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樂的事,想很久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瀏覽數4,423
2002/12/01 · 作者 / 彭懷真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49期
放大字體
不快樂的事,想很久

年輕男子朝思暮想的,是女人,想要得到女人。人到中年,比較少想「如何得到女人」這件事,常想到男人了。想的是:哪些男人得罪我,哪些男人陷害、折磨、羞辱、欺負、對付、凌虐、打壓……我。想著想著,就不快樂了。所以,中年男人很少是快樂的,而且,愈是不快樂的事愈容易想到,每次想的時間又特別久。

台灣的男人普遍很抑鬱,年輕的為得不到女人而抑鬱(這方面的難度明顯上升),年紀大的為無法徹底打敗對方而鬱卒(要徹底擊垮一個人的難度更高)。鬱悶的男人到處找排解痛苦的管道,如吃檳榔、喝酒、抽菸、打牌、亂講話、去KTV嘶吼、去打球、去罵人。甚至寫稿、演講、參選、助選,也是因為心中有某種苦悶,想不開也解不開。女人的抑鬱最嚴重也許就是產後憂鬱症,但至少是有時限、有原因的。男人的悶,不一定有清楚的原因,中年男人的悶,更是說不清楚。

為了克服苦悶,我們反覆做某種動作來排解,漸漸對此上癮。某些成癮的行為已到無法自制的程度,沒有必要做,也知道這樣做不大好,但就是沒辦法控制。最重要的,因無法克制某些不快樂的想法,我們可能知道如此想既無必要,又不合理,仍盤旋心頭,揮之不去。腦海裡只要想到這些不快樂的事,心情就低落,情緒就不穩,很難展歡顏。為了逃避苦悶,又去幹另一些不好的事,希望能驅走痛苦,結果壞習慣就愈來愈多。

精神分析學家卡倫荷妮(KaronHorney)將社會關係的基本取向分為:親近他人、反抗他人和逃避他人三類。女性較常在親近他人方面出問題,因渴望愛而過度順從、壓抑而討好。男性則自幼常反抗權威,一再利用、剝削、控制其他人,不順利時則又逃避、遠離、孤立,難以與別人建立健康又持久的關係。目前的社會菁英中有許多人都陷入「反抗或逃避」的掙扎之中。

當前台灣的中年男子出生在嬰兒潮的年代,自幼即習慣面對高度競爭的情況,個個想力爭上游,人人以贏過他人為生活重心。從青春期起,就相信獲得權力是最重要的事,以外界讚譽的多寡來評價自己,有著追求非凡成就的動機和野心。有時不免虛張聲勢,過於誇大,甚至利用各種人際關係來滿足慾望。幾十年來,我們普遍是煩躁又進取的,也夠認真努力。我們不會放鬆自己,不敢享受「自得其樂」的生活,只要有對手,就不會鬆懈,就不敢「大方地快樂」。

男人的逃避

當然,「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愈反抗別人,就愈容易遇到阻力,也愈可能頻頻受挫。此時,少數人走上較女性化的處理方式,透過與他人重新親密連結來尋求心理滿足。大多數男人選擇「逃避」,把自己孤立起來。我們沈默寡言、不依賴人、減少社交活動、害怕暴露任何弱點。有些自憐、自怨,當然很不快樂,而且愈想愈苦。

更多的獨處原本是中年男子由忙亂轉安靜的必走之路,也能藉此得到新的生命祝福,但安靜時我們不斷想東想西,甚至做繭自縛,還可能引發失眠。盤據思想的首推敵人和對手,常想到對方是如何傷害自己,害自己身陷困境。我們習慣把各種困境都歸咎於人,例如:無力完成年輕時的夢想時,先怪罪對方;未能攀上頂峰,都是對手害的;事業上的挫敗,也因對手動了手腳;心中的不愉快,當然要由對方負責任……。但是,少有人能真的找對方算帳,如此做通常只會讓問題更複雜,只好繼續悶悶不樂。即使挾怨報復了,又陷入「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困境中。

佛洛伊德認為心理有病的人像小孩子──自我中心、不成熟、崇尚享樂。荷妮則認為這些人像贗品──矯揉造作、虛偽、裝腔作勢,為了博得好評而裝出不可一世的樣子。由於虛假的日子必然容易「露餡」,遇挫後只好匆忙躲起來,獨來獨往,甚至像懦夫──總是企圖遠離困難,避免承擔責任。正扮演社會中堅角色的台灣中年男人,心理及人際問題可真不少。只要有更多人去想自己的不快樂,這個社會就很難快樂起來。

(作者為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養顏美容、顧心臟 酪梨:叫我第一名 保濕、除細紋、防掉髮,快用酪梨做天然保養品! 譚敦慈的無毒好生活/刷牙重點不在牙膏和牙刷而是在?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譚敦慈的無毒好生活/刷牙重點不在牙膏和牙刷而是在?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