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怕愛女生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瀏覽數3,199
2001/07/01 · 作者 / 彭懷真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32期
放大字體
小時候,男生愈喜歡某位女生,愈可能去惹她,讓對方不高興以注意自己。年輕時,男生喜歡女生,通常是說些討好奉承的話以拉近彼此的關係。到了中年,男人還是會喜歡女人,他的方法常常是想辦法給對方什麼。

有時候是給物質的,有時是精神層面的(如和對方分享心事);有時是給具體的職位(如安插職位),有時則給予某些機會(如安排對方參與有地位的團體);有時是公開的給,有時是私下幫忙;有時為了避嫌,找一大群人一起聚聚(當然重心還是他所喜歡的女性),有時則用心安排單獨相處的機會。但,每一種給予都有難度,也都愈來愈複雜。

男人基本上傾向把所有的關係都放在「給與取──付出與回報」的架構上思考,即使是面對女性,他的主軸還是現實的,常涉及酬賞。

在夫妻關係中,丈夫可能會盤算他給妻子多少,以及如何再給,以換取和老婆的穩定互動。他仍具有相當功利主義色彩,他不只是為了情或愛而付出,而會考量他的付出與所得回報是否差距太大。在和其他女性相處時,熟悉現實運作的男子更可能大大方方地以「給與取」做為相處的依據。

因此,男人心頭的壓力漸漸大,焦慮很深。為什麼?男人的籌碼通常不足以供其揮霍,他所能給的,在量方面有限,在質方面也未必夠好。如果要多給,還得考慮其他人的想法,以及各種副作用的風險,更使心願不易實現或貫徹。例如,太愛老婆,會被同事上司視為不認真於工作;對女同事多些關心,會引發老婆的抗議;對組織之外的女性多些用心,或許會引來辦公室內的抗議。

男人若因些而少給,甚至不給,他就更別想取回什麼,也可能減少了和所愛女人相處的機會。女人則減少了和這個男人的互動,轉而去尋找其他的依附和連帶。即使已在婚姻束縛中的妻子都是自有盤算,很能安排自己,更別說是沒有義務的其他女子了。

拿知識做交換

我們這些中年男人的心頭多了些壓力,包括無法和所喜歡的女性經常且自在互動的壓力,難以掌握、控制及安排的壓力,尤其是拿不出有效工具來拉住對方的壓力。中年了,不可能靠容貌或甜言蜜語來爭取女性,又沒有其他本事,怎麼辦?

在聲色場所中工作的女人,經常在生張熟魏中轉檯,男人若想某個女人多陪伴他,就得多付出代價。否則,那種女人總是找得到藉口離去。男人付的錢愈多,他就可以擁有女人愈久。這種定律有時不只存在於酒色財氣的地方,而在各種兩性互動中都存在。

前些年,我一再注意:好些朋友因為失去了魅力或金錢而變得煩躁,甚至在性格上有些變態,在人際上充滿緊張,在生活上失去了正常的秩序。原本受人尊敬的人竟會做出許多不堪的行為,甚至不擇手段地為了要抓住什麼,就全力破壞別人,對女性則出現「愛之則欲其生,恨之則要其滾」等舉動。但是,當我迫近中年危機之時,不免在內心世界中為了化解自己的痛苦而有些類似心理機制而震驚。

還好我大量閱讀研究中年男人心理的書籍,更相信「知識就是力量」,也就儘早花功夫在知識的累積、創造和編輯,更多研究和了解知識。當我愈依附知識,至少能依然保有一些力量。當我想要和女性交換什麼,最少還可以拿出知識,以有意義的說和寫來分享,換取女性的肯定及支持。閱讀使我學習到包括女性心理的知識,比較能正確地與女性互動。

愈多研讀知識,我就發現:與書本相處比與女生相處容易得多。與其花力氣愛女生,不如花力氣愛知識。難怪,有個美國羅普企業向近二千位美國人問道:「如果你每天多出4小時,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你會做什麼?」答案的首位是「讀書」。假如能多讀些書,包括多了解兩性互動和女性心理的書,也許,愛女生就不會太辛苦、太麻煩了,更不必太用心了。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