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勝雄(門諾醫院院長) 到東台灣買靈魂的人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瀏覽數11,992
1999/05/01 · 作者 / 黃惠鈴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8期
放大字體
在花東縱谷的公路上, 常常可看到一台綠色的克萊斯勒吉普車奔馳, 車門上髹著「基督教門諾會醫院」白字。 坐在駕駛座的,是門諾醫院的院長黃勝雄。 享譽美國腦神經外科的黃勝雄為何放棄百萬美元年薪,回到台灣? 他為何選擇門諾醫院? 身兼行政工作、開刀看診的他,在經營門諾醫院、籌設門諾大學, 遇到什麼阻力?

第一次見到花蓮門諾醫院院長黃勝雄,是在送冬迎春的二月天。

站在花蓮鯉魚池畔的高臺上,黃勝雄指著對岸的鯉魚山說,翻過山就是將來設立門諾大學與老人長期照顧社區的位置。他侃侃而談訴說願景的神情,令在場的人忍不住把他和以一句「我有一個夢」(Ihaveadream)傳世的美國民權運動者金恩博士,聯想在一起。那一天有點冷,也飄著點雨,不過黃勝雄的夢,溫暖了在場每個人的心窩。

三月底,第二次見到黃勝雄時,雖然前一天才剛從夏威夷參加會議回來,黃勝雄一早就進醫院為病人開刀,下午緊接著又一直忙著開會。過了約定時間30分鐘許,才見到他邊走進行政辦公區,邊和一位院內同仁討論。一聽祕書提醒訪客已來到,黃勝雄猛然記起,趕緊以小跑步進院長室,直說抱歉,然後又不好意思地要求,可否讓他先上洗手間?原來他實在忙得沒時間。

兩個星期後,第三次見到黃勝雄,這次他比前兩次見面時,都還要顯得疲累,而且辦公室裡還多了個行李箱。原來,他前一天剛從英國開完會回來,一下飛機還來不及回家,就直奔醫院,晚上還輪值夜班,一直忙到隔天清晨5點才得以回家稍寢,但8點多他又出現在醫院了。

過去五年是人生最有意義的時間

在利用時間與同仁討論並勘察正在興建的院內工程後,9點許,黃勝雄進診察室開始看診。五十幾個病人掛號,過中午還看不到20號,院內人員照往例送進來便當,一旁的護士小姐透露,院長總是一直忙著看病,抽不出時間去吃飯,往往等到實在餓得受不了,才隨便在診察室裡匆匆扒飯盒止飢。結果,等看完所有病人時,已經到下午5點了。

看他這麼忙碌,忍不住為他擔憂,不過,黃勝雄以他一貫的溫和語氣,淡淡地說:「我回來就是希望能多做點事,累一點也沒有關係。我常跟美國的朋友講,過去5年是我人生最有意義的時間!」

黃勝雄原在美國行醫25年,在腦神經外科表現傑出,曾是美國總統雷根遇刺後,六人醫療小組的成員之一。但因門諾醫院前外籍院長薄柔纜一句「美國很近,花蓮很遠」,感嘆許多學醫的台灣人,寧可遠渡重洋到美國,也不願到花蓮服務的情況,而深受撼動,於是毅然放棄超過百萬美元的年薪,在1993年他55歲時,選擇飛回台灣的後山──花蓮。

回台灣買靈魂

「我是回來買靈魂的。我會從美國那麼富裕的地方跑回台灣,是上帝的calling(召喚),」他說。

對篤信基督教的黃勝雄而言,當醫生最大的心願是要效法史懷哲。但他發現自己在美國賺錢,根本不像史懷哲。所以從1983年起,每年他都會花一個月到開發中國家,作短期醫療服務。

而1986年時,他曾來到門諾,跟薄院長工作一個月,讓他覺得很甘甜,尤其眼見薄院長等人雖是外國人,卻願意在花蓮奉獻大半輩子,更何況他是台灣人,難道不能嗎?加上每當他置身在墨西哥等國時,發覺自己好像個資本家,不是去奉獻,倒像是去施捨,那種虛假的感覺,實在不是他想追求的。

因此當薄院長在1991年退休後,徵詢黃勝雄回國的意願時,他願意回來。

「我覺得我在台灣長大,了解台灣、奉獻台灣是我的責任,雖然我沒能一輩子奉獻,但我至少不應該在海的另一邊說風涼話,我應該回來說聲謝謝,」黃勝雄說,他計劃以55歲到65歲十年的時間,好好為台灣做事。

到門諾5年多來,他常常七點半就進醫院,忙到晚上十一、二點才能回家,加上因為院內的外科醫師不足,他自願輪值班,有時一忙就是到清晨,然後第二天又有一大堆事等著,忙不勝忙。

院長的祕書堯文譓記得,去年有段時間,黃院長因連續3個月密集值班、開刀,極度操勞,而發生暈眩、走路不穩的情況。結果有次幫一名腦瘤病人開完刀後,黃勝雄竟臉色發白。當她看到黃勝雄自己扶著牆,兩眼無神、直視前方,硬撐著走回辦公室時,她難過地不敢進辦公室,怕自己會哭出來。

開著吉普車上山下海

除了在醫院忙碌外,黃勝雄也常常開著他稱為「上山下海都可以用」的吉普車,到花蓮偏遠的原住民部落,為交通不便的村民看診。另外,每兩個星期他也會開車到台東基督教醫院看診。

如今5年過去了,門諾醫院在他的帶領下,比以往更蓬勃。經擴建後,目前醫院的病床數從兩百多床增到六百多床。

而且,接下來他有個夢想是希望募集足夠的錢,在台糖答應出租的9公頃甘蔗田裡,設置老人長期照顧社區。因為花蓮地區65歲以上老人的比率約11%,比台灣地區8%的比率高出許多。另外,黃勝雄也希望在老人社區旁,設立門諾大學,提供原住民另一個教育機會,藉此幫助他們改善困境。

在籌劃願景的同時,另一方面,黃勝雄卻為招募不到台灣本土的醫生而傷腦筋。五年多來,與他面談過的醫師不下50人,每個到門諾來看的醫生,都說印象很好,很喜歡來。但等到離開後,每個人都有藉口,沒人願意來,「以後這個醫院誰去承擔?」黃勝雄相當憂心。

醫院的人員也透露,有些年輕的腦外科醫師以「院長是要來奉獻的,而我們不是」為由,要求的薪水,竟比黃勝雄領的薪水還高,在醫院無法支付的情況下,而不願意來門諾任職。

前一陣子黃勝雄過60歲生日,院內同仁送他一幅寫著「為主焚而不燬」的小匾。這是黃勝雄最喜歡的一句聖經經文,也是他處事的座右銘。

雖然初回來時的滿頭黑髮,經過5年的勞累,如今多已霜白,他依然每天活力充沛,不停為醫院而努力。對於別人的敬仰,他更是不敢接受:「其實我是一個泛泛之輩,跟大家都一樣,不配去指示人家,我只是很樂意跟人家分享我的生命、我的快樂,如此而已。」

在結束訪問,由門口一名警衛先生開車送往花蓮機場的途中,這名警衛談及在醫院裡,大家都有從心出發,幫病人服務的體會,對於黃勝雄的辛勞,大家看在眼裡,都很心疼:「我們醫院裡很多人都在為院長祈禱,希望他健康。」

也許,黃勝雄的歸來,不只買到他自己的靈魂,也幫助其他人找到自己的靈魂。

看更多
5歲童遊澎湖疑熱衰竭亡 錯誤消暑法看清楚 每天一分鐘高強度運動,有助降低肥胖風險 愛情魅力何處來?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項目
以走路觀察外在世界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