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華 vs. 王瑞琪 愛情究竟是你的幸?還是不幸?

圖片來源 / 王竹君
瀏覽數12,209
2002/12/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49期
放大字體
情歌聽到煩,偶像劇看到膩,還是捉摸不出愛情裡,幸福的形狀。

王瑞琪,二度單身,四年級兩性諮商專家,離婚兩年才敢公開,卻重新找回做女人的自在快樂,新作抒寫婚姻生滅無常之理,博得眾多迴響。

王文華,一直單身,五年級暢銷作家,精準描繪都會男女對愛情的慾念想望,文采流麗中照見單純,嘲諷裡暗藏信念。一個方才戳破虛偽的婚姻神話,一個仍在愛情裡尋找「那個可以共度百年的人」。

跨越世代和性別,請看他們如何交流彼此的生命經驗,一起為愛情婚姻中迷惘不安的人們,揭示幸福的座標。

你們如何定義幸福?

●王文華(男):對幸福的定義我有四個字,就是「理所當然」。就是一切都合乎常理,不用刻意去經營、安排或去克服什麼困難。該發生的就發生,該出現的就出現。

我常覺得人生很多不快樂或挫折,是因為沒有理所當然。比如說,跟人家約了三點要見面,結果他三點半才出現;原本要跟別人共度生日,他來了卻沒有帶生日禮物,都算是沒有理所當然。

從小到大經過教育、社會經驗,我們會知道世界運行自有一套理所當然的方式,什麼時候該發生什麼事,什麼樣的場合該出現什麼樣的狀態。沒有太多驚喜,也沒有無所預期的挫折,一切該發生的事,就以最合乎常理的方式來發生,我覺得那會是長久幸福的感覺。

●王瑞琪(女):你的幸福好像跟另外一個人無關,不需要在有婚姻、愛情的狀況下?

●男:跟另一個人互動時就會有關。前面過生日的例子,你生日他應該有一些表達,如果他來沒有準備特別的禮物,或者他準備了非常非常特別的禮物,那麼事情會從兩方面來走,一種是驚喜,另一種就是極度失望。

驚喜是我們喜歡的,失望當然是不想要的。驚喜有時能帶來一種幸福感,但真正持久的幸福狀態不應該是驚喜,因為驚喜不能持久。人在認識、見面、結婚的時候,都會製造很多驚喜,但後來驚喜就疲憊,沒用了。

真正的幸福是雙方能長程發展一個理所當然、合乎常理的關係。我們常在愛情中談要有什麼技巧、態度,要如何特別去營造,忽略最重要的就是常識,人與人之間怎麼對待。不管面對別人,或面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如果都能理所當然,那是很大的祝福。

幸福需要刻意經營嗎?

●男:要經營的是我們自己,而不是那個情境。我覺得有資格去追尋幸福的人,應該要修為到一個程度,對自己、兩性之間有關心,有成熟的想法和做法。修養好之後,自然流露出對異性的情意,懂得相處的方法,是最完美的。

這種修為就像學ABC,把字彙統統背清楚了,才能夠講話看書。但並不是把字彙背清楚,可以用ABC寫文章,表達思想才叫幸福。了解這些單字,就像了解女性一樣,重點是怎麼跟對方相處,把自己學的ABC很自然講出來。

●女:不只一次有人問我,真的要有一個伴嗎?一個人不可以幸福嗎?當要有某個人存在才會讓你覺得幸福,但那個人多少會帶來牽制,因為對方是不是喜歡你,能不能愛護你,給你對等的回應,都不是能控制的,這常常成為痛苦的來源。

我們這個社會其實是為兩個人設計的,單身者常覺得跟社會的氣氛格格不入。

若我現在是空窗期,不可能有個人把我緊緊抱在懷裡,或用疼惜的眼神看著我,是不是就不可能得到幸福?

隨著年齡、成熟度,想法會一直改變,對幸福的定義也不完全一樣。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丈夫很忠誠、子女很成材就是幸福,可是現在我不會這樣想了。

女人為什麼要把自己貶得這麼低,幸福只能託付在一個男人手裡,非要掛在他身上才叫做幸福?幸福應該是在有尊嚴的狀態,你的存在價值不是取決於他欣不欣賞你,覺得你有沒有能力。

●男:不管哪一種才叫做幸福,唯一要忠誠的應該是「自己是怎麼樣的人」。人到了某個階段,就會有一套自己的價值觀,那才是真正要忠誠的:誠實面對自己。

到底一個人最自然,理直氣壯,還是一定要兩個人在一起,應該依照自己的原則,而不是社會怎麼規定。如果平常想兩個人在一起,但星期一、四、六希望一個人,那你就這樣做。

在愛情的課題下,外界怎麼想不如自己怎麼想。大部份人在愛情中迷惘不快樂,就推給外界,說是因為碰到壞男人或壞女人,其實是他不了解自己。

當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碰到一個好人也會覺得他對你很壞,混亂的價值觀、錯誤的詮釋都發生了。所以初期自我修行的過程,其實是最重要的。

●女:我同意文華講的,要弄清楚自己要什麼,這個功課就做不完了。

我原來躲躲藏藏遮遮掩掩怕人家知道我離婚,但現在我的書受歡迎,才知道社會已經成熟到可以接受一個婚姻專家有婚變。很多朋友說我現在更好、更美、更有彈性,想法更成熟,這就是我的收穫。

很多人不能誠實面對自己,沒辦法忍受一個人孤孤單單,所以又回頭,美其名是原諒伴侶,其實心裡根本沒有原諒,仍然衝突得很厲害。

為什麼婚姻會充滿不安?

●女:兩性關係很微妙,你愈care他,他就可以愈不care你。誰付出比較多情感,誰就比較容易受傷。

之前有記者訪問我,是什麼關鍵讓我走出婚變的陰霾?我說很簡單,跟書名一樣「終於學會愛自己」,當發現自己的感受、想法比什麼都重要時,就可以重新把自己建立起來。

●男:愛情雖然是人生快樂的一部份,但縱使得到百分百幸福的愛情,還是會覺得缺少什麼。所以人生中最重要的基礎,就是要有剛剛講的修行。

為什麼難,是因為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機會這麼做,體制裡不但缺乏愛和性的教育,甚至在每個人思考自己是怎麼樣的人的過程中,扮演壓抑、反對的角色。結果從來沒有試著了解自己,便被放逐到社會上,所以在需要非常了解自己才能成功的活動,比如愛情上,會面臨到極大的挑戰。

●女: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可能原來的Mr. Right就變成Mr. Wrong了。我不是悲觀,只是看了太多例子。夫妻如果能一直同步,觀念、做法、習慣等在人生的每個階段配合得不錯,沒有太大差距,那是幸運。

但若其中一個人走得快一點,另一個人停留在原來的地方,過去我們會指責停在原地的人,說他不長進,不懂得成長,事實是,他在那個環境下很舒服,為什麼要成長?

我不是說找到對的人也沒用,但要有心理準備,對的人可能變成不對。人會變,環境會變,什麼都在變,你只能把自己修為到夠強壯,即使怎麼變也傷不了你,才有安身立命的可能。

●男:談到解決方法,我想要自求多福。我有個自然狀態測試表,去了解自己吃什麼東西、穿什麼衣服最自在,我喜歡到哪些地方去玩。別人也許說佛羅倫斯很漂亮,可是一想到要坐這麼久飛機,我就不想去,不管人家怎麼說。年輕時會被這些社會價值影響,但成長的意義就是去了解,什麼狀況對自己是最自在、最理所當然的。

同樣在愛情裡,跟怎樣的人相處最自然,也可以去做一個表,當然這會不斷成長改變,日積月累,就能趨近那個自然狀態。

●女:如果從心理學的觀點,就是here and now,不要想十年後這個人對我還算不算right person,此時此刻他是Mr. Right就好了,有一分真情就享用一分,有一天的真心,就享用一天,這不就好了嗎?何必想太多,悔恨過去,擔心將來?此時此刻自在,就是快樂的根源。

●男:關於尋找愛情幸福,我有個有趣的想法,前端花的功夫應該比後端來得多。所謂功夫花在前端,就是找到那個讓你覺得自然的人;功夫花在後端就是隨便找個人,例如長得很漂亮、長得很帥,或是很有錢,符合社會標準的人,然後再千驚萬險努力想要讓兩個人合適。

其實失敗的愛情有個特徵,就是雙方都要很用力,但任何要用力的事都不會長久的,只會帶來痛苦。

我們常花了太多時間在修補愛情,而沒有花精神去創造愛情,所以會看到很多一開始就不適合的關係,雙方要試著不斷修補。

任何需要特殊、高尚情操才能繼續的愛情,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正幸福的愛情是不需要考慮任何道德、胸懷就能在一起,而且很自然、很甜蜜。

該怎麼去追求幸福

●男:可能大家會誤解,理所當然就是不需要努力,其實未必。

比如我找到番茄是我喜歡吃的,吃番茄是我最自然的狀態,但番茄有很多吃法,可以榨番茄汁、番茄炒蛋,也可以用番茄做沙拉。經過前端的努力,找到番茄是自己喜歡的,還有很多方法讓它呈現不同的姿態,就像在愛情中必須發揮的創意。

通常大家會以為,要達到一個成果一定要經過努力,現在我發覺,有時努力不但不會幸福,反而讓自己痛苦,因為努力之後結果還是不好,那種不甘心會讓人更想抓住那個東西,讓人愈陷愈深

●女:過去我經營婚姻就是很努力,犧牲掉太多,最後很多不甘心,因為付出跟回收是不對等的。但那種痛苦和不甘心,是因為我把它放在現實的架構裡看,怎麼樣都希望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如果問我現在還會不會像以前那樣努力,我可能還是會,但要換個做法,努力的方向是把箭頭轉回來對著自己。當然有時一些責任要去扛,但應該盡量做讓自己開心的事,有充沛的能量發熱發光,為自己幸福努力應該朝這個方向。

●男:人生當中,每件事情都給自己一次機會,剛剛講要去尋找對自己最自然的狀態,那不是坐在家裡冥想就會知道,要經過很多嘗試錯誤才能夠找到。通常我們都會覺得我很懶、我沒時間努力,但其實給自己一次機會,卻是很簡單的。

(朱念文、邱舒琦整理)

王文華:台大外文系畢業,史丹佛大學企管碩士,著有《61×57》,《蛋白質女孩1、2》、《美國企業致勝策略》、《舊金山下雨了》等書,現任博偉電影公司資深行銷經理,並於News98電台主持「愛你22小時」。

王瑞琪:師大衛生教育研究所畢業,現為杏陵性諮商治療中心心理諮商師,並在中原、輔仁等大學教授兩性教育課程。著有《終於學會愛自己--一位婚姻專家的離婚手記》、《Open你的人際關係》《新戀愛世代》等書。

期間限定》加入會員送當期Cheers雜誌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