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兒想跟蔡依林一樣瘦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8,787
2004/04/01 · 作者 / 朱芷君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65期
放大字體
女兒加入求瘦求美的戰場, 為了體重奮鬥犧牲時,除了提心吊膽,父母還能做什麼?

我女兒小時候真的很可愛,她也覺得自己很漂亮。可是上了國中就變了,不論別人如何讚美,她就是嫌自己嫌得要命,費了好大力氣減肥,我都覺得她很瘦了,可是她還是不滿意,說自己鼻子太塌,腿太粗,屁股太大,胸部不夠豐滿,最後還怪到我頭上,說我的遺傳不好……」一位無奈的媽媽百般不解:「為什麼她不能接受自己?」

這故事並非特例。根據台灣師範大學衛生教育所針對國中生的研究,隨著年齡增加,女生對自己的體型體重愈不滿意。

2000年台北市女權會的調查則發現,20歲以下的青少女,減肥是為了「增加吸引力」、「無法忍受自己的身材」。

孩子日趨早熟,在意自己身材外表的年齡也向下延伸。

「風氣真的不一樣了,」台北慢性病防治院營養師周秀娟說,她女兒才國小三年級就會問「媽媽我是不是太胖了?」即使好言安慰,女兒還是想減肥。

當過國中老師,接觸過許多孩子,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楊佳羚觀察,對這些進入青春期的女孩來說,長大的感覺似乎一點也不好。發育早的被嘲笑是波霸奶茶,遲的又被歧視是太平公主,接收到的幾乎都是負面評價,早早就學會以挑剔的眼光看自己。

她們通常以電視上過瘦的女明星為標準,片段地看待自己,「一塊塊論斤秤兩,」楊佳羚說,這些女學生為了減肥無奇不有,包括在手指上纏膠布,食量像小鳥……。

處於荷爾蒙風暴中的青少女,身體似乎變成敵人,為了改變它得不斷地奮鬥與犧牲。

廣告力量大

青少女為何容易陷入美貌神話的陷阱不可自拔,大部份研究都將苗頭指向媒體。

根據美國《時人》(People)雜誌調查,18~55歲的女性中有37%表示,電視、電影塑造的完美形象讓她們對自己身體有不安全感。

這些節目中,代表美女、受歡迎女性角色的體重,多遠低於標準體重,胖女生則被塑造成搞笑、笨拙,扭曲了女性體型原本差異甚大的事實,並將美的標準窄化到只崇尚凹凸苗條。

電視、雜誌、廣告、網路就像一面面魔鏡,告訴青少女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先創造了只有少數人能達到的完美標準,再讓她們相信努力改善以符合這個形象是自己的責任,因為「Youcanmakeit.」(你做得到)。

人類學家咪咪.尼契指出,長期觀看富有魅力的模特兒演出的廣告,會使得青少女以愈來愈嚴苛的標準批判自己和別人的身體,尤其對自己身體形象評價不高,自尊低落的青少女,這種傾向會更強烈。

「先奪去女孩的自尊,又想把自尊賣回給她們,」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對瘦身美容廣告十分不滿。

但要這些媒體洗心革面,以一般體重的人演出、當模特兒,恐怕不如自力救濟,培養孩子分辨資訊的能力。

政大心理系助理教授錢玉芬指出,已有研究發現,青少年在觀看和身體有關的媒體訊息時,如果有家長、老師等成人講解,將有助於降低負面影響。

過去楊佳羚上課會告訴學生,減重訊息在網路上容易找到,是因為塑身企業靠這個賺錢,花了很多廣告費宣傳,把她們當成是肥羊;還將廣告錄下來一起討論,為什麼女生只能有一種樣子,提醒學生很多訊息不一定是對的,要會篩選,不是全盤接受。

出現在雜誌上的明星和模特兒,其實都經過許多加工程序,她們的完美是經過造型師、化妝師、髮型師等人創造出來的。

頭髮經過精心吹整,黑眼圈,雀斑,皺紋都經過化妝品遮蓋。拍照時加上燈光和特殊效果,並且一定會拍攝各式各樣的鏡頭,再選出最滿意的一張。而這還不是成品,最後呈現在讀者眼前的,往往還經過電腦修飾,包括皮膚、眼睛、身體的線條等,更別說明星在拍電影時可能會使用替身。

體認媒體傳播的身體形象多麼不切實際,將有助於青少女跨越僵化的標準,了解更有彈性的審美方式,是「重視個人的風格和行為,而非一組尺寸號碼,」咪咪.尼契認為。

置身於慣以繁複精巧形象包裝、行銷的當前社會,現代父母比以前辛苦,必須自己先理解商業手法,再幫助孩子拆穿假象,破解迷思。

愛,接納與支持

面對自我中心、漠視父母的青春期孩子,父母難免感到心灰意冷,認為自己無能為力。

但大環境錯誤資訊愈多,家長更須負起平衡的責任,讓孩子有機會接觸到正確觀念。

「我勸她不要減肥好多年,」台灣性教育協會理事王瑞琪說,女兒曾嘗試過許多減重偏方,烤番茄、吃蘋果,忍飢挨餓,不成功又恨自己,苦口婆心也聽不進去。

上大學前的暑假,王瑞琪半認真問女兒要不要去健身俱樂部「魔鬼」一下,美美地當新鮮人,沒想到女兒竟然「豁然開朗」,告訴王瑞琪,以貌取人,不懂得欣賞內在美的男生,錯過也不可惜。

「該說的還是要說,」王瑞琪強調,父母的話也許一時沒有效果,但假以時日還是會吸收。她建議父母,多和孩子討論如何欣賞一個人,美的標準不是只有一種,身材可以變來變去,值不值得花一輩子計較那幾公斤?

錢玉芬也曾為了體重和國三的女兒拉鋸戰。她女兒不胖但有點肉,白白嫩嫩很可愛,但等到小學四年級後,開始被取些難聽的綽號,也留意到電視上的美女都是很骨感,瘦到骨頭露出來,想法就不一樣了。

在衝突中,錢玉芬發現,光告訴女兒不需要改變,或指責她想減重的心情,只會讓女兒對自己更不滿意,「重要的是接納和陪伴,」她體會到。

父母不是光站在高處,而要同步分擔孩子的憂慮困擾,協調出可行的方法,在合理的範圍內替她改變,孩子也才願意接受父母的價值觀。

錢玉芬和女兒溝通,她還在發育,身高沒長夠,所以該攝取的營養不能少,不准惡性斷食,但准許少吃澱粉類,煮排骨湯時把油撈掉,還買了室內腳踏車,每當女兒覺得吃多了就去騎一騎。

「雖然沒有真的瘦很多,但女兒很開心,」她表示。

錢玉芬提醒,家長一定要參與女兒bodyimage(身體形象)型塑的過程,例如多讚美孩子「你這樣很好」,即使被頂回來,也不能放棄。

而如果不太過份,幫忙完成孩子愛美的夢也無妨,例如青春痘嚴重起來可能不好意思見人,就要帶孩子去看醫生;重視孩子的衣著,陪她買她喜歡也合乎自己標準的衣服,關心支持而非放任或不管,都有助於度過這段不滿自己身材的尷尬期。

不但父母多支持(該說的說,該幫忙解決的就幫忙)也可以結合其他父母與家庭朋友,採取相同立場與策略。經理人方小姐的好友也是女兒乾媽,有機會時,乾媽會說說她覺得哪種女性才是真好看,親媽乾媽都陪女兒挑衣飾。

「女兒才知道不是媽媽古板,原來圍在她身邊的成熟成年人,對美的看法都比較寬廣,」方小姐說。

芭比之外的選擇

接納自己的外型不只是心理層面也包括生理,除了拓展價值觀、加強自尊等心理層面的調適,增加身體滿意度是另一個關鍵。

有相當多資料顯示,規律運動可以增進自尊和身體形象,紓解壓力。如果青少女能欣賞自己身體的力量和能力,願意展現自己,她們也會相信自己能跨越世俗的障礙。

目前的學校教育,體育課處於邊緣,項目也偏重具體評分,缺少開發肢體的活動,而由於擔心男生的眼光,某些運動如游泳,女生往往敬而遠之。加上課業壓縮了生活餘暇,運動的機會更少。

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長蘇芊玲指出,從小不被鼓勵多運動,造成女孩子長大後健康情況不佳,身材又容易變形,再花大把銀子去瘦身美容,「苦苦折騰自己!」

如果母親自己運動,也鼓勵女兒多運動,「不消多久,就會產生新一代健康又快樂的女性,」她認為。

鼓勵女兒為了享受而運動,而非為了競賽或減重,不管是打球、跑步、空手道還是跳舞,發現身體可以學會之前做不到的事,能滋養自信,發展出堅定的信任感,與身體和平共處。

為了以身作則,父母最好也能找出喜歡的運動,保持下去,或親子一起參與。

做自己的美麗佳人

美國一項針對近5000名國高中學生的研究發現,57%的人曾經節食、使用代餐或吸菸來減重,超過1成的人曾服用減肥藥。

「如果有個青春紀念館給這些飽受挫折的青少女,門上很可能會刻著『我太胖了』,」《紐約時報》記者寫道。

由這麼多青少女對自己身體形象如此迷惘看來,告訴她們外表不重要,或愛美是浪費時間不免昧於現實。該釐清的是,美的標準由誰決定?女性是否能夠發掘、接納自我之美,而不需要改變自己的特色,迎合不切實際的美女標準?

「只有當女人擁有自我的時候,我們才能從打扮自己得到樂趣。當我們的身體由自己掌控時,才能真正享受自己的性感和魅力……美女是享受自己的生活,好好愛自己,擺脫現在的束縛。」女性主義者娜歐蜜.吳爾芙認為。

即使阻止不了女兒減肥,也無法免於她接收大環境對女性美的狹隘定義,但至少可以時時告訴她,你以她為傲──不管她覺得自己多糟糕,她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就像每一種花有自己的美麗,與其模仿第一,不如成為唯一。

什麼是皺紋?

皺紋是人類老化過程的必經之路,嚴重程度其實也取決於許多不同的因子包括遺傳、抽煙、日曬、個人生活習慣等。根據因子的不同,可以將皺紋又可分為內因性老化與外因性老化造成的皺紋。也有一些皺紋是發生在動作時才產...

看更多
不畏更年期不適 藍心湄笑納自己成為另一種女人 脂肪肝,是選錯晚餐造成的! 夫妻理財6問 早點知道會更好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肝臟疾病
脂肪肝,是選錯晚餐造成的!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