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生物能的治療力量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瀏覽數20,759
2003/03/01 · 作者 / 林芝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52期
放大字體
具有完整西醫背景、曾經享礜國際的婦產科醫生崔玖,卻成為台灣運用能量醫學治病的第一人,他究竟發現人體裡的哪些奧妙?

進行這次能量醫學的採訪過程中發現,幾乎每個受訪對象都共同提到一個名字──崔玖。

曾經是享譽國際的婦產科權威,擁有完整西醫背景,崔玖當選過美國婦產科學會院士,擔任過美國開發總署「家庭計劃」醫療團隊技術主持人,不遺餘力到第三世界推展全球家庭計劃與子宮頸抹片觀念。

這樣一個受西方正統醫學訓練的醫師,卻偶因接觸太極拳而結識中醫,從此一頭埋入傳統醫學科學化的研究,甚而回台創辦陽明大學傳統醫學研究所,致力於搭建中西醫學的橋樑。

她的研究領域在1980年代起了更大變化。

意外解開經絡之謎

那時她在美國夏威夷大學的針灸研究正如火如荼進行,卻因參與一次國際研討會,見識到來自德國神經解剖學家傅耳帶來的「傅耳電針」(也就是後來所謂的「穴檢儀」),她終於找到解開中醫經絡之謎的科學檢測。

不論是經絡或氣,「其實都是物理場的變化,」崔玖原本試圖從荷爾蒙作用解釋經絡卻不得其法,現在得以撥雲見日,了解原來這是一種共振的傳導作用。

當穴檢儀的探針在人體皮膚穴位上做接觸,可以測出皮膚電阻抗是否正常,也就是儀器能將體內電磁波的變化顯示出來。

自從接觸傅耳電針後,崔玖從此全力投入生物能(lifebeing)信息醫學研究,「現代醫學只談化學,不懂物理,」崔玖多次強調這是主流醫學無法理解這些研究的主因之一。

至於為什麼叫做「生物能信息醫學」?

崔玖解釋,宇宙是由波與粒子組成。當身體各部份功能互動時,包括細胞與細胞、器官與器官、個體與個體之間或個體與環境互動時,之間的信息傳遞會以波的共振來顯示,這種波是發自生物體內不同器官系統,不同的細胞組織所形成的電磁場。

而任何一個原子,中子與質子只是中間的原子核,電子在旁邊跑,每一個東西的不同能量是因為電子跑的圈數愈多,釋放的能量愈大。

簡單地說,「每個器官有自己的物理場(電磁場),彼此的互動就是我們說的氣,氣流的方向也就是經絡系統,這都是生物能場,」崔玖不急不徐描述。

崔玖認為,生物能信息醫學可以提供早期診斷,進而全面治療。

做法一點也不神奇。

先對病患做基本的健康檢查,量身高、體重、血壓、脈搏、尿液、血液檢查。再請患者手握銅棒,腳踏銅板,連接在穴檢儀正負兩極,測量患者各特定穴位,總共40個點,然後透過電腦記錄。

根據崔玖的說法,這可以測出包括肝、心、肺、腸、胃等全身各處的功能現況,甚至比對出細菌數、黴菌數、血濃度、胰導素、體內農藥殘留或輻射量,或子宮頸內膜異位等病理檢查。當數字偏離標準值,表示身體某個地方的功能失衡。

情緒的另類治療

堅信身心靈必須一起治療的崔玖發現,「不同情緒也有不同的波長,」中醫說怒傷肝、思傷脾、憂傷肺,隱藏內心的情緒起伏,牽動著人體臟腑變化。透過穴檢儀測經絡變化,可以找出對應於不同情緒的波長。

「我已經分析出70多種不同情緒了,」崔玖鑽研各國傳統醫療,甚而引入國內鮮為人知的花精情緒療法。

花精療法最早源自英國20世紀初,有位專研細菌學的醫生巴齊(E.Bach)意外發現,將花草藥用同類療法方式做成製劑,可以撫平情緒。

崔玖在1991年「美洲針灸生物能醫學學會」上結識了另一位醫生洛尹.馬提納,他繼巴齊醫生之後,證實了用花朵的信息波製成的製劑,能調理情緒與心靈上的疾病。

非常巧合,日本有位學者江本勝花好幾年時間研究水,他用機器拍下各種水的結晶,如果給水不同的訊息,呈現出的水分子結晶形狀也大不同。譬如讓水聽音樂,水結晶呈現美麗的六角形,如果對著水罵髒話,出來的結晶則凌亂不堪。「妳看,這是他拍下的花的信息,」崔玖興奮地拿出江本勝的作品,鏡頭下花精的結晶形狀,竟然出現與花精成分一模一樣的花朵形狀。

崔玖目前已經進行了200多個花精治療個案,從70多種情緒中找出30組對應的花精。她並非先找個案訪談,而是直接使用穴檢儀找出花精屬性,「幾乎每一位測出來的結果,竟然就是個案隱藏內心的問題。」

最近有個專程從日本來的病患,他已經事業有成卻始終對自己不滿。經過花精治療後發現,原來他多年來壓抑個性中想當老大的特質,所以即使爬到高階主管仍覺得生命少了些什麼,釐清自我問題後,他決定辭掉工作自己當老闆,不再猶豫徬徨。

看在主流醫學眼中,崔玖的研究愈走愈另類,還曾被評為「最會花錢的女人」,曾經接受過她治療的一些人,也指出她的療法並沒有效果,她其實是個毀譽參半的爭議人物。

崔玖只淡淡地說,所有大型研究都依據標準科學模式,也獲得在美國有百年歷史的權威研究期刊《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 l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刊載,「我這裡的電腦還是別人捐出來的,」翻著一疊疊的論文和病歷,她說歡迎大家來檢驗。

走路就在練氣功

跟崔玖約週六下午2點拍照,我們到了診所,她的秘書要我們再等一下,因為崔玖還在看診,也還沒吃中餐。

沒多久,崔玖從診間出來,她說先拍照吧,在我們的堅持下,她才願意去吃飯,絲毫看不出疲態。

我們走往診所附近的磺溪取景途中,對她的體力更加訝異。她走起路來快又穩,下階梯時,蹦蹦蹦,三兩步就跳走下去,輕盈如燕。

她平時爬山、練氣功,還參加合唱團,是女高音。

今年過年期間,崔玖約朋友爬山,她喜孜孜地說,一路上沒一個遊客,「安靜得不得了,彷彿天地間只有我們兩個人。」

她與一群朋友去吳哥窟旅行,爬45度陡坡,「她一馬當先,簡直用氣功爬山,年輕人都被比下去了,」心靈工坊總編輯王桂花在一場記者會上笑說著。

我問崔玖平常這麼忙碌,如何抽空練氣功呢?

「走路就在練氣功啊,」崔玖的回答有點玄,還邊當場糾正我的走法。

她說,走路時,腳跟要比腳尖稍微快些著地,這樣力量才能均衡,以免兩腳偏向某一邊。穩穩地跨出步伐,抬頭挺胸,肩膀自然放鬆,「身體的氣自然就順了,這不就在練氣功了嗎?」

崔玖笑稱自己從小經常跌倒,走得快又穩的另一個秘訣是,腳往地上踩的時候,腳板順便稍微抓一下地面,那就更穩了。

望著我必須稍微小跑步才能追上的崔玖背影,很難想像,她已經77歲了。

什麼是同類療法?

不論是花精或者是陳國鎮喝下崔玖給他的「能量信息水」,背後的理論基礎都是同類療法(Homeopathy)。

同類療法的概念,類似以毒攻毒原則,可以追溯到西元前一百年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時代,一直到18世紀,德國醫生兼化學家哈尼曼將之發揚光大。

哈尼曼發現,如果把奎寧的葉子給健康的人吃,會出現類似瘧疾的症狀,可是以極微量給瘧疾患者服用,卻能抑制症狀,治療疾病。

也就是當使用某種藥物於健康人體上,產生的典型症狀與病情特徵相吻合,就具有同類化的效果,即可運用來治療疾病。好比種牛痘或打預防針,道理相同。

終其後半生,哈尼曼研究證實了百餘種藥物,有些藥物的成分含有毒素,為了安全起見,他使用高度震盪稀釋原理,將藥性釋放出來,因為這時候的藥水分子已經完全不具原有的化學成分了。

(林芝安整理)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