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醫學到哪兒去了?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瀏覽數4,579
2001/08/01 · 作者 / 黃崑嚴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33期
放大字體
初聞老人醫學這個名詞,是我還在台大求學的1950年代。許成仁教授從美國回來,大力鼓吹這門新學。復健學也是當時出現的,看復健學在台灣蓬勃成長到今天的規模,老人醫學卻到哪兒去了?全世界在檢討高齡化社會對政治、經濟、生態的影響之際,為什麼老人醫學在台灣不能茁壯,還一直被分解躲藏於心臟血管科、內分泌科、泌尿科……?

何謂老人?依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65歲是分際。老人醫學英文叫gerontology。Dorland英文醫學辭典說:診治所有老人與老化相關的健康上的特殊問題的醫學領域,包含與老人健康有關的社會學或歷史學。中世紀人的平均壽命不超過30歲。小孩死亡率極高,看哈布斯堡皇族六百年的家譜,幾乎有四到三分之一的新生兒或幼童夭折,弄得王位常面臨無親族繼承的危機。就是因為小兒夭折的機率居高不下,而老人又少,醫學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到小兒,小兒科學因而早就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兒童正在發育,器官生理隨著年齡時刻都在變化,這年齡的病人要有專家診治,是合乎道理的。有一位小兒科專家說:站在醫學的觀點看,小孩不是小成人喔!

快跑到終點的「小孩」

那老人算什麼呢?老人的器官逐漸老化,生理機能正全面地在逐步衰退,與小兒恰為相反。65歲以上的人有三分之一患高血壓、源自血管的硬化以及其他許多複雜的因素;就算沒病變,老人的心臟能跳的最高心率每年減少一次,從220扣除年齡就是這個數字,例如,我今年67歲,所以心率頂多可達153,明年是152,心肌的老化是其因;50歲以後,腦的重量每年減少2%,因為腦細胞減少;腎功能從40∼80歲之間減退二成。其他例子,將不予枚舉。用馬拉松做譬喻,小孩是正向折回點邁步的,老人卻已經折回,正拖著疲憊的身體跑向終點。如果成長中的小孩需要專家的照料,衰退中的老人也得有類似的照顧。美國早在1960代在國家衛生研究院就有老化研究中心,而於1970年代設立老人研究院。日本東京也有一所歷史頗久的老人醫學研究所。我們的老人學卻仍不見蹤影。

老人醫學在此地不易成長的原因很不單純。第一,老人的毛病既然是眾多器官的功能同時衰退的綜合表徵,要抽絲剝繭其中問題,非三、五分鐘的問診可以達成,目前的醫療制度做不到這一點。第二,台灣醫學太專科化,成人與老人都被視為器官的聚合體,醫師看病把病人肢解為器官慣了。小兒科學情況較好,但也已有非整體化的趨勢。第三,台灣社會仍在大小家庭兩種習俗之間徘徊,在家安置與照顧老病人常是社會衡量孝敬的尺度,殊不知這種病人在家照料不易周延,也使真正診治與照料老人的好設施代之而起。不像美國,彼邦老人早已覺悟必須照顧自己,所以老人醫學與老人院設施並立,有發達的動力。台灣的老人院多半類似庇護所,還沒有到能顧及老病人生活品質的程度。

老人的生活品質與老人醫學是結合在一起的,台灣似乎在社會與醫療制度及習俗方面,還沒有餘力做到振興老人醫學,更無保護這弱勢群的能力與雅量。光靠健保、老人醫學會與每月數千元的老人年金,絕對解決不了這問題。

(作者為成大醫學院創院院長,現任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副主任)

什麼是高血壓?

高血壓是為一種動脈血壓升高的慢性疾病,正常人的血壓值應為收縮壓<120毫米汞柱(mmHg),舒張壓則是<80mmHg,而當進入高血壓前期時,患者的收縮壓為120~139mmHg,而舒張壓為80~90mmHg,而當收縮壓≧140mmHg且舒...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