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口才怎麼這麼好?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3,652
2002/06/01 · 作者 / 彭懷真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43期
放大字體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好些女性的口才都好到不得了的程度。

不論到哪裡去,只要有些時間和女性多談談,或是聽她們與其他人唇槍舌戰,或是觀察她們間的冷言熱語,都令我從心底佩服。就像屏東潮州那好吃的「冷熱冰」,吃起來感覺複雜,吃完了很難忘記那種滋味,和女性對話的感覺也是如此。

前些年,我很忙,忙著到處講話,忙著留意有權力的男人,沒太多功夫聽女生在講什麼。我當然知道老婆、女兒、老媽、姊姊的口才不錯,原本以為她們是「特例」,沒想到,她們恐怕是「主流」。

求人和被人求

近三年,負責系上行政工作,經常要低聲下氣地請老師、安排實習、接洽機構、協調行政事宜,以換取工作的有限進展。求人和被人求的確差很多,必須耐住性子少說多聽,這一聽再聽不打緊,才知道處處是高手,好多女性的反應力都令我嘆為觀止。原本我對自己的語言能力還有些自傲,以後愈來愈不敢吹什麼牛。

講話一來一往,像拍武俠片,慢動作就沒意思了。動作一定要乾淨俐落,殺人無數仍有本事讓刀上無血。

女性中伶牙俐齒者眾,能把繞舌複雜的詞句說得又快又好還不喘氣,能在連珠炮式的語言中表達多元的訊息,使你忽冷忽熱,心中七上八下。

她們答話能力一流,接你一招能回你三五個難題,有時還滿臉無辜地又出了些難題給你,有時則唱作俱佳地以肢體動作軟硬兼施,有時迂迴九彎十八拐地拒絕,讓你無計可施。和她們說幾分鐘的話,就有虛脫之感,說上好多回,事情還是沒有進展,還是依對方的意思在走,不得不怨嘆自己口技不如人。

我最近去大陸講學半個月,內人隨著去旅遊並監視。和口才普遍不錯的大陸學者交鋒不易,得多費些心來說來答,我自認是用盡力氣,沒想到一位陪同多日的大陸教授在公開場合下了評語:「原本以為你口才好,後來發現你的水平不如你愛人。」內人聽了大樂,爭光爭到對岸去了,幫台灣女性在遠方建立了名號。

依我看,平日煮飯做家事的她,沒太多練習,那些要拋頭露面在男性沙文職場中的女人,恐怕功力更高吧!

男人該去練練口才

我把這現象講給老婆聽,她扼要評論說:「水平高只是表面,骨子裡是女權高。」除了她以外,其他口才嚇嚇叫的女人是否真的女權高?

她們在家中、職場、社會,是否真的都獲得合理的女權?未必吧!但不論女權高或低,都可能有一流的口才,至少口才使她們容易生存,遇到挫折時也有一張嘴討回公道。即使不當面爭辯,或許仍能因此找到友誼和獲取資訊,暫時「轉進」。畢竟來日方長,而平均壽命較長的女人,總是有較多的「來日」。

先別說「來日」,單看「昨日」,女性的昨日已為好口才奠定基礎。女性強烈的學習慾望和能力,不斷讀書、經常聽演講、熱中參與討論,日積月累。女性的敏感度高、觀察力強、對細膩之處的掌控力佳,使其溝通協調經驗豐富。女性較少權力語言和動作,派系色彩較淡,鮮少粗糙地挑釁,則使其被接受度提高。

女性的言談中常有讚美肯定,以較多形容詞和語尾助詞來包裝,就算是咄咄逼人的話,多些溫柔,也使人不易招架。

我們這些男人,在這重視溝通的時代,若沒有好的口才,鐵定是吃虧的。

被鬥敗的公雞

有時看到男人被辯才無礙女性所困窘的表情,彷彿是已經落後很多的球隊在用盡力氣之時仍需忍受到比賽結束,又彷彿是已經上了辯論舞台卻贏不了對手甚至說服不了聽眾。怪不得民間的形容是「被鬥敗的公雞」,有些在言詞交鋒中不及女性的人,甚至比被閹掉的公雞還慘,連叫都叫不出來。

「臥虎藏龍」是李安拍的,也許因為他是男性,所以設計章子怡敗給周潤發,而她以上山做為救贖的機會。

依我近日的觀察,真的該上山閉門苦練口才的,不是年輕女子,而是中年男人。我們該好好練習「敏感度」,以更敏銳柔軟的心去注意各種刺激,對他人的語言、行為和需求,有多一些同情和多一點同理。

我們的感覺能力更有待增強,對各種微弱的線索能迅速反應。

我們尤需走向人群,在密集的互動中了解異性,最重要的,要以較理性而非嘲弄的態度和其他男人共謀在女權上升時代的求生之道。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中年不做、老會後悔的8件事 感冒、流感、類流感有什麼不同? 資深牙醫的良心告白:能做假牙就不要植牙!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國民小病痛】耳鳴是身體給你的警訊!可能是這5大病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