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魅力何處來?

瀏覽數34,499
1999/05/01 · 作者 / 許芳菊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8期
放大字體
查理王子為何會愛上卡蜜拉?鐵達尼號的傑克與羅絲,為何會在幾天之內爆出動人的愛情火花?科學家研究,這可能和人類的腦部化學物質有關,愛情甚至也受著基因影響……。究竟是什麼力量讓兩個人互相吸引?又是什麼讓愛情永恆?

台北碧潭吊橋旁,住著這麼一對神仙眷侶。「老爺,人家要來採訪我們。」
「要我說什麼呢?」
「老爺,人家說你坐在旁邊拍照就好,」
「去哪兒呢?」「瓷揚窯好嗎?我們可以去那裡做陶……」
電話一頭的記者,聽著這對夫妻的對話,一時彷彿墜入了沈復《浮生六記》中所描繪的愛情場景。

她叫他「老爺」,他叫她「胖丫頭」。從15歲開始,「老爺」就是「胖丫頭」心中仰慕的對象,她常常從長輩的口中聽到他是一個多麼上進的年輕人,有才氣、有藝術天賦。「老爺」的世界是她一直深藏在心底的原鄉,時光經歷了近三十年,「胖丫頭」有過兩次失敗的婚姻,談過多次轟轟烈烈或不痛不癢的戀愛,最後她終於找到愛的原鄉,45歲的「胖丫頭」終於嫁給了61歲的「老爺」。

「胖丫頭」陸蓉之,「老爺」傅申,一個是從小在藝術世家長大的美術神童,一個是被西方世界極為推崇的東方藝術家,在近半世紀情感波濤、人世歷練的馴化下,依然對愛情發出強烈的渴求。

愛情的魅力,並不因年歲而褪色。

英國查理王子與卡蜜拉的戀情,雖為世人所不解,但查理王子對卡蜜拉卻是深情迷戀25年。他寧可冷落如花似玉的嬌妻戴安娜,而追求一個長相平凡,看起來比她大許多的女人。在電話中,查理王子狂放熱情,「喔!天啊,我真想住在你的褲子裡!」(Oh, God, I'll just live inside your trousers),他與卡蜜拉的偷情話語,簡直無法令人與他嚴肅的形象聯想。

是什麼解開了查理王子的情感枷鎖,為什麼在世人眼中毫無魅力可言的卡蜜拉,卻啟動了他的愛情電波?

關於愛情,過去一直是詩人、藝術家的課題,但是現在科學家也開始進入愛情的領域。

愛情的魅力究竟從何處來?又是什麼讓兩個人相愛一生?科學家、心理學家,以及墜入愛情當中的男女,正努力的尋找愛情魅力的神祕源頭。

愛情是一種化學變化

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兩個人的邂逅就像兩個化學物質的接觸一般,如果期間發生任何反應,兩人都會因此而改變。」

當一個人墜入情網,那種「火燒心頭無藥醫」,被愛沖昏頭的種種生理現象,其實正是愛情魅力發威的時刻。

人類學家海倫費雪(Helen E. Fisher),曾經長期研究愛情的行為,她發現我們稱之為迷戀或吸引的強烈情感波動,可能起源於一種叫做苯氨基丙酸(phenylethylamine,簡稱PEA)的化學成份。它會在腦中引起興奮、狂喜和欣快的感覺。

但是PEA如何在腦中發揮作用?又是什麼觸動了PEA的上升或下降?

神經學家麥克林(Paul MacLean)曾於197O年代提出人腦的三分論,指出,人腦最主要的一部份為環繞在延髓的部份,這一區掌管侵略、擁地自衛、儀式,與建立社會階級制度等本能,一向稱為「爬蟲區」。

爬蟲區之上及周圍稱為「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此處控制人的懼怒悲喜憎愛惡等各種基本情感,因此當人為七情六慾顛倒時,可能是邊緣系統分泌化學物質,因而造成情緒騷動。邊緣系統分泌的化學物質幾乎已被認為是戀愛風暴的生物性來源。覆蓋在邊緣系統之上的是大腦皮質(cortex)掌管視聽、語音、音樂、算術等基本能力。最重要的是,大腦皮質能夠整合人的感情與思想,因此戀愛雖昏頭轉向,卻也有清醒理智的時刻。

事實上,PEA不只能在體內發揮迷戀的效用,任何追尋刺激的的情況下,它的量也會高漲。已經有研究顯示,人們在危險的情況下比較容易墜入愛河。還記得「鐵達尼號」電影中,男女主角傑克與羅絲,如何在鐵達尼號開始下沈時,愛情反而步步躍升。羅絲在救生艇即將開走的一刻,又跳回鐵達尼號,寧願與傑克沈淪海底,也不忍獨自逃生。而傑克在最危急的一刻,猛然地感覺到愛情的力量。他拉著羅絲的手,感性而感傷地說:「在這船上遇見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戀愛是腦部暫時短路的現象

愛情使人心蕩神迷,再理智的人,都恐怕無法擁有抵抗愛情的武器。事實上,科學家認為,每一次墜入情網的剎那,都是一次腦部短路(brain damage)的現象。

愛荷華大學腦神經學教授達馬修(Antonio Damasio)發現,當人陷入異性的吸引中,腦部主導理性的功能便會減弱,我們不會停下來思考,而會不由自主的憑直覺反應,腦部的情感中樞,主導了我們的行動,我們臉紅心跳、手心冒汗,滿眼都是蝴蝶飛舞。

這是因為理性腦通常會探出頭去預防危險,了解環境的複雜性,再決定採取行動或不採取行動。如果男女之間交往,每次都需事先想清楚所有可能的危險與後果,他們可能都會落荒而逃。然而,腦部中主導感情的部份,有時會獨立運作,正如人遇到危險時,腦部會發出「戰或逃」的立即反應一樣,當遇到兩性相吸(事實上,這也關係到人類種族的生存、繁衍)的時候,理性的思維便會讓路,直覺反應採取行動。

義大利文學家艾可(Umberto Eco)在他的文學名著《玫瑰的名字》裡,有一段描寫見習僧面對一位美麗女子的誘惑寫道:

我叫著,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軀體,感覺到她的溫暖,並聞到一股以前從未聞過的香味。我想起了「孩子,當瘋狂的愛來臨時,人類是無能為力的!」我領悟到,不管我現在感覺到的是魔鬼的陷阱還是天堂的恩賜,我是沒有力量抵抗驅策我的衝動的,我大聲喊到:「上帝,賜我防衛的力量吧!」

愛情魅力何處來?

如果說墜入情網和這些化學變化與腦部短路有關,那麼又是什麼原因導致了愛情的化學變化與腦部的短路?

人類學家費雪認為,迷戀的感覺所以能夠啟動,部份得歸因於人類最原始的能力之一──嗅覺。男女兩性在腋窩、乳頭周圍與鼠蹊部,分佈著發散催情激素的腺體,至青春期開始活躍分泌。它所分泌的是一種無氣味的液體。19世紀法國小說家胡伊斯曼認為,女人的腋下之香「輕易開啟男人的獸性」。詩人波特萊爾則形容人的靈魂是停駐於色情的氣味之上。

愛情基因

男女之間的調情、誘惑,甚至基因,也都解釋了愛情魅力的部份來源。

水晶評張愛玲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談到,小說中的女主角紅玫瑰,擁有嬰孩的頭腦加上成熟婦人的身體,是最具誘惑的聯合。

美國「基因結構與機制研究小組」成員哈默博士(Dean Hamer),從演化的觀點看兩性魅力指出,對男性而言,保證品種繁衍最重要的策略,就是想辦法和不同伴侶發生性行為,而女性的最佳策略則是精挑細選,只和願意花時間和心神在孩子身上的伴侶為伍。

但是愛情從來電的剎那到步入交往的過程,腦部理性的功能慢慢恢復了作用,原始衝動不再主導兩人的關係,愛情也進入更複雜多變的階段。

為何愛上的是他,不是他?

如果單從生物演化觀點解釋愛情的魅力,必然無法解釋人世的許多愛情,就像查理王子會愛上卡蜜拉,是完全不合生物演化邏輯的。

愛情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它無法單純用科學解釋,因為它不僅受基因、生理現象所影響,也是一個人情感歷史的產物。

西方有一句諺語,「想要觀察一個人,最好觀察他怎麼戀愛。」

關於戀愛的心理研究顯示,一個人保護自己的方式,往往決定了他會成為什麼樣的情人。例如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往往會成為一個焦慮矛盾的情人,一但關係步入穩定期,就會開始挑剔對方的種種不是。一個自信主觀的人,經常可以成為一個完美的照顧者,什麼事情都安排的好好的,可是卻會逐漸成為一個冷漠的伴侶。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可能會成為一個溫暖、善解人意,願意為愛人犧牲自我的情人,但是最後卻也不免感到疲累、空虛。

這些特質引領人們尋找與自己相似或可互補的情人。例如,查理王子之所以深戀卡密拉,也許正是她所散發的母性溫柔特質滿足了他渴求依靠、溫暖的內心世界。鐵達尼號的男主角傑克,也正是以他桀驁不馴、冒險狂放的特質,解救了被上流社會虛榮禮俗所窒息的羅絲。

當然,這只是一些粗略的典型,在真正的愛情中,是不斷變動、成長,兩人的角色也會隨時演進。而這其中改變的過程往往才是決定愛情是否能夠持久的關鍵。

芮克(Theodor Reik)是佛洛伊德的入室弟子,他以心理分析的觀點來看兩性的吸引與愛情發生的動力。他認為愛情是一種「復健」,將折磨自己的那些無意識的苦惱消除。促使我們戀愛的動力,乃是意圖逃避內在的不滿,它產生於對自我完美的追求,戀愛滿足了這種期望,感到一種成就。

在戀愛的處境中,有一種不滿,不完整的情緒,有一種鄉愁或孤單,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而在愛情中可以達成我們自我實現的願望,填補了這種鄉愁與不完整的感覺。

愛情是一種鄉愁

在土城山間瓷揚窯的工作坊裡,陸蓉之帶著甜美的笑意,形容他與傅申相愛的感覺:「我小時候是天才兒童,很早就出道了,小時候就認識很多老畫家,剛好都是傅老師當年的前輩或朋友,所以我們之間,日久交往,就會覺得是話家常,細說當年,很多典故、歷史故事可以講。我不太容易找到一個人,在一起可以有這麼歷史性、等量齊觀的交談。他對我來講,是一種我的鄉愁,我在他身上看到我的爸爸,我的外公,也看到我的家裡人。我的一生可以說不斷的流浪,每次談戀愛的對象,個性都很不同,最後才找到一個原鄉,和他在一起,感覺就好像是物歸原主。」

尋找靠近的感覺

而一向安靜、文雅的傅申,由於藝術成就傑出,身邊總少不了仰慕她的女性,這些人把他當成偶像,即使在愛情中也存在著敬意所造成的距離。只有陸蓉之總是喜歡鬧他、逗他,六十幾歲的傅申和她在一起,常常被逗得像個年輕害羞的小男生。「我最喜歡她的,是她的開朗、成熟,」傅申含笑而答。這也許也是一種鄉愁的滿足吧。
愛情的發生,隱藏著許多伏筆,魅力總是在許許多多看似偶然,卻又刻意累積的印象中逐漸鮮明,而引爆點就在於將自我打開,讓對方靠近的剎那。
飄著小雨的早晨,陽明山間一條小路的盡頭,座落著歌手殷正洋與廣播節目主持人李文媛的山間小居。
很少夫妻像他們一樣,一同上心靈成長課程、參加讀書會,在廣播節目中談男女相處,甚至一起寫書。夫妻兩人似乎把愛情認真的當作一門功課,共同走在培養愛的能力的路上。
「如果是別的夫妻,恐怕早就完蛋了,」殷正洋開玩笑地說,「為什麼還可以在一起?因為我們上了很多課。」
他們倆愛的起點,也正是從一次心靈成長的課程開始。
在上這個課之前,殷正洋就對李文媛很有好感,那時候已經認識她七、八年了,但是七、八年裡面她就只是殷正洋的一個朋友。一直到那五天的課程,殷正洋才真正看到李文媛。
「她以前給人的感覺是比較封閉的,你覺得她很吸引人,但是不知道怎麼跟她相處。在哪幾天忽然發現,是很好靠近的。她變得很好玩,上課的樣子,晚上的樣子,都覺得好可愛,」殷正洋回憶。
而對李文媛來說,殷正洋也曾經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歌手。可是在心靈成長團體的環境裡面,她發現了殷正洋很純真的一面,「他最吸引我的,就是男孩子所展現的那種溫柔,」李文媛說。
走過共同成長的愛情與婚姻,殷正洋的領悟是,你必須跟對方有靠近的感覺,你要了解對方,而且被對方了解。愛情要延續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讓對方對你有更多的認識,在這樣的狀況下,對方也會被鼓勵去講他內心的事情。
殷正洋回憶剛結婚時的一些挫折感,就來自於兩人之間不能夠完全分享真實的感受,尤其是他自己往往為了配合對方而不表達自己的感覺。
「結婚第一年,我很努力的去做一個好先生,盡我所能的做。她要回媽媽家吃飯,我陪她回去,她要搬到山上來住,我幫忙找房子,我把一切事情都弄好。結果有一天李文媛居然跟我說:『殷正洋,我對你很不滿意。』。我說:『什麼!我簡直快昏倒了。我這樣你還不滿意,你要怎麼樣呢?』她說:『我覺得我連你喜歡吃什麼我都不知道。因為吃飯的時候你會想說我喜歡吃什麼,我們就會去吃那個。可是你喜歡吃什麼,我根本不知道。你從來沒有表達你的情緒,那我不認識你,我只是跟一個很會照顧我的男人在一起。』」
「夠難搞的吧!」殷正洋如今笑著談起往事。
「我同意她的說法,當我沒有把我真正的情緒、真正的感覺抒發出來的時候,她是真的不認識我,」殷正洋說。
和殷正洋共同學習愛的功課,李文媛最深的體會是,一個人如果沒有真正面對自己很細微的過往的行為模式,如果不了解自己的心理狀況,根本不可能進行愛這件事情。這樣的愛可能都是控制的。「我們在成長課程都是慢慢去觀察我們自己,看看我們自己的陰影、過去的行為模式。這些行為模式都可能會對對方造成很多壓力,以愛之名,可是對對方有很多控制。當我們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才會真正了解到愛是什麼,」李文媛說。
法國詩人、小說家雨果曾說:「初萌的愛情看到的只是生命,持續的愛情看到的則是永恆。」

善意是最佳的愛情魅力

結婚三十多年,在王建煊與蘇法昭這對夫妻身上看到的,是一種老夫老妻的溫暖。對著攝影師,王建煊摟著蘇法昭比出「OK」的手勢,「OK!OK!跟著我在一起就OK了!」王建煊看著蘇法昭,兩人露出開朗的笑容,鐵漢展現出柔情的一面。
沒有驚天動地的浪漫愛情,有的只是永不止息的寬容與扶持,王建?語出驚人的說,「愛情婚姻要健康、持久,一定要有第三者!」
蘇法昭說:「我跟他在一起是很自然的從工作夥伴,成為男女朋友。但是結婚以後,我覺得我們有一個共同的靠山,就是我們的信仰──上帝。」
「God」就是他們兩人婚姻的第三者。每次當兩人發生爭執,第三者的話就會出來。
在恆久的愛情中,每一對戀人都有屬於他們共同的信仰,不管是追求恬澹悠閒的人生,還是心靈智慧的成長,愛情本身就足以成為一種宗教,啟動生命的熱情與潛能。
正如陽明醫院精神科主任周勵志醫師的觀察,在長期從事兩性關係的諮商中,他體認到愛情無法屬於科學或醫學的領域,因為它是人類情感躍升的表現,跨越了理性、也跨越了生理現象,是一種持續成長變化的關係。
李文媛談起她對於愛情與婚姻的體會說:「年輕時的愛情是在追逐一種浪漫的氣氛,會想找一個對象來幫你完成那種羅曼蒂克的氣氛。當羅曼蒂克的氣氛結束之後,你的愛情也就結束了。年長之後慢慢了解,愛情不是靠對方來完成,而是自己能不能夠有愛的能力。」
殷正洋也有類似的領悟,他覺得年輕時的愛情是自己有一個圖像,覺得會有一個人來填補那個位子。「你永遠在尋找一個對象來填補你自己架好的一個架構,但是都沒有從自己發展出一個內在的愛的力量。你會發覺,不管把誰抓到這個圖像來都不對,」殷正洋說。
「我老早就曉得她,太早就有感覺了,記不得第一次的感覺了,」王建?爽朗的談著當初認識蘇法昭的經過,直接而坦白,「有她在就覺得很溫暖、有依靠。我相信吸引力與舒服在感情的交往中,一定會合而為一,」王建?道出他對愛情的體會。
而因為愛情,三個月內減肥11公斤的陸蓉之,結婚後看起來比以前年輕了近十歲。她認為戀愛是生命中最有生命力的階段,但是有生必有死,當愛情疲乏時,在婚姻中發展出一種親情,這種親情可以讓兩人的關係比較穩固。
一生在情場起落,陸蓉之深深感覺,愛情最迷人的地方是在開始的時候,那種渴望、追求而還沒有確定得到的感覺。但是那不是愛情最幸福的地方。
「一個真正動人愛情,是那份不可取代的善意,因為真正相愛的人是彼此善待對方,如果能夠得到那份善意,那是世間最美的愛。那份善意,我們找到了,」陸蓉之說。

你的愛情品質高不高?

耶魯大學心理學家史坦堡(Sternberg)曾經發展出一套理論,他認為愛可以分為三部份,用一個三角形座標來呈現,。愛的三元素是親密關係、激情和承諾。親密關係是指互相扶持的情感,以及在愛情中表現的溫馨行為。激情主要指的是性引起的情緒,以及激發熱烈情感的需求。至於承諾,從時間的長短比較,判斷愛不愛一個人,所需的時間很短,真正花時間的是實現對感情所做的承諾。
當事人的三角座標吻合與否代表他們對愛情的滿意程度,如果差異太大,顯示雙方正逐漸撤退,對彼此的情感需求不易給予回報。
當愛情三角座標出現警訊的時候,千萬不要置之不理,既然雙方都在改變,尋求彼此的調適,讓愛更茁壯,是非常重要的。愛情是不時變動的,兩人必須不斷地進行了解,重建關係。
(資料來源:馬斯特與瓊生性學報告“The Triangle of Love “by Robert J. Sternberg、Health the Basics)

愛情魅力為何消失?

精神學家里布維茲懷疑,激情之歸於平淡是早就設定於腦部的生理機能中。他的理論是,腦部無法長久負荷戀愛的興奮狀態,因此戀愛終要降溫。這可能因為神經末梢逐漸習慣PEA而變得遲鈍,或者腦部無法再承受PEA或其他化學物質的猛烈攻擊而讓PEA減少分泌。
激情過後,繼而出現的是相伴相依(attachment)這種沈潛的情感。當狂烈的愛情褪色,和喣的恩情漸濃之際,一種似安非他命使人亢奮的化學物質會在腦中開始分泌,這種物質稱為腦內啡(endorphins),與PEA不同的是腦內啡撫平心靈,遏制痛苦,消除焦慮。里布維茲指出,進入相依為命階段的伴侶會互相啟動對方製造腦內啡,賦予對方安全、穩定及寧靜的感受。
自相吸到相依,乃是人間情愛的普遍過程。在情場上的過來人,往往有一個共同的體會,要讓愛情長久,終必從激情中發展出更溫潤的情感,一種介乎愛情、親情、友情、恩情的關係。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