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對兒女訓話、跟阿公阿嬤搏感情

瀏覽數5,558
2006/05/01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90期
放大字體
64歲的暢銷小說作家楊小雲,處在權威的上一代和開放的下一代之間,發展出一套親子相處哲學。這樣的阿嬤,也顯現時代的變遷。

楊小雲來自典型的軍公教家庭。在她成長的40年代,家家戶戶普遍過得簡樸,也十分重視傳統,過年要向長輩拜年、生日要拜壽;吃飯時如果奶奶還沒坐下,小孩子就不能開飯;長輩說話,小孩只能聽,沒有說話的份。

這樣「長幼有序」的教育固然讓孩子謙恭有禮,卻缺乏溝通、親子間比較疏離,「跟父母不太能坐下來聊天,」她說。

楊小雲並不覺得這樣的親子相處模式很理想,加上她的子女是極有主見的一代,所以她用聆聽、擁抱取代傳統權威教育。

聆聽比說教重要

很多父母抱怨孩子不跟他們講話,楊小雲認為,事實上是因為父母不聽孩子講話。孩子一開口,父母就反駁、說教,孩子當然不願意講。

楊小雲的兒女回家抱怨課業、工作,她會先耐心聽,孩子說完她再表示意見;孩子考高中、大學,她也不干預他們選學校、科系,尊重孩子的選擇,從旁提供建議。

「我學著做個會『聽』的媽媽,從聆聽裡了解他們,樂意當他們最好的抒發管道,被接納的孩子才會快樂、有自信,」她笑說。

她還會向子女道歉。兒子上小學時,有一次楊小雲在兒子睡前順手抱了他一下,沒想到小不點竟說:「沒經過我的同意,你不能抱我,你要道歉。」楊小雲氣得說不出話,回房思考了10分鐘,覺得兒子其實也沒錯,身體不能任意被碰觸是基本人權,只是兒子的態度傷害了她。

她回到兒子房間表示歉意,沒想到兒子起身抱住她,也向她道歉。「兒子從這件事學會了道歉。」

抱出好感情

擁抱也能增進親子關係。楊小雲的女兒念高三時,有一天放學回家後盡顧著洗澡、吹頭髮、擠青春痘、講電話,到10點還沒打開書包,楊小雲不禁著急地說:「你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念書啊?」女兒回嘴:「你老是叫我念書,為什麼好久沒有抱抱我?」

楊小雲愣住了,想想最近的確太忽略女兒的心理感受,於是她走近女兒抱抱她,說「是媽不對,應該多關心你。」

「這一抱,許多親密的感覺回來了,」楊小雲說,如果她當時吼回去:「抱什麼抱,念書最重要!」不知母女關係要僵多久才能恢復。直到現在,她和兒女都還有擁抱的習慣。

這件事讓楊小雲學到,孩子需要的,往往跟大人想的不一樣;父母也不需用責罵、說教的方式展現權威。「父母其實是透過子女得到成長,」楊小雲深有體悟。

隨著時代變化,新事物、新觀念也帶來許多衝擊。楊小雲本來很抗拒電腦,但現在她已學會打字、收發電子郵件,也能享受電腦帶來的便利了。

跟阿公阿嬤搏感情

你對家裡的「老寶貝」了解多少?有多久沒跟他們聊天了?試著走進阿公阿嬤的內心世界,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陪伴

老人家需要人陪,也喜歡人陪。資深演員文英是演藝界的「公務員」,週末不排工作,兒孫會來家裡團聚或全家出遊,是她最期待的快樂時光。

噓寒問暖、聊天

老人家記憶力驚人,又愛敘舊,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了。

紀錄片導演李靖惠說,拍片時和外公外婆聊天,才發現外公曾留學日本,日據時代當過村長,外婆則是戰爭時婦女農耕隊的會長,帶領婦女種稻米支援前線;她也發現外公外婆是怎麼相識結緣的。

「我第一次這樣深刻地了解親人,找到自己生命的脈絡,」李靖惠說,去看年長者的生命,會促使她思考「人生要追求什麼?」等自己到了阿嬤的年紀,回顧生命,是不是覺得踏實,沒有虛度此生?

善用新科技

數位相機、家用攝影機、網頁、光碟都可為阿公阿嬤留下珍貴影像。

李靖惠曾拍過外公外婆的紀錄片《家在何方》,現在他們都已過世,這些影片更顯珍貴。

李靖惠的同事則將父親的照片做成網頁,在生日時播放,父親感動落淚。「他們需要受重視的感覺,」李靖惠說。

創造時機

利用阿公阿嬤的生日、結婚紀念日、父親節、母親節來個家族聚會、敘舊談趣事、看老照片說故事,都可讓家人感情更緊密連結。

尋根

屏風表演班執行長李國修一直以為自己在二重埔出生,因緣際會下找到戶籍資料,才發現出生地是中華商場原址的違建,並確定自己的生辰。他又循線找到父母來台灣後第一個落腳地基隆。後來李國修還帶女兒再尋了一次根。

這段「島內尋根」讓李國修知道了生命的源頭,也讓他和家人的情感連結更緊密。

文字傳情

台大語言所暨外文系副教授江文瑜曾讓學生寫作業「阿母的故事」,學生紛紛抱怨:「自己的媽媽有什麼好了解的?」完成作業後,學生卻告訴她:「我第一次和媽媽促膝長談,原來她走過這樣的歲月」、「原來爸媽是那樣認識的」。「學生好像偶然間發現了一些秘密,其中也有屬於自己的。兩代間更多了解,就會更多體諒,」江文瑜說。

華視總經理、作家小野一家人一直有彼此寫信的習慣,連夫妻吵架後也寫信道歉。小野的太太、也是作家鄭麗貞說,文字更能自由地表達情感、了解彼此,有時用說的反而不自在。

書寫和解重生

對鄭麗貞來說,寫《卡桑》一書是與母親和解的過程。

她的母親生在男尊女卑、沒有婚姻自主權的時代,結婚後仍難忘初戀情人,不時與「他」見面,後來母親選擇自殺,逃避心裡的苦、輿論與道德的壓力。

「母親出軌,是我成長過成中沉痛、難以啟齒的記憶。我一直憤怒、很難諒解她,」鄭麗貞說,直到婚後,跟母親一樣當了太太、媽媽,才體會女性與生俱來對情感的需求,而這種需求不該輕易被否定、譴責。

鄭麗貞開始轉為同情、諒解母親。「她短暫、辛苦的一生,反映了當時女性的悲哀。」寫書的過程讓鄭麗貞與母親完全和解,也思索「女人到底是什麼?要什麼?」

跟阿公阿嬤搏感情,即將到來的母親節當然是個好機會,不過更要讓這份關愛持續下去,全年無休。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一分鐘搞懂大腸癌!5個生活習慣遠離癌 你千萬不可忽視的腦中風前兆! 大腸癌蟬聯10大癌症榜首!5個生活習慣遠離癌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跑步猝死事件背後 運動前如何做好保險規劃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