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挑戰佛地魔的精神 對待不景氣

圖片來源 / 邱瑞金
瀏覽數4,441
2008/02/01 · 作者 / 朱芷君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11期
放大字體
用挑戰佛地魔的精神 對待不景氣

和其他表演藝術相比,相聲可說相當陽春:缺乏炫目的舞台效果,演員扮演的就是自己,由大量的角色對白與獨白組成劇本,內容既不能膚淺無趣,又得避免曲高和寡得不到共鳴。在諸多限制下打造自由來去的虛擬時空,讓觀眾時而哈哈大笑、時而低迴不已,散場後心頭還有餘韻縈繞,實非易事。

經營相聲劇場20年,相聲瓦舍便是其中佼佼者,不僅巡迴表演一票難求,CD長銷熱賣,到瓦舍網站留言版瞧瞧,愛好者從小學生到老人家,都聽瓦舍相聲解悶。

從20多年前還只是台北藝術大學的學生,中午在校園草地上說相聲給同學看,依著自己的興趣走上當時算是冷門的一條路,到現在不但創辦與主持相聲瓦舍,也在大裡教戲劇,得獎頻繁,馮翊剛就是專心做好這件他熱愛的事,十足是個幸福的人,也影響了很多人在相聲藝術中發現閱讀樂趣。

雖能寫出趣味橫生的劇本,馮翊剛外表卻相當嚴肅。人如其名,是個方正不阿的大塊頭(很適合長袍馬掛),言談引經據典、不怒而威。或許就因為本質沈穩莊重,反而更能拉大現實與舞台的落差,出奇不意引爆笑點。

「我們是靠嚴謹的準備搞笑,不是亂掰出來的,」馮翊剛強調,看起來隨興揮灑的對答,可是反覆演練測試得來,更需要涉獵各種領域汲取素材,從簡單的故事衍生更多幽默意涵。「我本身是雜學,對什麼都有興趣,」他雖然薪傳中華文化的相聲表演,卻也是不折不扣的哈日族,「好東西我就要,」他坦言,創意來自於生活,需要補充創意能量時,「我的方法就是吃好、玩好。」

因此別以為正經八百的馮翊剛不會找樂子,事實上,龜毛好學的特質反而讓他玩得更淋漓盡致:鍾愛模型玩具,從小研究、收藏還寫了一本《我的微星麻吉》;也比別人更懂得創造浪漫詩情。遊西湖時,他一路摸著湖上六道拱橋的石頭前進,只因「這樣一定會摸到蘇東坡摸過的石頭」;到京都金閣寺,別人忙著舉相機拍照,他卻手持三島由紀夫小說《金閣寺》,按圖索驥書中動人的場景。

當人處在干擾的生活和時局中,更要學習歸零、適應紛擾,「並轉化成創意可用的素材或能量,」他認為,「只要找足理由感動自己,生活豐富,就不會也沒有機會鬱卒。」馮翊剛認為。但前提是想通、捨得,「錢賺來不花是要怎樣?」他直言,如果不遊戲、不旅行、不閱讀,造成情緒失調、迂腐、呆滯,「你拿什麼工作?」

馮翊剛的三分哲學是:三分之一睡眠,照顧身體;三分之一生活,照顧靈魂;才能蘊激出能量,「以三分之一的生命,照顧群體。」他縱情人生的琢磨體會如下:

很多年前有個做業務的朋友常在感嘆不景氣,他之愛講到「不景氣」變成他的發語詞,我聽不耐煩就告訴他,即使還不至於不景氣,講多了你就會相信,然後真的陷進去。我的意思不是刻意否認,但就算客觀數據顯示這個狀況,心理上不能被打敗。難道不景氣就無能為力了嗎?不管是哪種專業,有能力的人要讓不景氣消失。

就像哈利波特敢直呼佛地魔的名字,不像別人因為害怕而喊「那個人」,鄧不利多認同哈利的作法,因為愈怕只會愈會增加他的法力,我覺得看待不景氣就要像對付佛地魔,要勇敢正視它。

大環境氣氛不好大家都知道,但還是要在能力範圍裡做好,甚至比以前做更多。例如相聲是通俗娛樂,環境苦哈哈更要多開場次,製造多一點歡樂,而且儘量維持低票價,不能讓大家覺得連這個都漲。

以我的觀點,處在這個時代,政治、經濟不確定,每個人要專注兩件事:

1.對外要問自己在這世界到底是誰,能為別人做什麼?即使專職媽媽,能照顧好家人小孩也是專注。認清自己、做好當下該做的事,不對未來想太多。

比如你的工作明明是寫稿,但如果老在幻想當文建會主委,等著飛上枝頭做鳳凰。不知當鳳凰得從當下落實,老把眼前當成暫時的跳板,結果驀然回首,過去都是虛線。演藝圈例子最多,年輕時不顧生活品質、沒日沒夜軋戲要功成名就,等年紀大了一身病,接下來人生花在看病,為何不放自己一馬?

2.對內則要思考自己的喜好,什麼讓你感覺良好。我這一代很少被鼓勵培養興趣,只求升學競爭獲勝,其他事都犧牲,很少人有機會了解真正興趣所在、學以致用。我很幸運,父母沒禁止我學戲劇,從小只要求:功課不能太差,做人要講信用。

我大學時日子飽滿充實,想像不到的色彩繽紛。班上只有7個男生,根本不怕沒戲演,光伊底帕斯王就演過8個版本,現在跟學生上希臘悲劇都不用看講義。而且我在小細節上花很多心思,要求每個版本都不一樣。就算不是搞藝術的人,這樣專注在自己的世界也很好。

建議大家尋找和生活型態、情緒、個性相容,能在其中得到平安的興趣,收藏郵票、畫畫、打球都好。我住的社區停車場在地下室,每到放假,就看到鄰居端個小板凳坐在那裡仔細擦車,就算地下室很黑,他還是一臉開心滿足。

現在我的生活單純,除了創作、表演,就是教書做研究,很少聽亂七八糟的訊息,也堅決不要被影響。對外專注在學生、觀眾上,對內專注我的興趣包括閱讀寫作,收集模型、小玩具。還自學日文到半個日語通,因為很多書和圖冊是日文,雖然不一定有什麼用處,卻自己感覺很有意思。為自己活,忙到忘記不景氣

 

對付悶氣的方法,是要讓悶氣從開始就不生:專注服務他人、關照自己的興趣,自然不會抱怨。我從小脾氣壞,人生最大功課就是處理生氣。而學藝術走大眾舞台以後,從學習少發怒到現在願意忍耐,就是覺得再抱怨簡直沒天良:我學以致用、做自己最願意最開心的事,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除了感恩沒資格囉唆。

其實這幾年發生不少討厭的事,「瓦舍」做了點成績出來、開了小花,就有人想偷摘。例如2003年為了相聲唱片合約打官司,去年底三審確定對方敗訴。然後又發現公司會計A錢,偽造完稅證明,送交警察,我們補稅。這些事和創作無關,卻都會鑽進心裡。但我們學會了工作壓力愈大,愈要擱置壞消息,否則意志消沈更沒救。核心是自己的頭腦,要冷靜看清楚。

蘇東坡被貶到杭州,他沒有天天抱怨,反而和居民一起搬石頭築西堤、吃美食,有名的東坡肉就這麼來了,更留下許多好作品。挫折往往是機會,《牡丹亭》也是湯顯祖被貶以後,關在家裡寫出來的。

大環境氣氛差時切記沉著不急躁,就像儒家說「求其放心而已」。那些政治人物沒資格影響我的情緒,只要對得起自己就好。日本人生活壓力更大,他們就很懂得化解,例如創造一個祕密基地,做喜歡的事平復情緒,就算多不起眼也無妨。

還有我是讀書人,「書中日月長」,書中世界寬闊久遠,智慧跨越時空而來,不但培養思考能力、待人處世,心靈隨之充實滿足,再也沒比飢渴的靈魂更悲哀的事了。我很慶幸在選擇一切之前,先選擇了閱讀。如果想當藝人,25、26歲開始可能來不及,但是要當讀書人,任何一個年紀都來得及。

我不是一點都不會悶的人,只是學會先把它擺一邊。眷村小孩愛打架,我媽警告我如果惹到別人趕快跑,就算打不過總可以躲。對付鬱悶也是這樣,先往內求。如果做好自己該做的,忙都來不及,沒空想到景不景氣。

我從來沒趕上什麼景氣好。年輕時,同齡眷村朋友追求穩定去讀軍校,當上輪機長一個月五、六萬時,我還在唸研究所,到處接case湊錢過活。但多年以後再見面,有人禿了、頭髮白了或生病,我卻一切無恙、年收入比兩個艦長還多,都歸功於專注在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心情愉快。

另外有個例子很值得提出來學習,就是劇場界無人不知的「松哥」,我大學時演戲就認識他,已經快30年了。當時松哥負責搬運舞台道具,公認最細心、服務最好,等我自立門戶也找他,現在他是台灣唯一的劇場貨運行老闆,地位很崇高。松哥的子女已經繼承家業,老婆擔心他年紀大,不太讓他開貨車。但是相聲瓦舍在高雄公演,他親自開車來,因為可以順便找高雄的老朋友喝一攤。他沒唸過書卻能白手起家,也因為專注,很早就選擇搬布景、相信劇場是一個事業,而不去搬其他利潤更好或市場更大的東西。就算搬到頭髮白了、兩手厚繭,依然活得很樂、很享受。

馮翊剛:5年3班,9個月就學會說話,從小是演講、朗讀常勝軍,多才多藝。現為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副教授,相聲瓦舍創辦人和藝術總監,曾榮獲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十大傑出青年薪傳獎等多項肯定。

看更多
痠痛麻只要按摩或推拿就好?小心跟你想的不一樣 小心!4種胸痛攸關生死 交往多年感覺淡了!心理師:開心移民到北極,之後卻嫌太冷,問題在誰?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流感變重症有徵兆 慢性病高危險群 救命必看

最新專題