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失智,今天就採取行動

圖片來源 / 陳郁文
瀏覽數1,580
2011/08/02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53期
放大字體
只要提到瑞典模式,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台灣人不喜歡繳那麼多的稅,所以無法複製。

只要提到瑞典模式,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台灣人不喜歡繳那麼多的稅,所以無法複製。

連內政部長江宜樺一聽到瑞典政府去年開始在每個縣市成立家屬中心時,第一反應也搶著說,「這是一個理想,如果台灣人不想繳那麼多的稅,就不可能得到那麼多的服務。」

事實上,瑞典、台灣稅率並沒有想像中差距大。

很多人不解,瑞典人怎麼能忍受從29%起跳,最高接近六成的稅。其實瑞典高稅率和高福利是孿生姊妹,瑞典人從此育兒、上學、看病、養老不再擔憂。

台灣稅率雖低,但健保、勞保、小孩每學期學費、每個月托育費、牌照稅、房屋稅……,又用不同名目付出去,其實付出的並不比瑞典少太多。

重點還是在政府公平、有效率。將稅收用在一般受薪階級的身上,創造跨階級共享的照顧服務,不像許多國家只用在弱勢族群,要有清寒證明才能使用,大家才繳稅繳得心甘情願。

「瑞典最厲害的在於制度設計,」多次走訪瑞典、並推動「北歐模式」的台大外文系教授劉毓秀說。

台灣失智人口依盛行率推算,高達17萬人。領有失智身心障礙手冊僅3萬2千人,其他約14萬人散居在各社區,由家人挑起照護責任。許多失智長輩的生命最終模式是:發現得太晚,家人窮於照顧,疲於奔命,幸運地申請到外勞,但因無法溝通或外勞被罵跑,失智更加惡化,只好送去機構,機構缺乏失智照顧專業,通常兩年內長輩就會離世。

如果我們不滿意這樣的模式,就別再鴕鳥心態,不如抬起頭學習瑞典人制度設計的智慧,不論政府、個人,都該認真面對,因為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

 政府

1‧規劃失智照顧整體方案

2‧支持協助家屬

3‧廣設日照中心,減少老人家退化

4‧居家服務,更彈性的時間與次數

5‧培育失智專業照顧人才

6‧照顧服務法應將家屬視為家庭照顧者列為主法

  個人

1‧40歲開始,就要預防失智。

2‧為了善終,填好「安寧緩和意願書」與「不實行心肺復甦意願書(DNR)」可上網下載,正本寄至台灣安寧照顧協會,註明願意將此意願加註於健保IC卡。

3‧預立醫療自主計劃(Advance Care Planning,ACP)預先思考,如果有一天,我意識不清了,無法為自己做決定時,我期待接受什麼樣的末期醫療照顧?又不希望接受哪種照顧?並且溝通清楚,期待由誰為自己做決定,簽署醫療委任代理人。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育兒、養老是國家大事 什麼!原來沒有腸胃型感冒? 長過6腫瘤 侯麗芳夫路倒冷靜自救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長照
牽爸媽的手 自在到老的待辦事項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