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同居時代

瀏覽數4,612
2001/03/01 · 作者 / 朱念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8期
放大字體
不想回家吃泡麵的孤男寡女,已找出最經濟舒適的生存之道;不結婚,一樣高唱我的家庭真可愛。

餐桌上,老爸信誓旦旦:「今年過年一定要拿掃把掃一掃,看看能不能把你們掃出去。」老媽則補上自己的疑問:「我的女兒又不差,為什麼會嫁不出去?」

為了禮貌,大姊終於發言:「你不是每天都在拜佛嗎,不會求觀世音菩薩幫忙找一下!」「有啊,我天天都有跟菩薩說呀!」

事不關己的么弟興沖沖計劃重回校園,蹲補習班的錢誰出?「跟老爸拿囉!」大學學費呢?「老姊要贊助呀!」

別以為這個家庭的孩子尚未成年、嗷嗷待哺,他們都已經可以看限制級電影,不需法定代理人同意就能結婚,依次是30、26、25歲。

還是一家子靠山的老爸已經高齡70,想他才18歲就離家闖蕩,大女兒卻年屆而立仍無獨立之念,但總算有長姊如母的架子,兩個小的簡直就像不折不扣的寄生蟲!

令人不解的是他們非但不以為恥,還理直氣壯辯稱,比他們更無賴難纏的寄生族比比皆是,他們還算循規蹈矩、相親相愛的優良寄生族呢!

「單身寄生蟲」(ParasiteSingles)一詞為東京學藝大學副教授山田昌宏所創,泛指成年之後仍跟父母同住,生活各方面仰賴雙親的未婚男女。

在台灣,寄生族雖多潛伏於大都會、默默擴張勢力,以免淪為憂心單身公害,或出生率低落、國力衰退的有志之士橫加撻伐。但在日本,這個高達一千萬的族群已引起廣泛討論,據《產經新聞》報導,「單身寄生蟲」30年間暴增了3倍以上,並正在增殖中。

寄生有理,單身萬歲

山田昌宏是家庭社會學專家,早在80年代即注意到,日本這一代的年輕人出現了一個有趣現象,他們的生活水準及價值觀不再以學經歷區隔,而取決於有沒有離開父母。

相較於必須自立更生、經濟狀況不穩的同輩,寄生族在財力殷實的父母支援下,不但收入全供自己花用,買名牌、海外旅行,還有人因此30多歲就擁有數千萬日圓的積蓄。

過去的日本女性一結婚就必須走入家庭,如今拜父母之賜,可以心無旁騖地衝刺事業。34歲的教師藤原紀子就承認,如果沒有老父撐持家計、老母照顧起居,她無法過了適婚年齡還工作。

與日本相仿,中國傳統認為孩子嫁娶才算成人,太早想獨立還可能引起家庭革命,除了某些例外,寄生是種常態。

不過,過去寄生只是婚前短暫的過渡階段,如今時間卻大幅延長,女性更由於原生家庭的庇護,使她們能在婚姻圍城外多方觀望,不再為了傳宗接代速速送做堆。但徘徊的時間愈久,嚐到自由和自我成長的快樂愈多,要放棄就更難了。

「我很享受現在的生活,」33歲的SOHO族莉莉安說。與母親、妹妹同住,除了給媽媽回饋金之外,每人每月各出一千元家用基金。家務大部份由媽媽打理,外出工作時,家裡就像商務旅館,各有各的房間,很少干擾。

莉莉安自覺幸運,母親十分開明,兩人就像無話不談的朋友,姊妹之間也能融洽相處、互為支援。雖曾想過獨居,不過因為工作性質特殊,外住不但經濟壓力大增,「一睜開眼每件事都在花錢,」且如果缺乏良好的人際網路,獨居者很容易被疏離的大城市蒸發,發生意外也無人聞問。

至於單身女性最害怕的逼婚令呢?莉莉安說,南部的親戚很在意,「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問結婚了沒?有對象了沒?」但在台北,思想先進的人較多,不乏單身朋友,日子隨心所欲,媽媽還說如果她生在現代也不想結婚!

30歲的寄生族淑玲談起身邊已婚女性則感慨良深:「社會還是很傳統,嫁過去就像台傭一樣,做多少都被認為是應該的。」甚至有人替先生背債;有人只做家庭主婦,沒有工作,連上美容院洗頭的錢都要不到。

相較於自己目前財務上獨立自主,情感上有家人關照,淑玲直言:「結婚只會變慘不會變好,我只想多愛自己一點,」即使已有穩定交往對象,她仍準備維持現在的狀態10年以上。

寄生男女大不同

女寄生族以原生家庭為後盾,不再執著尋覓一張長期飯票,甚至有獨身下去的打算。但與她們年齡相仿的男寄生族,卻仍相當嚮往婚姻,理由更是很為自己打算,因為期待另一個女性能延續目前舒適便利的日子:「結婚很好,可以多一個人互相照應,」35歲、任職於健保局的潘先生說。

和父母、妹妹住在一起,不做家務(由媽媽妹妹包辦),生活單純平順舒適得很:「即使結婚我也不想搬出去,」潘先生的理由是,已經習慣住家裡,沒有經濟負擔又省錢,利用現成的資源結婚最容易,除非沒辦法,否則他不會自立門戶。

33歲的黃先生則覺得自己排行老大,照顧雙親責無旁貸,而且有兒孫承歡膝下,老人家才不會無聊,婚後他一樣要跟父母住。

女寄生族寧缺毋濫,看重心靈世界的契合,希望保有自我空間;男寄生族則期待伴侶能持續付出、穩固現實已有的一切,避免現狀改變太大。這邊孤芳自賞,那方孤掌難鳴,難怪平均結婚年齡不斷延後,離婚率卻節節高升。

父母是成年子女的綠洲

康寧護專講師呂素美表示,上一代的父母仍相當傳統,照顧兒女到成家是責任,當他們打拚事業時,又正逢經濟起飛積聚財富,因此有能力包容未婚子女在家。內外條件配合之下,助長了孩子寧願晚婚、享受久一點單身生活的想法。

快退休的錢媽媽就認為,保護兒女是應該的,「現在外面這麼亂,住在一起比較放心,」家裡不差多一個人吃飯,如果找不到理想對象又何必勉強。

朱爸爸則表示,雖然擔心孩子以後的生涯規劃,但社會已這麼開放,離婚率又高得驚人,如果婚姻沒有好結果,一樣會回來依靠父母。他只希望兒女對金錢慎重些,不要貪玩而毫無儲蓄,父母也有離開之日,到時不獨立也不行了。

寄生蟲被庇護慣了,其實隱憂不少,欠缺獨立生活能力與責任感最明顯。

呂素美分析,新一代父母由於孩子生得少,更是傾其所能,捨不得讓他們吃苦,沒有從小培養孩子「有能力就靠自己」的觀念。問題是,二、三十年後的台灣父母是否還有能力讓孩子寄生?如果父母自顧不暇而要求孩子自立,他們有能力、有意願接受嗎?

讓孩子移民紐西蘭學習獨立自主的楊先生認為,單身寄生蟲自我能力的窄化不容忽視,一味仰賴別人、放棄學習體驗的機會,久而久之即使想改變也沒有力量了。

以紐西蘭為例,那裡的孩子初中(相當於台灣的小六到國一)就要學會各種技能,不管烹飪或木工,沒有男女之分,從小並跟著大人DIY。教育的目的是在訓練為自己生活負責,要他們18歲單飛當然沒問題,而多數台灣父母還沒有這種觀念。

不過,也有單身寄生蟲認為,他們只是想多花一些時間釐清理想與現實;希望在穩固的避風港裡,探索其他選擇的可能。尤其對千百年來好不容易擁有生命主控權的女性來說,充滿安全感的自由,比倉促嫁人、伺候換洗內衣放哪都不清楚的大少爺可貴多了。

至於最前面的老父,是否真在過年時拿起了掃把?根據可靠消息,他當然沒有。他仍恪遵大過年掃地會破財的家訓,囑咐除夕初一不准擅動;而且仍是嬌寵包容他的寄生蟲兒女們,當大女兒又在餐桌上傾訴職場恩怨時,他的反應是:「不講理你就給他辭職,回家好了!」

看來單身寄生蟲的好日子還會延續上演,如果你也是其中一員,記得把這篇文章留給自己就好,別讓宿主知道他已成為這個新同居時代的重要贊助人——在還沒找到令你想放棄安逸的目標之前,在還沒遇到令你昏倒的偉大或心動的平凡之前。

看更多
新同居時代 婚姻長久的秘密:絕不貶低另一半 愈老愈相愛的6大心法─中年夫妻的婚姻處方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兩性關係
愛情長跑 男人最奢望另一半能做到的四件事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