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修復曙光乍現

圖片來源 / 陳昱任
瀏覽數8,730
2000/06/01 · 作者 / 邱玉蟬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期
放大字體
脊髓神經再生的研究在近幾年有突破性的發展,或許有一天人類可以不再有「癱瘓」問題。

如果把大腦形容為最高的指揮總署,脊髓就是它傳達命令的管道。脊髓和腦一起構成中樞的指揮系統。脊髓是腦和身體其他部位的訊息溝通及傳達命令的要塞。

例如我們感覺手臂癢,這個癢的感覺,從手臂的神經路線往脊髓傳,再由脊髓往上傳到大腦,大腦接受到癢的訊息,下達一個「抓癢」的命令,這個命令從大腦經過脊髓往下傳到手臂去抓癢。

脊髓約42∼45公分長,從腦部延伸至腰部,共分成31節,每一節分出一對脊神經,醫學上依他們從脊椎穿出的位置來命名。例如頸神經有8對,胸神經有12對,腰神經為5對,薦神經5對,尾神經1對。他們分別支配人體的上肢、胸腹部、下肢及內臟的活動。

脊髓台語俗稱「龍骨髓」,受脊椎骨保護,位於脊椎骨所形成的中空管腔中,脊髓直徑約一個小指寬,像豆腐一樣,白白糊糊的,周圍有腦脊髓液(俗稱龍骨水)保護。所以脊髓的最外層是脊椎骨,接著是龍骨水,是處在雙層保護的防震環境中。

正因為脊髓像豆腐,所以一旦受損,無法再生也很難修復。脊髓一旦受損,大腦和四肢、內臟之間的聯繫管道就中斷,感覺無法往上傳,大腦的命令也無法往下傳達,因此會造成感覺、運動或大小便、排汗功能等不同程度的喪失。

損傷的部位愈高,病人所喪失的功能會愈多。例如「超人」所損傷的位置是頸椎第2節,所以連呼吸都有問題,必須依賴呼吸器,更不用談脊髓更下端部位所傳遞的訊息,例如四肢的活動、膀胱及腸子的活動、排汗調節等都有問題。

病人剩下多少功能,除了和損傷部位有關,損傷的程度也有影響。如果是完全損傷那是最嚴重的,不過約80%病人是屬於不完全損傷,所以可以以復健方式,把殘存的神經機能發揮到最大。

所以即使是頸椎第5、6節損傷,可能會造成四肢癱瘓,但是如果是不完全損傷,就可能可以藉由復健讓病人坐在輪椅上,甚至訓練拿筆、拿筷子、敲鍵盤,達到生活自理,不需依賴別人。

脊髓神經再生曙光初露

潛能發展中心董事長劉金鐘就是復健的最佳典範。頸椎第4節受損的他,從不會翻身,經過幾年的努力,可以用手操作汽車、開車四處跑。

不過,脊髓神經再生的研究在近幾年有突破性的發展。1996年台北榮總神經外科主治醫師,也是陽明大學副教授鄭宏志,在瑞典卡洛琳卡斯學院實驗室成功地使癱瘓白老鼠的脊髓神經再生,雖然還有些顛跛但已可以走路。這個研究轟動全球,不僅在權威的「科學」期刊發表,更被美國總統柯林頓稱為本世紀三大重要科學發現之一。

因為如果神經再生技術突破,或許有一天人類可以不再有「癱瘓」問題。

鄭宏志取老鼠自身的18條肋間神經當作連接受損脊髓的橋斷,把重要的神經路徑經由這些橋斷修復連接,並且以組織膠加上生長素填進移植區固定,最後再用自製的S型鋼環固定脊椎,三個星期後白老鼠開始有復原的徵兆,2∼3個月後後腿功能明顯恢復。

目前鄭宏志在台北榮總神經再生實驗室所進行的全球第一個的人體實驗也已經完成,目前正在撰寫論文中,他透露:「研究結果是相當令人滿意的,沒有副作用,不論是剛受傷或是受傷七年以上的病人都有進步,而且進步的程度是以前無法想像的。」這些研究結果預計在今年年底前發表。

鄭宏志認為,中樞神經的損傷或中樞神經和周圍神經交界的損傷,經由我們的研究會一樣、一樣的解開,將來的效果可以達到比較完美。

幾年前「超人」克里斯多夫李維在一次演講中當眾宣布,他打算在50歲生日時恢復走路的能力,現在他已經47歲了。

和克里斯多夫李維接觸過,也看過他的脊髓攝影片子的鄭宏志認為,「超人」要重新走路是可能的,只是因為損傷比較嚴重而且傷及頸椎第2節的高位,所以時間也許沒有那麼快。

任何一點進步都很重要

多年研究,鄭宏志體會出來的哲理是,「要解決脊髓損傷的問題,並不是找到一個藥或是一個方法,就可以完全解決所有的問題,不同個案要有不同治療的方針。例如,可能必須依不同情況調配的生長素『雞尾酒』並配合特殊的修復技術。」

很多脊髓損傷的人一直對神經再生抱有殷切期待,希望神經再生的技術可以完成他們重新站起來的夢。

鄭宏志認為:「目前講『可以再站起來』,似乎還講得太過自信,只能說如果經過適當評估,神經再生術對於某些病例仍然將會有進步空間,當然仍必須視每個人情況而定。」他強調,對脊髓損傷的人來說,任何一點進步都有很重要的意義,能多感覺一些、能多動一些,或是原先要包尿布但是現在不用,都是很大的事情。

對於脊髓的修復的研究,鄭宏志仍在努力。

看更多
網路流言真相:柿子可不可以配香蕉、優酪乳? 開大腸直腸癌30年,醫師叮嚀:以飯配菜,而不是以菜配飯 女性下腹痛的五種警訊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專訪
紐約習舞被當空氣 舞蹈美態名師Kimiko 學到寶貴一課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