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如何放下壓力?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11,997
1999/07/01 · 作者 / 邱玉嬋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0期
放大字體
正當人生的壯年,事業的巔峰,在家庭與事業的雙重挑戰下,他們如何面對生活的壓力?又如何在生活的多種面貌之間,找到和諧的平衡點?

劉進榮,30歲,資深軟體工程師

忙,就要忙得心甘情願

我是研發人員,我們幾乎每半年就要推出一個產品,有時趕進度時,9點多來上班,晚上11、12點回去是常有的事情。不趕進度時,時間就可以比較正常。

我們自己的自主性很高。很多事情有自己決定的權力,別人會給建議,但是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程度,自己最清楚。

對自己來說,這反而是減少壓力的一種方式。因為對這個領域很有興趣,才會投入,對工作內容有興趣,看好它的前景,所以有比較高的誘因讓你去做這件事。所以雖然工作量很大,但是心理的負荷不會那麼強。

像大年初三我們就來加班。大家都講好,共體時艱就覺得心甘情願。這有一點像是創業精神吧。因為知道對公司影響很大,大家都可以互相配合。

通常知道自己在忙些什麼的時候,就比較不會有疲累的感覺。像現在有個問題產生了,大家一起討論、熬夜、克服這個問題,就變成一種挑戰。如果能順利解決的話就很有成就感。身體會覺得很累,過程可能會很緊張,但是結束時,心裡就很輕鬆。

通常有好的規劃,按部就班,逐步完成事情,自己就比較不會面臨突如其來的壓力。

生活和工作應該有點距離

我不習慣下班把工作帶回去,寧願在公司做完再走。我家裡沒有電腦,這是一個很好的藉口,回家可以不用寫程式,頂多讀讀論文。工作和生活應該有點距離,當然工作最好變成生活的一部份,但是工作和休閒有一個界限。有時候回到家裡還要看到工作,心情不是那麼好。

我喜歡爬山,如果一直在工作都沒有休假的話,會很盼望有一段時間可以出去走一走。回來以後,工作比較專心,也比較不會繃得那麼緊。

平時爬爬小山,只是健身,享受大自然,放鬆自己。但是在爬大山過程中,對自己是一個挑戰。

爬大山,你會完成一件平時站在平地上從來想像不到的事情。在山上很多想法都不一樣,以前我對台灣的認識都是平面的,都是坐車可以到的地方。但是台灣也有立體的地方,平常不存在你生活之中,但它也在台灣裡面。爬山看台灣是立體的觀點,而不是平面的觀點,會對生活環境會有不同的體認。

認識植物也是很大的樂趣。身邊的東西不注意,就不會在你生命中佔有任何角色與地位,但是了解知道它的面貌、習性,下次再遇到,就像遇到很多朋友一樣。

柳湘琦,35歲,旅行社總經理

獨處的時候,別找我

我每天7點起床,送八歲和四歲的孩子上學,9點到公司,下午5點下班,經常到七、八點才走。

進到公司後,我就全心全意工作,我可以同時接兩支電話,再弄個報告。但是,中午休息時間請不要打擾我,誰也別來管我。現代人常覺得時間不夠用,我一點都不覺得不夠用。

我最喜歡早上10點、11點見客戶,因為11點50分我就要走,否則又得留下來吃中餐。要不然就是下午2點、4點,5點鐘以後不約訪,因為談完可能又接近晚餐,而我不應酬。和多數的女性不同的是,我會拿小孩當擋箭牌,說要回家帶小孩,大家都可以理解。

我很清楚做不了所有人的生意。所以不貪心,非常清楚自己要什麼。我有三年計劃一定要達到,五年計劃儘量達成,十年則屬於半夢想。衡量自己能力,不給自己不可能的任務。定了位後要設限,人不可能沒有極限的。先設限,才能在你的生活中,生命中,在整個地球裡把定位找出來,把工作領域找出來。做該做的事,認真每一秒都去做。人要活得快樂。不要對自己要求太高。儘量想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每天我和女兒通兩次電話,問他和奶奶在一起如何,隨時保持關心。我也把手機號碼給她,當她需要我的時候就可以找到我。讓小孩知道我永遠在她身邊。其實小孩每次想到你,都可以和你講到話,她就滿足了。

如果要加班,我會先打電話給她,媽媽要加班,你先為媽媽吃一點,回家後,媽媽再陪你一起吃。

珍惜獨處時刻

我如果因公出國,就順便去玩。因為這時候是唯一可以脫離家庭和小孩的時候。我覺得大人還是需要獨處,不能一直有小孩在旁邊。否則你會覺得自己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千萬不要讓自己有這種想法。有時間獨處,出國回來,更愛小孩。

壓力大的時候,我就大哭一場,叫一叫,哭完了就舒服了。以前在美國我打開冰箱大叫,現在則到KTV,藉由麥克風叫出來。或者看一些無厘頭的電影,例如周星馳,看完、笑一笑,壓力就不見了。

星期日我一定要睡飽。星期一不穿黑色或顏色很重的衣服。因為星期一已經很煩。

每天喝一瓶保特瓶的水。不抽菸、不喝咖啡,以免壓力更大。

壓力大,回家很累時,我就叫四歲的兒子,用腳踩我的背,他玩樂,我享受放鬆。

我有七瓶沐浴精。依心情換不同香味,沈浸在氣氛裡讓我可以放鬆。例如有一次我從高雄灰灰的空氣回到台北的家,我就用薄荷香味,整個人一下子都甦醒過來。

英淑玲,30歲,加護病房護士

活在當下,頓離煩惱。

在加護病房工作,最大的壓力是病人的病情變化,一個護士照顧兩個病人剛剛好,照顧三個人就很有壓力。

但是,病人的病情你永遠很難預料。如果病人血壓突然掉了,就很緊張。例如昨天晚上病人大出血。大夜班的護士都快哭了,病人一直出血,她就忙著掛血、領血。血壓一直掉要處理,噴了一床的血,一直要幫病人換床單、換衣服。護理紀錄平常四點半就要寫完,她到五點還沒寫。其他病人她也顧不到。

上班有壓力,只要一踏進去就感覺到壓力,但是只要一下班,離開就是離開了,沒有必要把那裡的壓力帶回到自己的生活裡。

剛開始,很年輕的時候,那些事情會跟著你回來,後來就學習如何去放掉。只要離開,就放下,不會一直把它背著。

常常要面對病人的離去,之前有一點難過,因為和病人有醫病關係,會放一點自己的感情。就像是失去一個朋友。現在學會隔離自己的情感。不會每個病人,都放私人的感情下去。不能說是麻木,而是保護自己的方法。

因為不可能永遠處在這種難過之中做這份工作。我可以做到視病猶親,但是不會真正把感情放進去。

現在我晉升副護理長的報告也不寫了,我不想只為了升遷做事情。其實只要享受到工作的樂趣,你就會很愉快。但是大部份的人就是工作。

成就感自己找

我的工作有一部份的成就感來自於,這個病人快死掉了,但是好像因為你做了什麼事他活起來。就好像仙女用仙女棒點了一下,他就好了。那種為病人找到一條生路,把病人拉回來的感覺很快樂。

有些大夫會說,跟你上班我很放心,也是一種成就感,因為他很信任你。其實我覺得成就感要從很小的地方去找。有些家屬很信任我,這也是一種肯定。

曾經有一陣子,面臨低潮。也想辦法要突破、想轉行。我會問自己適不適合做這個工作?會作一些review。為什麼會這樣?宗教給了我答案。佛家講因果,親手開一個端,你就必須要去結束它,種這個因,所以有這個果。所以事情來的時候,我就會心甘情願去承受。因為如此才會有一個出口。比較會去面對,逃避沒有用。

我現在正在寫書。回顧八年的護理工作生涯歷程,所經過的每一個故事。這些事情看起來都有很多意義,不管是生或死。所以好像有一點力氣再往下走。我想我會想繼續做下去。只想做臨床,不想做護理長。

這個工作很有趣。人生病以後,脆弱面就出來了。我常常把自己抽離開來,去觀察人本質的變化。看病人、看同事,他們不一樣的面貌。

皈依密宗後,宗教變成我生命的重心,很多想法都因宗教改變。最近的例子是遭到同事毀謗。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氣到發抖,可是我一點生氣也沒有。

以前我會去辯解,把狀況弄得更糟糕。現在我保持沈默。如果你要聽真相,你就來問我。這件事正好給學習在重要時刻沈默,並且學習忍辱的機會。

不會去想太遠的事情,是我這幾年學到的事情。有些事你先操煩,但是事情未必像你想像的那樣進行去發生。不用想那麼多,只要現在的事情做好就好了。

﹝邱玉嬋採訪整理﹞

看更多
成人也會感染腸病毒卻不自知 孩子有這些症狀快就醫 91歲依舊耳聰目明、滿口真牙 老國醫的長壽養生秘訣 降血壓健走法重點:走路時別再隨步伐前後擺動手臂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兩性關係
鄧惠文:處理失落感,家庭關係不能「順著習慣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