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讓你得了憂鬱症嗎?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瀏覽數11,404
2000/06/01 · 作者 / 黃惠鈴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期
放大字體
強大的壓力會引發身體一連串的荷爾蒙變化, 甚至會引起憂鬱症,你有可能被壓垮到憂鬱症邊緣嗎?

在即將來臨的21世紀,我們會比較快樂嗎?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全世界目前約有3%,近兩億的人口罹患各式各樣的憂鬱症。到下一個世紀,威脅人類健康最甚的殺手中,憂鬱症將居第二位,僅次於心臟血管疾病。

這股「藍色」(blues)旋風威力日趨激烈,但令人不安的是,醫界對其似乎仍一知半解。

憂鬱症的成因是什麼?科學家已有一段時間將其歸因於腦內部的生化不平衡。

「它與糖尿病一樣都有其生物基礎,」史丹佛神經內分泌學家,《為何斑馬沒有胃潰瘍》一書作者,也是備受讚揚的壓力研究者沙波斯基指出。

他解釋,第一型糖尿病患如果單純是因缺乏胰島素荷爾蒙,同理,憂鬱症大致被認為是因神經傳導物質血清素(serotonin)短缺。而百憂解及其他所謂的「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SRIs)之所以有效,就是因為它們促進血清素圍繞著腦的主要交叉區。

憂鬱症與壓力荷爾蒙

但加州大學精神科醫師同時也是藥理學家的瓦柯維茲的研究,卻顛覆這種既定觀念。

他的研究證據指出,憂鬱症的生理機能根源,可能是當人面臨壓力時,身體釋放的大量荷爾蒙。

他與其他研究者做的一連串研究認為,當人面對真實或想像的危險時,為求生存,身體會釋放一些化學物質。一旦壓力變成根深柢固的慣性反應,這些化學物質就會改變腦部功能。

雖然專家早已知許多憂鬱症患者體內的壓力荷爾蒙分泌量很高,因為憂鬱本身就會令人倍感壓力,所以這種情況不足為奇。但瓦柯維茲認為,因果關係可能恰巧相反:一旦腦中的壓力荷爾蒙作用於血清素與其他的神經傳導物質時,就會引起生化變化,而使人發生憂鬱症。

強大的壓力是隨憂鬱症而來,抑或強大的壓力引發憂鬱症?兩者間有何關連、相關程度有多密切?

沙波斯基認為,憂鬱症終究是與壓力相關的原發疾病。事實上,壓力的確造成生理變化。

例如,一位離婚的單親媽媽一早在尖峰時間趕著上班,或忙了一天後,回到家卻聽到青春期的兒子,正放著震耳欲聾的饒舌音樂。她的腦中馬上警鈴大作:心跳加速,血糖升高,腦中分泌腦內啡(endorphin),以減輕可能的疼痛。有血清素存在其中的一波神經傳導物質,透過她體內的神經系統,在細胞裡逐一發出警訊。下部視丘會分泌CRH,這種荷爾蒙又會通知釋放其他荷爾蒙。另一方面,腎上腺會分泌壓力荷爾蒙:腎上腺素(adrenaline)、去氫上男性酯酮(DHEA)與皮脂醇(cortisol)。

這些物質對人體而言都是很好的軍備,使人能應付外界變化。但當壓力存在的時間拉長,這些化學物質的正常路徑便產生改變——血清素停留於腦的時間變短,去氫上男性酯酮本身變少,而皮脂醇停留的時間又過長。

解開憂鬱之謎

但,到底哪種壓力荷爾蒙會引發憂鬱症?

學者首先指向皮脂醇分泌量的變化。「它就像個燈塔,永遠都在那邊,」瓦柯維茲說。當他開始研究壓力與憂鬱症間潛在的關連時,便直覺將焦點放在皮脂醇。

與其他的壓力荷爾蒙相較,皮脂醇對研究者而言,不僅較易於測量,而且約一半的憂鬱症患者體內的皮脂醇分泌量偏高。

醫界也已有人認為,皮脂醇的高分泌量,與沮喪憂鬱的成因有很強的關連,因為皮脂醇會減少腦中血清素的活動。

「皮脂醇與血清素彼此交談,且是好朋友,」蒙特婁道格拉斯醫院的神經心理學者魯賓如此比喻。

他的研究領域是壓力荷爾蒙如何傷害記憶力。他認為,也許因體內存在太多的皮脂醇這種荷爾蒙,而影響腦中血清素或其他可能會影響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正常運作。

這樣的看法有跡可尋。一個早期的線索是服用模仿皮脂醇效果的類固醇藥物──腎上腺皮脂酮(prednisone)。緊接著,針對庫興氏症候群(Cushing’ssyndrome)患者所做的研究,也有相同結論。

庫興氏症候群患者因垂體或腎上腺長瘤,造成他們體內合成太多皮脂醇,而他們得憂鬱症的機率非常高。但當醫生給他們服用一種可降低類固醇(或皮脂醇)分泌量的抗黴菌藥物ketoconazole時,他們的精神即好轉。

瓦柯維茲懷疑,如果讓患有嚴重憂鬱症的病人服用這種藥,會發生什麼事?於是他和另一名學者魯斯共同研究,並找來9名憂鬱症患者,讓他們服用ketoconazole,觀察其變化。

結果,6名皮脂醇分泌量未偏高的患者服藥後,病況並未改善;另3名皮脂醇分泌量高的患者,在1個月內就覺得病情較好轉。

很明顯地,這個藥物確有其作用。但當瓦柯維茲檢視這3名患者的皮脂醇分泌量,卻令他大吃一驚,因為他無法查出任何剛好與憂鬱症病況減輕一致的皮脂醇分泌量降低的情形。但有趣地是,去氫上男性酯酮的分泌量卻有改變。瓦柯維茲和以往一樣深信,壓力荷爾蒙在引發憂鬱症上,居一席之地,只不過,他現在並不認為皮脂醇是主要因素,改為關切去氫上男性酯酮分泌量長期偏低,是否是憂鬱症的主要危險因子。因為去氫上男性酯酮的功能之一,即是壓制皮脂醇的分泌。另一方面,藥廠也正試圖製造控制CRH分泌的藥物。

童年與情感經驗的影響

儘管一切尚渾沌不明,瓦柯維茲指出,皮脂醇的高分泌量依然是可能發生憂鬱症的重要前兆,也可能是與壓力相關的憂鬱症危險因子中最主要的關鍵。

其他的研究也持相同看法。蒙特婁道格拉斯醫院的神經心理學者魯賓的研究,區辨「高皮脂醇」與「低皮脂醇」的人。他發現,高皮脂醇的人,容易杞人憂天與嚴肅看待事情;而長期皮脂醇分泌少的人,較外向活潑,個性樂觀。

魯賓強調,皮脂醇分泌少的人並非不會罹患憂鬱症。但是依據他研究受試者長期的日常生活,壓力荷爾蒙相當能解釋為何即使處於相同的環境,有些人就是較容易憂鬱,而其他人卻不會。

不過,醫界對為何某些人的壓力荷爾蒙值偏高,目前仍不甚了解。有的研究人員認為,有早年不被關愛或藥物濫用經驗者,如果他們的壓力反應系統已被訓練得高度敏感,在他們往後的生命中,皮脂醇的分泌量會漸增。

哈佛醫學院的研究人員即發現,早期曾有情感被剝奪經驗的羅馬尼亞孤兒,畢生都會出現包括皮脂醇分泌不正常的生理效應。

另一可能原因是,某些痛苦的生命事件使得皮脂醇分泌量長期偏高。杜克大學的壓力專家威廉發現,與沒有小孩的職業婦女相較,有孩子的職業婦女的皮脂醇分泌量較高。有一項研究還發現,即使媽媽整天直接照顧孩子的時間並不長,他們的壓力荷爾蒙每天從早到睡前都持續偏高。

不論該如何解釋,專家都同意長期的壓力確實造成傷害。而一旦發生憂鬱症,可能很容易就不把壓力視為一項因素,因為平常「戰或逃」的反應已經運作失靈──經年累月處於壓力下,已使人的神經系統疲乏。

壓力會引發憂鬱症的新觀念,也進一步改變醫界對治療憂鬱症的看法。

首先,以往醫生認定「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SRIs)之所以對憂鬱症患者有效,只是因它會提高血清素的量。但諸如瓦柯維茲等的研究卻另闢蹊徑,顯示對某些患者而言,抗憂鬱症藥物或許也直接對壓力荷爾蒙發生作用。動物實驗同時也發現,要完全解除憂鬱症的症狀,首先必須降低皮脂醇的分泌量。

不過,瓦柯維茲提醒,對憂鬱症患者而言,要求醫生檢查壓力荷爾蒙的數值高低,尚操之過急,因為皮脂醇或去氫上男性酯酮的檢測目前仍稍微不實際或不可信。即使醫生真的幫病人測量出壓力荷爾蒙值的高低,目前還是無人知道這些結果可能代表病人該吃什麼藥,或它們可以反映出病人腦中有何變化。

「心」藥成為治療重點

治療憂鬱症的另一觀念也正改變。

如同新的研究結果讓心臟科醫師如歐寧胥強調可以冥想、親密關係來對抗心臟病,新的研究發現同樣也建議醫生,對憂鬱症的治療採類似作法。「正常運動,正常睡眠,良好的社交,工作愉快,」史丹佛神經內分泌學家沙波斯基指出。另也有證據顯示,瑜伽、冥想、信息醫學與病友團體等可降低皮脂醇的分泌。

這種新風潮下,藥廠也開始擁抱著控制壓力可預防憂鬱症的觀念,積極著眼於如何降低患者體內分泌的壓力荷爾蒙,來製造新的抗憂鬱藥物。

藥界預期,這種新的治療方式將比現有藥物,更直接減輕憂鬱症病況,或可幫助市場中現有藥物治療失靈的三分之一患者。

不過,瓦柯維茲提醒,這種研究取向尚在起步階段。例如,研究人員還無法確知哪種荷爾蒙才是主要的「搗蛋鬼」。儘管如此,他深信,長期過多的壓力荷爾蒙對許多人而言,是罹患憂鬱症的主要危險因素。而降低這些壓力荷爾蒙的分泌量,將是治療此症的一大重點!(取材自《Health》雜誌)

審稿專家:台大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李宇宙

什麼是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種人體內胰島素供應不足或是身體細胞對於胰島素的利用能力降低而產生的一種代謝疾病,糖尿病最重要的特徵即為患者血糖高於正常人,糖尿病可細分為三種類型,一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以及其他類型糖尿病,其...

什麼是胃潰瘍?

胃潰瘍是消化性潰瘍之一,得名就是由於潰瘍發生在胃部。潰瘍是一種開放性傷口,傷口不易癒合,因為胃部不斷分泌胃酸侵襲胃壁所導致。常見的症狀有上腹部絞痛,疼痛最為嚴重是在胃中沒有食物時,其他常見的症狀有胸口...

看更多
女人「藥」小心 血管柔韌有彈性、改善血壓 醫師:這個時段快走最好 起床感到昏沉、還想再睡 刷牙洗臉、吃早餐助你擺脫「睡眠遲惰」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男人不能太快?到底「炒飯」多久才合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