就有4個已經對醫學不太有興趣,將來如果真正成為醫生,會成為樂在其中的好醫生的機率恐怕也不太高,這實在是一個令人憂心的現象。

少了一點理想性格

至於醫學生未來最想選擇的科別,前五名則包括:內科(26.4%)、外科(18.1%)、小兒科(17.5%)、皮膚科(6.4%)跟婦產科(6.3%)(表12)

「畢業後最想去哪裡?」有58.4%想留在台灣就業(表13),但是也有將近4成醫學生畢業後想繼續出國或在台灣深造。

如果畢業後留在台灣就業,約有6成的醫學生想到醫學中心服務(表14)。顯示醫學中心的資源多、學習機會多,還是最能吸引醫學人才。

至於希望服務的地區,有近6成醫學生希望在都會區服務(表15),願意到偏遠地區的只有5.8%。

整體而言,這份調查反映出醫學生對老師的評價、對醫學教育改革的期待,也反映出e世代醫學生的價值觀,似乎多了一點現實,少了一點理想。

至於一般人的期待是什麼呢?也許是多一點有反省力的老師,多一點有生命關懷的醫生吧!

調查方法說明:本次調查於民國90年4月23日至5月10日,針對全國十大醫學院醫學系學生進行問卷調查。
共發出:3200份問卷
有效樣本數:1688份,男:1188份,女:500份
回收率:52.8%

調查執行單位:統一AB優酪乳、基督教門諾會醫院
資料處理單位:潤利公司市場調查部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