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減法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506
2002/12/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49期
放大字體
幸福從來不是成長、不是數字、不是加法……
這是第一次,貧窮可能淹到你家門口。

根據《天下雜誌》的報導,去年是台灣第一次家庭的可支配所得不但沒有成長,反而下降的一年。令人不平的是,並非所有人都窮了,最有錢的前五分之一家庭,所得反而逆勢成長。

貧者可能愈來愈貧,富者愈來愈富,中產階級成為新貧階級。

所得縮水,不確定感卻高昇。

《天下雜誌》的國情調查顯示,有三分之二的人恐懼自己或家人會失業。

如果經濟持續看壞,每個人心中有隱隱的恐懼,電視新聞裡,老闆毫無預警資遣人,人資部門押著你整理雜物,捧著箱子走到門口,就已經幫你叫好計程車了,這幕景象有一天會落在自己頭上。

內有憂患,外也不平靜。恐怖主義一夕炸毀了象徵資本主義的雙子星,也讓巴里島瞬間變色,原來不可捉摸的「恐怖」也可能發生在身邊。

那個繁華似錦的年代已經不在。

由奢入儉難

但經濟一直直線成長,將成長神話視為當然,從沒經歷過衰退、停滯的台灣人,更顯得恐慌、不適應。

「由奢入儉難,難在心情,難在準備不及,」有十幾年財經記者經驗的彭蕙仙形容。

無可否認,經濟發展有榮有枯,可能是常態。《小即是美》的作者經濟學者修馬克(E.F.Schumacher)指出,「生命不是直線邏輯所能包納,生命走的是曲線邏輯,」經濟發展只能「到某種程度」;生命只能複雜「到某種程度」,而這些程度要比一般人想像的要保守太多。


如果渴求確定感,也可能是緣木求魚。

去年達賴喇嘛訪問台灣,有人提問未來世界充滿不確定,如何保有內心的快樂與希望?

「未來永遠是不確定的,」達賴喇嘛的第一句話。

好吧,就算這一切都不是出了差錯,現實就是如此,但要怎樣才能找到那微小的幸福?

財富如健康

首先要問金錢真和幸福有關嗎?

《追求幸福》的作者大衛.梅爾(DavidMeyer)曾對此做過研究。富國(如1980年代的西德)人民真的比沒那麼有錢的國家的人民(如愛爾蘭)快樂嗎?以及美國100大富人真的比中產階級快樂嗎?

他的答案是「不、不、不,還是不,」他解釋,財富就像健康一樣,一旦缺少會讓你的生活陷入悲慘,但如果需求被滿足,擁有愈多,滿足愈少。

更糟的是,許多人用自己擁有多少來評斷自己的價值,商業、投資心裡學專家莫因(DonaldMonie)博士說。

「不能改變自我形象和生活方式的人,將永遠面對償不完的債務,」莫因博士擔憂,因為再也無法賺過去花費所需的錢。

真實呈現自己

《追求幸福》作者梅爾博士說,接受你自己,做真正的自己,但唯一的問題是:「你的生活方式真能呈現你自己嗎?」

離開往往是檢視過往生活的好方法。陳淑美到紐約遊學,由於沒有收入,存款是倒著數,不免過著苛省的生活。


她在台北工作忙,從不開伙,巷口就有7-Eleven,連冰箱都懶得買。

到紐約後,一天三餐都自己動手,有一次去唐人街買個便當當中餐,便當的剩飯還當晚餐,翻出冰箱的四季豆及味噌湯包,和著半熟的雞蛋,做了日式雜炊粥。她都不敢相信,沒錢竟然會激發自己做菜的潛力。

但一到假日,好的表演從不放過,雖然永遠買最便宜的票,也和好友嚐遍多國美食。這樣縮衣節食的活,很難受嗎?她偏著頭想想,好像也不會。

她為自己下結論:原本在台北,都是迷迷糊糊活,因為錢每個月會進來,根本不需要想自己要什麼?錢要花在哪裡?

鄰近的日本經歷了比台灣更久的不景氣,作家劉黎兒觀察,日本人早就知道什麼是奢華世界,只不過要進入那樣的世界,只會更累、更無聊。所以現在流行「一點豪華主義」,有女人平常節省,卻花錢在週末旅行來疼惜自己;也有男生平常連一杯咖啡都捨不得喝,卻捨得將錢花在業餘賽車上。

數算後珍惜

文化評論者平路在這當口提出反思,一路匆忙趕路的台灣人,正好有個頓點,讓我們停下來想一想,我現在有什麼?我又要什麼?

「數算所擁有的,才能珍惜,」她強調。

原本在生態基金會工作的何偉敏到中美洲自助旅行回來後,打開自己的衣櫥,嚇了一跳「我怎麼有那麼多衣服?」旅行途中,行囊儘量簡約,發現自己衣服實穿、耐穿的也不過那幾件。回國後,也儘量以實穿、耐穿的標準購衣,朋友見她反而有平實的歡喜。

而且優質生活也非金錢打造。優質代表一種品味、一種情趣,在人生無論順境、逆境,都進可攻、退可守。

「『進可攻』代表能用品味和情趣做一些有意義的事;『退可守』代表你即使什麼都沒有,還可以擁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台大外文系教授齊邦媛為文表示。」

SOHO族林麗玲覺得過去台灣缺少美學教育,所謂印象派、達達主義只是求學時代需要背誦的名詞,現在她讓自己每三個月「找一個小東西鑽進去」,找到學習的幸福、美好的沈迷。

若靜下心想想自己的幸福瞬間,往往也就是某個靜夜、某一杯茶、某一本書或某一個人。「幸福從來不是加法,而是減法,」平路提醒。

有人已經開始嘗試從加法的牢籠裡解脫,學會簡化生活。

中時晚報副總主筆、《幸福時光》的作者彭蕙仙就有方法從電視100多個頻道中跳脫。每個月當她收到有線電視通訊雜誌,總會先翻到幾個重要頻道,把這個月預備想看的節目圈起來,記在記事本裡。時間到了,打開電視,一部好電影、一個自然紀錄片,帶給她無比的豐富與幸福。

日本幕府末期歌人橘曙覽,35歲前後將祖先家業財產讓予弟橘曙宣,自己退隱至南足羽山,寫下貧窮生活中幸福剎那的和歌。

快樂是如意靜觀山水時

快樂是讀書困倦識者叩門時

快樂是客人來訪瓢中有酒時

「經濟狀況不是永久,」商業、投資心理學家莫因博士說,重要的是在不安焦躁中,側耳傾聽內心幸福的迴音。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