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玉蕙 向不合理的傳統說「不」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瀏覽數20,120
2006/02/01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87期
放大字體
許多人正為了大掃除、辦年貨而焦頭爛額;想到過年時有做不完的飯、洗不完的碗,許多女性大嘆「過年比上班還累!」
高速公路車速慢如蝸牛,更是返鄉人的夢魘;非去不可的家族聚會,常常是「大家比一比」的場合,造成人際關係緊張。

現任世新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擅長生活幽默散文,出版《記在心上的事》、《不信溫柔喚不回》、《嫵媚》、《沒大沒小》、《公主老花眼》(九歌出版)等10餘本散文,及小說《賭他一生》。曾獲五四文藝獎章、中山文藝創作獎、中興文藝獎。

年關難過年年過,過年的確壓力不小,當時覺得很累、很煩,不過回頭來看,都是美好的回憶,」擅長描寫人情世故的作家廖玉蕙,結婚近30年,從常常鬧笑話的「菜鳥媳婦」到慢慢當家作主,她對過年有一番深刻的體會。

「剛結婚時,從過年前一兩個月就開始緊張,很擔心表現不夠好,一直希望有人來拯救我,」廖玉蕙說出媳婦的共同心聲。

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殺雞事件」。婆婆要她殺雞做菜,沒想到她綁雞時就被啄得滿手傷,一刀下去深度不夠,雞一掙扎她就鬆了手,「只見一隻脖子被割斷一半的雞滿院子跑,一個女人披頭散髮、殺紅了眼在後面追,驚動整個四合院,狗狂叫,婆婆嚇得直唸『阿彌陀佛』,」廖玉蕙回憶起當時狼狽的模樣,哈哈大笑。

「我還想去抓第二隻雞來殺,證明自己能幹,婆婆嚇壞了,連忙說『不用了,不用了,我相信你會殺雞!』」

被困在廚房的新女性

「其實做家事本身不是大問題,我覺得困擾、不適應的是,身為一個現代女性,過年時卻成天被困在廚房,永遠有做不完的飯,洗不完的碗,」廖玉蕙形容自己有點像「應召女郎」,忙進忙出、招呼根本不認識的客人,「想泡咖啡給客人喝,但他們都要喝茶,」她想做「好媳婦」,但必須承認太辛苦,自己很難辦到。

與長輩的觀念及習慣差異也在過年時特別明顯。例如婆婆買長年菜,一定要放一陣子才吃,廖玉蕙覺得為何不趁新鮮時吃;做好一桌子菜,卻一定要祭祖、擲茭後才能吃,菜都冷了;婆婆身體不好,廖玉蕙建議蘿蔔糕可以用買的,但婆婆堅持自己做,「不做不爽快。」

面對年節壓力,廖玉蕙的態度是「忍一忍就過去了,反正一年就一次」,她曾嘗試改變,例如買年菜或去餐廳圍爐,大家都省事,但婆婆、媽媽卻覺得惆悵,因為她們覺得自己一點用處也沒有,又嫌外面的菜貴,「既然不能改變,就熬過去吧,」她說。

有一次廖玉蕙的媽媽來她家過年,當時她已訂好年菜,跟媽媽說不必再做,但沒想到回家時發現廚房裡雲霧蒸騰,媽媽已另起爐灶、大顯身手,做了一桌子菜,「包括兩隻鵝、三隻雞、幾條魚,不但幫我做了,還叫中壢的姐姐、台北的哥哥來拿。」

她說,當時真是不懂媽媽為什麼一定要這樣辛苦,但媽媽走時竟向她鞠躬,感謝女兒讓她發揮手藝,她才明白做菜對母親的重要。

「老人家總是比較珍惜傳統,想藉做菜維繫家人感情、表示對子女的關愛,其實這很可貴,做子女的應該珍惜,」隨著年紀漸長、公婆相繼過世,她開始可以體會媽媽的感受,「以前想得太少了,媽媽做的菜永遠最好吃,手藝失傳了多可惜,」她說。

向不合理傳統說「不」

不少已婚女性發現,有些傳統習俗並不合情理,也對女性不公平,例如一定要在婆家吃年夜飯、不可以初一回娘家,以免帶給父母不幸等等;如果娘家人丁單薄或只生女兒,父母就只能孤零零地過除夕夜。

對於這些習俗,廖玉蕙倒覺得不必完全接受、忍耐,可以嘗試溝通、改變,「有時沒有想像得那麼難,但如果沒有試,就只能自己生悶氣,」她說。

例如傳統上女性不能坐主桌吃飯,她就不能接受,「我在廚房忙了半天,居然不能上桌吃飯?!」她說自己是個「任性的行動派」,覺得不合理的事實在很難憋著不講,當場她就吆喝大家一起動手,搬出家裡的另一張大桌子,椅子不夠馬上去買,讓每個大人小孩都能上桌、都有「一席之地」。

廖玉蕙的婆家、娘家都在台中,有時她初一晚上就回娘家,她慶幸爸媽、公婆都開明,不會用習俗綁住她,「隨便我造反,」她笑說。

「過年就是要有輕鬆、愉快的氣氛,不要有人委屈,」她說如果以後自己當了婆婆,不會要兒子媳婦一定要回來過年,「都是人生父母養的,哪裡需要他們、讓他們覺得自在,就去哪裡。」

藉外力讓年更好過

「對上班族來說,過年的主要目的是徹底休息、和家人聚聚,」廖玉蕙說,千萬不要把過年變成另一個工作,被瑣碎的家事、繁文縟節搞得更累。

她建議如果能力許可,不妨多利用外面的資源,例如找專業的清潔人員幫忙掃除,也可以買些年菜或到外面餐廳吃,「不必虐待、苛責自己,也不必事事要求完美,」她笑稱自己很懶,「從來不是模範母親,家人都已習慣了,如果有人提議去外面吃,我一定第一個贊成!」

自找樂子回娘家不無聊

很多先生不喜歡跟太太回娘家,因為無法融入親友,覺得無聊,恨不得大年初二早點過完。

廖玉蕙的先生蔡全茂倒是沒有這個困擾。他喜歡畫畫,跟太太回娘家時就帶上畫本,畫畫自娛,也給家人欣賞,「他會自找樂子,一點也不無聊,」廖玉蕙說。

以前廖媽媽來台北探望她,總嚷著無聊,想打牌解悶,無奈家裡只有三個人會,廖玉蕙就鼓勵先生學打麻將:「這也是對丈母娘盡孝嘛!」經過家人合力教導和先生認真學習,最近他終於學成,還會主動「求戰」,問大家要不要打牌。

「他會打牌是家裡的年度盛事,親友間爭相走告,」廖玉蕙得意地笑說。而以後回娘家更不怕沒事做,可以跟媽媽、大哥、大嫂來幾場方城之戰,「一個賭徒就這樣形成了,」她幽默道。

至於過年時給長輩、晚輩紅包、採購年貨等,讓荷包失血不少,她卻從另個角度想,「慶幸自己有能力、有對象可以發紅包,讓別人高興。」對她來說,過年的種種瑣事雖然帶來壓力,卻也是甜蜜。

年節減壓小錦囊

年節壓力東西方都有,美國梅約醫學中心建議下列減壓方式:

●不必強顏歡笑:如果年節前正好遭遇喪親等不幸,或無法與親人團聚,容許自己難過、接受自己的感覺,不需要假裝開心。

●尋求心理支持:如果孤單一人,可以找親人、朋友、鄰居或宗教團體一起過節。

●不需拘泥傳統:人會變,傳統也會變,例如有些家庭成員不回來團聚,可以用照片、電子郵件、錄影帶等方式彼此問候。

●不苛責家人:儘管家人不是預期的樣子,還是試著接受他們。年節大家又忙又累,不是發展深度人際關係最好的時機,可以往後找適當的時間再談。

●嚴守預算:購物、送禮、發紅包都量力而為。

●早點計劃:購物、準備食物、探訪親友、返鄉交通或旅遊都應提前計劃,並有備案。

●不必要的聚會可以不去。

●別忘了健康的生活習慣:年節時難免放鬆,但還是要節制,飲食適量、睡眠充足並維持運動。

●每天花15分鐘獨處,沉澱情緒。

●拋棄完美主義:不要求自己或別人事事做到完美,盡力就好。

●尋求專業協助:如果負面情緒持續到年節後數星期,可考慮求助精神醫療或心理諮商服務。

電話心理諮商管道

「安心專線」0800-788-995

生命線:1995

張老師:1980

什麼是老花?

顧名思義,老花就是老眼昏花,也就是眼睛老了,所以看東西霧霧花花的看不清楚。事實上,我們眼球結構在自然的狀態下,是用來看遠物,也就是看遠的地方相對較不需要使力;但看近的地方時,因為水晶體要聚焦,眼球就必...

看更多
經常喘不過氣,未必是心臟有問題 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多,對症下藥很重要 63歲機師減重17公斤 靠LCHF全食物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罹患「廣泛性焦慮症」卻不自知!出現這些症狀可能是警訊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