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也要學著「叫救命」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2,068
2008/01/01 · 作者 / 林芝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10期
放大字體
在醫界談糾紛色變時,署立台中醫院的醫糾比率降了六成,它的祕訣安在?
國內外研究指出,醫病溝通不良是發生醫療糾紛的主因之一。為此,署立台中醫院在2005年自創「醫生呼救機制」(doctorcallhelpsystem)和以病人及家屬為中心的「整合性照護」,這兩套做法讓院內醫糾比例降了六成。避免因醫師自大心態而影響病人安全

台灣醫療生態日趨複雜,但醫生仍習慣單打獨鬥,每個醫生都很聰明優秀,容易自大認為「我怎麼可能無法處理好?」,「可能已無法應付了,卻ㄍㄧㄥ在那裡,時間一拖延,糾紛就跑出來了,」台中醫院院長徐永年解釋建立這些機制的初衷。

他坦言,沒有一個醫生厲害到能獨立處理所有事情,建立呼救機制除了讓醫生有台階可下,並獲得支援,也避免因自大心作祟影響病人安全。

例如,曾有位82歲的女性因車禍造成腦部受傷出血,神經外科醫師緊急手術後,病況趨於穩定。但住院第10天,病人出現呼吸困難、意識不穩,送入加護病房接受治療,神經外科醫師認為只需給抗生素治療,護理人員憑著照護經驗認為似有不妥,主動通報callhelp機制。

專責小組介入了解病情後,決定啟動整合照護模式,召集神經外科、胸腔科、加護病房醫師、營養師共同會商討論,主治醫師才放下身段接受整合照護團隊的建議,進一步安排電腦斷層檢查,因此發現到原先沒注意的病變。


呼救機制及時避免了一場可能因醫生自我意識過強與好面子心態,而讓病患權益受損的危機。接著,整合照護小組所有成員定期為家屬說明病情變化與後續治療方向,了解病家需求。

負責處理院內醫糾案件的泌尿科主任李明輝說,整合小組剛介入時發現,家屬對病房照護原本有一些抱怨,但因整合照護小組持續運作,家屬擁有開放與直接的溝通管道,有機會表達意見與建議,並隨即獲得回應,病家不滿的情緒慢慢消融,化危機為轉機。整合性照護不同於會診

整合性照護模式不同於會診(醫生對病人單一溝通),而是從預防端著手,以病人及家屬為中心的雙向溝通。

根據院內調查發現,接受過整合性照護的病人滿意度達93%(沒接受過整合性照護為73%),願意再回院求診的比率高達98%,醫病溝通的成效由此可見。

考量人力物力,目前台中醫院並非所有疾病都適用整合性照護,除了非做不可的急重症之外,另外包括了傷口照護、術後疼痛照顧、腦中風、間質性膀胱炎與婦女骨盆腔腫瘤。這些疾病的照護在其他醫院未必獲得同等重視,徐永年卻認為,愈少人做的,愈要做。

例如傷口照護,看起來不太嚴重,其實背後隱藏複雜的疾病問題,需集合整形外科、血管外科、神經科與新陳代謝科醫師及護理、社工師組成「傷口照護小組」,定期跟病患與家屬共同說明病情、治療方式,同時了解病家的需要,減少誤解。


除了醫病關係,醫醫或醫護之間也難免意見相左。例如內科的住院病人拉肚子,腎臟科跟腸胃科醫師的見解很可能大不同(尤其病人有腎臟病的話),這時也需專責小組介入取得共識,以免延誤治療引發糾紛,李明輝舉例。

對住院病人的照顧,醫生與護士有時意見也不同,護士也可向院方呼救,專責小組出面協調,這些措施都可避免病情受影響而衍生出糾紛事件。

李明輝認為,病人來求診是希望得到最好的病情控制,不會故意要求賠償,如果從一開始就建立良好的醫病溝通,即使出現無可避免的醫療疏失,病人也能理性應對。

「『感受』最重要了,這是減少醫糾的關鍵,」在院內積極推動改革的徐永年加重語氣。
什麼是間質性膀胱炎?

間質性膀胱炎,廣義來說是一種症候群,成因不明,症狀則包含了頻尿、骨盆腔疼痛(恥骨上部或下腹部、會陰等)、尿急、夜尿等,且目前只能緩解,無法治癒。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簡單3招乳癌術後運動,幫助傷口不沾黏,胸廓打開不駝背|康健陪你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