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醫生需要對病人更有同理心

圖片來源 / 陳昱任
瀏覽數3,389
2011/07/14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52期
放大字體
從五個多月前開始,我鼓起最大勇氣,按照牙醫師指示規律就診,徹底「整治」門面。
過去,我是個不到牙疼、長膿包等所謂「牙科急症」的最後關頭,絕不輕上診察椅的牙科患者。然不幸的是,不知是嗜吃甜食抑或諱疾忌醫,卻造就了一口爛牙──對於靠一張嘴謀生的精神科醫師而言,始終是個難以啟齒的缺憾。

為此,我偷偷翻閱了牙科學與心理學相關文獻,都有關於「牙科恐懼(dental fear)」現象的描述,且鄭重其事統計其盛行率、分析可能成因、以及擬定治療對策。據稱5~10%的美國成年人有嚴重的牙科恐懼,也就是「牙科畏懼症(dental phobia)」,但看在精神科醫師眼裡,卻絲毫無法轉換成「同病相憐」的療效。

分析我的牙科畏懼症

說來諷刺,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是最有效的非藥物治療,卻也正是我的必備基本功。有此困擾者可先學習放鬆技巧,再透過想像或實際接觸,採漸進方式暴露於牙科治療情境,直到恐懼與焦慮能有效克服。

但有專家指出,恐懼並不全為治療情境觸發,牙醫師若能以非威脅性的語言與態度預先解說治療過程──包括聞到的氣味、發出的聲響等,並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以稱讚做為正增強(positive reinforcement),病患便能透過「認知重建(cognitive reframe)」,以新的正向態度戰勝「牙科恐懼」。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內容,訂戶登入看全文
看更多
譚敦慈教你正確洗電鍋!一顆檸檬就搞定 覺得自己年輕的人,通常蔬果也吃得比較多 早餐這樣吃 讓你的大腦火速開機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認識「妥瑞症」:不是精神疾病,不會影響智能發展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