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風與痛風,中年男子的宿命?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瀏覽數3,049
2002/07/01 · 作者 / 彭懷真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44期
放大字體
膨風與痛風,中年男子的宿命?

五月是預料中非常忙碌的日子,一向是時間管理老手的我早已採取各種預防和調適,終究還是敵不過現實中繁瑣事情的壓力。在阿扁總統就職兩週年的那一天清晨起,飽受痛風的折磨,腳部經歷前所未有的痛苦。

我長期從事對身心障礙者的關懷工作,與很多小兒麻痺患者都是老朋友,這次的劇痛使我真正體會他們的日子有多麼難過!我每天不斷面對右腳不聽使喚的痛苦,即使是柺杖也不能使我脫離疼痛。我幾乎無法開車,就算勉強開到目的地,多次忍不住想去停「殘障專用車位」。我已經不再是那個總是充滿自信的彭懷真,那個常「膨風」的人已經敗給了「痛風」。

我一向積極而充滿鬥志,經常小看問題,低估限制、不理會麻煩。對於教學和行政工作,一向是昂首闊步去力求表現;對於各種公眾議題,總是迅速反應,把自己所知的表達出來;在演講和開會中,不斷善用言詞去說服人。這些行為不免被人視為「膨風」,而我也的確常做出一些逾越了自己能力的事。我努力向前,早已成為習慣了,在這種行為模式中,我當然得到許多原本得不到的酬賞,但也必定因此付出一些代價,包括人際上較具競爭性所惹出的問題,以及來自身體與心理的「控訴」。

身心的控訴

智商超過150的女明星茱蒂福斯特演過「控訴」,這部電影探討的是強暴的問題,反省在男性沙文社會之中的種種不合理現象。其實,男性沙文主義不僅折磨了女人,也傷害了許多男人。當男人自以為要「勇、猛、壯、雄」,要不斷追求「成就、成功、成名」之時,其內在的身心未必能負擔這種期待。在不斷努力和奮鬥之中,各種不合理的現象紛紛出現。例如:過多的工作、過長的時間、複雜的角色……,不顧身體能否承受?心理能否負荷?時間能不能排入?我們的身心其實常常控訴,但這些控訴經常被低估、被忽略,就像無數女性對男人的不滿,一直被積壓著。

痛風就是一種長期積壓出來毛病,由於體內的普林代謝失常,導致高尿酸血,使尿酸沈積在關節腔內而有紅腫、發熱、疼痛。其高危險群正是我所屬的「中年男人」,台北榮總的游�懿醫師形容為「帝王病」,許多名人領袖也都曾飽受折磨的疾病。看來,最有權力,最可能折磨別人的人,最有機會被痛風所虐待,這真是「一報還一報」的實例。

以我為例,痛風最劇烈的日子正是為碩士班口試完的晚上,忍著劇痛向中醫師求助,他採用更痛的酷刑在我腳上放血。在一群觀眾圍觀之中,二十多針扎下去,我痛得咬牙切齒。白天我「電」了二十多位考生,晚上就遭報應,真是現世報。

痛風可說是一種「生活習慣」的毛病,只要習慣好,可以不藥而癒,可以長年不發病。但是習慣差,很快又會痛不欲生。我們這些男人,普遍「毛病多」,特別會找各種藉口去逃避改善生活習慣。像是少吃、多運動、少喝咖啡、少喝酒、飲食規律、多喝水等不算太複雜太難懂的行為,只要持之以恆就可「免痛苦」。問題是:愈簡單的事愈難持之以恆,各種誘惑愈多,而且我們的角色常和吃、喝有關,更不易克制。

我再三思考如何減少「痛風」,也許只能從「膨風」這最根本的性格問題做努力。只要這個男人是夠謙卑、夠保守、夠收斂,只要能傾聽身心的狀況,也許痛風就可不藥而癒。我只要多做一些平日不習慣的動作,少做一些平日習慣的活動,痛風是有可能遠離的。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新政府上台都兩年了,我還是像舊政府時代一樣忙碌,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改變各種壞習慣呢?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什麼是痛風?

痛風是一種人體「普林」(Purine)代謝異常的疾病,「普林」主要是人體細胞死亡後,其中的遺傳物質DNA分解而產生,少數由食物當中所獲得。「普林」代謝分解後就會產生尿酸,痛風的患者會因為尿酸代謝不正常,導致血...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