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做你的眼睛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瀏覽數1,334
2004/05/01 · 作者 / 李宜蓁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66期
放大字體
有了Misty,黃月惠甩開讓她走路慢吞吞的手杖,威風地在街頭快走。從此,她多了雙靈敏的眼睛。

「雅夫來了!雅夫來了!」每次黃月惠和Misty現身公共場合,就有人以為牠是日本節目「寵物當家」那隻拉不拉多主持犬「雅夫」。黃月惠,63年次,專業口述影像工作者,一出生即因不明原因全盲,過去她出門靠著手杖或好朋友領路,直到去年9月遇見Misty。

Misty,兩歲多,母的拉不拉多,出生於底特律導盲犬學校,來台才半年,是視障者黃月惠的導盲犬,也是全台灣目前僅有的9隻導盲犬中的第7隻。

Misty的工作是帶領主人黃月惠避開行進間的障礙物與突發的交通狀況,牠會主動找到捷運站的電梯和手扶梯,在上第一個、下最後一個階梯時停住等待主人,並在熟悉路途上引導主人的方向。

由於Misty出生後隨即在導盲犬學校受訓2個月,經過嚴格篩選淘汰程序後,送往寄養家庭,繼續接受生活教育訓練和社會化訓練。最後,經由訓練師評估視障者的個性、體型、走路速度、家庭環境,以及工作特性後,決定將牠與台灣的視障申請者黃月惠配對。

為此,黃月惠還在去年9月飛往底特律與Misty做第一次接觸,彼此熟悉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回到台灣。

現在常被Misty拖著跑

起先訓練師以為較為膽小的Misty可能需要一段適應時間,始能發揮正常工作水準,沒想到回到台灣的第一次任務,牠老神在在表現幾乎完美,讓黃月惠喜出望外。

以往,黃月惠拿手杖出門走路非常慢,走導盲磚,也會因民眾亂停車,每走必撞車,到了不熟悉的路況就得慢慢問路。現在一出門,她抓起導盲鞍緊跟在Misty右後腳跟,常被走路超快的Misty拖著跑。

腳踩磨損得有點嚴重的高跟涼鞋,黃月惠又是無奈又是得意地說:「我從不知道走慢的狗是怎麼樣,我好想知道,但是我好喜歡牠帶著我走得好快,好威風!」

套著導盲鞍的Misty表示正在服勤,此時的牠眼神專注聽從主人指令「forward」勇往向前,遇到障礙物不是快速閃過就緊急煞車。黃月惠笑說牠配有碟煞,透過導盲鞍的鬆緊程度,她就能警覺前方有狀況。

當身旁有朋友牽著黃月惠走時,屬於一隻兩歲小拉拉該有的好奇活潑就全都回來了,東聞西聞亂走一通,黃月惠用鍊子緊緊拉著牠,又好氣又好笑說:「小搗蛋,你專業一點好不好!」

私底下還是愛玩的小拉拉

在台灣導盲犬協會辦公室裡,趴在黃月惠腳邊的Misty好想跟旁邊的導盲犬Dian和Jimmy玩耍,一起身主人便急拉鐵鍊大聲喝斥:「Misty,No!」牠的脖子上因而磨出一道與鐵鍊同色的毛,是謂「成長的印記」。

一旦導盲鞍被拉起,Misty就化身為專業的導盲犬,好幾次寧願讓緊套身上的導盲鞍撞到牆邊,也要讓黃月惠避開障礙物,叫她感動不已。

已經不能一天沒有Misty的黃月惠,其實剛開始並不想申請導盲犬。雖然她原本就愛狗自己也養狗,但看著台灣第一隻導盲犬使用者、她的同事張國瑞,為了讓導盲犬Ohara上公車、坐捷運、進餐廳,幾乎天天和人爭得面紅耳赤,她覺得當開路先鋒實在太苦了,堅持拒絕。

直到去年中,訓練師給的最後期限快到了,上帝對她說話,她便全心全意接受這個人生體驗,飛往底特律。

第一次接觸,令人心痛的距離

黃月惠回憶起那段刻骨銘心的日子說:「別看Misty現在會趴在腳邊跟我非常親密,頭一個月裡,牠的繩子有多長就離我有多遠,可見牠有多麼不信任我,但白天牠的表現又非常好。看到別人的狗會和主人撒嬌,我經常傷心掉淚,尤其我又很愛狗,狗對我這樣比人對我這樣更難過。」

訓練師教她怎麼樣讓狗知道主人愛牠,也特別破例晚上讓Misty睡在黃月惠床邊(通常必須先綁在固定位置),雙方才慢慢建立信任感。

據導盲犬協會統計,台灣目前有5萬名視障者,僅9隻導盲犬,比例相當懸殊。導盲犬肩負著引導視障者的重要任務,也已立法保障牠們進出公共場合的權益,實際上卻頻頻遭遇阻礙。

台灣第一位導盲犬使用者張國瑞在《讓我做你的眼睛》書中就描述了公車司機明知導盲犬可以合法上公車,還動手阻擋、出言恐嚇的惡劣行徑。此時導盲犬可以挺身保護主人攻擊別人嗎?張國瑞說:「不會,也絕對不行,導盲犬連吠一聲都不行!」因為牠們的訓練過程要完全排除攻擊性,只要有對人類不禮貌的行為就會隨即被制止,所以牠們認識的都是好人。

但卻無法保證所有人也會禮貌地回應。

在歐美、紐澳、日本等導盲犬制度發展完整的國家,國民普遍對狗很友善,對導盲犬還會特別禮遇,無論公私單位只要拒絕導盲犬進入,不是罰錢、吊銷執照就是等著吃官司,根本不會有公車拒載的情形發生。

黃月惠也常被餐廳拒絕在外,出門總難免提心吊膽。而且,路人見到Misty就忍不住想摸牠跟牠玩,工作中的Misty不能分心,黃月惠不能罵跟牠玩的人,只好回頭來罵無辜的Misty。

現在黃月惠事事以Misty為第一考量:回到家即使自己尿急也要先帶牠上廁所,口渴了一定記得先弄水給牠喝,天天幫牠刷毛、定時洗澡。

一般導盲犬工作年限8~10年,只要想到若Misty可以比自己先一步離開世間,就傷心得不敢再往下想,又怕自己若先走了,「別人會像我一樣愛牠嗎?」收起先前開朗幽默的笑聲,黃月惠低吟。

導盲犬與主人透過導盲鞍感受溝通彼此情緒。有次張國瑞公車坐過頭,緊張得不知何去何從,聰明的Ohara冷靜領著主人走到最近的捷運站,張國瑞感激的蹲下來抱牠的頭說:「Goodboy!」(好孩子)

許多知道Ohara的人,向張國瑞提出照顧退休後Ohara的請求,但張國瑞承諾會照顧牠一輩子,而且「不管誰先走,誰就在天堂等待,有一天,到齊了,先到的就當嚮導,帶領後來的去認識那個世界,好嗎?」

導盲犬是視障者的眼睛、是心靈伴侶、和生命共同體。

遇見導盲犬的「三不問一」原則:

■不餵食
絕對不要以任何人類的食物吸引或餵食導盲犬。為維護牠們的健康,以及避免因貪吃其他食物而危及主人安全,牠們只吃固定乾狗糧。

■不撫摸
不要在使用者未同意的狀況下,任意撫摸導盲犬。牠們一分心即有可能危及主人的安全。

■不呼叫
不要以聲音、手勢吸引導盲犬的注意力。牠們一分心極有可能危及主人的安全。

■問
當看到視障者和導盲犬共同行進時,希望能主動詢問有無需要協助的地方,如果想要認識導盲犬,也必須先徵求主人同意。

絕不咬人的導盲犬

導盲犬的篩選非常嚴格。種犬必須有血統證明祖宗八代無咬人紀錄、無任何遺傳疾病,具有個性溫和穩定、聰明敦厚、主動積極的個性。在世界導盲犬80年發展史中,導盲犬從未有過咬人紀錄。最常見的種犬品種為黃金獵犬、拉不拉多、德國獵犬和貴賓犬(非台灣常見的迷你品種)。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