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養蝦新標竿

瀏覽數11,131
2007/01/01 · 作者 / 朱芷君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98期
放大字體
養殖方式最接近自然,安全高品質的蝦子,不在國外,就在好山好水的宜蘭。

想像中,蝦子應該都是活跳跳由漁船捕撈上岸,再進入人的五臟廟。但事實不然,目前市面上吃到的白蝦、草蝦,幾乎都是養殖的池中物,冷凍後再運到通路販售。

其實養殖蝦並不代表品質差,過去台灣被譽為養蝦王國,屏東、宜蘭都是大宗產地。但近年來則因地下水污染嚴重,即使靠藥物控制,養成率也不佳,養蝦業嚴重衰退。因此現在消費者買到的蝦,大多來自成本便宜的大陸、東南亞,養殖、冷凍、配送過程無法掌握,防腐劑、毒物殘留缺乏把關,購買時產品相關資訊付之闕如,充滿食物安全的危機。

想品嚐台灣在地安全美味,不會拉肚子發癢的蝦,竟如此困難?愛吃蝦又易過敏的我,偶然得知有人在宜蘭養殖號稱無毒、無抗生素的蝦,當下就聯絡對方,親自到產地一探究竟。

誤打誤撞當上養蝦人

車過雪山隧道,眼前出現開闊的天際線,不一會兒就到了養蝦池畔。蝦池裡運轉的水車激起水花,映著遠方青山白雲,呼吸清澈的空氣,一時彷彿來到觀光勝地。

「有朋友知道我們養蝦,還以為是像釣蝦場一樣可以休閒,」吉品養生無毒蝦行銷總監劉沛玉笑說,現在看起來心曠神怡,天氣差時,蕭瑟的風景可是備感淒涼。而蝦子屬於低等甲殼類,抵抗力弱、容易死亡,必須細心照料,難怪負責養蝦工作、也是吉品養生公司董事長弟弟的白景文,曬得和黑炭沒兩樣,他三餐多靠7-11解決,幾乎看不出養蝦之前是白領上班族。

對劉吉仁、白佩玉及杜墨璽、劉沛玉兩對不到四十歲的夫妻來說,會經營傳統養蝦事業,完全是因緣際會。原本從事資訊業的劉吉仁、白佩玉,四年前到馬來西亞旅行,吃到當地養的蝦,驚訝其美味之餘,參觀了養殖場,回台後便找同業的杜墨璽、劉沛玉一起投資引進,「想說不賺錢,能讓親友吃到好東西也值得,」白佩玉回憶,根本沒考量太多風險就養了。

開始投入,才發現難關無數,除了氣候環境和馬來西亞不同,從處理養殖池、人員管理到包裝上市,每個環節都讓他們不斷繳學費,「以前兩家人都算高收入,日子很好過,現在苦哈哈,」白佩玉說,因此她們的另一半都必須從事其他行業「掙錢養家」,劉沛玉補充。

宜蘭已經多年養不好蝦子,起初當地人對門外漢的吉品並不樂觀,但「要養就要顧好,」白佩玉說,吉品堅持要突破傳統台灣水產養殖投藥、污染的困境。

永續之道:無藥物養殖

傳統養殖蝦子無法擺脫用藥的宿命,主因是養殖環境污染,病原量增多,為避免蝦隻感染疾病,只能在餵食中投藥預防,「使用規定內17種藥物才是合法的,」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助理教授冉繁華指出,法令也規範了停藥期,必須等藥物代謝掉才能販售,因此水產品的抗生素含量「遠低於豬肉,」他表示,對人體應不至於有害。

即使短時間對健康威脅有限,投藥卻帶來更嚴重的危機:蝦子收成後必須換水,當這些含有抗生素、抑菌劑的水,全部排放回海洋,「可能造成病原產生抗藥性,強化它們的抵抗能力,如果人類再感染到這些病原,就無法以抗生素治療,」冉繁華道出隱憂,因此唯有無藥物養殖才是自然永續之道。

吉品無毒蝦使用源自馬來西亞的量子反應恆穩技術(QPR,QuantumPersistentReflection),是以物理性技術改變養殖水體,能解決水質因天災、季節劇烈變動的問題,使蝦隻在穩定的環境中成長。

而經QPR處理後的水,能降低病原菌孳生,增強蝦隻免疫力、減少疾病感染率,無須使用藥物,如此「蝦隻和養殖水體都對人體無害,不會造成額外的污染原,」冉繁華指出,他抽驗過吉品的蝦隻無藥物殘留,飼料也沒有不當添加物,且以純海水養殖的無毒蝦,與傳統半淡水半海水養殖的蝦相比,「一定比較好吃。」

品質不能靠自己宣稱,吉品的蝦也經過SGS檢驗,確認無毒物、重金屬殘留。SGS(SocieteGeneraledeSurveillance)是世界最大的檢驗、測試、鑑定及驗證公證集團,在台灣成立分公司已50年。

細看無毒蝦,外型飽滿完整,不像有些市售蝦軟趴趴好像死了很久。蝦殼厚度薄透有光澤,煮熟後,蝦肉結實顏色漂亮,吃起來不會粉粉的。煮蝦的湯汁清澈,而不像市售蝦隻因飼料添加蝦紅素,湯汁會有紅色的混濁浮沫。

「吉品的蝦有蝦味,肉質彈性又好,」礁溪老爺大酒店總經理沈方正說,他本身是老饕、極為講究食材,為了選用高品質海鮮,還曾計劃請公司弄條船自己抓,結果因找不到漁夫而作罷。

過去礁溪老爺酒店使用的蝦已算進口貨中品質較佳的,可是解凍測試,「還是有阿摩尼亞味,」沈方正發現。阿摩尼亞是保持蝦子活性的化學藥劑,常在養殖、運送過程中添加於水中。

沈方正一直希望找到更好的蝦提供給客人。無意間接觸到吉品,對食材要求同樣龜毛的雙方一拍即合,決定簽約合作一年。他指著餐廳水族箱裡的蝦子說,「一般有用抗生素的蝦,拿回來都養不活,吉品的蝦卻很有活力,還一直脫殼長大!」

踏上追求理想的不歸路

這群過去事業順遂的白領人,在養蝦上吃足苦頭。除了曾因經驗不足,養死一堆蝦外,更發生過管線電纜被偷,以及海水管被區公所挖斷兩個月、損失慘重卻求償無門的狀況,「和過去生活經驗差距很大,」劉沛玉承認,眼看燒錢比回本快,還被譏諷是「吃不了苦的都市人」,簡直像一場惡夢。

不過愈挫愈勇的他們,仍然不放棄生產出無毒的蝦、安全食物的堅持。儘管一般消費者還未意識到蝦隻產地履歷的重要性,吉品無毒蝦不但有詳盡的營養標示,生產日期、產地、淨重俱全,還附上產地的聯絡電話,並投保3000萬元的產物責任險。

且吉品無毒蝦不是像坊間販售一次冷凍很多隻,解凍吃不完又得丟回去冷凍,影響品質,而是採取一隻隻單凍,只要解凍要吃的隻數即可,兼顧便利和安全。

目前吉品使用的冷凍包裝盒已經是第三代,不斷實驗、參考消費者意見,「花了四個月才改成這樣,」劉沛玉說,現在用的盒子不但防水還有暗扣,即使打開後再冰存,也不必擔心翻倒在冷凍庫裡。而且吉品選用食品規格的紙盒,成本比一般規格的紙盒高近四成,由於對細節要求很多,「開始廠商都快被我們搞瘋,」劉沛玉說,如今對方不但全力配合,還只吃吉品的蝦,「和我們一起瘋,」白佩玉表示,很多人被他們求好心切的精神感動,「到處有貴人相助。」

放著安逸生活貴婦不當,投入聽來土土的養蝦業,兩個女生也練就一身本領。曾從事遊戲軟體工作的劉沛玉,從對蝦一竅不通到瞭若指掌,「如果你每天都要為一件事花很多錢,一定會很懂,」她笑說,過去常被當成開電動店的,現在養無毒蝦,大家都想多了解,「比以前的工作踏實,很有榮譽感。」

白佩玉除了處理業務,還要應付各種承包商,採訪間她不斷講電話,有幾次差點跟對方吵起來。原來是冷凍廠反悔漲價,揚言吉品如果不能接受可以去找小型冷凍廠,「但我們就是堅持要有HACCP認證的廠商(HACCP,HazardAnalysisandCriticalControlPoint,為世界公認的食品安全管制系統),」白佩玉強調。

QPR純海水養殖

以QPR養殖出來的白蝦,不算耗損率,光成本一斤就要130元,比大賣場的賣價還貴。四人已投資超過千萬,劉沛玉和白佩玉目前都不支薪,只希望能長久做下去。

而愈深入養蝦事業,發現更多食物隱藏的危機,他們也愈堅定生產好食物的決心。對他們來說,這已不只是單純的投資計劃,而是「對人們健康有幫助的志業,」白佩玉自許。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