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孩子面對人生無常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瀏覽數6,021
1999/11/01 · 作者 / 張曉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4期
放大字體
孩子成長的路上不一定總是平安順遂,如何培養孩子復原力,面對創傷意外?怎樣幫助孩子走出創傷陰影?

人生無常,意外總是讓人措手不及。不同心理學派對兒童創傷的研究都指向一個共同的結果,同年時期遭受重大創傷,調適成功與否,攸關個人一生性格的形塑。

如何協助孩子培養復原力面對創傷,以及走出死亡陰影,是家長或照顧者的功課。去年一月,台北市「小科學家安親班」發生酒精燈爆炸意外,造成六名學童灼傷,小學三年級的奇奇最嚴重,因為毛背心著火,造成臉頰、胸部、頸部三度灼傷。

氾濫的同情與憐憫

事隔一年多,才剛解除彈性面罩酷刑,臉上雖有傷疤,卻仍不減斯文俊秀的奇奇,偎在媽媽懷裡,一面扶著眼鏡,略帶靦腆的說起那場火災。除去事發當時的描述,烙印在腦海裡最不愉快的記憶,不是治療過程中反覆的開刀清創、質皮與復健的痛苦,而是有些大人自以為是的同情與憐憫。。

「護士幫我擦藥,就聽到旁邊很多人說,唉!好可憐喔…。好像擦藥一定要被嘆幾聲一樣,不知道被說了幾次,可是絕對不是同一個人。那時候怕細菌感染,要理光頭,結果理髮的阿姨來,就問我說,唉,你爸爸是做什麼工作的啊?我就說是賣牛肉麵的,那阿姨就說,唉,這樣啊。剛好有一位護士走過來,她就跟那護士說,這小朋友真可憐,他爸爸是賣牛肉麵的,唉……。好像意思就說,唉,他燒成這樣子,他爸爸不知道要賣多少碗牛肉麵,才能付他的醫藥費。好像我很可憐讓,我覺得不怎麼高興。媽媽永遠都不會說我可憐。」奇奇不平的說。

全家共度治療考驗

事故發生那時,在加護病房看到生命垂危、面目全非的奇奇,爸媽心都碎了。但是爸爸想,事情已經發生,應該面對,於是積極行動起來。

爸爸不顧醫護人員詫異眼光,拍下奇奇受傷模樣,好讓關心的人可以從照片知道奇奇的治療情形,也減少頻繁探訪而被感染的可能。沒想到這幾本用相片做的療傷日記,竟成為醫師的教材,以及勉勵奇奇做復健的原動力,因為「進步看的見」。

爸爸毅然將牛肉麵店歇業100天,全家住進台大,就像電影「美麗人生」中的爸爸一樣,奇奇爸爸說笑話又帶動氣氛,常讓人好奇的引頸探望,想知道這家人為什麼住院還那麼快樂。

媽媽也是,從小和兒子就無話不說,奇奇受傷後媽媽不斷的找資訊,問專家,也告訴奇奇,「所有的治療你不懂就問,問到你清楚瞭解為止」。陪著奇奇做復健,到「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接受心理輔導,也和學校老師保持聯繫。

當奇奇主動要求回學校時,媽媽陪他去,果然如預期中有小朋友脫口說戴口罩的奇奇是「妖怪」,媽媽告訴奇奇,「那些小朋友是因為無知才這樣叫你,你並不是妖怪。」

老師也特地讓全班同學對奇奇發問,脫下面罩讓同學摸摸他剛癒合的幼嫩皮膚,同學們瞭解之後,很快就如從前和奇奇打成一片。

復原力是療傷關鍵

面臨人生重大事故或災難,對成人士考驗,對身心尚在發育的朦懂孩子更是重要關卡。有的孩子能夠克服這些突如其來的考驗,健康穩定地成長,有些卻無法揮去夢靨,終其一生生活在陰影之中。其中的關鍵在兒童的復原能力(resilience)。

東吳大學社工系副教授莫蔾藜整理有關復原力的研究後為文指出,復原力指的是一個人雖然遭受創傷與壓力,還能在困難中積極的生活,抵抗壓力來源,保持身心的健全。

而兒童復原力的發展,關鍵在於孩子生活環境中,具支持性關係的重要成人,樂觀、開朗的個性,遇到困難能面對問題,以及社會人際關係良好。歷經重要灼傷卻能走出陰霾的奇奇,是復原力良好的最佳見證。

創傷孩童復原的如何,在於照顧的大人如何處理。奇奇並不喜歡不知情的人對他氾濫過度的同情,還好爸媽並沒有加入憐憫溺愛的行列,而是接受燙傷事實。

奇奇換藥痛的直哭,媽媽陪著他;要開刀質皮,只要進開刀房超過一小時,媽媽便會焦慮的走來走去,爸爸就得安慰媽媽;爸爸媽媽也曾在夜裡為奇奇一起哭泣。他們還是努力以平常心、積極正向的態度和行動,陪著奇奇克服治療和復健的種種挫折。

需要情緒發洩的出口

和大人一樣,重大創傷的孩子對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也會憤怒不平,若未加以關懷紓解,日後孩子就有可能出現偏差的行為。

一個幼稚園的小朋友,在學學校被同學戳傷眼睛,造成一眼失明的終身遺憾受。傷後爸媽忙著打官司,忽略他心理上的重創,原來活潑的個性變得沉默,甚至拿筆要去戳同學。他哭著對老師說,「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他把眼睛還給我……。」透過靖娟兒童安全基金會的聯繫,幫忙這小朋友至兒童精神科就診。

中原大學心理系主任梁培勇比喻,心靈創傷像一個傷口,即使不理會他也會自己癒合,但疤痕下面可能已經發炎擴大,等到身體抵禦不了時,就會引發更大的感染。照顧者要注意的就是讓孩子可以自在的發洩情緒。

奇奇曾向媽媽說,真倒楣,意外慢三秒鍾發生就好了,因為他正要去上廁所。媽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趕緊問護理長怎麼辦?

護理長就問奇奇,你說三秒鍾,為什麼不是一秒鍾或兩秒鍾?意外就是因為事先都不知道才叫意外啊,這是無法防範的。奇奇事後也說,我知道這是沒有答案的,我只是要講一講。

從事兒童心理輔導多年的東海大學附設小學輔導員陳媛媛表示,,受創傷的孩子會有一段時間的情緒困擾,需要安全與被愛的環境,幫助他克服他的恐懼和無助,也讓他有自主控制的能力。

奇奇復原期間,傷口開始結疤攣縮,必須戴彈性面罩,經過醫師的解釋,他自願將每天戴的時間延長,好縮短整個治療期限。這面罩不但緊,更不舒服的是癢,除了冰敷以外,實在受不了,奇奇就踢牆出氣。為了增加血液循環,還得頭低腳高倒著睡,奇奇管這叫「下地獄」媽媽常幫他調姿勢,「媽媽送我下地獄」他頑皮地笑說。

回歸生活軌道

媽媽和爸爸陪奇奇一路走過創傷與復原,將來也還需整型,其中苦樂不足為外人道。共同的感覺是,遭逢意外重要的是要樂觀的面對問題,找各種社會資源幫助。

奇奇現已回到過去的生活軌道,還當選班上的模範生,回到音樂班學打擊樂,在演奏會上,班主任要表揚他的勇氣,爸爸和奇奇都覺得不需要這種特殊對待,因為在音樂班裡,奇奇和其他小朋友一樣,都是正常的孩子。

陪伴孩子走過死亡陰影

對兒童成長具意義的親人或照顧者過世,更會造成孩童重大的失落。

乖巧的偉君是小學三年級的模範生,九二一地震失去了媽媽和弟弟,自己和爸爸也受傷。阿嬤叫他「勇敢不要哭,不然媽媽和弟弟在去天國的路上會放心不下,」偉君懂事得體,但偶爾會退回自己的世界、眼光無神不說話。

社工師王貞力看到偉君身邊有一張弟弟的照片,就問她,假如弟弟現在坐在你面前,你有沒有什麼話要跟弟弟說,她說:「弟弟,你好可愛,我好想你,我現在回家都是一個人,姊姊都不能陪你一起玩……。」她自責的說,「地震時我也很害怕,我沒有叫醒媽媽和弟弟,是我不對。」還說,「爸爸告訴我,可以擲神茭和媽媽說話,可是都沒有成功,是不是媽媽在生我的氣,不理我了。」她也跟社工師秀華說:「阿姨,我好想我媽媽啊。」秀華心疼的把偉君抱進懷裡,兩人都哭了。

哀傷處理五步驟

市立婦幼醫院兒童心智科醫師鄒國蘇,以及台北家扶中心游淑貞主任皆不約而同表示,親人過世,大人忙著處理喪事,常常忽略處理孩子的情緒。大人常以為「孩子會忘記」,或是「要孩子勇敢不要哭」。事實上孩子卻以自己的方式療傷,以為自己不乖,所以親人才會開他;或因為自己存活下來而覺得罪惡,影響成年之後的心理。

專家建議處理孩子的悲傷和失落,有五個步驟:

1.承認事實

2.經驗悲傷情緒

3.哀悼並宣洩悲傷

4.適應生活情境的改變

5.面對未來生活

社工師後來向阿嬤解釋,需要讓孩子發洩情緒,准許孩子去殯儀館為媽媽送行。也設法減輕偉君的罪惡感,告訴她,「因為到天堂的路很遠,媽媽可能還沒聽到你在找她。」以幫助小偉君的心靈復原。

紓解對死去親人的思念

東大附小輔導員陳媛媛提醒大人注意,應該尊重孩子有哀傷的行為,傷心難過都是孩子生來的權利。其次要讓孩子知道,生死無常是很難預料的,但可控制的是悲傷時間的長短,不要妨礙孩子將感覺抒發出來,不要以大人的出發點去指正孩子。要跟隨孩子的發展和思考,引導他的情緒表達,例如畫畫、辦家家酒、寫日記、看照片等都是。

這是鄒國蘇醫師接觸過的真實故事,小男孩在南部由阿公阿嬤帶大,到念幼稚園時才回到台北。但他離開南部後很不適應,常常要回去找阿嬤,在學校也交不到朋友,爸媽很頭痛

阿嬤後來患癌症,父母親猶豫著要不要讓他去探望將不久於人世的阿嬤。鄒醫師向小男孩解釋阿嬤生病,以及快要過世的事實,促請爸媽趕快帶小男孩到醫院陪伴阿嬤,讓他握著阿嬤的手參與道別,也讓小男孩參加葬禮。

小男孩在道別式上哭的好傷心,他說:「我要哭,而且要哭的很大聲,讓阿嬤聽到,知道我捨不得她。」

喪禮過後不久,小男孩常常玩著喪禮的辦家家酒遊戲,爸媽從醫師那兒了解這是他解除對阿嬤絲念情緒的方式,不去打擾他。

人生無常,世事難料,但是給孩子一個充滿關愛、穩定安全、樂觀積極,能夠發展良好復原力的環境,卻是父母或者照顧者需盡力做到的。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什麼是疤痕?

從打針、穿耳洞,到摔跤、車禍、剖腹生產、各種外科手術,造成傷口的原因有很多。一般來說,如果傷口僅止於表皮,通常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甚至完全沒有疤,如果傷到更深的真皮層、皮下組織,就有可能形成疤痕。疤痕若...

看更多
喝咖啡會骨質疏鬆嗎? 防止骨質疏鬆,這樣補「鈣」最有效! 「起司補鈣」要挑對  吃錯骨鬆更嚴重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中醫養生
中醫師談咖啡:陰虛、濕熱體質少喝、吃中藥應間隔2小時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