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減肥,不知減角色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050
2003/05/01 · 作者 / 彭懷真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54期
放大字體
只知減肥,不知減角色

擔任行政總務工作的人大概都常遇到以下問題:

1.甲和乙,誰要排名在前面?

2.遇到開會或吃飯,該如何安排座位?

3.邀請在會議中致詞,應建議如何協調先後順序?

4.誰該擔任某個委員、理監事、顧問,以及誰來做理事長或常務監事最好?

以我長年的觀察,還是男人比較會玩這一類的遊戲。大多數的總務和機要都得安排一連串表面功夫,這類角色多是男性,連辦喪禮追思,都少不了此類活動,幾乎都是男人在張羅。而且他們還都忙得很帶勁,不找他們還可能惹出更大的麻煩呢!

我長期做不同協會學會的秘書長,工作的內容之一就是處理上述問題。我的個性較灑脫,不拘小節,常常是考慮不周全,邊做邊修正。大概闖了一些禍,還好大夥都不計較,也許看在我還有些努力,不好多加批評。但對人際應對老練的我,當然看得出來他們些許的不滿意,畢竟每個男人對自己地位都有某種期待,而該期待與別的男人不免有衝突。行政人員、總務主管或秘書就是承擔這些男人感受的苦命人士,怎麼做都不免得罪人。忙得不得閒,卻常常被人「嫌」。

男人普遍有「你要知道誰是老大」「你要瞧瞧老大的場面當然與眾不同」等心態,渴望宰制別人並主導情勢的心理催逼著,使男性(尤其是居高位的男人)特別在意於人際間細膩的互動。凡是牽涉到權力、面子、身分的,當然就會變得很複雜。以我這酷愛心理學的人來看,有些爭老大的行為近乎小丑,難怪在KTV唱歌時,「小丑」一曲總是大熱門,而且官愈大總是唱得愈傳神。或許正因為他們當年做小丑時特別賣力,深獲主子的賞識,才可以快速攀升,如今成為人上人,想起昔日的苦,感受特別深。

昔日女性的生命關卡是如何由媳婦熬成婆,媳婦的日子雖苦,只要有兒子,總是有指望。但是男人要從小丑變成老大的難度顯然比較高,機率則是特別低。

近年來經濟很不景氣,市場規模不斷縮小,許多組織都走入歷史,能做個風光老大的人很少,這些老大要維持場面的代價恐怕也增加了。另一些原本有機會做老大的,只能繼續忍耐做小丑、等機會,心中的苦悶可以想像。眾多可以獨當一面的幹才、個個想做老大的,擠在一起,就像美軍精銳的武器進了伊拉克的巷弄,施展不開,反而可能惹麻煩。前述一些場面的、形式的、暫時的小事,都可能變成大問題。

「就算是經常旅行的人,也不免會把旅館內的東西帶走,雖然那些東西幾乎都用不到,還會增加行李的重量」,這是《意外的旅客》片中的名言。

對男人而言,有些頭銜是多餘且會增加負擔的,但多數時候,他還是忍不住要一個一個背起來,或是顯示自己的重要,或是以此做為提防別人的方法,「以此備不時之需」。若目睹別的旅客比自己還會拿旅館的東西,有些人士挺挫折的,若知道哪位熟人搶到什麼位子,痛苦的感覺更強烈,其實自己根本不需要那個位子。

角色的贅肉

中年男子都知道「減肥」的重要性,多數人也採取某些手段以消除惱人的贅肉,但未必認真於減少不必要的角色、頭銜、身分。

我們常常輕易答應、處處配合、隨性同意,再加上刻意去爭取的,在有意無意又失去警覺中,多了好些角色的贅肉。偏偏每個角色一答應就得做好幾年,不是說不幹就能隨性不做的。

在大英國協的地區有些榮譽的職位,有的只是尊榮的象徵,有的則需幫忙政府做些事,如「太平紳士」。這是無給職,每一季他們坐著大官的禮車代表女皇去各地巡視,探求民情,並接受陳情。但多數時候只能傾聽民意,並沒有政府的資源去處理,很有權威但沒多少權力。英國政府真了解人性,用一些頭銜就收買至少是拉攏了無數社會的精英,又能對文官造成壓力。我們也不笨,政府豈不是也有各種做樣子的頭銜嗎?民間更厲害,無數的協會、學會、基金會都在給身分,卻不可能給真正的權力。無數的人付出時間精力,卻發現自己連當「小丑」的機會都沒有!(作者為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