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音樂療法:一開口唱歌,就有正面力量

圖片來源 / 黃惠如
瀏覽數11,835
2011/08/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地段最貴的住宅區Linnegarden,一棟平凡的大樓裡,失智症團體家屋(group house)隱身其中。(圖說:這些都是布納發明的樂器,任誰也能彈奏出美妙的曲子。)

二樓,10個失智長輩靜靜坐在客廳等著,多數人面無表情,有些人根本就是癱著,像個植物人。但大家都穿著整齊,老先生像個紳士、穿西裝、打個小啾啾,老太太都戴上項鍊、塗上口紅。

照顧服務員看來比較興奮,帶著樂器從一樓衝上來,因為他們剛上完布納(Bunne)音樂療法的課程,想試試身手。

音樂治療師布納(Sten Bunne)示意讓每個照顧服務員坐在每位老人家身邊。

布納清清喉嚨,唱歡迎歌。「歡迎、歡迎你,歡迎你來到音樂的世界。」音樂很悅耳,但長輩們依舊沒有表情、沒有動作。

(圖說:布納投入音樂治療已經31年,而且他還是瑞典Hudiksvall市的文化局長。)

突然,一位老太太指著布納的口袋大喊:「你的錢包掉出來了,」大家都笑了,布納掏出後口袋給她看,那是他的iphone。

布納盯上一位狀況看來較好的老先生,走向前和他握手,問他的名字,再問一次全名,逼他講全名,然後再問姓,便把他的名字編成有押韻的歌,簡直是急智歌王。

布納一一握手,問候老人家,他問老太太「Villa妳姓什麼?」老太太半天說不出來,布納說:「是不是因為妳有個很美的姓呀?」

輪到窗邊的一位看起來很兇的老太太,布納一和她握手,沒想到卻被她拉走,兩人拉來拉去,全場人都笑了,布納唱:「瑪德烈是個很強壯的女生」,老太太也笑了,笑容融化了嚴肅。布納事後分享時說,當一個人從害怕、封閉到接受的這個小小旅程,其實是腦細胞運用最多的時候。

接下來是樂器時間,照顧服務員把改裝的吉他、音磚分給老人,老人把玩著,像小孩一樣臉上有拿到新玩具的興奮表情。接下來失智長輩要演奏樂器。

為了喚起記憶,布納帶領的都是很老的老歌,例如現在唱的就是婚禮進行曲。

布納還唱一些兒歌,其中一首是「兩隻老虎」的瑞典版。照顧服務員驚訝地發現,旁邊的老先生唱的是法文版,之前他們全都不知道老先生會講法文。

老人家跟著節拍撥著琴弦,大家鼓掌、唱得興奮起來。接下來,要難度更高的,由工作人員和老人合奏。

這首曲子要由老人撥弦,工作人員調整曲調。布納放了黃、綠、紅三塊布在地上,每一換調,他就踩地上不同顏色的布,工作人員很緊張的盯著指示,大家合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氣氛更加高昂起來。但還是有兩個老人家置身事外,完全不為所動。

布納走向其中一個神情冰凍的的老先生,將難度最高的小提琴交給他。

老人推辭說:「我怕弄壞,」布納將小提琴放在他身上,拉著他的手,突然彈出「噹」,全場「哇」,老人看到大家有反應,便願意被布納拉著,拉出一條曲子,最後布納問他感覺如何?他回答:「這是一個享受」。

(圖說:一上樓,照顧服務員已經興奮地吹奏樂器,即將運用在失智長輩上。)

接著布納想唱和樹木有關的歌。他拿出各種樹林的照片、也拿出真正的木塊來,讓老人家輪著摸、輪著聞,剛剛大喊布納的錢包要掉出來的老太太喃喃地說,她老家在保加利亞,有白樺樹。

課程結束,每個老人離開時,臉上都是興奮,有人還記得歌詞哼著歌。

不論是對正常人或病人,音樂都是偉大的,」從事失智症音樂療法31年的布納說。

因為音樂需要身體複雜的協調。例如在身體層面,音樂可以使用到大肌肉,也能用到末稍神經。音樂也能加強大腦的邏輯思考,「因為美好的音樂都是有邏輯的,」布納說,而且音樂教我們追尋生命的意義,因此所有宗教幾乎都有音樂。

布納音樂療法最重要的元素是,讓之前完全沒有演奏經驗的人,也能演奏音樂。而且不只是敲敲打打而已,是利用弦樂彈出真正的調子。

他發明了把手吉他,只要讓把手移動位置,就能彈出幾百萬種曲調。也利用音磚,敲打這個動作也利用到身體複雜的協調,坐起身、保持平衡和量對距離,最後敲打。即使是昂貴又困難的低音提琴,也利用把手,讓失智老人家輕易上手。

一開口唱歌,就有正面力量,這是吃藥發生不了的,」布納說。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